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喜丰渔场
    而眼下这个老妇在皮子说了这个理由后也真信了,随即在皮子刚说完后,就转动着眼球仔细的回想起之前的事。

    稍后,她才是说道:“这个...他们具体去了哪儿我还真不清楚,不过我想应该是去了县城吧。”

    “大妈你怎么知道?”

    “咳,我儿子是个渔工,整天在县城的渔场里开车送货。就在三天前,我儿子在离开家的时候就顺道把他们送走了,后来昨天听我儿子说那两个中年人去了县城,之后就去了渔场的码头租了条船,有些神神秘秘的,看样子像是去旅游去了。”

    稍后,老妇接着又回想起前两天的事情来:“一开始租我这屋子的人是那个很瘦很白净的中年人,他说他是地质局的,来这里勘探,并给了我一百块钱,说是在这里住一个月。但我听他的口音并不像是本地的,但也没怎么问,反正这屋子空着也是空着。后来没过几天他就领了个年轻小伙子来,听那小伙子的口音是本地人。再后来又来了个中年人,这个中年人看上去狼狈不堪的,像是逃命似的。屋子里就总共他们三个人。”

    这老妇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当然,她并不清楚洪大富和老马头出海的目的。

    “那您儿子现在在哪儿?”皮子一听老妇人说洪大富和老马头已经出了海,所以自己心里也多多少少的开始有些着急忙慌。

    “我儿子现在回县里去了,他在县城的渔场里做工。怎么?你们...?”

    在皮子和老妇交谈的时候,小青他们也都是很好奇的下了车,站在皮子身后没敢插话,而是一直在仔细听着皮子和老妇的交谈。

    而这个老妇一看到四五个陌生人的架势,心里也难免有些惊慌,所以立马皱了皱眉,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反问起了皮子他们到底有什么事情要找她儿子。

    当然皮子为了让老妇放心,所以就特意的告诉了她自己只不过是洪大富和老马头的朋友,因为有要紧事找他,所以现在就想联系到她儿子,希望可以尽快的提供下线索。

    而皮子在说这话的时候,为了向老妇示好,所自己自己还特意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张一百块大钞二话不说就直接塞给了她。

    老妇一看这架势也立马傻了眼。

    要知道当时的一百块钱不是个小数目,算起来的话能够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家里两三个月的生活费用。

    “这...你们这是...”

    她似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右手里拿着这张一百元钱,眼光中泛出了一丝丝的激动。

    “大妈,你就拿着吧。我就想找你儿子帮帮忙,希望能找到我那两个‘朋友’的下落。”皮子诚恳的说了两句好话,并示意老妇把钱收好。

    而老妇一看皮子这么诚恳后,自己也就把她儿子的地址信息告诉了皮子,反正也没什么坏处,权当是帮皮子个忙罢了。

    “柱子在县城的喜丰渔场做运输工,大名叫石柱。你们可以去找他,就说是我说的。”

    “喜丰渔场?!”

    就在老妇刚说完话后,还没等皮子接上话,此时站在一旁的周子文就似乎有些错愕似的插了一句。

    ......

    “周大哥你知道那个地方吗?”

    在与老妇作别之后,皮子看到刚刚周子文皱眉瞪眼的有些诧异,自己也没多问,等上了车后,于是就在车上问道。

    周子文掏出烟来点了一根,似乎在借着烟气回想起当年的一些事情。“那个喜丰渔场我曾经跟我朋友去过那个地方,因为那里的海域上经常传出过闹鬼的传闻,所以我和他们县里的一些民俗专家也因为好奇去实地查看过。”

    “闹鬼?”皮子吐了口烟气后便接着周子文的话好奇的追问上去。

    “恩。”周子文应了一声,“这传闻我也是小时候听我爷爷说过的,但一直没放心上。毕竟那个妇女所说的县城并不是我家所在的那个县城,而是另外一个,漳州市最东面的绵安县。”

    “绵安县靠海,基本上都是以渔业为主,那里有不少的渔场。而我说的海上闹鬼传说就是在绵安县东部的海域上。一直以来在绵安县东部海域上的某个位置就曾经出现过一些沉船或者船员失踪的传闻。我只去过一次,当时去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见到,只是听渔工们说过这么一些传说。当然,这件事到现在来看似乎也慢慢的平淡了,这两年来貌似也没再出现这类相关的事件。”

    “海上闹鬼?老弟,这事儿是什么情况?水鬼吗或者是一些未解之谜?”

    翁先生坐在后面听了周子文所说的这一类传闻后不禁的汗毛直竖,生怕万一出了海遇到了这种情况,那可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皮子傻笑了笑,老实说自己心里还真没底。

    不过自己也不用担心,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谁也没有见到,这些传闻也只不过是当地的一种莫名的不可靠消息而已,自己也没有当真,而是先打算去县城再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