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幻觉
    嘎啦嘎啦咯啦……



    卫霄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把脑袋向后仰了仰,尽可能地贴着墙面.床柱底下装着轮子的医用床慢悠悠地经过女厕所门前,最先看到的是床尾,紧接着,一双惨白的脚毫无预兆地‘蹦’入卫霄那黝黑的眸底.这是双女人的脚,脚板和脚趾显得很小巧,但脚面上透着一股青灰色的死气.随着滚轮的转动,在床尾,双脚逐渐被门对面的墙壁挡住的同时,从脚腕至头部都罩于白色尸布下的人型轮廓慢慢出现在在卫霄的眼前.



    走廊里似乎有风,把黑暗中白的惨人的尸布那垂于病床两侧的边沿吹得左右摇摆,不停地掀起又下落.很快的,尸布往右侧倾斜,床单的一角耷拉在地面上,卷入位于病床中部的床柱的滚轮下.



    吱——!吱——!咯啦嘎啦……



    由于裹尸布卷住了轮子,医用床在门边停下了,轮子仍在骨碌碌地转动,冲撞着企图前行,却因为中间的滚轮被卡住而无法动弹,仅能发出难听的吱吱声,在寂静的通道内回荡着格外的刺耳.哗啦,不过几个眨眼,尸布被越转越快的轮子从病床上卷了下来,也许是白布在滑落间扯动了尸体,右手顺势划下床沿,有一下没一下地随着滚轮的转动摇晃着.



    滴答,滴答,滴答……



    从咯啦咯啦的车轮滚动的噪音中,卫霄清楚地听到轻微的滴水声.寻声望去,女尸垂落的那条手臂的指尖处,正一点一滴地滴落着黑色的液体.卫霄刚欲看个明白,却忽然间闻到一缕腥浓的血性味,呛得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峰.卫霄的目光顺着那只纤细的手往上看去,一个年轻的女人穿着一套宽松的病号服,僵滞地仰躺在医用床上.



    “真麻烦.“



    谁?



    卫霄被门外突如其来传入的说话声吓了一跳,话音方落,穿着护士服的女人从卫霄这一头的墙壁外走到对着厕门的病床边,弯腰拾起地上的裹尸布,用力拉了两下没能让白布脱离滚轮,只得蹲下身子一手撑起床柱,一手扯起卡于轮下的布头来.卫霄此刻就趴在门畔不远处,怕护士回头推床会不经意中看到自己,正想往洗手间里侧缩进而收回视线时,无意间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女尸的脑袋不知何时歪向了自己这边.



    女人约摸二十岁左右,长得很漂亮,那白里带青的脸色,反而令她生出一种异样的死亡之美,特别是对方嘴角处的那颗小痣,在唇瓣微微上翘的笑容中特外的醒目.等等,她在笑!卫霄刚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的刹间,女人的双眼猛地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透过门洞一下子捕捉到了贴于墙面内侧的卫霄的身影,冷冷地瞪视着他.下一霎,女人紧闭的嘴唇遽然张开,冲着卫霄龇牙咧嘴,露出带血的牙齿和一条在血液中扭动着舌头……



    哗啦——!



    不知何时女护士已捡起了白布,双手捏着薄布一扬,女尸又重新被罩入裹尸布下.



    咯啦嘎啦咯啦……



    女护士没有关注四周,为尸体罩上白布后很快回到床头,继续推着病床往前走.随着女护士的背影融入漆黑的过道,卫霄因惊吓而险些停顿的心跳扑通扑通地激烈跳动起来.方才女尸睁开眼瞪向他的那一刹间,若非经历过许多不同寻常的险境,卫霄差一点吓得叫出声来.握着手掌的卫霄背靠着墙壁,摊开遍布着冷汗的手心又再度拢紧,反复数次,才渐渐静下心来.



    卫霄不知道眼下发生的这些事到底意味着什么.之前,他跟着闻君耀,慧莲下楼,偷听两人的对话.当慧莲问出最重要的谜题时,医院里突然闹鬼.卫霄可以肯定,白布下的女人是个死人,那么对方是出于何种目的才对他张开眼睛,吓唬他的呐?总不会是女人刚死,护士要把尸体送去太平间,路过这里看见他而猝然间诈尸吧?



    卫霄暗暗摇头,这家医院的四楼他只走过一半的路,都是各类诊室,以此类推,另一边应该也是各种办公的科室.眼下深更半夜,而这层楼内又没有病房,难道是穿着病号服的女人自己从房间里溜出来,跑到四楼寻死的?倘若女人不是死在四楼,那女护士为什么要推着她到四楼来呐?总不会是……灵安室就在四楼吧?



    想到此处,卫霄感觉一股凉意从脚底蹿到头顶,随即猛地打了个颤,浑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过了半晌,卫霄甩了甩脑袋努力抛开心中的恐惧,暗思道,假如住院的人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然病发暴毙,医院的人应该立刻通知对方的家人来医院,等向死者家属说明了情况,并开出死亡证明之后,才会送入太平间.当然,这仅仅是他的猜测,女护士不一定是要把尸体送去灵安室,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走廊内,独自一人推着个指尖淌血的尸体,怎么看怎么诡异.



    一,二,三,四……六百.



    卫霄边想问题,边以秒钟转动的速度默念着数字,一直数到六百,隔壁男厕所内的慧莲和闻君耀依旧没有动静.已经等了十分钟了,难道要继续等下去吗?卫霄自问间,默默地锁起眉宇,觉得有些不对劲.按理说,闻君耀,慧莲都是聪明人,他们没看见诈尸的一幕,或许没有他这么紧张,但等滚轮声远去后,必然会立即离开回病房,避免再次被人堵在洗手间内才对.可是,如今他们迟迟不动身,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呢?



    卫霄不愿再坐以待毙,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先是贴在门框两侧悄悄地向外探了几眼,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的情形,才咬牙跨出了洗手间.卫霄本欲把耳朵凑到隔壁男厕所的门上听一听里面的声音,然而,即在他步出房门的须臾间,心底忽然泛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各种匪夷所思的事件中活到今天的卫霄,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他不敢疏忽大意,赶忙凝下心神打量起四周的环境.这一看,骇得卫霄的眼瞳遽然放大,又猛地收缩起来.



    不对!这不是他先前走过的那条通道!卫霄下意识地回首,身后原是女厕所的门牌上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四一六号’四个大字,本是敞开的房门紧紧闭合着,仿佛他前一刻从中走出来,不过是自己的一个幻觉.



    为什么会这样哪?卫霄觉得眼下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他目前仍站在昏黑的走廊内,两端黑乎乎的,看不到尽头.但这条楼道比起初来时的走廊要稍微窄一些,地板上没有打蜡,铺着粗燥的水门汀.左右两边房间相隔的距离倒与原先想差不大,只是褐色的门板换成了淡黄色的房门,但在黑压压的楼道中并不起眼.所以,他才没能一眼就看出不对劲.



    当时,卫霄躲在洗手间里,是侧着脑袋通过门洞往外看的,视野十分的狭小.因此,并不清楚外面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如今,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此刻的这个情景,与前世遇到那个诡异的山洞前的遭遇有点相似.也是这么莫名其妙的转换了地点,而且,不给人一点头绪,使人对自己接下去该怎么做充满了疑惑.



    当年怪异的山洞带给了卫霄太多的恐惧感,他脑海里正不自觉地翻出一幕幕惊险的片断,使得心跳加速,他只得极力地控制着自己,才能压下心头的负面情绪.



    没什么好怕的,再吓人的事都遇到过了!就算死了,比别人多活一次的自己也该知足了.卫霄不停地为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好半晌方消却心底的阴影,细思起眼下的打算.往来处方向的通道处走吧,不知道那一头有什么在等着自己.何况,万一等到某个特定的时间点,这里又变回去了,而自己不在现场该怎么办?可是……当初山洞出现时,那些选择等在汽车边让人救援的乘客可全被压迫的空间给挤死了.这样看来,等在原地也不是什么好方法.



    一时间,进退两难.卫霄稍稍等了几分钟,见周围的环境没有变化后,才蹙着眉头慢慢摸索着往右边走去.卫霄明白自己这么做或许有危险,但永远只是等待的话,很可能会错失逃生的良机.除非对方是天生被神灵眷顾的人,才会在什么都不做的前提下得救.而卫霄深知,自己绝不是那个被老天宠爱的对象.



    卫霄叹息着,走在寂静无声的走廊中,通道内很黑,但对能在暗中视物的他来说,前进没有什么难度.卫霄边走边环顾着周围,没有遗漏一丝的线索.从某扇门边搁置的输液架,可以推测出目前所在的空间也是一家医院.可惜的是,没看到医院的名字.



    不知不觉中,卫霄走到了四零一号房的门前,他原以为这条路会很漫长,哪料不一会儿就到了通道的尽头处.卫霄三步并两步地来到楼梯口,他没有选择上楼,而是拾级而下往三楼去.显而易见,眼下身处的空间不是他入住的医院,那么,上楼就不是什么好主意了.最好是去底楼,冲出医院大楼到外看一看,是不是能摆脱这种怪诞的情况.



    心里这么想着,卫霄观察了一下周边的情形后,提步往下走.一共是十五个阶梯,很快就走完了,卫霄即小心又迅速地踩上了下一层楼的地板.方想舒一口气时,正对着阶梯的墙面上那个猩红的‘五’字,使卫霄犹如当头棒喝般地傻在了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