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不愿再节外生枝
    田国庆习惯性地以食指敲击着桌面道:“一个爱美的女人脸上受了伤,怕人看到而用纱巾遮起来,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我们眼下要弄明白的是,方美玉的脸到底有没有伤得那么重,甚至于不敢见人.小刘,小昭,你们两个明天去联系本地和香芫市内的各家医院,找出当初为方美玉疗伤的主治大夫,问清楚她的病情.“

    “是.“小昭与小刘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答应着.

    田国庆看着小刘,小昭浑身充满精神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想必,大家都很清楚,这件案子的关键就在方美玉身上.而闻天傲醒来之后说的话,加剧了她的嫌疑.这次是杀人案,凶手已经杀伤了那么多人了,不存在把方美玉抓去当人质的问题.如果是有人刻意嫁祸的话,方美玉如今是生是死要是她死了的话,尸体在哪儿邕山附近都找遍了,一点细微的线索都没有.若是还活着的话,凶手为什么留下她这些问题虽不是没有可能,但我更倾向于,方美玉不是唯一的凶手,也必然是凶犯之一观点.“

    “闻天傲的笔录中提到,方美玉追问元墨纹的来历,问的十分详细.闻镶玉说过,元墨纹是他找来查蛊虫的,这两件事并在一起看,再加上沈家在这时候突然向闻家提出想见闻天傲,就能清楚地看出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沈家不是想见闻天傲,而是想把元墨纹引过去.方美玉很可能就是那个,闻镶玉口中的养蛊人.“

    田国庆话音方落,乔军便提出异议道:“小孩子说的话就一定可信吗他可是闻家人,说不定在去沈家之前,闻镶玉就教他该怎么回答我们的问题了.“

    “哼!“小刘.忍不住嗤笑道:“闻天傲一个五岁的孩子,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昏迷了三天.这三天里,他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闻家人.我想,他还没有聪明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能不露一丝痕迹地说谎的本事.“

    “你别忘了,他是闻家人先找到的……“

    小刘想起浑身缠满纱布,却不哭不闹的乖宝宝闻天傲,不由得冷笑着打断乔军的话头道:“所以呢在闻天傲重伤之下,闻镶玉不紧着把他送去医院,而是给他灌输该怎么跟我们说谎吗我想提醒你的是,闻家四代同堂,闻天傲是闻家这一代唯一的孙子.就算闻家有什么想法,可像他们这样有权势的人家,何必用这么大的牺牲,仅仅是为了迷惑我们一下“

    “是啊,这话谁不能说啊,一定要让孩子来说“一旁的老鱼听着小刘的话,点头附和道:“从现场的物证看来,和闻天傲说的没有出入.我相信,他确实是自己一个人摸索着,从火场里逃出来的.这孩子今年才五岁吧不管闻家人舍不舍得,他们难道不怕孩子就这么死在房子里了“

    乔军拧着浓眉,辩驳道:“要是闻家人不稀罕这个孙子呢沈惠茹怀着身孕,不也一样死在火场里了“

    “小乔,我们的推断要建立在证据上,这些都只是你的凭空猜测.不过,“宋勤学凝视着田国庆道:“我也有几个疑点.假设,这次事件中的凶手真的是以蛊虫,或是类似的生物作为杀人凶器的话,它们能在漆黑的树林里准确的找到人的位置,为什么没有对闻天傲下手很明显,蛊虫不是一条两条,只怕千百条都不止.别说这玩意儿都在林子里,而别墅内没有,沈万才,沈惠茹体内的伤痕怎么说“

    “这个问题我想过.“田国庆往牛法医处瞥了一眼道:“说到沈万才,沈惠茹身体里留下的伤痕,就必需说到沈俊文了.他也是死在案当日的午夜,经过牛法医的检验,沈俊文体内也有类似于别墅现场中死者,和伤者身上同样的伤痕,他的死因是心脏大出血,脏室内被钻出了几个洞.可当时,沈俊文所在的地点离邕山有几百公里的路程,他为什么会死“

    田国庆边说,边打量着桌畔的众人道:“不妨,我们做个大胆的猜想,姑且把形成伤口的虫子称为蛊虫,这些蛊虫不是可以远程操作,就是能定点控制.当然,也不排除凶手有帮凶的可能性,但我偏向前者.凶犯或许因为沈俊文知道一些事,所以,不能让他活着.凶犯在沈俊文离开别墅时,或是更早之前,就让蛊虫钻入了他的体内……“

    “被一条虫钻到身体里去,沈俊文会没有察觉吗“乔军觉得田国庆说的简直像神话故事,一点都不合理性,忍不住插嘴道.

    “事实上,的确没有感觉.“田国庆睨视着乔军,点着桌上的资料.“我问过和闻镶玉一起住院的佣人,照他们的说法,确实没一点痛感.他们甚至不知道蛊虫是什么时侯钻进去的.“

    宋勤学蹙眉道:“蛊虫能远程操纵,可以定点控制和它们放过闻天傲有什么关系“

    “我是说,那天晚上,凶手把蛊虫都放在林子里对付元墨纹他们了.别墅里没有蛊虫,闻天傲当然看不到,也不会被袭击.而沈万才,沈惠茹体内的伤痕,是很早以前凶手下在他们身上的蛊虫弄得.“

    宋勤学听着田国庆的解释,想了想道:“蛊虫的事,其实可以和凶犯并在一起看.如果,我们把方美玉定位为凶手的话,她连女儿沈惠茹都没有放过,为什么独独留闻天傲一命“

    田国庆挑眉道:“方美玉饶闻天傲一命不见得吧!闻天傲说,那天原本为他准备的房间在三楼,是他不愿意,才央求管家给他调换的.我想,闻家的这个老管家一定也被方美玉控制住了,虽然他在明面上不敢反抗,但在闻天傲的事上偷偷做了手脚,给他换了房间却没有告诉方美玉.“

    “你的意思是,方美玉没杀闻天傲是因为找不到他的人可是,就算她一个人势单力薄一时间找不到对方,也可以驱动蛊虫为她找啊!“宋勤学并不认同田国庆的说法.

    田国庆摆手道:“你要知道,在当夜那么紧张的情势下,方美玉未必能分神.而且,她想对付的是元墨纹,闻天傲一开始就不是她要杀的对象,她只是利用对方把目标引到自己的陷阱里而已.何况,方美玉并没准备放过闻天傲,最后她不是放了火吗她不认真找的原因,是她已经为闻天傲定下结局了.“

    田国庆举起茶杯,喝了口水润了润干涩的喉咙,接着说道:“我问过闻家人和照顾闻天傲的女佣,他们都说方美玉和闻天傲并不亲近,只在他三岁前见过区区几次.后来,闻天傲跟着爷爷,奶奶,也就是闻镶玉夫妻住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接触过.也就是说,方美玉根本不知道闻天傲是这么聪明的孩子,有从火场中逃跑的能力,在她的大意之下,让闻天傲捡了一条命.“

    田国庆说的合情合理,宋勤学等人没什么可辩驳的.但他的论点都建立在闻天傲说实话的基础上.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独自从火场中逃生,而且还是临危不惧地从二楼的窗口跳下来的,如此聪明的近乎成妖的孩子的话能信吗可是,除去不知死.活的方美玉,当晚在别墅里的幸存者就只有他了.而且,闻天傲说的话毫无破绽,全都对得上,他们根本没有怀疑的立场.无况,上头给的破案期限太短了,既然田国庆的分析中没有什么大漏洞,好些人都不愿再节外生枝.

    接着众人又讨论了片刻,因为闻天傲的话,头戴面纱的方美玉被定为第一嫌疑人,立刻布通缉,并加重悬赏.就在田国庆宣布散会的那一刻,卫霄正趴在医院大楼的扶梯上,重重地喘息着.

    我小时候,曾今作过一个恶梦.我觉得,仿佛这个梦作过多次.那是个什么梦呢因为太久,有些记不得了.

    我的老家是果园大队,其实没有什么果园,不过是叫着好听罢了.村落很大,光我们一个村,就有上百户.从歪歪扭扭的小道出去,有条柏油路,我的梦就是从这条柏油路上展开的.

    柏油路两旁种着柳树,夏天有很多知了,闹得人心烦.道路的一边是民房,大多是一两层的水泥楼.另一头是一望无际的田野,满眼望去尽是绿油油的稻田,玉米种,黄瓜藤……现在每当出门,看到成林的水泥墙,心下不禁怀念起以往的岁月.

    哎,偏了话头,我拨乱反正.

    梦里,小小的我走在柏油路上,遇到了一只狐狸.狐狸邀请我去玩,我跟在它身后走入田野.记得那会儿,家人没少跟我说不能跟着陌生人走,难道因为对方是狐狸,我就钻了空子

    我走啊走,有点害怕.这路上只一条通道,四周没有人,寂静无比,隐隐透着荒凉之感.我对狐狸说,想回家.

    狐狸指着不远处,笑着说,我们到了.

    我冲着它指的方向望去,却是一座巨大的城堡.灰色的,耸立在茫茫的田野之上.

    我怎么进去的,我在里面遇到了什么.我记不清了,只晓得其中的境遇,绝对比爱丽丝梦游仙境来的离奇.但,为什么我说是恶梦呢

    我牢牢的记得一只公鸡疯狂的叫声,把我从梦中惊醒,一次又一次,我的额角淌着汗水.

    不少人认为,一只公鸡叫有什么可怕的但是,在无防备的梦中,往往一件小事,你就会觉得是世上最恐怖的片段.

    天:。手机版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