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树荫底下,没等皮子喝完第一杯茶的功夫,阿成就匆匆忙忙的疾跑回来。

    皮子眼见奇怪,好奇的问阿成怎么了。

    阿成满头大汗,表情也与平常相比大不一样,灰头土脸而又仓促的面目似乎已经告诉了他们事情突然出现了变故,“不好了,坟墓好像被人动过!”

    “什么?”皮子第一个从板凳上站起来,刚刚咽下去的茶水差点没被呛在喉咙里,“怎么可能!?”

    皮子知道昨天晚上他们几个人已经把那里的墓穴用芦苇草掩饰的很好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察觉,况且那里也很少有人去,地广人稀的即便被人发现也不一定猜测是个坟墓,阿成所说的情况出现的几率微乎其微。

    阿成端起茶杯“咕咚咕咚”一口而尽,用那灰格子衬衫的袖口摸了摸嘴,“是真的,我去的时候发现周围多了一些脚印,而且昨晚咱们填好的土也被重新的给挖出来了!”

    听完阿成的话,爷爷和翁先生也都是不约而同的目瞪口呆,惊讶万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突然间会有这么一出。皮子放下茶杯,迅速的带上工具赶去了林子江边的墓穴那儿。

    来到墓穴处,皮子发现这里果然是被人动过,零七八下的土渍被扬的到处都是,入口处还没有露出来,看样子这里已经遭到了“洗劫”,而那帮人为了掩人耳目也装装样子把一些土重新的填了下去。

    “会是什么人干的,咱们的防范措施这么好,怎么平白无故的就这样了呢?”到现在为止,最失望的恐怕就是翁先生了,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找到的这么有价值的墓穴现在居然说被盗就被盗了,他心里的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辛辛苦苦上了一个月的班到头来说扣你工资就扣你工资那个感觉一样,异常的失落。

    皮子蹲下身子看了看那些刚刚留下的脚印,仔细察看的话,能推测出大概有两个人,而且湿漉漉的土渍还没有干,看来他们是利用今天上午这段空隙来盗墓的。

    是谁干的他们都说不出来,反正墓穴被盗时铁定的事实了。皮子和阿成挖出了余下的土渍,打开石门走到了墓室中。由于他们已经来过一次,所以这次进入皮子也显得轻松了不少,至少知道什么地方有什么东西,什么地方该碰什么地方不该碰。

    径自的来到墓室当中,皮子一眼看去就发现原本悬在棺材上空中的那块大大的夜光石如今已经不翼而飞,想必那几个盗墓一定是贼一眼便看中了那块石头。这也难怪,毕竟偌大的荧光石价值不菲,即便是现在也很难找到那么纯的夜光石了。

    打开棺材,皮子发现棺材里面也是除了那具骷髅尸体还在外其他的东西包括那身蟒身龙袍、金丝圆冠和那个楠木匣匮在内的等等的宝物都已经不翼而飞。

    “这件事咱们干脆报公安局算了!这可是国家的文物,现在就被这么几个盗墓贼给偷了,简直是历史文物界的损失!”翁先生气急败坏的差点直跺脚,咬牙切齿恨不能抓住那几个盗墓贼狠狠地打一顿,那红彤彤的脸色在那胖小的身材上显得格外突兀。爷爷倒是显得安然淡定,猛吸了口烟后,就说:“罢了罢了,既然都这样了,报公安估计也不可能有着落。”

    墓室如今空荡荡的,也没了先前的那股神秘气息,杂乱无章的除了这口金丝楠木棺材还有一定的价值外,恐怕其余的东西都谈不上了。

    这里有墓穴,除了皮子他们之外还会有谁知道这件事呢?

    一直搞不明白的缘由的皮子和众人决定先离开墓室。走到墓室门口的时候,皮子隐隐约约听到旁边有股若隐若动的声音在漆黑的暗道里小心的触发着,至于是什么动静,皮子听不出来。

    “嘘!——”皮子食指嘟嘴示意众人别出声。

    那声音还在,仔细的侧耳听去声音很小,时有时无。爷爷也听出了一点动静,他干脆侧耳趴在地上希望能找出这股动静的源头。

    “好像在这里。”皮子朝用手电筒照了照墓室门口的右侧,听到动静好像是从这里传出来。原来右侧也有一小段暗道,皮子走在最前面,手电筒的灯光不停的在周围晃悠,结果他发现这里的墙壁下面还有个很大的洞,大约一米多的直径。

    “原来这里还有个洞,可能是咱们之前来的时候太匆忙也太晚了,并没有注意到。”

    “这么大的洞,不像是被人凿开的,而且下面黑乎乎的不见底,难不成下面还有一层墓室吗?”

    翁先生利用自己多年的探墓经验推理着这个洞形成的可能性,至少他排除了认为的可能性。不过看这洞口周围,有不少的零零碎碎的蛇皮,皮子捡起其中的一块,发现与阿成给的以及在墓室门口的那些事一模一样的。

    “这里会不会是蛇洞?”一看到这么多的蛇皮,翁先生没理由不怀疑这个洞口是蛇个蛇洞。

    皮子觉得也应该是,应了一声,他大胆的走到洞口前,照了照里面发现洞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照不到,不过他能确定的是这动静就是从这里面发出来。

    爷爷这时候想起了以前的蛇神传说,心有余悸的他不想再让他们多管任何的事情,便让皮子他们不要再继续追究这个神秘的洞口,不是蛇洞的话最好,若是真的话,就别招惹那玩意儿。这个地方若真的有蛇,这么多年都平安无事的度过了,这蛇也肯定不会害人,除非有人打扰了它。

    皮子清楚爷爷心里想的,对于蛇神那个传说爷爷也一直记在心里。牛白山的蛇神传说由来已久,不过谁也没有见过,现在单凭这个蛇洞就断定的话有些太主观了,况且即便是条蛇也不一定是爷爷口中所说的蛇神。

    ......

    四人转身离开了墓穴,在把这里再一次的掩盖好后就回了家。在路上,翁先生的愤怒一直没有消停,仍在不停的朝着皮子抱怨。皮子也没辙,只好一边走着一边安慰着他,希望能帮他尽快的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忙活了这两天,最后得到有价值的线索到现在也一无所有了,唯一有用的东西也只有皮子昨晚临走前带出来的那一封长长的书信了。四人在院子里坐着谁也没出声,皮子取出了信交给翁先生让他看一看,毕竟信上面都是繁体字,皮子有些并不认识。

    之前在墓室里皮子也已经知道了大部分的内容,不过信上还有些内容皮子很好奇,“翁先生,这信上有没有写着关于蛇的内容?”

    皮子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知道墓室中的蛇皮还有那个洞到底是怎么回事。

    翁先生用手扶了扶眼镜,皱着眉仔细的阅读这信上的内容,不过很可惜,翁先生从头到尾把信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关于蛇的内容,这书信上的大部分文字都是记录为什么要在这里布阵设墓以及关于太平天国宝藏的内容,至于蛇,还真的只字未提。

    “这也正常,蛇本身就是灵性动物,哪里风水有气它就去哪里。这洪秀全的墓穴里面龙脉地气那么旺,能修道的灵物肯定会跑进去了,我猜这条蛇应该就是我说的这种情况。”爷爷在听了翁先生说的信上的内容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刚刚用奇门遁甲算过,九星反吟的格局,日干丙火入戌库,八神中腾蛇生奇正好得令,相信不过几天就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爷爷说的这些术语皮子都懂,但他想知道爷爷指的意想不到的事情究竟是什么。爷爷摇了摇头,“格局有些怪,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刚刚看的奇门局倒是应验了小翁说的那个会看天象的老中医,这个地方最近真的有些不平常。”

    “会不会是太平天国的宝藏藏在这里?”阿成脑袋瓜子灵机一动,猜测出那老中医说的宝物出世或许指的就是这个洪秀全的墓穴,当然也有可能指的是太平天国的宝藏。“你们想想,既然那个洪秀全的墓都在这了,他作为当时太平天国的老大,肯定也把自己的财宝都埋在了附近,别忘了这里以前可是满清女真族的发源地,越是最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我想洪秀全和那个钱不颠应该是利用了这点。”

    “不可能!”皮子接过信再一次的扫了一下后就斩钉截铁的否定了阿成的推测,“这信上说,天朝圣库的宝藏被转移到了天朝的一个神秘的地方,至于这个地方是哪里信中并没有交代,只不过末尾处有几句口诀,我想应该是寻找宝藏的最关键的信息了。”“角轸周天,布列丑寅。九星冲月,天地同开。蚓蛇直日,擒星入室。”

    皮子念完信中的口诀,众人听得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几句口诀具体指的是什么。爷爷接过信后又详细的看了几遍,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不过皮子可以肯定的是宝藏绝对不会在北方,因为信上说宝藏被转移到了当时太平天国所占领的某个省份。从历史角度来推断,当年全盛时期的太平天国也不过是占领南方大半疆域,势力发展到了当时的十八省份,而北方并没有他们的势力范围,由此皮子才会否定了阿成的推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