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可以出师了
    “小刘,你怎么还在这儿?”田国庆没在警察局大门口看到等候着自己的警车,赶忙停好自行车奔入大楼,刚跨进办公室看到小刘的身影,就迫不及待地质问起来。



    “头!”小刘听到田国庆的喝问声,猛地把埋在资料堆中的脑袋抬了起来,起身解释道:“本来,我是要开车在外面等你的。不过,刚刚有人来,刚巧碰到下班的副局,这会儿副局长在会客室里陪着呢!是沈万才的两个女儿,听说那个二女儿还是专程从国外赶来的。副局叫我在办公室里等着,等你来了以后请你过去。”



    田国庆蹙起眉峰道:“沈万才的两个女儿?”



    小刘点头道:“嗯,说是下午四点半刚到乌俞市,下了飞机直接坐出租车来警局的。副局和她们说了些话,提到人证醒过来的事,听她们的意思,是想跟着我们一起去医院。”



    “这怎么行?”田国庆一口否决道。



    小刘舔了舔下唇,耸着肩膀道:“副局的意思是沈万才的两个女儿不简单,嫁的都是有钱人,在市里很有些人脉。就是我们不说,她们也会找到医院去的,干脆带她们过去好了。”



    田国庆暗恼道:“不是对外面都封口了吗?你们不说,她们去哪儿知道闻家的事?”



    “嘘——!”小刘把食指凑在唇边做了个小声点的姿势,压低嗓门道:“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局长就要退休了。副局正四处拉关系,想要升上去呢!这不是……嘿嘿,副局当然要给些方便咯。”



    “这事也是你能说的?”田国庆瞪了小刘一眼,低头沉思。



    小刘嘻嘻一笑道:“这不是就跟师傅你说说嘛!”



    田国庆抬首环顾了室内一眼,拧眉道:“小昭呢?吃饭去啦?”



    “她跟副局去会客室了。”



    田国庆闻言,朝小刘摆了摆手道:“你先去把车子开出来,我去会客室说几句话就来。”



    “是。”



    小刘俏皮地敬了个礼,领命而去。田国庆则转道走向会客厅,敲响了房门。



    哆哆哆。



    “请进。”副局长看到入门的田国庆,未等他说话,就起身为其介绍道:“国庆,你来啦?来来来。这两位是沈万才沈先生的女儿,沈馨芳与沈杏梅女士。这位就是我刚才和你们提起的,负责这次案件的组长,田国庆田警官。”



    田国庆的厉目往沈万才的女儿身上扫视了两眼后,微微点首致意。沈馨芳也只是矜持地笑了笑,算作打招呼。倒是她的妹妹沈杏梅大方地伸出手道:“田警官真是年轻有为,这次的案子要你费心了。”



    “哪里,这是我的工作。”田国庆不得不与沈杏梅握了握手,其后转朝副局长询问道:“听小刘说您找我?”



    田国庆的话令副局长的笑容一隐,随即又咧嘴含笑道:“沈女士想见见这件案子中的当事人,将心比心,我觉得可以体谅嘛!我知道田警官你现在要去医院调查,等你们问过问题以后,就让她们进去见一面吧。她们会面的时侯,你们不用离开。你看怎么样?”



    副局嘴上说得客气,但心里却狠狠地骂田国庆不识抬举。副局长之所以事先和小刘通气,就是不愿让人知道他私下为沈馨芳、沈杏梅开后门。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是有心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人往纪律方面抓他的小辫子,说明明局里强调过这次案件的事情都要保密,他却透露给沈家姐妹知道。虽然,他能把事推在别人头上,再不行,也可以辩驳是自己不小心说漏嘴的。顶多就被申斥几句,写个检查报告,但这次升职的事肯定是没指望了。



    副局长满肚子怒火,觉得田国庆不上道,但他之前已经给沈杏梅二人开过空头支票了,即使再不愿意,也不能在这时候掉链子。只得硬着头皮和田国庆商量。



    沈杏梅是个惯会看脸色的人,见副局长言语中有些为难,没等田国庆说出拒绝的话,便开口道:“听说那个刚醒过来的证人是我们小妹的儿子,他又是在沈家出的事,于情于理我们都该去看看他。”



    副局提着心,怕田国庆不给自己面子,当场摆手拒绝。幸亏,田国庆没再装傻充愣,给他难堪。示意一边的小昭开车,带着沈杏梅、沈馨芳跟在他们的车尾后面。



    “头,你怎么让她们……”



    小刘看到跟在后面的警车里坐着的沈馨芳姐妹,撇头凝望着田国庆想说什么,却被田国庆抬手打断了。田国庆让对方跟来,也是有考量的。就像副局长说的那样,虽然他们把事压下去了,但当日到凶案现场的人很多,除了警察,还有消防队和闻家请来的人,差不多有百来个知情者,人多就口杂。只要沈杏梅她们走走路子,总会知道的。与其让他们私下接触,还不如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好。



    再者,他也不是那种除了工作什么都不懂的人。眼看局长就要退休,为了这样的事和下任局长的热门人选死争到底,就算自己赢了,也没什么意义。以副局长斤斤计较的性子,虽然动不了自己组长的位子,但肯定会时不时给自己穿小鞋,扯扯自己的后腿,那又何必要闹到这个份上呐?



    “小刘,你跟着我也有四年了。对这个案子,你有什么看法?”田国庆未免小刘再说什么,转移话题道。



    小刘边开车,边分析道:“我觉得破这个案子的关键,在失踪的方美玉身上。只要我们找到了方美玉,说不定就知道其中的谜底了。”



    “嗯,还有呢?”田国庆扬了扬眉道。



    小刘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只听过闻镶玉说的话,当日在别墅的沈家人都死了,连他们的佣人也一个都没有活下来。我们不清楚闻镶玉说的是真是假,这些事都还有待取证。我认为他应该不会骗人,除非,他连医生都收买了。去前段时间闻镶玉转去的那家医院里调查的老余也说了,闻镶玉和他一起转院的那些人,确实从肚子里吐出了虫子。但说实话,蛊虫什么的太玄乎,我没有见过,也不敢相信有这种东西。我更倾向于,它是一种生物武器。”



    田国庆欣慰地颔首道:“说得不错。”



    小刘腼腆地笑了一声,举起手抓了抓头发,轻咳了一声后,整了整神色接着说道:“不过,这个想法也有点玄,这样的生物武器,是几个人,或是几十个人能弄出来的吗?人家科学家费了老大劲儿,都培养不出这玩意儿。要是真有这东西,用它去对付沈万才是不是太屈才了?”



    田国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大腿上敲击着,边抬了抬下巴,示意小刘说下去。



    “我的意思是,虽然闻镶玉的话没有什么漏洞,但我们也不能排除闻镶玉命人犯案的可能性。方美玉或许已经死了,是元墨纹他们把尸体弄走的,就是为了混淆我们的视听。”小刘握着方向盘望着前方,咬了咬下唇道:“看了局里的资料,上面只说闻家很有钱势,至于他们什么时侯发的家、做什么生意、资产有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多少等等提都没提,连个大致笼统的说法都没有。从这方面就可以看出闻家的厉害,我想,他们就算同时资助几百个科学家一起研究,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他们有这个财力和势力。”



    小刘斜着眼角瞥了田国庆一眼道:“我觉得,会不会是闻家害了沈家的人,事后却跟我们扮无辜,反咬沈家一口呐?诶?头,干什么这么看着我?”小刘从后视镜内看到坐于旁侧副驾驶座上的田国庆正笑眯眯地瞅着自己,不由得有些紧张,生怕自己在师傅面前说错了什么。



    田国庆轻轻地拍了拍小刘的肩膀,鼓励道:“你有自己的想法,很好。可以出师了!”



    “哈哈哈……”听到田国庆的夸奖,小刘搔着脑勺上的发丝,红着脸笑道:“比师傅还差得远呐!”



    “好了,我们来谈谈你刚才分析的那些事。”田国庆一点点地指出道:“闻家和沈家是姻亲,沈家的女儿沈惠茹,也就是这次的死者之一,是如今闻家掌权人闻君耀的妻子。据了解,闻鼎虞已经把所有的事都交给闻君耀这个孙子了,所以,就算我们猜测闻家人彼此间关系不睦,有人因为什么动机而要对沈家下手,这样的事也瞒不了闻君耀的。”



    小刘皱起眉峰道:“那要是闻君耀不喜欢这个老婆呢?他会不会睁一眼,闭一眼?说不定,这次的事就是他做的,因为他外面有了喜欢的人,所以想跟沈惠茹离婚。沈惠茹不愿意,他就起了杀心。”



    田国庆没有急着反驳小刘的话,只是搓摩着指尖道:“沈惠茹下个月就要临盆了。”



    小刘不认同道:“就算沈惠茹怀了身孕,也不能证明她和闻君耀的关系好。”



    田国庆摇头道:“我的意思是,闻君耀这个人挺重视孩子的。听说,死去的保镖里有不少人是他请来照顾闻天傲这个儿子的。这样的人,即使不喜欢妻子,也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跟着去死吧?”



    “那会不会是沈惠茹怀着的孩子不是闻君耀的?所以他才……”



    “小刘,你钻牛角尖了。”田国庆沉着脸,睨视着小刘道:“你要记清楚,我们办案讲究的是证据。无论什么事,都不能凭主观臆断去推测!”



    “是,头,我记住了。”小刘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低眉顺眼地做了个深刻认识到错误的表情。



    点到为止,田国庆为了避免小刘尴尬,双手环胸换了个舒服点的坐姿道:“如果这件事是闻家人做的,闻镶玉根本没必要一大早赶到沈家去,只要连夜把他们那一方的死者拉走就行了。而且,为什么要弄出这么离奇的死法呢?岂不是自找麻烦?闻镶玉这么掺合进来,反而让我们起疑,不是吗?另外,你也看到闻天傲身上的伤了,那可没有作假。为了害沈家人,闻家贴上沈惠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不算,连膝下唯一一棵独苗都不要了,这牺牲也未免太大了吧?何况,凶手为什么杀沈家人,他的动机是什么,我们都还没弄清楚。”



    “小刘啊,我们的想法要立足在证据上,才能不走弯路。你不但要多思,还要有理有据地去想,知道吗?”田国庆斜视着小刘告诫道。



    “是。”小刘边答应着,边停下车。就在他们说话的当儿,车子驶入了闻天傲所在的医院。



    田国庆开门下车,突然记起什么般的朝小刘发问道:“东西带了吗?”



    小刘微微一愣后,往后侧车座处探身拿起座椅上的塑料袋,笑着点头道:“放心吧,头。没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