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细胞异常
    黑影已经来到小庞的身旁,把阿成和翁先生吓得,虽说是看不清具体的什么样,但这突如其来的怪异和第一次对这种阴灵的接触倒也让他们整个身体都被电触了一样。

    “快闪开!”爷爷赶紧让阿成和翁先生闪开,自己箭步一跃,从行事袋里掏出了一把糯米粉朝着黑影撒去。

    黑影动作迅速,不等爷爷手里的糯米粉飞溅,就已经移动到了炕头对面的窗户上,一动不动,黑乎乎的影子在乎在仇视盯着屋子里的所有人。

    “鬼吗!!”

    翁先生害怕的直接跳下了炕头,蜷缩在皮子的身后。皮子一直提防着这婴魂,婴魂的形态看上去要比婴儿体型稍微大一点点,人性状态,但却也是有些模糊,黑乎乎的样子的确有些让人感到诡异。

    “大家都别出声!”皮子示意他们镇定,糯米粉慢慢的散落在炕上,撒了小庞一身,不过还好小庞身上的也能够黄仙血写的“绿度母心咒”仍在,不过看上去皮肤似乎有些泛红,估计这个可能是跟刚才翁先生说的小庞的身体发烫有关。

    至于小庞的身体发烫,皮子知道那肯定是婴魂来到之后想要勾魂却被小庞身上的绿度母心咒制止而造成的一些反应,皮子深吸一口气,拿起燃烧将近的那把香来,一个冷不及防就朝着黑影打去,黑影有所察觉,轻飘已过,便是躲过。不过皮子虽然这次的攻击没能够成功,可也是给爷爷一个绝佳的时机。适才爷爷趁着皮子攻击婴魂的机会,早是眼疾手快的从门缝处取来了一把还未完全干瘪的艾蒿草,在黑影还没反应过来时,爷爷早已是朝着他猛力的一挥,力道劲快,正好打在了黑影的身上。

    猛然的一击让黑影有些猝不及防,很快,艾蒿草由于本身避邪驱鬼的作用,所以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发挥了作用。黑影闪乎不定,似乎变的迟疑起来。爷爷继续接二连三的用艾蒿草不停的朝着黑影打去,让它没有喘息的机会,直到皮子利用事先在屋子里绑在线上的诸多摄魂铃,扯下来后便如线网一样,直接扑向了婴魂。

    摄魂铃在空气抖动中不听的“呤呤”直响,这种铃铛本身上面就篆刻着一些法印,所以对于鬼魂来说非常管用。婴魂没能及时躲掉,最终还是被皮子擒住。

    ......

    一直被摄魂铃网罩住的婴魂本想极力挣脱,但发现余力不能,爷爷生怕再有任何差池,索性拿起香炉,把香炉中的香灰都倒在了婴魂身上。

    事到如此,总算是能让人喘口气了。可能是一开始皮子的大意,总以为自己处理过一次所以就有经验,可谁知这次幸亏有爷爷出手。爷爷坐了下来,点上烟,猛吸了口算是给自己缓解缓解,他的双眼一直没有离开蜷缩在地上有些雾蒙蒙的黑影。

    “这就是那婴魂?”翁先生适才躲到了外屋去,等皮子和爷爷处理完后才敢进来。他看了看地上有点像人影的东西,不过由于被摄魂铃网裹着再加上昏暗暗的屋子,所以他也没仔细看清。

    “没错,这玩意儿就是要来勾魂的!”爷爷吐了口烟后回答道。

    等爷爷抽完了烟,他便让皮子去拿“钟馗棺”来。钟馗棺是一尊道门法器,钟馗踏鬼棺,是爷爷专门处置一些孤魂野鬼的法宝,先前爷爷行走这么多年,也抓了不少的为非作歹的孤魂野鬼在里面。

    爷爷拿着法器走到婴魂面前,打开关口,口中喃喃念叨了一会儿后,那婴魂就消失不见了。

    “好了,没事了!”

    爷爷长呼一口气,示意众人现在终于没事了。

    “老师傅,你把它关在这里面没问题吧?”翁先生凑到爷爷身旁,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爷爷手中的钟馗踏鬼棺看。

    “放心吧,这玩意儿即便是有天大的能耐都逃不出来,这可是钟馗镇印,有法咒镇住的。”爷爷对自己的这件宝物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事到如今事情也算是解决了,还好问题不大,小庞现如今也已经平安无事,顺利的度过。皮子收拾了下屋子,等忙活完也已经到了深夜,躺在床上没过一会儿便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小庞已经醒来,身子骨也好了不少,整个人变得就和平常无异,这倒是让翁先生有些摸不着头脑,昨天小庞还病入膏肓的不省人事,现在居然全然恢复了。

    翁先生把昨天他晕倒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都讲了个大概,小庞听后也是不禁惊讶。上午九点多钟,跟着翁先生一伙儿的昨天另外两人现在也已经来到了皮子家中。翁先生让他们把小庞带回去,自己做则是继续的留在这里准备今晚上跟着皮子去破掉那个三阴阵。

    皮子起得很晚,等他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快到晌午了。翁先生为了表示谢意,也特意的村里的饭馆里叫了六个菜,两瓶好酒,算是当做这次事情的谢礼了。

    皮子也算是能喝,跟着爷爷和阿成他们一下子把两瓶白酒都喝了出来。院子里梧桐叶铺满地面,天色不是很好,与地面相映衬的灰墨,云波诡谲的卷舒,像是一堆堆堆积如山的枯叶。

    “皮子,我们一定要晚上出发吗?”

    “通常晚上去是最合适的,”皮子放下茶杯,回复着阿成的问题,“三阴阵眼下还有最后一阵蜈蚣丘,蜈蚣丘属于风水阵法,所以我们要向破掉这个蜈蚣丘就必须找到蜈蚣丘的阵眼,而蜈蚣丘的阵眼就是古墓的位置所在,所以我们必须要在晚上才行,因为阴宅的龙脉地气只有在晚上才能看的最准。”

    风水中,宅有地气之分龙脉之别,阴宅为先天,阳宅为后天,阳宅重堂局,而阴宅则重地气。地藏先天之气便是地气本身,龙脉则沿地气而成,而蜈蚣丘便是沿着地气而成的一种蟠缠在古墓周围的风水阵法。地气昼伏夜出,白天很难勘测到,只有到了夜里才会凸显,这也是为什么坟地或者一些山壑地脉随着时夜幕的降临都会变得雾蒙蒙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种缘由,所以懂行的风水先生在勘测阴宅风水、寻龙点穴的时候都会在夜里出动,尤其是子时为佳。

    对于这种经常半夜出动的情况,皮子也早已经习惯了。不过他担心的并不是这个简单问题,而是这个蜈蚣丘,说实话,蜈蚣丘中究竟有什么玄机不光是皮子,就连爷爷也只能说个大概,知道些风水上的来龙去脉而已,要探其根源,皮子也只能抓瞎。

    不过说到坟地,皮子又想起了之前阿成捡到的那块蛇皮以及昨天小庞触发会阴咒的时候曾经突然出现过一种撕裂吼叫的声音,他现在怎么想也想不通,但至少应该确认,或许这里真的有条得道的蛇存在。

    皮子又把昨天出现的吼叫声向爷爷阐述了一遍,爷爷闻后凝眉有些沉默,似乎也想不出答案。

    “你说的这情况我还是头一遭遇到。”

    “会不会是坟墓中就藏着一条蛇呢,等小庞触发会阴咒的时候,蛇就恰好发出了那种吼声。”皮子是这样猜测的。

    爷爷端起茶杯喝了口浓茶,“你说的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但这种几率还是相当少见的。最大的可能就是主墓里说不定有什么玄机之类的,今晚上我们就去看个一二。”

    放下茶杯,爷爷凑过身子到皮子身旁,说道,“皮子,你帮我办件事,去村南头的古井那......”

    ......

    听了爷爷的吩咐后,皮子虽说不解,但也是照着爷爷的意思。翁先生和阿成都不知道皮子和爷爷在搞什么什么东西,心里也是充满了无比的好奇。

    就这样四人准备了一下午的时间,等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村子里大多都已经漆黑入眠了,皮子他们开始拿起家伙事朝着林子江边走去。

    皮子依稀记得昨天触发会阴咒时所在的具体位置,四人踉踉跄跄的打着手电,摸着黑费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才是到了昨天翁先生发现木雕的那个地方。

    昏暗暗的灯光下,周围还是如昨天一样,乱糟糟的,残存着余下的狼藉。爷爷打着手电绕着周围转了一圈,像是在勘测什么。

    夜黑风高,周围阴森森的唯有随风摇摆的芦苇沙沙声音,几只乌鸦时而聒噪的喧嚣,在这黑乎乎的芦苇地里阴森飘荡。爷爷来到昨天出事的地方,表面虽说都被芦苇遮住,但依旧清晰可寻,拨开乱草,打着手电向里面照去。

    “这里应该连着地脉了。”为了安全起见,爷爷还是跳下去把那龙身蛇头的青铜器给捡了上来,并吩咐皮子去点把火用芦苇草掺点朱砂将它烧一烧就会没事的了。

    等皮子点火烧完,青铜器也已经乌黑的与夜色浑然一体,皮子本打算把这玩意儿丢到江里,但翁先生还是不忍心的阻拦了下来。既然上面的咒印都被破掉,那么这就是件珍贵的历史文物,怎么能轻易的说丢掉就丢掉呢,虽说他差点被这东西害了性命,但心思一想,还是不忍心的咬着牙将它暂且的保管起来。

    “皮子,龙脉地气就在这附近,这里是会阴咒的话,那么离着不远的某个地方肯定就是主墓了。你拿着罗盘找出蜈蚣丘的大体方位和走向来,利用‘寻龙法’点出主墓的位置,我先离开一下,马上就回来。”

    皮子不解,接过爷爷手中的风水罗盘后本想问他去做什么,但爷爷没说话,一贯面色凝重的离开了这里。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