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生命树
    看到棺材盖上面的那几行字,皮子惊讶的发现上面刻得是“太平日月,天国昭昭”,在这八个大字的落款处还有“于甲子年四月二十七日摘星换斗,改天命之数以成国运”。

    “‘太平日月,天国昭昭’..”皮子默默的念出了声,“这四个字的意思难不成是在说太平天国吗?”

    皮子对历史也有些了解,他记得当年太平天国被曾国藩和曾国荃覆灭的时间恰恰是同治三年即1864年,而天干地支纪年恰为甲子,所以自己才有理由怀疑这个坟墓葬的可能是个跟太平天国有关的人物。

    “我看也是,这里葬的很有可能是太平天国时候的某个王公贵戚吧,而且很大的几率会是洪秀全。”翁先生身为一名专业考古人员,对历史自然是很熟悉,“我记得当年从金田起义开始,洪秀全这一帮人就在南方作乱,虽说不上是烧杀抢掠但转战数十省造成的生灵涂炭和极其残暴的刑法真的是罄竹难书,而这也造成了中国大批文物的破坏和流失,最典型的就是镇江文宗阁与扬州文汇阁的《四库全书》就毁在了太平天国时期的兵火之中。”(义和团与太平天国一样,打着爱国的幌子破坏了不少文物,在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时,翰林院就被义和团的拳民焚毁,国家珍宝《永乐大典》几乎被烧毁,所余无几。其仅存六十四册被当时的吏部尚书陆润庠运回府中,有幸得以保存。有的人说是毁于八卦联军之手,纯属子虚乌有的事情,当时八卦联军刚好登陆天津的大沽炮台,怎可能于千里之外的北京去烧杀抢掠呢?)

    “洪秀全?”阿成一怔,听了翁先生的话后有些惊讶。

    皮子同意的嗯了一声,觉得是洪秀全的话那么久合乎常理了,“龙纹壁刻以及这等金丝楠木棺材并不是一般的王公贵胄可以享受得到的,而且再加上这上面刻的是甲子年四月二十七,我记得我在听书的时候听到过说书的说洪秀全死在了农历四月份,由此推断,这里多半是洪秀全的墓穴。”

    不过,皮子还是有些疑问,“但仔细想想,当年太平天国离着东北这里十万八千里的距离,为什么他的墓穴会在这里呢?而且按照太平天国的等级森严的奢华制度来看,这个墓穴未免有些太简陋了吧..”

    皮子的疑问不无道理,翁先生也觉得很对,再怎么说把墓穴葬在这里都是有违常理的,这座墓的的确确有太多的匪夷所思。

    暗绿色的石光映射在他们脸上,每个人看上去都显得阴森森的。皮子吸了口凉气,还是决定先打开棺材再说。

    “皮子啊,先别着急动棺材,小心有机关,先用罗盘看看这里的地气走势,我怀疑这里面不是那么简单,刚才咱们进来的太顺利了,这反而让我觉得有些不对头!”

    爷爷凭着多年的经验叮嘱皮子要谨慎一点,皮子取出罗盘一测,惊讶的发现罗盘的指针由于地气扰乱的缘故变得左右摇摆不止。爷爷闻讯走到皮子跟前,皱着浓眉告诉他们情况并不乐观,便吩咐他们先暂且不要乱动东西,自己要先用椴木钉镇住这里的地气再说。

    “我现在倒是恍然大悟了,为什么三阴阵中的蜈蚣丘会把地气引到这口棺材这里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家伙应该是想要逆天改大运!”

    爷爷一语惊人,皮子听后眼睛瞪大如圆,到现在似懂非懂,老实说这种东西自己以前根本从来没有遇到过。“爷爷,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也不太确定,不过我倒觉得这种情况**不离十了。你没看到棺材盖上刻得吗,改天命之数以成国运,估计这洪秀全是知道自己重病缠身,命不久矣,所以才出此下策,折掉自己余下的性命来让人设下这个逆天之术,想要改变当时太平天国的颓废之势。可惜,天数已定..娃,你还记得我让你去看的那口古井吗?”

    皮子嗯了一声,昨天的事情当然记得,“记得,我去的时候古井已经枯掉了,而且井里面很干,看上去那口井已经枯掉一段时间了,难不成是因为龙脉地气被截掉的原因才造成的古井断气缺水?”

    爷爷点了点头,“没错,古井接地而成气,若是地气龙脉被改变或被截掉,那么就会造成井水退去变得枯木林立。你没发现这些时日除了这江边周围的芦苇长的这么茂盛以外,村子周围的草木都是变得焉了吧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口棺材!以前我倒没注意,也万万没想到原因竟然是这个.不过也不用担心,今年特殊,天象异常才呼应了这里的地气,若是往年的这里跟普通的坟墓无异,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至于这逆天改运,它必须要用到星象之法,其中星曜转运图就是必备之一,再加上太乙法术,就能够在星旺之时改变整体的气运。我想墓址之所以选在这里不单单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更重要的是咱们这里的地理位置特殊,上悬南方星斗相应,天纪星宫能入库,下有山环水抱相依,地气旺盛,天时地利无不相助。如果这棺材里的真的是洪秀全的话,那么这厮就应该把他碎尸万段了,这么大逆不道的事他都敢做,简直是疯了!”

    爷爷越说越气愤,恨不能把他给碎尸万段了。这也难怪,毕竟碰上这一遭荒唐事换成谁都很惊讶。

    逆天改运,属于悖逆阴阳之事。古言:“天地万物皆有阴阳二气运转,与天相应,与地相呼。”万物的气运流转是随着

    星象大运的轮换改变而改变,换句通俗的话解释就是说阴阳气运有旺有衰,有动有静,天地相呼应从而慢慢的改变事物的发展趋势,而这便是是我们俗称的大运,譬如我们生活当中最常见的谚语“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便是大运轮换的典型例子。正所谓人有人运,国有国运,因此在古代观星学以及三式绝学中的“太乙神数和奇门遁甲”变得格外的重要,一朝当中也只有少数的掌管天文历法的司天监、司天台和太史令才能掌握。

    这种利用星象法术来改变国运的悖逆之举在历史上也是有过的,比如说明末清初的时候,崇祯皇帝朱由检就曾经命令司天监等人试图改变国运,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天数已定,错杀了袁崇焕作茧自缚,终究是导致了自家的江山拱手相让给了皇太极。

    “改运我倒是听说过,以前给人测字算命就经常遇到八字大运的改变。可改变国运这我还是第一次碰到,究竟能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变国运咧?”

    皮子有些好奇,对这种遭遇显然有了很大的兴趣,即便眼前还有如此的未知数。

    爷爷把罗盘递给了皮子,吸了口烟后解释着说,“具体的方法我也不是很了解,但肯定太乙法术有关,太乙术数是专门预测国运的,其道法就是利用星象结合专门施下的符印法令来改变气运,如果天时得令,那么再结合地利的优势,就会让紫薇星被冲,紫薇星乃是帝王之星,国家之脉,紫薇星受冲犯克,国家就会气衰受困,灾难、战争就容易频发,从而造成混乱,让布阵的人有机可乘。如今天象已旺,正如昨天晚上看到的一样,得天时又得地利,恐怕逆天之术已经在催动了,这些东西传言都是折寿的,毕竟违逆天命,在古时候也基本没人敢碰,这是要遭天谴的。”

    听了老爷子的话后,不论是皮子还是其余两人都是被深深的震住了。如果这逆天之术真的催动了,那么会不会造成混乱呢?皮子有些担心,不过事情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坏,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封建社会时候所遗留下来的一些神秘,至于现在可不可行,准不准谁恐怕都很难考究。

    周围的凉风不知从何开始已经愈来愈烈,看样子这里的地气越来越浓烈了。爷爷当机立断,从行事袋里取出了八根椴木钉,枣红色,每根木钉差不多手指般粗长,然后让皮子用罗盘找出八个正方位来,把这八根椴木钉插在这个石台外围的八个正位上,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抑制住地气的窜动。

    “这八根椴木钉恐怕维持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得尽快打开棺材看看才是!”皮子知道这里的地气特别旺盛,单凭这几个椴木钉还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四人走上台子,慢慢的移开这笨重的棺材盖,里面发锈的气味顿时扑鼻而来着实难闻。不过在他们打开后发现棺材里面还真的有不少有价值的东西。

    棺材里面的确有具尸骨,身着蟒身龙袍,头戴金丝圆冠,一看便是帝王贵胄。在尸骨的右侧放着一个金丝楠木匣匮,翁先生小心翼翼的取出来,打开后里面是几本书外加一封书信。

    “《原道醒世训》、《原道觉世训》和《原道救世歌》这三本书的确是洪秀全的著作,看样子这真的是洪秀全的墓址了。”翁先生翻了翻金色包边的那几本书,现在他们可以断定这里墓穴的主人身份。

    这三本书倒是没有什么意义,皮子也只不过瞥了一眼压根没放在心上,倒是放在楠木匣匮最底下的那一封书信在他看完后着实的震惊了一番。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