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新的变化
    方美玉的魂魄,使卫霄不停蠕动的嘴唇微微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的唇瓣又飞快地开合起来。“诃婆娑,耶驼钵,啰哆曼,都殿悉唵。诃婆娑,夜啰皤烁,吉帝吉噜婆,耶利阿无南……”



    随着卫霄口中话音的涌现,笼罩在他头顶上方的巨网一下子折翻,原本朝地板上延伸的金色边沿都提了起来,仰天掀上了墙顶,把方美玉的魂魄牢牢的禁锢在网中,并因为越来越嘹亮的佛吟声,而越缠愈紧。



    卫霄虽没有睁开眼,却可以清楚地看到方美玉的灵魂正在死命的挣扎。‘渔网’上的光芒一**地刺入方美玉的魂魄,她刚凝聚而成的灵魂痛苦的嚎叫、扭曲着。方美玉一次又一次地伸出手,想把巨网撑开,但刚探出手就被紧缩的‘渔网’压了回去,只能徒劳无功的翻腾着身子,眼睁睁地瞅着织就‘巨网’的金线越掐越紧,一根根地陷入自己的魂魄之中。



    方美玉昂起脑袋哀嚎,从那惨痛的表情,和曲扭的模样里可窥见她所能承受的极限。果然,下一瞬,方美玉的魂魄就被遽然收缩的‘渔网’割成千千万万片,耀眼的丝线聚成一团后,又倏地散开,把割裂而四散开来的灵魂俱皆圈入巨网之内。



    “诃婆娑,夜陀悉诃摩,诃婆娑,夜陀悉,诃婆娑,那摩夜波,那尼瑟利地……”



    滋滋滋,滋滋滋……



    ‘渔网’里破裂的魂魄在佛音中不停地折叠、拉伸、挤压,发出滋滋滋的,灵魂被碾压撕碎的声音。须臾间,片片的魂魄化为数不清的魂丝,在巨网内逃窜游移着,仿佛走投无路的泥鳅,妄图做最后一次挣扎。但显然无济于事,很快的,‘渔网’再次收拢,破碎的魂丝被挤成一个圆球,构成巨网的金线幻出璀璨的光芒,随着金光的闪起,网中的魂丝尖厉的悲呼着,进而融成点点的火星,好似一只只萤火虫般的飞出‘渔网’,散落到客厅的各个角落里,一点一点地闪着星光。最终,于无所不在的佛吟中黯淡、泯灭。



    卫霄不知道的是,隔着一堵墙的树林间,和客厅外的别墅内,无论是躲藏在旮旯里,还是正在攻击元墨纹等人的蛊虫都在这一刹间体内冒出了火星,随之如火乘风势般的宣扬开来。特别是丛林中燃烧着的蛊虫,这里一只,那里一簇,在昏黑的夜色里仿若星星点点的焰火,煞是好看。然,不多时,蛊虫便嘶鸣着被烧成了灰,在晚风中吹散,化为尘埃。至此,浑身失血,已经到了极限的元墨纹众人才松了口气,一个踉跄跌倒在泥地上昏死过去。



    客厅内的卫霄,没有关注房外的动静,只是盯着方美玉的魂魄。当看到那些魂丝在网中消弭殆尽时,卫霄知道这个世间再也没有方美玉这个人,对方甚至不再有转世投胎的能力。方美玉的灵魂已经被自己整个割裂、撕碎、捣烂,化为虚无了。卫霄深恨方美玉,就算前世对贺家人,卫霄都没有这么恼恨过。卫霄可以忍受别人对自己的伤害,却无法容忍朋友因为自己而受伤。方美玉挑唆沈万才杀自己,结果害死了一点墨,即便方美玉死上一千次一万次,卫霄也难以消去这股恨意。



    可以说,在沈万才手握刀刃刺向卫霄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如今的结局。方才,卫霄看到方美玉的魂魄后,开始咏诵大悲咒,但与往日有些区别,他是倒着念的,亦就是倒背经文!



    前世,在那个古怪的山洞里,他不知念了多少年的佛经,但有一件事卫霄一直藏在心底。卫霄记得自己一年年的背诵经书,洞里惨死的魂魄,和赤湖中定期出现的恶鬼便愈来愈少。冥冥中有种感应,卫霄觉得对方是投胎转世去了。既然如此,正着念经可以超度鬼魂,那么反着念呐?



    不想让方美玉好过的卫霄试了一试,果真就如他想的那般,方美玉魂飞魄散了。卫霄没有后悔,虽然因为念佛的关系,他一直避免沾染血腥、缠上孽缘,但今夜的事,是无可避免的。他退一步,方美玉就会放过他吗?何况,他不做些什么的话,对得起拼死护住自己的一点墨么?



    方美玉死前说的不假,今晚起,他的手上沾了三条人命。可是,卫霄心道,自己从来没妄想过成佛这种虚无缥缈的事。只是,以后念经、默写经书,都可能不再像从前那么纯粹了。想及此处,卫霄的心里泛起一股无名之火,未免内火伤身,他不由自主地咏起般若波罗蜜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方美玉的魂魄消散后,金色的巨网回复了原状,当卫霄念起心经后,又一**地震荡起来。织成‘渔网’的金线开始分散,散开了又聚拢,一时如夕阳下奔腾的金泉、一会儿似风中摇摆的锦缎、须臾又仿佛石壁上雕刻的图腾……时聚时散,似曲似直,若虚若实,金丝来来回回变幻了无数的形状,终于在一霎间,充斥于整个客厅内的金线一下子炸开,化为点点的金粉。成堆的粉末往红莲处汇聚,一点一点的融入白玉莲蓬之中。



    刺啦!



    金粉渗入莲蓬内,莲蓬不停地长大,其内泛出阵阵的白光,鼻尖的香气越来越幽浓。当金色的粉末全部涌入白玉莲蓬中后,莲蓬上闪过一道道的金光,像波纹般的组成一个个佛字,一段段经文,文字转变的极快,一现一隐简直是目不暇接。突然,莲蓬从中裂开,炸出十二枚金色的莲子,莲子如么指指甲般大小,猛地飞出莲蓬,一颗颗带着莹莹的光辉,当空聚在卫霄头顶处三尺上方。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不知卫霄看没看到莲蓬结子,他依然闭着双眸,不紧不慢地念着佛经。位于卫霄头顶上的十二颗莲子围成一个圈,不住地旋转着,而且愈转越快,并在转动的过程中,落下七彩的光芒,把卫霄整个包裹在中间。



    嗞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莲子的转动形成的七彩色波纹,交织成一个透明的气罩,透过罩子可以看到其间正涌现大量的乳白色雾气,把卫霄和他腿上的一点墨的身影都密密实实地遮掩住了。从卫霄毫无异样的念经声中可以得出,这些白雾对他没有害处。



    嗞啦,嗞啦。



    金色的莲子在转动中逐渐变淡转为白色,犹如雪山上的皑皑白雪。当莲子表皮上的最后一缕金光都隐去之时,莲子不再旋转,气罩亦消却无踪,露出了卫霄的小脸。如果,此刻徐庆余、姚融等人在场,一定会惊讶于卫霄的转变。卫霄的脸变得不起眼了,不,也不能这么说。倘若要形容的话,那就是,之前卫霄的脸就像一个刚上色的精致瓷胎,色彩绚丽菱角分明,非常的耀眼,引人瞩目。而如今的卫霄,却是烧制过的瓷器,虽然第一眼粗粗看去没有当初那么夺目,但仔细看来,却无一处不精致,反而更为耐看了。



    啪嗒,啪嗒,啪嗒……



    莲子从空中坠落,掉在卫霄的头顶和肩膀上,把他给砸醒了。卫霄张开眼睛,探出手捡起白玉莲子的当儿,低头间,刚巧看到置于腿上的一点墨。卫霄愣了愣,心中掠过一阵狂喜。一点墨的变化很大,要不是卫霄一直把它放在伸手可及之处护着,自己都快不敢认了。



    眼前的一点墨不能称为白毛大鸡了,它身上白色的绒毛转成了幽蓝色的硬羽,双翼上的羽毛是翡翠色的,靠近羽尖慢慢转为紫红,紫的发亮。一的点墨原是乌骨鸡,尾巴并不出彩,但此刻它的尾羽足有一尺长,羽色极其鲜艳,由蓝呈紫,在灯光下变幻着七彩的色泽。然,一点墨虽然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却仍没有张开双眼。卫霄下意识地拧着眉头,把小手覆在一点墨的胸口。



    噗通、噗通!



    卫霄感到了一点墨体内心脏跳动的声音,和那温暖的,血液流淌着的触感。一点墨没死,一点墨还活着!卫霄满是阴霾的眼中透出了一丝柔和,刚欲搂起大白鸡紧紧地抱上一抱,却听到门外正厅内传来的钟鸣声。



    当当当!



    三声,也就是三点整了。卫霄凝望着怀中的一点墨,心道,不管元墨纹是死是活,都不能再把一点墨交给对方。一点墨的变化太大了,就是瞎子也能感觉到它的不同。要是把一点墨还给元墨纹,自己该怎么解释?难道说,一点墨是吃了蛊虫后进阶了吗?那一点墨是怎么对付养蛊人的,养蛊人是谁,他当时在哪里,看到什么,都是对方会追问的问题,自己该怎么回答?



    他之前猜测图元星上没有灵宠,元墨纹亦不过一知半解。但而今的一点墨,就算不是灵宠,也将是众人追逐的对象了。他不能让救过自己命的一点墨陷入你争我夺的,甚至不小心会丧命境地。卫霄想到这里,单手紧握成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