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也挺悲剧的
    爷爷的突然离开却是让皮子和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你说这大晚上的,又是荒郊野岭十分怪异的地方,不知道爷爷一个人径自去做什么。

    皮子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半,离子时还差半个钟头的功夫。趁着这半小时,皮子赶紧把要用的家伙事准备好,然后示意他们先坐下来休息下,等到了子时的时候用罗盘勘测地气龙脉时才最有效。

    闲来无事,皮子点上根烟冒了两口,借着烟气把心里的不安都统统的吐出来。老实说,晚上大半夜的行动皮子还是第一次,而且又是破三阴阵这样的麻烦事,皮子的心里难免有些惴惴不安。

    “皮子,你爷爷去干什么去了?”

    这个时候,翁先生靠过来关掉了手电坐在了皮子和阿成旁边,他看到老师傅莫名其妙的就离开了,很好奇的问皮子。

    “我也不清楚,爷爷一向都是这么随性的自来自去的,我也从来不问,只不过凭着我对爷爷的了解,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那今天下午让你出去你去哪了?”阿成好奇的问皮子。

    皮子掐掉烟头,吐出了最后一口疑虑,说道:“爷爷让我去村南头的古井那里看看那井里还有没有水。”

    “那口破井不是从一直有水的吗,你还看它干嘛。”还没等皮子说完,阿成就迅速的带着疑问插上了话。

    皮子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那双明亮的眼球在黑夜里依旧迸发出心中的疑问,“是的,本来是一直有水的,但我到了那后奇怪的发现那口井已经枯了。后来我把这事告诉了爷爷,爷爷听后倒是有些明白了,但我问他他也不说。”

    “平白无故的没了水?会不会里面的源头都干涸了?”翁先生听后也感到无比的不解。

    “这个我倒是感觉不可能,咱们这里靠着江边,源头一直充足,这么多年来就没有断过,要说原因的话,我倒是想不出来究竟为什么。”

    说不定这次爷爷突然地离开也许是和那口枯井有关,毕竟空穴不来风,爷爷也不会平白无故的让皮子去跑到村子南边看那口古井。

    眼下时间慢慢过去,终于是到了子时。

    皮子根据爷爷的指示,拿出罗盘来在这个坟口周围走来走去。

    月光稀微,黑漆漆的草丛已经完全的淹没了众人的灯光,翁先生和阿成一直跟在皮子的身后帮他打着手电拎着东西。寻龙脉地气,对皮子来说本身并不难,但要找到蜈蚣丘,还真的得下一番功夫。

    蜈蚣丘是在龙脉地气的基础上,下阵者通过一些手段而改变了地气的走向,从而使得地气能够充分的引流到自己事先布好的阵中,以用来“点活”阵法,然后达到某种目的。在风水阵法中,如果一个阵法没有地气,那么这个阵就为死阵,几乎形同虚设,力量微乎其微,但如果借龙脉地气所点活,那么它的威力就不能小觑了。

    要找到地气龙脉所在,方法也有很多,包括风水先生,阴阳术士等等都各有所技。而皮子所用的则是鬼卜一派口传身授的一种秘法。风水罗盘本身有阴阳灵性,若是再结合鬼卜法门,那么就可以点活罗盘,巧妙的运用风水罗盘上的二十四山和先天八卦的走势则可找出地气龙脉的大体方向。

    皮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用黑纸写的符,符不大,大约三根手指长宽,符纸上所画的是“地君太岁令”,他找了片空地蹲下,把罗盘先天八卦位置对准好,借着身后两人的灯光,他将这道黑符放在罗盘最中间的天池上面,然后示意他们两人先稍稍退后。

    翁先生他们不解,但也没敢多说,只是照着皮子说的话做,向后退了两步。

    地君太岁令属于镇宅法令,通常用于太岁之年动土建房或者阴宅布造,但也有一些阴阳术士会以此来做风水法器,因本身与地气相通的关系,所以皮子打算利用这道令符来做引子,再配合罗盘的卦位,那正好可以找到龙脉地气。

    放好黑符,皮子右手摆成剑指在罗盘上凌空画了几划,喃喃念叨了几句。说来也怪,皮子默念了几句咒语后周围就吹过了一阵凉风,原先自然静止的罗盘指针也开始不停的转动起来。

    指针转了几圈后慢慢的恢复了稳定,皮子拿起罗盘,沿着指针所指的方向朝着右边走去。

    “找到了,跟我来!”

    皮子看了看手中的罗盘,天池指针的坐向是癸山丁向,也就是说龙脉地气的走向正好是南北方向,而走到离原先小庞出事的那个古坟大约向西南十米左右的地方,皮子发现在这个地方罗盘的指针开始出现摇摆不定的现象,按理说蜈蚣丘接着龙脉地气,那么在引气的地方磁场肯定会出现偏差混乱,所以皮子推断这里很可能就是蜈蚣丘的阵眼所在。

    “就是这!”

    “这里就是那个主墓的墓口吗?”翁先生一边放下背包一边看了看皮子所指的地方,发现也没有什么不寻常的。

    “不是,这里包括周围都是蜈蚣丘的阵法范围,你们也要小心一点,遇到什么突发情况谁也说不好。”

    这里离林子江大约不到三十米的距离,水流声音依稀能听得到。

    “这里离林子江这么近,这么近的距离,按照我以往探墓的惯例来判断,这里如果有墓穴可能已经被江水浸泡了。”翁先生在看了看周围的一些地理环境后,根据自己的经验做出了这个结论。

    皮子又在周围走了几分钟,然后根据罗盘上的反映情况来看,他目测出了这个蜈蚣丘的大体方位和走向。基本上就是从他们所站的位置开始向北以及周围,北面的会阴咒与这里刚好连城了一条线,蜈蚣丘的作用也刚好能得到最大程度额发挥。

    “那墓口在哪?”翁先生继续问道,并带了一丝抱怨,“可惜金属探测仪让他们给带回去了,要不然凭那个找主墓的话我们就轻松多了。”

    “放心吧,我有办法的。”

    皮子气定神闲,收起罗盘后,接着又从行事袋里取出了四面令旗。

    “这是做什么用的?”阿成把手电关掉后,点上了煤油灯来到皮子旁边。

    令旗共四面,三角形状,分别是青、黄、红、黑四色,令旗上面都不约而同的画了一些符印法令,皮子告诉他们自己要用寻龙法找到墓穴的主墓口位置。

    皮子走着依次把青、黄、红、黑这四面令旗分别插在了东西南北四个不同的方向,然后在四面令旗的区域中心额外的放了罗盘。寻龙法属于道门秘法,其本身是借助自然的力量来帮助施法者寻找某件东西,譬如古墓的位置所在等等,当然这种法门并不是属于有求必应想找什么就找什么的,之所以这种方法可以找寻古墓那是因为古墓藏于地下,若是地下气脉不通,磁场混乱则说明有东西存在并扰乱了龙脉地气的运行。

    而且这种方法也并不是一定实打实的有效,因为寻龙法找的只是大体位置,而且催动寻龙旗的自然力量必须足够强大,因此一般情况下皮子和爷爷都不会用这种方法的,免得因为力量催动不起来而造成法令反噬自己,伤害身体。不过这一次或许能成,因为皮子找到了龙脉地气的具体所在,所以只要借助自然的力量,相信就一定能找出墓穴的所在。

    不管怎样,皮子都试着去相信自己。

    “四方神灵,幻化天庭,召为我用,催动法令!寻龙点睛!”

    皮子从行事袋里取出了另外一面黄色的令旗后,开始念叨,等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他迅速的把手中的令旗朝着四面令旗的中心区域罗盘所在位置插去。

    “嘭!”的一声疾响,手中的令旗已飞快的插在了罗盘附近,稍微的晃动过后便停在了那里。紧接着一道疾风闪过,地面上的五面令旗的旗面全部都被疾风刮得“卜卜”直响,等过了一会儿,风渐渐的消失,皮子这才放心的长呼了口气然后走到罗盘那里。

    “指针偏向了东面,停在了巽卦三刻的位置,也就是说主墓的墓口应该就在那了。”

    皮子起身朝着罗盘所指明的方向走去,推测好了大约的距离,便朝着翁先生和阿成吆喝,说找到了主墓的墓口所在。

    (巽卦三刻,即为罗盘天池指针指向了东南方的巽卦方位上面,而三刻则为风水术语,一刻大约是十五步)

    的确,若是仔细观察的话,皮子依照寻龙法的提示,找到的这个地方确实要比周围有些低洼,虽然芦苇甚多,有些掩盖掉,但细眼观察的话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这里很像,凭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或许应该是这了。”

    三人围簇在一块,在议论纷纷的时候,爷爷恰好回到了这里。他看到皮子已经用了寻龙法后,就来到了皮子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

    “没错,就是这里了。”

    爷爷的确定让众人放了心,皮子回到原先布寻龙法的地方收拾好用过的东西后,就和翁先生阿成他们一起用铁锹开始挖。泥土细软,被附近的江水浸泡,所以挖起来也不是那么费力。月光逐渐的开始拨开云雾露出了清辉,周围的雾气也慢慢散去,爷爷坐在旁边抽着烟,皮子他们就这样一铁锹一铁锹的挖着,一直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的功夫,他们向下挖了两米时才有所发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