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沈家理亏
    田国庆弄不懂沈家姐妹的想法,但也因为不明白而格外警惕。等小昭上了车后,他悄声吩咐小刘再回病房,去问沈馨芳两人一些关于沈家的问题,比如,往日方美玉和沈万才的关系怎么样、沈万才有没有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回娘家的时侯,遇到过陌生人没有,等等的疑问。慢慢问,等到沈家姐妹离开时,再提议开车送她们回去。



    “头,这么做是不是太刻意了?”小刘看了不远处坐于驾驶座上冷眼望着自己的小昭,轻声道。



    “没事。”田国庆耸了耸肩道:“沈杏梅她们恐怕早就看出我们对她们的怀疑了。反正为了调查这个案子,肯定还要找她们了解情况的,你先去问一下也不算什么。”



    小刘想了想点头道:“好,那我去了啊!”



    “嗯,去吧。有什么事,立刻打电话通知我。”田国庆拍了拍小刘的肩,嘱咐道。



    “是。”



    小刘答应着,转身回了医院大楼。田国庆则快步上前拉开车门,坐上了小昭驾驶的警车。



    “组长,小刘他这是?”



    田国庆从后视镜内望着女警小昭,避重就轻道:“突然想到些事,让小刘回去问问。”



    小昭竖起柳眉,沉着脸道:“组长,你每次都偏心小刘。我也可以去问的。”



    “天色已经晚了,这一去不知道要问到什么时侯。之后,还要一个人开车回警局,你去我不放心。”田国庆就事论事道:“再说,回局里我还要让你帮忙整理资料,这点,小刘可比不上你细心。”



    听田国庆说自己做事仔细,小昭心里的闷气到去了大半,但仍忍不住咕哝道:“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也是警察!”



    “那行,下次我让你去。”说罢,田国庆抬手道:“好了,开车吧。”



    小昭还想说什么,但见后座的田国庆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只能把先前对方叫自己陪着沈家姐妹,没让自己进单间病房内向闻天傲提问的事放在一边,踩下了油门。



    振新医院,五楼。



    “刘警官,你怎么又回来啦?”坐于走廊内塑料座椅上的沈杏梅与姐姐沈馨芳对视了一眼后,扬眉疑问道。



    “是这样的。”小刘搔了搔后脑勺,朝沈家姐妹无奈地解释道:“局里对这次的案子抓的很紧,今晚要连夜开会。本来想明天再请教两位的,但时间紧迫,我们还有些问题没弄明白,既然现在沈小姐有空,我就想打搅一下了,不知行不行?”



    沈杏梅噗嗤一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呢!配合警察同志破案,是我们应该做的。怎么不行啊?”



    “是啊,有什么事你就问吧。”沈馨芳笑看小刘道:“我们也希望警察同志能尽快破案,案子破了以后,就把爸爸的后事办了,也让他入土为安。”



    小刘边观察着沈家姐妹的神色,边在与对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方隔着一张塑料椅的位置处坐下,翻开笔记握着钢笔道:“请问,沈万才先生,或是方美玉女士在生前,有没有和你们说过什么让你们觉得奇怪的话?”



    “没有。”沈馨芳摇头道:“爸妈和我们的关系并不好。”



    沈杏梅点头附和道:“是的。我和家里人都已经半年多没通过电话了。”



    关系不好,小刘写下几个关键字后,继续提问道:“沈杏梅小姐这几年一直在国外?那么,你和方美玉女士、沈万才先生已经多年不见了咯?”



    “是的。我嫁去弗兰之后,就没回过家。”



    小刘转朝沈馨芳道:“沈馨芳小姐,你也跟沈杏梅小姐一样吗?出嫁后,没再回过沈家?”



    “不。”沈馨芳摆手道:“每年年节我都会回去住两天,今年春节我也去了。”



    沈馨芳的话令小刘精神一震,他的上半身不自禁地前倾了些许,追问道:“沈馨芳小姐说回家,回的是哪里?是不是邕山那边的别墅?听说,这次烧毁的那间房子是两年前新建的,你知道是谁的提议吗?你在沈家有没有看到陌生人?感觉家里有什么变化么?”



    沈馨芳凝思片刻后,回道:“在两年前的那次大地震后,爸妈就搬到邕山那边住了。我回家过年,当然也是去邕山那边。新房子的事我不清楚,家里也没有生人,管家、佣人都是做了好几年的。变化倒是有一些,自从我爸在外面带回来的那个小儿子死了,爸妈的关系好像就不太好,两个人彼此间的话很少。新房子里也阴森森的,让人感觉不舒服,所以,今年我只去了半天就回家了。”



    小刘眼睛转了一圈,舔了舔嘴唇道:“你的弟弟是怎么死的?”



    “什么弟弟啊!不过是个私生子!”沈杏梅没好气地哼声道:“听说是在那次地震里,被楼上掉下来的东西砸死的。”



    很明显,沈杏梅对沈万才的私生子非常的抵触,小刘不愿惹对方不愉快而只能停止问答,只得转移话题道:“沈小姐,您的母亲方美玉女士是不是戴着面纱?”



    沈馨芳惊疑地看着小刘,流露出‘你怎么知道’的表情,边颔首道:“对,我妈的脸在地震里被石头划伤破了相,所以她一直用纱巾遮着。”



    “你知道当初她在哪家医院看诊的吗?”小刘盯着沈馨芳的眼睛,急切地询问道。



    “不清楚。”沈馨芳摊了摊手道:“不过,我想大概在香芫市。那时候惠茹就在香芫市的医院里,妈好像去陪了她几天。”



    “那……”



    小刘还欲再问什么,沈杏梅、沈馨芳忽然站了起来,朝小刘歉意一笑摆了摆手后,往走廊的一头迎了上去。小刘转过身,仰头看去,却见一个身穿隽装的英俊男子从楼梯口走来,身后跟着个穿戴时髦的漂亮女人。小刘的记忆力不错,一眼就认出为首的男人是两年前在俞江医院中打过交道的闻君耀,闻家现任的掌家人,闻天傲的父亲。而尾随其后的女人,就是当时那个作为陪护到医院照顾孩子的女佣。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t;

    “君耀,还记不记得我?”沈杏梅挡在闻君耀的去路前,笑看着对方,一边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背后提着保暖瓶的女人。



    闻君耀停下脚步,身形微微一顿,扫了眼前的女人一眼道:“原来是大姐和二姐来了,怎么不通知我一声?”



    “你人多事忙,怎么好打搅你?我和大姐是来看天傲的。”沈杏梅仰视着说着场面话的闻君耀,叹了一声宽慰道:“出了这样的事,你可千万要想开点。”



    “是啊,谁能想到妹妹这么早就去了呢?连我们的小侄子都……哎——!看我这张嘴?这些伤心事就不说了。你放心,凶手肯定会找到的。”沈馨芳顺着沈杏梅的话说道。



    “我知道。”闻君耀朝沈馨芳点了点头后,转首冲身后的女人道:“先把吃得送进去给天傲。”



    沈馨芳抬手阻拦道:“医生在里面给天傲换药,现在不能进去。”



    “君耀,这位小姐是?”一直暗中注视着时髦女子的沈杏梅,挑眉问道。



    “她是我的秘书,慧莲。”闻君耀挥手,示意慧莲坐到门口去等着。



    慧莲与沈家姐妹交臂而过之时,微微点了点头。沈杏梅、沈馨芳的心底有些狐疑,暗思眼前的女人不会是闻君耀在外头的情妇吧?若不然,来医院看孩子,为什么要带上秘书呐?但如今沈惠茹死了,而她们和这个妹妹的关系一向不怎么样。因此,只是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并没有说什么。



    其实,沈家姐妹此次来乌俞市的目的,明面上是为了给沈万才住持葬礼,实际上是想见闻君耀这个妹夫。沈惠茹带着腹中的孩子死在沈家,连闻天傲都险些命丧火海,就算沈万才死了,也不好给闻家交代。毕竟,是人死在沈家,又是沈万才邀他们去的,怎么说,都是沈家理亏。



    早在沈惠茹与闻君耀结婚前,沈馨芳、沈杏梅便知道闻家的势力,这几年来,了解的就更深了。而今,她们夫家的公司正与闻家合作,沈杏梅、沈馨芳可不愿与闻家恶交。她们被夫家的人高看一眼,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们与闻家的姻亲关系。今天,她们之所以要先一步来医院见闻天傲,就是想作出关心侄子的姿态,让闻家便是心里有火,也不要牵扯到她们的身上来。



    沈杏梅、沈馨芳是恨着沈万才和方美玉的。沈万才的重男轻女,方美玉对她们的忽视,这对姐妹都记在心里。现今,沈万才死了,一分遗产都不给她们不说,还为她们留下了这么个烂摊子。而方美玉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成了凶案中最可疑的嫌犯。要是弄到最后,犯人真是她们的母亲,闻家会不迁怒吗?



    而且,她们夫家的公司与沈家也有合作关系,沈万才的遗嘱,简直让她们雪上加霜,在夫家很是难堪了一把。父亲宁可把所有的钱捐出去,也不给女儿,这是多打脸的事?如今,沈家的公司在律师事务所的介入下停产整顿,并要在近期被拍卖了。按她们夫家的意思是要竞价买下沈家的公司,而她们就是先来试试水的。当然,如果可能的话,她们更希望闻君耀能看在死去的沈惠茹的份上,在拍卖的时侯,帮她们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