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侧耳倾听
    闻君耀的话,太令卫霄意外了.他想过闻君耀可能对慧莲有好感,所以才把作为女佣的她提拔到自己贴身秘书的位置上去.他甚至猜测过,慧莲是闻君耀的情妇.万万没想到,对方竟与闻君耀有着血缘关系,还是闻镶玉婚外情的产物.



    “我只不过是个没爹的私生女罢了,可当不起你的这声姐姐.“



    不长不短的一句话,却让卫霄从慧莲那讥嘲的嗓音里听出了其中的不甘与忿恨.难怪!卫霄心道,当年俞江医院的惨案中,梅小花之所以在半夜到特诊病房杀慧莲,是因为她们两人在底楼的厕所内有过争执.梅小花骂慧莲是小娘养的私生女,有娘养没爹教.慧莲则讽刺梅小花脾气太差,即便能把自己嫁出去也注定是离婚的结局,并且祸及子女.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她们两个都把话骂到了点子上,直刺对方的心窝.但也因此,气不过的梅小花找上门杀人,而慧莲更是当场把一桶自来水泼在对方的头上.那时,对于慧莲的反应,卫霄并不是没有诧异的,他觉得慧莲未免太过激动了些.直至此刻才知晓,慧莲是被梅小花在无意中说破了身世,使得她恼羞成怒,才一时间失去理智动起手来的.想必,慧莲非常在意自己私生女的身份,都介意的有些偏执了.



    “你的来意我知道,不管你想做什么都行,只是别把闻天傲扯进去.“



    “你这邪,是不是说的太晚了?那几年里,要不是我护着闻天傲,他说不定已经在你的算计下被沈惠茹折磨死了,还能等到你来警告我?“



    “你要是一意孤行,我也不拦你.不过,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跟着我了.“



    “什么意思?“



    “你被开除了,以后想做什么都随你的意.或许,你可以去找爸,让他帮你……“



    “我死都会不去找他!闻君耀,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



    “你还没弄明白吗?现在是你在求我!“



    “你……“



    卫霄听着洗手间内的对话,暗思道,慧莲到底想做什么事,为什么会扯上他呐?卫霄想了想没猜透,便把问题先放到一边,干脆的思索起另一个问题.闻君耀叫慧莲姐姐,也就是说,慧莲的年纪要比闻君耀大.那么闻镶玉到底是先娶了孔知心,孩子生得比较晚,还是早在娶妻前就金屋藏娇,有了慧莲呢?



    从之前闻镶玉和慧莲相处的情形推测,闻镶玉并不知道慧莲是自己的女儿.也就是说,闻镶玉极可能不知晓慧莲的存在,或是只在慧莲小时候见过她.那么,慧莲的母亲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生下女儿的呐?依慧莲如今提起身世时的咬牙切齿,和对闻镶玉憎恶的口吻看来,不像是慧莲的母亲怀了身孕,怕闻镶玉要让她打胎,而偷偷躲起来生下孩子独自抚养的样子.仿佛是闻镶玉负了对方,所以才让慧莲这么不待见.



    若说,闻镶玉为了孔知心而抛弃慧莲的母亲,卫霄是不信的.卫霄虽没见过慧莲的母亲,但由慧莲身上可以看出对方长得不错.而孔知心除了那张脸,也没什么可取的地方了.脾气不好,又是个贫家女,而且,嫁入闻家那么多年,都没有养出一分的贵妇气质.事实上,卫霄也确实没看出闻镶玉有多喜欢孔知心.难不成,慧莲的母亲连孔知心这样的女人都比不上吗?



    卫霄暗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摇头,其中的可能性太多了,他无法确定.不过,慧莲既然那么恨闻镶玉,又为什么在距离十八年后找上门来呐?



    “你……好,好,算你狠!你赢了!今后我做事会避开闻天傲,不把他卷进去的,行了吧?“



    “等等,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和沈俊文是怎么认识的?“



    “沈俊文是谁?“



    “别装了,当年我挂在天傲头颈里的那块玉牌,是你藏起来的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从玉牌失踪当天你们说的话来看,能在别人眼皮底下拿走玉牌的,除了你就只有我妈了.听你们说,天傲被沈家的小儿子刺伤后,一直是你和我妈抱着,连惠茹都没有近过身,对吗?可我妈并不清楚那块玉牌的价值,但那天早上我跟惠茹解释的时侯,却没避着人.别有用心来闻家的你,一定会偷听我说的话,知道这块玉牌是闻家的传家宝.“



    玉牌是慧莲偷走的?卫霄回忆起往事,可惜,因为当时眼睛看不见,根本没注意是什么时候丢了玉牌的.但就像闻君耀说的那样,被沈万才的小儿子用剪刀划伤后,确实只有孔知心,慧莲抱过自己.



    “这都是你的猜测,为什么不能是玉牌掉在去医院的路上,或者在医院脱衣检查的时侯弄丢了呐?“



    “还要我再说一次吗?这块玉牌是闻家的传家宝.“



    “传家宝又怎么样?不过是块被划破了的破玉牌,还能值几个钱啊?“



    “或许在别人眼里,破掉的玉牌不值钱.但作为私生女的你,对闻家传家宝这几个字会不在意吗?“



    “你……“



    “行了,你我都是明白人,你觉得骗得了我吗?我猜,当年你取走玉牌并不是想要它,只是一种出气的手段,想让闻,家的传家宝断在这一代.可是……你为什么又在眼下拿出来了呐?“



    “我说了……“



    “你要是还看重我们的合作的话,最好说实话.我不想和一个满嘴谎言的人做交易,哪怕这个人是我的姐姐.你想清楚再说,我通常只给人一次机会.“



    “你……你说对了.玉牌是我拿的,按理说,传家的玉牌应该给长子长孙才对,凭什么给你们啊?不过,我可不像沈惠茹那样,眼睛就只会盯着这点东西,我根本不稀罕!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只是不想看见玉牌落在你们手里而已.“



    卫霄听着慧莲愤怒中夹带着讽刺的回答,悄悄地蹙起眉宇.



    “我拿走玉牌,才知道这个传家宝居然连闻镶玉都不知道,儿子做到这个份上,我都有点可怜他了.但也让我明白了,这块玉牌对闻家来说,真的很重要.闻鼎虞为了它,居然雇了那么多人手,里里外外地找了半个月.要不是怕有心人捣乱,甚至还想登报悬赏.这两年来我跟着你,却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所以,你想到了这块玉牌?“



    “对.我猜,闻鼎虞这么紧张这块玉牌,肯定不仅仅因为它是传家宝这么简单吧?我突然间把消失了两年的玉牌送到台前,指不定能引出什么秘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密.“



    “这次就算了.你今后做什么事,最好先跟我商量一下.“



    “跟你商量?闻君耀,明人不说暗话,你应该知道玉牌背后的事吧?可我问你,你告诉我了吗?“



    “只要你做的事不扯上天傲,不跟我说也无妨.“



    “我不知道,你怎么突然对天傲这么好了.但是你放心,我没有要害他的意思.其实,我还挺喜欢他的,他真不像你们闻家的人,是个好孩子.比起虚情假意的你,照顾了他两年的我,和他的感情更深才对.好了,不谈这些.之前,我还以为被你抓到了什么小辫子,原来是玉牌的事.照你刚才的意思,玉牌的出现会让天傲有危险咯?那你现在能跟我说说,这块玉牌的后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了吗?“



    附于门外的卫霄,自然比慧莲更想弄明白玉牌可能会导致的不幸,赶忙侧耳倾听.



    “在我告诉你玉牌的秘密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解释一下,自己是怎么唆使沈俊文把玉牌当作见面礼送给天傲的?“



    “我……“



    “怎么?不能还是要我替你“



    “你知道些什么?“



    “上个月有一次竞标,我们以两百元的差额,败给了沈家的公司.半年里公司内部的企划案,其中有三份不错的,出现在沈俊文的办公桌上.芳泽路靠乌江边的那块空地……还要我说下去吗?“



    “怪不得闻鼎虞那个老头子要把公司交给你,闻镶玉确实没法和你比.不过,你既然知道了这些事,为什么不阻止我?“



    “我只是想看看,你会做到哪一步.仅仅为了让沈俊文帮你一次忙,就把公司里的那么多消息透露给他,亏你想得出来.当然,你是恨不得闻家的公司都倒闭吧.“



    “这是闻家欠我们的!“



    “无论是闻家欠你们,还是闻镶玉欠你们的,都和我没关系.就这么一次,之后再有这样的事,你就去和警察解释吧.“



    “哼!你要问的,我都告诉你了.这会儿,该轮到你跟我……“



    “什么声音?“



    “嘘——!闭嘴!“



    就在慧莲惊呼出声,闻君耀压低嗓音喝叱的当口,卫霄猛地蹿入右手边的女厕所内.因为,不能在这个时候关门,反而惹来瞩目,卫霄只能挺直了背脊紧贴在门侧的墙壁上.



    咯啦咯啦咯啦……



    声音是从另一边的走廊尽头处传来的,随着咯啦咯啦的响声愈来愈近,洗手间上方悬挂的白炽灯开始一明一暗的闪烁起来.卫霄的心噗通噗通地狂蹦着,感觉事情有些不妙.但隔壁的闻君耀,慧莲都没有离开,卫霄只得继续靠在冰冷的墙上,努力压下汹涌而至的恐惧感,勉强自己张大眼斜视着门外的走廊.



    噗嗤——!



    不停跳动的灯火终于熄灭了,与此同时,机械转动般的杂音已近在咫尺.下一霎,一张带着滚轮的病床忽然映入卫霄的眼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