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蠢出新境界了
    费格斯笑眯眯地端起茶,边惬意地翘着腿喝茶,边观赏那四兄弟的倒霉相,明明知道克罗斯特平时是闷骚了点儿,那也是刻意压抑的结果,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敢随便嘴欠,那不是抽揍么?

    舰长室那边非常热闹,而星舰里的一间摸拟古地球的森林房里,原桐蹲在一株改良过的蔷薇花前,一朵比她脸盘还大的蔷薇花就竖在她脸侧旁,仿佛在嘲笑她的傻。

    自从来到星舰后,因为多了塞斯四兄弟,星舰变得很热闹,加上那四兄弟性子跳脱,说话口无遮拦的,一个又一个新词汇蹦出来,原桐默默地听在耳中,慢慢地在心里翻译成普通话的意思,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桐终于明白自己以往忽略了什么。

    以前她的星际通用语不过关,如果离开了翻译器,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自然也没能察觉出什么异样。直到现在,她的星际通用语说得顺溜了,上下一结合,便发生了很多以往她忽略的事情。

    特别是关于克罗斯特的身份,明明当初在森林里训练时,因为那只蛋壳的问题,莱奇还几次提过,偏偏她那时候竟然还傻乎乎的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是翻译的错误。

    蠢出新境界了。

    原桐心里装着事情,又被塞斯兄弟弄得好像她和克罗斯特有点什么似的,自然是要避嫌了,不好意思再像以前那样他在哪里就跟到哪里,甚至为了弄清楚一些重要的东西,特地避开莱奇,直接找星舰上的另一个女性塔琪姆。

    都同为女人,她觉得女人间说话比较没那么尴尬。

    原桐是这么想的,但她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你问克罗的事情?莱奇没告诉你么?他出生后不久就被人送到乌拉尔星,身边只有一个保姆机器人照顾……他不太喜欢在我们面前变回原形,所以我们也不太清楚他的种族原型是什么,不过从他的体能和作战力来看,他的种族一定非常强大,就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抛弃到乌拉尔星,要知道,越是强大的种族,越是难以繁衍,对自己的后代会非常看重,极少会抛弃自己的后代,除非有什么不可避免的因素,克罗这些年来也一直在寻找……”

    “那个蛋生是什么意思……”原桐弱弱地问。

    “哦,这个啊……”塔琪姆简单地解释了下一些种族的情况,甚至还说了有名的人鱼族,最后饶有兴趣地对她道:“你是纯人类,这真是太棒了!听费格斯说,纯人类雌性一生中能排次的卵,如果延长你们的青春期和寿命,说不定更多,这简直就是造物主的恩赐,一个人类雌性就能肩负起一个种族的兴起……”

    塔琪姆一脸羡慕和向往。

    原桐听得木然,她觉得自己不想知道塔琪姆在向往什么,一定会非常糟心。

    喝了口茶,塔琪姆看她,“你还有什么疑问?”

    原桐一脸纠结地看着他,看得塔琪姆心里非常纳闷,不知道她怎么了,今天尽问些很基本的常识,而且问完了,还一副震惊的模样。

    原桐迟疑了下,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个,我其实不能生蛋……”而且不同的物种之间,能繁衍么?她读书少,别骗她啊!

    “咦?你不是雌的么?”

    原桐:“……是。”更准确地说,她是女的,人类女性。

    “那就没问题了。”

    原桐:“……”

    很有问题好不好?为毛这群人都觉得没问题?!

    原桐以前总觉得一定是自己的星际通用语没学好,所以翻译得不到位,让她误会了这么久,终于得知真相的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塔琪姆将探到原桐脸侧的蔷薇花拔开,扯了几张叶子到面前看了看,检查上面的数据,又问道:“你不喜欢克罗么?”

    “……喜欢。”

    来到这个世界,克罗斯特是她第一个见到的人类,而且帮了她那么多——不对,克罗斯特并不是人类,而是蛋生的一种智慧种族,只是有人类的外形罢了。可是对于他,她心里除了感激外,甚至产生一种近似依赖的亲切感,有点儿拿他当家人看的意思。

    可是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克罗斯特当初将她带回来的原因,是因为她是个雌性的,他想和她生蛋。生什么蛋啊?她是人类,是胎生的,怎么可能生蛋?

    “喜欢就行啦,你们多相配。”塔琪姆总结道。

    原桐:“可是我没往那方面想,而且我物种不同……”她是胎生的,不能生蛋啊。

    “只要你是雌性就行了。”塔琪姆笑起来,粉色头发的女人甩了下她的头发,“克罗既然选择了你,证明你对他有一种绝对的吸引力,你的信息素一定非常契合他,说不定是百分之百。”

    原桐顿时有一种羞耻感。

    原桐忐忑而来,羞耻而去,心不在蔫地走了会儿,才发现自己迷路了。

    星舰非常大,原桐是那种连在克罗斯特家都能迷路的人,何况是星舰这种宇宙中横行的巨无霸城堡了,发现不仅迷路了,而且还找不到机器人带路,只能郁闷地蹲坐在墙角,双手支着下巴,回想先前从塔琪姆那儿了解的东西,整个人都不好了。

    克罗斯特当初会将她从森林里捡回来,而且还这般细心照顾她,甚至解决她的身份问题,提供房子给她住,其实是因为她是雌性,想要让她给他生蛋么?原来人家根本不是圣父,一直都是她自以为是罢了。

    原桐心里有些闷闷的,她仍是感谢克罗斯特的,也没觉得克罗斯特这样做得有什么不对,可是一时间又有点儿不太能接受,至于不能接受什么,她现在还想不清楚。

    “你在这里做什么?”

    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原桐吓得差点跳起来,抬头就看到不知何时来到她面前的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瞳孔的颜色有些深,似乎隐隐又有一条竖线,如若兽瞳,森然冷酷,让她不禁又抖了下。

    “克、克罗……”她结结巴巴地叫了一声。

    克罗斯特只是低头看她,自然看得出纯人类少女此时的忐忑、心虚、不安,隐隐又透着几分依赖,只是目光却又多了点什么,这让他想起当初将她捡回来的那段日子。

    那时,她就像一只可怜的被抛弃的绒绒猫,不安地看着这个世界,让他瞬间作出了一个决定,收敛起以前的坏脾气,故作沉默严肃的姿态,一步一步地接近她,攻下她的心防,甚至将她藏起来,不让她与任何生物接触。

    他的直觉是对的,因为可怜的绒绒猫终于因为他的精心照顾而渐渐地放开心防,开始信任他,依赖他,甚至对他露出微笑,整个人都鲜活起来。当然,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作为全星际中唯一的纯人类,她弱小得不得不依靠他。

    如果不是他还未成年,他甚至觉得已经可以摘取成果,和她结婚了。不过也没关系,他很快就要成年了,而她会是他的!

    克罗斯特伸手将她拉了起来,发现她并不像过去那样顺从依赖,反而有些闪躲时,突然一只手抵在墙上,用自己高大的身躯将她困在墙和自己之间,微微低下头,鼻尖蹭到她的鬓角边,属于纯人类特有的干净而甜美的信息素瞬间让他捕捉到,甚至让他沉迷。

    好几次,他都需要极为克制,才能忍住不做出让她害怕的事情。

    “桐桐,怎么了?”他压抑住声音,如同平时那样询问。

    原桐尴尬地看他一眼,又飞快地垂下眼睑,结结巴巴地道:“没、没事,你不用靠得这么近。”她总觉得今天的克罗斯特不太对劲,小心地不敢触怒他,虽然他从来没对她生气过,可是直觉让她最好不要这么做。

    克罗斯特顿了下,伸手在她头上摸了下,问道:“你最近都在躲我,为什么?”

    原桐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想了想,终于鼓起勇气问:“你当初将我带回家,是为了让我和你生……生蛋?”说出“生蛋”这两个字,原桐又一阵尴尬,这相当于“生孩子”的意思了。

    她才十七岁,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情,女性天生的羞耻心让她羞于启齿,但属于原家人敢做敢当的性格,又让她决定问个清楚,不想憋在心里。

    没听到他的话,原桐抬头看去,发现面前的少年满脸通红地看着她,见她不放弃,才别过脸,慢慢地应了一声。

    两人的脸都红得厉害,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暧昧的气息默默地在这方天地中流动着。

    他们不说话,可将视屏里一群正在偷窥的雄性们给刺激到了,嗷嗷叫着“克罗是雄性就上”之类的,比当事人还要激动。

    “你们镇静点,小心被克罗发现了,有你们好受。”费格斯好心地提醒一声,免得这四兄弟又要遭殃,真是挨打不计数的孩子,都被打了那么多次了,还懂得小心为上。

    “没事,莱奇那大嘴巴机器人不在。”维斯嘻嘻地笑着。

    塞斯四兄弟中,就属排行第四的维斯的性格最跳脱,排行第三的萨斯最会装模作样,排行第二的尤斯是兄弟中比较安静的,塞斯比之三个弟弟来说沉稳一些——当然也没有多沉稳就是了,四兄弟本质上一样的逗比嘴欠,最爱凑热闹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个热闹可凑,已经占据位置开始看戏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