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最坏的打算
    方才的那一声轰鸣,应该是别墅厨房内的煤气罐爆炸了。<#..现在,火势蹿得更高了吧?卫霄这么想着,半侧着身子扭头回望。果然,原本刚蹿到三楼的火花一下子跃上了楼顶,把整个别墅都裹进了通红色的烈火之中。火焰很旺盛,到处尽是噼里啪啦的脆响声,可以从破碎的窗口中看到房内的东西在火中飞快的焚毁。



    卫霄看着别墅内的一切,觉得自己倒霉的同时,又发自内心的感到庆幸,要是方才他再晚那么几分钟跳下来,或是,在他跳楼的时侯煤气罐恰巧炸开,那么他此刻不是被火舌吞噬,就是已经倒在地上无法动弹了。卫霄知道目前不是感慨的时侯,他算了一下此刻别墅与自己之间的距离,认为还需走得远一些,才能保证自身的安全。



    可是,身上很疼啊,一碰就疼。可不走又不行,卫霄只得呲着牙,先用手肘和膝盖支起酸痛的身子,才以没受伤的左掌撑着地面,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往前走,每走一步,被火焰燎伤的脚底板都钻心地疼。



    闻镶玉何时会遣来援兵?是不是已经有人报警了,救火队什么时候会来?卫霄边走边想,分散着自己的注意力,来减轻身上的痛感。卫霄并没有朝元墨纹等人的方向走,而是笔直的前行,与对方隔了三十来米远,由于树木的遮掩,元墨纹他们又倒在地上,几乎彼此看不到对方。卫霄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自认为安全的范围才住了步,倚着树杆一屁股坐到了泥地上。



    卫霄此时才定下心来查看自己的伤势,他的右手心里被烫了个深红色的圆型疤痕,其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水泡,里面有几个燎泡已经在逃命时擦破了,掌心上粘粘的又疼又麻。而两条小腿上,则布满了一道道的红印,按上去就刺刺地疼痛,特别是脚底和脚板上,一溜窜被压破的水泡,看得卫霄又恶心又心酸。



    “唔哇。”



    无意间,卫霄的脸颊碰到树根底部蹿起的枝丫上的树叶,感觉脸皮被蹭得沙沙作疼。惊惧间,卫霄抬起左臂伸出指尖轻轻往脸庞上触摸,刹时一阵刺痛感直击心头,疼得卫霄紧紧地抿住唇舌,才没让呜咽声蹿出喉咙。



    难道自己毁容了?卫霄的心倏然收紧,暗道,自己长得好,都这么倒霉,要是脸不能看了,那还不得更叫人嫌弃啊?卫霄越想愈不安,恨不得立时找块镜子好好地照上一照,让自己有个底才好。怎奈,如今别说镜子了,卫霄嘴巴渴的冒烟也没水喝,只能忍着。



    算了,脸难看就难看吧。自己尽力了,又有什么好自责的?他能在方美玉的手中活下来,已经很不错了。卫霄摇着头,克制着自己不去想脸上的伤势,一边猜测着之后警察、或是闻家人可能会问他的话,并在腹内打起草稿,来了个模拟问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卫霄感觉身上的伤口愈来愈疼了,而他的脑袋也渐渐地昏沉起来。在他即将失去知觉的时侯,听到了远处传来的人声,紧绷的心弦一松身子一软,整个人倒在了草地上。



    即在卫霄昏迷的那一刻,闻镶玉带着百来个人冲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进了树林,不用仔细找,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元墨纹等人。



    “咳咳咳,咳咳咳。”闻镶玉挥手扇着林间的浓烟,站在远处不敢凑近,边冲着身旁的佣兵挥了挥手道:“你们过去看看。”



    来者内有三十个佣兵,这些佣兵可不是昨晚跟元墨纹同来的杂兵,而是闻镶玉去老宅求闻鼎虞找来的。昨夜元墨纹等人一去不回,闻镶玉坐立难安,提心吊胆了大半夜,等到凌晨还没有电话转回,闻镶玉就知道事情不妙,思来想去只得去找自家老子闻鼎虞搬救兵。若不是元墨纹的身份令闻镶玉忌惮,而闻天傲这个长孙也陷在沈家,闻镶玉说不定根本不会出面,在他想来,只要多加些钞票,付给死掉的佣兵一笔高昂的赔命钱便了事了。



    当闻鼎虞知道近来发生的事后,恨不得用拐杖敲破闻镶玉的脑壳。那么重要的事不和自己通一声气,这会儿出事了,倒想起自己,要自己给他擦屁股了。半夜被叫醒的闻鼎虞满肚子都是火气,请来佣兵不算,还硬逼着闻镶玉亲自来救元墨纹,好给元家一个交代,并让佣兵盯着闻镶玉,命其严格执行自己的指示,一定要让闻镶玉亲至现场,表现出闻家救人的诚意。若非如此,闻镶玉是说什么都不会到沈家来的,更遑论踏入树林了。



    佣兵听到闻镶玉的话,立刻各自散开,握着冲锋枪你掩护我,我守护你的,从四面八方有条不紊地冲向倒在地上的元墨纹等人。佣兵抬腿踢向倒地的人,或手一伸抓起泥地上男人的衣衫,一提一抛,使其仰躺在地。随后,把手探向对方的颈侧。



    “怎么样?人还活着吗?”要是元墨纹死了,就算闻鼎虞能护着他,指不定这事儿也无法善了。他请人的时侯,对方可是再三强调元墨纹的来历很大,让他不要得罪人的。哪知,事情居然会闹到这个地步。闻镶玉又急又怕,忍不住高声询问道。



    佣兵没有马上应声,直到把地上的人都检查了一遍,方在闻镶玉发怒前报告道:“死了二十九个,还有二十二个人活着,其中有五个失血过多,只能再坚持半小时了,要是再不输血,只怕活不成。”



    “那还等着干什么?赶紧送医院啊!”闻镶玉转身,冲着身后雇佣的保镖道:“你们把活着的人都抬到车上去,马上送去最近的医院。快!”



    闻镶玉说完,按着噗通直跳的心,冲着跟前的佣兵悄声道:“元墨纹,元天师是不是在里面?他还活着吗?他穿的衣裤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有点像道袍。”



    佣兵挑了挑眉,颔首道:“里面是有个穿得像道士一样的人,他还活着。没死的人里,他的状态算是最好的。”



    “好,好!没死就好!”闻镶玉闻言,失态地拍着心跳加速的胸口,苍白的脸上总算浮现了一抹血色。



    佣兵看着由绝望转为欣喜之色,而一时忘形的闻镶玉,询问道:“先生,之后要怎么处理?”



    “什么?”因为元墨纹没事,卸下了肩头的重负,整个人沉浸在喜讯中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闻鼎虞明显没有进入状况。听到佣兵的问话愣了一愣,赶紧定了定神,示意佣兵再说一次。



    佣兵不厌其烦地解说道:“看周围的烟,里面那间房子只怕烧了几个小时了,说不定已经有人报警了,警车和救火队马上会到,那这些死人要怎么办?就算外面停着他们来时坐的车子,我们分出人把他们丢在车上拉走,半路上恐怕也会碰到警察。到时候警察盘问,我们要怎么说?”



    “这……”闻镶玉拧起眉峰,回想着他和闻鼎虞商量后的结果,吩咐道:“我们把这么多人送去医院,这事肯定瞒不住。死人就不要动了,等警察来,我跟他说。你们先去房子那边转转,再到林子里找找,看看还有没有活口。”



    “是。”佣兵挥手,留下三个人保护闻镶玉,其余的人分散到树林中去。



    “先生!”



    “什么事?咳咳咳。”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闻镶玉回首望去,却是之前按他的命令去外面那栋别墅内找人的佣兵。闻镶玉赶忙上前几步,追问道:“找到人了吗?我孙子是不是在里面?咳咳。”闻镶玉边问,边用手扫着鼻尖的烟灰。



    “没有。”来者摇了摇头道:“里里外外都找遍了,一个人都没有。”



    闻镶玉的心猝然间沉了下去,要是闻天傲死了,别说再用孩子的名头从老头子那里捞钱了,只怕如今在自己手里的公司都会被要回去。从昨晚闻鼎虞的神色中,闻镶玉算看出来了,比起自己偷偷找元墨纹查养蛊人,害得对方生死不明的糟心事,他老子闻鼎虞反而对自己擅自让闻天傲冒险的小事更为生气。闻镶玉实在不敢去想,闻天傲若是有个万一,闻鼎虞会怎么教训自己。



    “咳咳咳……屋里没人,说不定在别的地方呢?别站在这里,都给我去找人!”闻镶玉心烦地摆了摆手,命左右的人都去周围查探。



    闻镶玉来得时侯没想过事态会如此的严峻,他确实猜测元墨纹等人会死,但那是最坏的打算。在赶来的路上,没有看到树林中冒出浓烟之前,闻镶玉以为元墨纹他们顶多就是被蛊虫钻到身体里去,让养蛊人控制住了。到了地头,才感到不妙。



    佣兵告诉自己周围不对劲,特别是林子里,太安静了,根本不像是丛林该有的样子。之后,怪事就更多了,外面那套别墅的大门居然没有合上,他让人到里面粗粗走了一圈,竟一个人都没发现。没奈何,只好留下几个人继续在屋里找,自己带着大部队到林子里来往起火处走。没想,刚进树林就看到了死人,对方的死相极其的恐怖,身上尽是一个个血洞,脸上更是被钻出了千百个小孔,蛀得看不出模样了。不用问,只需瞧一眼,就知道是被蛊虫咬死的。



    闻镶玉怕得想打退堂鼓,但想起闻鼎虞说的,他走到哪儿佣兵就跟到哪儿,要差遣佣兵就得当场指挥的话,只得硬着头皮往内走。接着,又陆续遇到了几个死人,都是被蛊虫害死的。这时,他才明白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