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养蛊虫
    闻镶玉后悔了,如果时间能倒转让他回到前一天,他说什么都不会让闻天傲来沈家,更不会盲目的听信元墨纹的安排。.以眼下的情形来看,元墨纹明显没有与养蛊人对抗的能力,可惜,死了这么多人之后,他才明白这个事实。



    闻镶玉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元墨纹明明跟自己说,只是在暗中搜索养蛊人,把对方找出来罢了。又没提要和养蛊人硬碰硬,他哪里会想到不过一夜之间,元墨纹受伤不说,还死了二十多个雇来的佣兵和保镖,沈家别墅起火,闻天傲、沈惠茹更是闹得不见了踪影。闻镶玉不敢想,也不愿去猜会不会有人死在火场中,无论儿媳和孙子其中的哪一个出了事,闻家都别想安宁。



    若是闻天傲死了,老头子肯定找他算帐。假如出事的是沈惠茹,那就更不得了了。沈惠茹肚子里可还怀着他们闻家的骨肉呢!闻镶玉虽然不待见闻君耀这个儿子,可要是对方跑到自己面前质问的话,他也没这个脸去解释。



    不过,那些死掉的人都是被蛊虫咬死的,依此而言,他和元墨纹没有猜错,养蛊人确实在沈家。闻镶玉心道,倘若沈惠茹、闻天傲真有万一,他可以对闻鼎虞和闻君耀说,当初让闻天傲来沈家不是他的意思,而是沈万才强烈要求的,自己总不能拦着孩子不让他见外公吧?而自己请元墨纹尾随闻天傲去沈家,也只是为了保护闻天傲,因为之前被蛊虫闹怕了,唯恐藏在暗中的凶犯对闻家如今唯一的下一代出手。



    闻镶玉暗暗点头,觉得自己这个理由不错。今早他去找闻鼎虞讨救兵的时侯,因为事情紧急,很多事说得含糊,只说沈家可能藏着养蛊人,他请来的天师和昨晚到沈家作客的闻天傲有性命之忧。如今他想出的这个避重就轻的说法,应该能混过去。



    闻镶玉倒没有半点心虚,他觉得自己没说谎。确实是沈万才托沈俊文这个私生子跟他传话,请闻天傲去沈家的,他只是顺水推舟,没有阻止而已。何况,他们虽对沈家有怀疑,疑心养蛊人在沈家,但又不曾确认。还怕闻天傲有事,不仅让那只灵宠跟着,连元墨纹都去当保镖了。所以,这事儿不能算在他头上,要怪就怪沈家。反正,到时不管老头子他们怎么说,自己把所有的事都推在沈家头上就对了。



    “咳咳。”



    掌心捂着嘴咳了两声,闻镶玉撇眼瞧着身侧被保镖们抬出去的活口,暗暗叹气。虽说知道了养蛊人的踪迹,但他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即便死的只是佣兵,可一下子死了二十多个人,在警察那里也不好交代啊。只有求老头子给自己通路子了,千万不能让有心人小题大做。



    “闻先生!”



    “咳咳咳……”闻镶玉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佣兵从缭绕着黑雾的树林里钻了出来,快步奔向自己,手臂上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佣兵走到眼前,闻镶玉才认出对方手里抱着的,正是自己苦恼担忧的源头——闻天傲。“他没事吧?”闻镶玉激动地瞅着闻天傲,把颤抖的手伸向满身是伤的孩子。



    “暂时没事。不过,他伤得挺重,最好尽快医治。”佣兵回道。



    闻言,闻镶玉仔细打量着卫霄,纠着浓眉道:“他的脸怎么伤成这样?”



    “这个孩子应该是从火场里逃出来的,脸上的伤是被火烫得。”佣兵边回答边抱着卫霄往树林外走,以免孩子吸入更多的烟尘而窒息。



    闻镶玉拉住佣兵,询问道:“咳咳,就他一个吗?有没有看到大肚子的女人?”



    佣兵摇头,表示没看到。



    “好,你先抱着他出去,和那些人一起送去医院。咳咳咳!”闻镶玉说着从衣兜里掏出名片交给佣兵,嘱咐道:“咳咳,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开车送他去医院,就自己拿着。要是不去,就把它给司机。跟司机说,要是在路上碰到警察被拦下来的话,就把名片给警察。告诉他,你们要送人去医院,耽误不起,有什么事要问,来找我。咳咳。”



    “唔,唔……”



    闻镶玉看到佣兵怀里的卫霄蠕动着嘴唇,好像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说什么,但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不禁皱起双眉,瞥向佣兵问道:“咳咳,他在说什么?”



    “他在说‘水’。”佣兵轻叹道:“他想喝水。”



    “车里应该有,你去喂他喝。”闻镶玉打量着唇瓣干裂的卫霄,提醒佣兵道:“不要让他脱水,快点找水给他吃。要是车里没有,外面那栋房子里肯定有的。”



    佣兵答应着点头离开,因为闻天傲没事而松了口气的闻镶玉,扭头环顾着眼前越来越浓的烟雾,用掌心捂着口鼻等待着去房子那边查看的佣兵回来报告。佣兵头子总算赶在闻镶玉受不了浓烈的烟雾跑出树林前归来,汇报道:“房子里的火太大了,进不去。我们在周围仔细找过了,没有人。”



    “咳咳。”闻镶玉屏住呼吸,提议道:“那我们出去吧,这些烟要呛死人了。”



    “是。”佣兵头子拿起头颈里挂的哨子塞入嘴里吹了几声,随后仰起下巴高声喊道:“集合!”两分钟内,所有在丛林里巡查的佣兵都回到闻镶玉身畔,一齐退出树林。



    呜啦呜啦呜啦……



    刚步出林子,灰头土脸的闻镶玉就听到警车和消防车同时赶到的声音,嘹亮的鸣笛声刺得闻镶玉的耳朵生疼。闻镶玉冲佣兵头子使了个眼色,让他赶快命人把手枪、冲锋枪都放到车厢里去,丰国对武器还是禁得很严的,虽说闻家有权势,警察向来对他们睁一眼,闭一眼,但闻镶玉不想在此时再节外生枝了。他低头思索了片刻后,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踱步往打开门下车的警官迎去。



    “您是闻镶玉,闻先生?”闻镶玉还未走近,警官便率先冲他颔首致意。



    闻镶玉知道是自己的名片起了作用,在乌俞市,至今还没有哪个警察敢不买闻氏企业的账。闻镶玉伸出右掌,与警官握了握手,一边笑问道:“是的,我就是闻镶玉。请问,您怎么称呼?”



    “我是市局凶案组的组长,敝姓田,您叫我小田就行了。”田警官挥手,示意身后的警察跟着消防员先去树林,他留下和闻镶玉说话。如果卫霄在的话,就会认出眼前这位田警官,便是在医院凶杀案和新峰大厦地震当晚与他有交集的警察。



    闻镶玉微微诧异了一下,随即点首道:“田警官真是年少有为。”



    “哪里,我有些……”



    闻镶玉举起左手,打断田警官的话头道:“我知道田警官有事要问我,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全部告诉田警官的。但在这之前,我想请教一个问题。”



    “有什么话,闻先生就直说吧。”田警官扬起眉梢,摊了摊右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并悄悄观察着闻镶玉身后的佣兵和保镖们。



    得到田警官的允诺后,闻镶玉不客气地当即提问道:“田警官,是不是有人报警说这里死人了?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田警官端详着闻镶玉的神色,狐疑道:“没有人报警说这里有凶案,我们只是接到起火的消息才过来看看的。闻先生为什么会这么问?”



    “田警官说的不是实话吧?”闻镶玉斜视着田警官,露出些许不满的表情道:“只是报火警的话,就算有警察过来,来的也是巡警,怎么会是凶案组的警官来呐?”



    “沈俊文死了!”



    “什么?”闻镶玉的脸色剧变。



    田警官突然间抛出一个‘炮弹’,就是为了看闻镶玉在刹那间细微的表情变化。听到噩耗后的闻镶玉给他的感觉,应该是不知道沈俊文已经死亡的事,闻镶玉看起来非常的吃惊,眼睛里藏着些什么东西,不知是不是与沈俊文的死亡有关。但闻镶玉没有半点心虚的样子,让田警官减轻了对他的怀疑。田警官觉得沈俊文的死可能确实与闻镶玉无关,虽然对方出现的时机是那么的让人起疑。田警官习惯性地抿了抿唇,暗道要是沈俊文死在闻镶玉手里的话,闻镶玉可以去逐角金树影视奖了。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 闻镶玉愣了片刻后,方回神道:“这么说,田警官是因为沈俊文的死,警方又刚巧接到沈宅这边起火的电话,才到过来的咯?”



    “是的。”田警官点了点下巴。



    “他是什么时候死的?”闻镶玉追问道。



    “咳。”田警官轻咳了一声,挑目凝望着闻镶玉道:“闻先生,现在是不是该我向你提问了?”



    闻镶玉神色一顿,祭出苦情牌道:“田警官,沈俊文也算是我的子侄,你这话说到一半又不告诉我了,我哪里还有心思回你的话啊?”



    田警官不是初出茅庐的小警察了,自然明白闻家在乌俞市的势力,知道对闻镶玉这样的人不能硬来。只得拧着眉头撇嘴道:“我们凌晨三点的时侯接到报警电话,是沈俊文的爱人打来的。说沈俊文在半夜睡觉的时侯忽然叫起来,把她吵醒了。她打开电灯,沈俊文已经死在身边了。前后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



    闻镶玉听着田警官的话,垂首不知在想些什么。



    “闻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田警官注视着身前低头深思的闻镶玉,疑问道。



    “这……”闻镶玉觉得沈俊文的死或许跟蛊虫有点关系,但他也说不准。不过,他不想再把事情弄得更加复杂了。因此,闻镶玉挑挑拣拣地把能告诉警察的事说了一遍。



    一旁的田警官愈听愈是惊异,等闻镶玉说完,满面的不可思议,深觉棘手万分。等不及细思,便开始整合各处的细节。“闻先生说之前有人对你和令夫人下蛊,你请来天师想找出对你下蛊的人?但是一直没有找到。”



    “嗯。”闻镶玉颔首。



    “前天你举行宴会,沈俊文在宴会上跟你说,他父亲沈万才病了,想与令孙见一面,你同意了。所以,昨晚让保镖护送小少爷来沈宅。可是,到了沈家的小少爷和保镖却一直没有给你打报安的电话?你打过来,又打不通,是不是?”



    “是的。”



    “然后,你又派了一队保镖过来?”田警官感觉闻镶玉有些大惊小怪,对孩子太紧张了些。但想到闻家的权势,又觉得理所当然了。而且,他记得以前跟闻家人打过招呼,闻家小辈里还只有这根独苗,难怪格外宝贝了。田警官努力回忆着两年前闻天傲的模样,心里浮现出一个胖乎乎的,抱着鲤鱼的童子。不禁感慨道,长得这么可爱,长辈的多疼一些也是应该的。



    “我不放心啊。”闻镶玉板着脸道:“就算孩子忘记打电话,保镖怎么可能忘了呐?”



    田警官一边点首附和,边睨视着忿忿不平的闻镶玉,接着说道:“结果,后面的那个小队,也是一走就没有音信了。所以,昨晚一夜没睡的你一大早就召集了人马过来?”



    “对。”



    “到了这里之后,你在树林里看到了很多被虫咬死的人,这些人都是你请来照顾小少爷的。而先前开走的车里,都是昨晚活下来的幸存者?”田总结着闻镶玉凌乱的叙述,蹙眉问道:“闻先生,那你们有没有捉到你说的那种蛊虫?”



    “没有。”闻镶玉也感到不解,摇首道:“一条都没看到。可是,你去看一下他们死掉的样子,就知道我没有胡说。他们身上都是被虫钻出的小洞,不是蛊虫弄得,还能是什么呐?”



    田警官并不信蛊虫这类神神鬼鬼的东西,但也不便反驳闻镶玉的话,继续问道:“闻先生,你说今天过来以后,一个沈家人都没有看到对不对?”



    “是的。连我儿媳妇沈惠茹都不见了。”闻镶玉说完,脸上布满了愁容。



    田警官试探道:“闻先生在担心什么吗?”



    “我担心,那些没找到的人都在那间房子里。”闻镶玉侧过身,把手指向林中那栋正被火焰慢慢吞噬着的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