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捉摸不定
    沈杏梅细观着闻君耀的神色,心中暗思,生意场上凭的是手段,但也讲人情。.以前她不太与闻家走动,一来,不愿看沈惠茹这个妹妹得意的模样,二来,是因为关系摆在那里呢,无论往日相处的好不好,也都是一家人。可如今沈惠茹一死,联系就断了,沈杏梅不愿失了这条有力的臂膀。因此,不管结果如何,她都要来试试,拉近彼此间的关系。



    今天她偕同沈馨芳来医院堵人,亦有几分怕贸然上门,闻家推脱不见的意思。六年前那场盛大的婚礼,让沈杏梅见识到闻家的财势,知道闻家的门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直至今日,她仍无法理解,闻君耀这样的人品,为什么会看上她那个只有一张脸还能看的么妹。



    “君耀,如果你有时间,我想……”



    咯啦咯啦……



    沈杏梅刚要开口说话,身后不远处的房门忽然间开启,穿着大白褂的医生和护士推着放满药品的小推车鱼贯而出。闻君耀抬手阻断了沈杏梅的话头,冲着对方微微颔首示意,流露出有什么事待会儿再谈的眼色后,上前与为首的女医生打招呼,询问卫霄的伤势。



    闻君耀长得一表人才,眼下又正逢年轻潇洒之时,闻声看向他的护士、医生们无不眼前一亮。好几个身着护士服的姑娘在闻君耀的注视下红了脸颊,下意识地低下了头。还是女医生先回过神,挑眉道:“你是?”



    “我是孩子的父亲。”



    好年轻的爸爸!护士们不小心发出惊叹声,赶忙又掩住唇低下了脑袋,眼中不无遗憾。



    “原来是闻先生。”女医师不敢怠慢,右手一摊往旁侧微摆,把闻君耀请到一边告知卫霄的病情,暗中悄悄打量着对方。大前天早上七点左右,突然有十几辆房车冲入医院,并从车上抬下了二十几个病人,而且个个都危在旦夕。当时,医院里已经住满了人,根本没有空余的床位。想抢救吧,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钟头,多数的医生还没到医院,哪里凑得齐那么多人手?



    可就在她准备让病人转院的时侯,院长却打来电话,命令她们立刻清理出空房间,并从仓库里搬出旧床先凑合一下,已经报道的医生马上把人推进急救室抢救。还特别关照了一声,让其中那个被一起送来的小孩单独住一间病房。接下来的十分钟内,不仅本院的医生陆续赶到医院,市内几家大医院的外科医生也急匆匆地跑来了。其后,伤者被分散到各个手术室和急救间内,医生们争分夺秒地开始抢救。



    因为人手充足,伤员都救了回来。而让女医生佩服的是,闹得这么大的一件事,结果好似一颗投入湖中的小石子,竟未激起一丝涟漪。别说新闻广播上了,就连最喜欢捕风捉影报导小道消息的小报上也没提起半句。虽然之后连着几天内警察开着警车走出走进的,但医院周围,却愣是一个打探情况的人都没有。



    开始院里的人还以为是警察的原因,后来才从院长的口风中得知是有人下了封口令。以院长对入院的孩子的重视,不少明眼的人觉得有这份手段的人十有□□便是那孩子的长辈。如今看到孩子的父亲,女医师不得不承认,当初某些人的猜想已成了事实。无论是谁,只消一眼,就能从男子的举手投足中体味出那份涵蕴。女医生悄声感叹,跟前的男人还如此年轻便已经有了这样的气势,那得是什么样的人家才能养出的人品啊!



    想着想着,女医生不禁又多瞅了闻君耀两眼,心道,难怪几个小护士要脸红,长得这么好的男人,她四十年来都不曾见过。电视里的演员也有漂亮的,但哪有眼前男人的这份气质与风度呢?女医生叹了又叹,边叙说着卫霄的病情。最后叮嘱道:“闻先生,孩子现在醒了,最好有看护陪夜。另外……”



    “之前没有看护陪着吗?”听到女医生的话,闻君耀的剑眉一下子拧了起来,不由得打断了对方的话。



    看来这个年轻的父亲不是不关心自己的儿子,而是不知情?那他为什么到现在才来看孩子呢?难道,他这两天不在乌俞市,所以……女医生好奇地猜测着,边说道:“本来我们是要安排的,不过警察说,在孩子醒来前由他们的人照顾。就算医生进去,旁边也要有警察看守的。只是,警察毕竟不是看护,有些事……”



    话说到一半,女医生的目光移向站于一旁的小刘身上,闻君耀的视线亦尾随而至。女医师和闻君耀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话没有刻意压低嗓音,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小刘的脸上有些尴尬,在闻君耀冰冷的神色中,干巴巴地解释道:“我们也是为了孩子好。闻先生是知道的,那天别墅里只有小少爷一个人……”



    未免泄露案情,小刘只能点到而止,他相信闻君耀能明白自己话中的意思。实际上,不用小刘说明,闻君耀就清楚警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如今,沈家的血案扑溯迷离,警察摸不着头绪,他们怕凶手杀人灭口,也怕闻家人就是背后的黑手,而与孩子串供。因此,才想把人隔离开来。闻镶玉为了避嫌,顺势默认了对方的做法。



    如若,今天躺在病房里的人不是闻天傲,闻君耀只怕会高看一眼提出这项提议的人。毕竟,敢在闻家头上撩虎须的人可不多。但警察针对的对象是那个软糯糯喊自己爸爸的孩子,想到这三天来警察粗手粗脚的蹩脚照顾就不自禁地蹙起眉峰。不过,闻君耀并没有对小刘摆脸色,只是冲女医师说道:“我明白医生的顾虑,今晚我留下来照顾孩子,不知道方不方便?”



    “怎么会不方便?”孩子由亲生父亲照看着,自然比警察要细心得多。女医生想到房内孩子身上多处被烧伤的痕迹,和方才解开纱布时一同扯下的皮肉就忍不住为小孩心疼。更使女医师难受的是,明明伤得那么重,孩子居然咬着牙关没有喊一声,没有哭一句,看着那副乖巧的模样真是引人落泪。无法想像孩子平常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才小小年纪就生出了这般的心性。



    当然,这些都是他人的家事,女医师无法置喙。可她还是能在力所能及之处,多帮孩子一把的。这么想着,女医生说了不少夸奖卫霄懂事的话,并嘱咐闻君耀怎么照顾生病的孩子,最后还提醒他不要一味的和孩子说话,要让孩子多休息,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另外,有什么问题就按铃,护士会立刻赶来房间帮忙。



    闻君耀谢过女医生后,从慧莲手中取过保温瓶步入病房,沈馨芳、沈杏梅彼此对视着,心道做戏做到底,她们名义上是来探望闻天傲这个侄子的,这会儿只顾着与闻君耀说话,对正主瞧都不瞧一眼,会让闻君耀这个做父亲的怎么想?因此,亦忙不迭地跟了进去。小刘当然不能拦着父亲探望儿子,只得朝守门的小钟使了个密切注意的眼色,拉着他一起入内。而女医师,则招呼着偷瞧着闻君耀的小护士们拐入了隔壁的房间,继续查房。



    “天傲。”



    “爸爸?”坐在病床上的卫霄其实早知道门外的动静了,这会儿正低着小脑袋装作想事情的样子。此时,听到闻君耀的呼喊立刻仰起头,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瞅着闻君耀,一副不敢置信对方来医院看望自己的表情,边冲对方伸出缠满纱布的小胳膊。



    闻君耀走到床边,没问疼不疼之类的废话,只是举臂摸了摸卫霄光秃秃的脑门,握住他探出的小手。末了,慧莲很有眼力的端过椅子让闻君耀坐下,并在闻君耀入座打开保暖瓶的盖子后,从小包内取出用手绢包好的调羹递上。闻君耀接过慧莲手里的调羹,舀了一勺子鱼片粥送到卫霄嘴边。



    这是怎么回事啊?卫霄觉得奇怪,闻君耀这个人对他总是若即若离的,有时候好像挺亲近,可转眼间又仿佛是陌生人,非要用一个词汇来形容,就是——‘’。



    卫霄压根儿看不清,自己在对方的眼里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说厌恶吧,每到关键的时刻闻君耀都会偏向自己。说喜欢呢,除了他身为小婴儿时曾过问他的起居外,平日里对他总是不闻不问的。卫霄不明白,眼下闻君耀为什么忽然给自己喂粥,分明可以让他自己用左手吃,或是让慧莲喂给他吃的。卫霄自问,难不成是做戏给人看?但这一点都不像是闻君耀会做的事啊。



    闻君耀看着若有所思的卫霄,把调羹又往前送了送,轻声道:“吃饭。”



    卫霄在沈馨芳等人的注视下,颇有压力地张开了小嘴,咬住调羹喝下了温热的鱼片粥,边吃边问道:“爸爸,你不是在外地吗?”



    “我回来看你。”闻君耀回答着疑问,一边又舀起一勺香喷喷的鱼片粥送入卫霄口中。



    卫霄咽下口中鲜美的鱼肉粥,转着乌黑的眸子仔细观察着围在床边的众人的表情。当然,也没略过闻君耀的。目光游移中,他看到闻君耀望着自己的眼神有刹那间的柔和,但下一瞬眼底的温情又不见了,仿佛之前的关切不过是他的一个错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