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两只拖鞋
    他明明是从四楼下来的,怎么可能会走到五楼来?卫霄盯着墙面上清晰的标示着五楼楼层的数字,心一下子沉到了底.该怎么办?要继续往下走吗?卫霄没有后悔之前的选择,但明知不对劲还要接着走下去,卫霄可没那么固执,更没这份胆量.



    卫霄深吸了口气,往左方黑乎乎的通道内望了一眼后,扭身往回走.面前的阶梯与多数大楼内设置的一样,是一百八十度的折角楼梯,也就是每层楼梯之间分上下两部分,下半部分与上半部分中有个平台,亦是转角处.一步,两步,三步……数到第八阶时,卫霄已踏上了阶梯中段的平台上,他没有停步,直接反转身子朝上走.



    加加减减,全长为十五步的楼梯除去下层的八级台阶,上半段只有七阶.一般而言,十秒内就可以跑到楼上了,但卫霄走得很慢,主要是他穿着廉价的成人拖鞋,如果仅仅是在平地上走倒还好,可若是上下楼梯便要提脚跨步,如此一来,小脚撑不住鞋面,拖鞋耷拉着往下滑,未免掉了鞋,卫霄只得小心翼翼地迈步.



    咯啦咯啦咯啦……



    滚轮的声音?怎么可能?难道,是之前经过女厕所门前的,那张躺着女尸的床又过来了?还差两阶就要上楼的卫霄脸色剧变,脚步倏然一顿,昂首冲阶梯上方楼顶处的墙面上望去,一个大大的‘三’字,映入了卫霄的眸底.



    他刚才从四楼下去,却到了五楼.然后直接走回头路,不想,原该是四楼的地方,成了三楼.面对眼前混乱的情形,手脚发凉的卫霄简直束手无策.但现实没有给他思索的时间,咯啦咯啦的响声从头顶左边的走廊内传来,越来越近了.卫霄明白在这种时候多犹豫片刻便多一份危机,他咬咬牙回身往下走.怎料,因为走得太急,右脚上的拖鞋一软一折,他一个踉跄整个人跌下了楼梯,滚到了上下楼交接的平台上.



    这一跤摔得卫霄头脑发昏,但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忘记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丁点的声音.生生地忍住痛楚的卫霄,把所有的痛呼都咽入了腹中,值得庆幸的是,他失足的地方并不高,眼下身上虽然疼,但没有什么大问题.卫霄扶着墙壁爬起身,一扭头,正巧看到散落在阶梯上一高一低的两只拖鞋.



    咯啦咯啦咯啦……



    怎么办,捡还是不捡?不捡的话,会不会让人发现?滚轮声已近在咫尺,卫霄心里焦急想上前拾拖鞋,又因惧怕而踌躇.就在他终于下定决心去捡鞋的当口,不知何时,一张带着滚轮的病床被推到了斜上方的楼梯口,一双搁置在床尾仰天而竖的脚就这么突然地‘闯’入了卫霄的眼中.



    卫霄的心猝然一窒,被吓得呆住了.然,下一秒回过神后,他几乎拔腿就跑.但方欲提步,卫霄又担心起推着医用床的人会由楼梯左侧栏杆的缝隙中看见自己,就这么一迟疑间,楼梯口躺在病床上的双脚的主人忽然猛地翻身坐起来,无处可躲的卫霄冷不防与其打了个照面.即在这一刹之中,卫霄认出了眼前这张狰狞的嘴脸,就是当初在洗手间门口看到的尸变的女人.



    “啊——!“



    正当卫霄仰望着瞪视着自己的女尸,而不知如何是好之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楼梯上突然响起刺耳的尖叫.听声音,应该是方才推着医用床经过女厕所门前捡遮尸布的女护士.



    “有鬼,有鬼啊!来人,来人啊——!“



    因为往日层出不穷的霉运,卫霄以为女尸会扑向自己.没想,对方的脑袋突然间硬生生地扭转了一百八十度,身子仍面向自己,但本该是脸的地方由后脑勺替代了,那副诡异的样子,让卫霄忍不住呕了一口酸水.



    “滚开,滚!不要过来,不——!“



    女尸那恶心的模样卫霄看见了,原本推着床的护士自然也看到了.听着那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卫霄知道护士逃进了过道内.即在脚步声远处的那一霎,坐在床上的女尸动了,搁在床尾边的双脚落到地上,颤巍巍地站起身,在卫霄警惕的目光中,张开手臂摸索着往护士逃跑的方向追去.女尸转身之际,那张扭到背后的脸再次与卫霄相对,女人眼神中充满了恶意,嘴唇不停地蠕动着,卫霄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但随着女尸的唇瓣一开一合,她嘴角处不住地流下腥浓的鲜血,那一点一滴的血液交织成一股凛冽的寒意,一丝一缕地钻入了卫霄的心底,冷得他颤栗.



    被恐吓的卫霄哪里还顾得上捡鞋,他踩着脚底的纱布拼命地往楼下跑,一连下了三层楼,才扒着栏杆喘息着看向正对着阶梯的墙面.这一望,使卫霄本就七上八下的心,再次狂跳起来.



    三楼,是的,他又回到了女人起尸,令惊吓的失去理智的护士大喊大叫的三楼,但那张搁在楼梯口的病床不见了.卫霄从扶手上探出脑袋,往下方的阶梯上看了一眼,本该在台阶上的拖鞋也一起消失了.



    卫霄步下阶梯,谨慎地站在通道外向内张望,除了透着寒意的走廊,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出于对女尸的畏惧,卫霄不愿在三楼多作停留,很快便抬腿下楼.接着是四楼,四楼过后又是五楼.卫霄没有气馁,继续往下走,终于看到了不曾经过的二楼.按理说,从二楼走下去就是底楼了,但目前.[,!]的情况告诉他,很可能仍然是个循环的过程.可无论期望多么渺茫,他必然都要去试一试.



    卫霄怀着期待的心情一步步地走下阶梯,心道,愈是到了关键的时刻,越可能遇到意外.因此,他竖起耳朵握紧拳,黑溜溜的眼珠不停地转悠着往四下里打探,唯恐女尸突袭,自己却没能在第一时间察觉.



    大楼内非常的寂寥,静默,只能听到自己的喘息声,与由于激动和恐惧而猛烈跃动的心跳.楼梯间内昏沉沉的,周边无穷无尽的黑暗包裹着卫霄,仿佛想把他整个人连头带脚一同吞噬入腹一般.未免受周围的环境影响,卫霄边走边想,他现在遇到的怪事,很像上辈子的鬼故事和传言中说到的‘鬼打墙’.



    但倘若是鬼打墙的话,总该有点规律吧?可此刻的他,就像在一个被人操控的魔方里,不管下了几层楼,永远楼层交错,走不到尽头.叹了一口气的卫霄,又想到了困在洗手间内的闻君耀和慧莲,心道,也不知对方是不是出了厕所,有没有遭遇他这般的近况.



    想着想着,卫霄在不知不觉中走完了最后一级台阶.万分期盼的他屏住呼吸,抬头往前看去,‘地下室’三个大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字,冷冰冰地附在泛黄的墙壁上.



    地下室?卫霄暗叹了一声,他就知道老天不会那么容易放过自己.卫霄转首观察着四周,陡然间发现,楼梯确实到这里结束了,没有再向下的阶梯了.卫霄心道,地下室应该也有出口才对.这么想着,卫霄上前几步,来到正对着走廊的通道口,仰起下巴张大眼睛朝内探去.跟前的过道与楼上的走廊相差无几,只在于左右两边的房间没那么多,大概是作为放置药物的仓库用的.



    这里没有出路,那出口会不会在对面呐?自己该不该过去查看一下?卫霄探头探脑地望着漆黑的过道,实在难以下定决心.可是,不去瞅一眼的话,心里总藏着一丝可能性,到时离开了,反而会更生出后悔的情绪.再说,回楼上去的话,又将重复着踏上交错的楼层,与数不尽的阶梯,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无奈之下,卫霄举步走向黑的犹如一团浓墨般的阴冷的走廊.哪知,他方要跨入过道,头顶门洞上忽然闪起一道白光,卫霄下意识地仰首望去,八个不大不小的字闪烁起耀眼的金光——‘医院重地,闲人莫入’.



    卫霄刚要思索这八个字的来历,不想,就在前一瞬那一抬首一低头间,另一边的通道尽头处亮起了昏黄色的光芒.不多时,光线越来越亮,卫霄眯着眼睛望去,却是彼方正对着自己的房门在慢慢地开启,有一道人影从中探出半个身子,冲着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招着手.



    “站在那里干什么呐?过来啊,过来啊!“



    僻静的通道内,飘出清脆却没有一丝起伏的邀请声.一直凝望着另一端的卫霄蓦然间眉目紧拧,二话不说地掏出睡裤中的小雀雀哗啦啦地尿了起来,他的右手捏着**,忽左忽右的掌控着方向,把尿液没有一点遗漏地洒在通道口,从右手方的墙角连接到左脚边,其间没一丝断纹,如同一道毫无缝隙的封锁线.



    就在卫霄撒尿时,远处那个与他打招呼的身影已经张着臂膀向他走来,对方踉踉跄跄地走着,上半身一摇一摆的,与当初在万家村那边的大楼里见到的附身在丁老师身上的慧妞一模一样.或许不用扯那么远,十分钟前,从病床上下来的女尸走路的模样,就如此刻走向他的人影这样一般无二.



    一个,两个,五个……闪着黄色灯光的房间内,不停地有人走出来,个个都平举着手臂,跟在为首的人影身后,踉踉跄跄地朝他这边走.卫霄没有再看下去,他猛然扭身往楼上飞奔.卫霄的视力非常好,但他不用看,只是通过‘地下室’,和‘医院重地,闲人莫入’这八个字就能明白,对面亮起灯的房间是哪里.



    太平间!是的,太平间,通常建在医院地下室内放尸体的房间.刚才,十来个人影在通道里一摇一晃地走向他,那副影影绰绰的样子,看得卫霄寒毛直竖,心里不住地打着寒噤.卫霄眼下期望的是,自己的童子尿能把对方拦住,否则他很可能将腹背受敌.



    因为惧怕地下室内的行尸,卫霄爬了一层又一层,果然如他之前猜测的那般,楼层互相交错着往复不绝,好似通天巨塔看不到尽头.卫霄喘着粗气,抓着扶手仰望着上方,在心底冷喝着怒问道,出路究竟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