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后心的破绽
    “不,不会的。<#..”沈惠茹缓缓的摇头,噩耗的冲击,让她整个人都傻住了,就如开到盛极处的鲜花,被雨一打,花瓣萎了,花蕊奄了,花朵掉落在泥地上与泥水混成一团,那幅颓败的模样,使人看着心惊。



    沈惠茹之前虽然也有过不好的预想,但被告知死讯时,仍是令她承受不住。好比觉得自己得了绝症,却还没拿到检查报告心存侥幸的人,忽然被通知病症确凿的那种崩溃感,沈惠茹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底,耳朵嗡嗡嗡的响,这一刹间什么知觉都没了。好容易才醒过神,猛地抬起头,用亮的骇人的目光盯着卫霄,逼问道:“你能救我的对不对?你能把蛊虫烧死,一定可以把我身上的那条虫弄出来的,是不是?你跟我说这么多话,肯定是想帮我!”



    卫霄没有应声,沈惠茹仿佛也不用他回答,自说自话道:“你放心,只要你救了我,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把你当成亲生儿子,绝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救救我,救,啊,啊——!放手,放开我!”



    外头走廊内传入的蛊虫的嘶鸣声中,夹杂着噼里啪啦的声响,是沈惠茹拼命地举手往方美玉脸上抽巴掌。是的,在沈惠茹因为凶讯而忽视方美玉的瞬间,方美玉动了,她出其不意地扑向沈惠茹,紧紧地抱住对方的身子,打了沈惠茹一个措手不及。就算没有卫霄的话,沈惠茹也想甩开方美玉,而此刻,她的挣扎就更激烈了。方美玉的双臂因为要缠住沈惠茹而不能松开,只能由着沈惠茹一次次狠命抽打着自己。



    实则,站在方美玉母女对面的卫霄自然很清楚方美玉的举动,却没有出言提醒,冷冷地看着她们互相厮打。



    “救我,救我啊!闻天傲,不看僧面看佛面,我以前对你不好,可闻君耀对你还是不错的,你不是叫他爸爸吗?那我就是你妈妈!你就眼睁睁地看着妈妈去死吗?要是我真的死了,你一个人回去,怎么跟闻家人交代?”沈惠茹一边改掌为拳,挥打着方美玉的脑袋,边高声嚷道。



    卫霄挑眉道:“我只是个小孩子,他们会让我交代什么?”



    生死关头,沈惠茹的心思急转,一个理由说不通,赶忙转换说法。“你别忘了,刚才要不是我拉住沈万才,你说不定早就死了,怎么还能在这里说话?你欠我一条命,难道不赔给我吗?”



    卫霄抚摸着一点墨的手微微一顿,蹙起眉角道:“不是我不救你,我根本没有办法。我不是说过让你走到火海里来吗?这可能是唯一的办法了。”



    方美玉以被沈惠茹打得变形的眼睛,望着咫尺间视她为死敌的女儿的表情,当看到对方脸上闪过一丝踌躇之色时,非常了解沈惠茹心思的方美玉厉声大喝道:“你别听他胡说!你看看门外这些蛊虫被火烧得乱窜的样子,再想想你身上的那条蛊!”



    沈惠茹闻言,表现出若有所思的模样。方美玉立刻乘胜追击道:“对!你别忘了,蛊虫就在你身上,要是它烧起来,也是在你肚子里烧!而且,还会因为疼,到处乱钻。你受得了吗?”



    “有什么受不了的?”卫霄嗤笑道:“反正都是死。还不如试试看!”



    是啊!沈惠茹犹闻当头棒喝。反正方美玉又不是想救她这个女儿,方美玉只是要保住蛊虫,保住她自己的命罢了。而她之所以会走到这个地步,还不是方美玉害得!一气之下,沈惠茹抬腿就往火海里冲。



    “你傻呀!你以为闻天傲是想救你吗?他只是想挑拨你和我打起来,等我们两个人都受伤了,他才好捡便宜弄死我们逃出去。你以为他之前跟你说这么多话干什么?不过和我一样,是想让你做个明白鬼罢了!”方美玉的身体早已被蛊虫侵蚀成了一具半死不活的行尸,力气自然没有沈惠茹大。加上还要分神克制身体里的蛊虫,哪里拦得住沈惠茹的势头?气急败坏的方美玉惊惧之下,口不择言道。



    沈惠茹因为方美玉死命的拖后腿,才没能扑入火海。此时,听到方美玉的话,还存有一丝理智的心弦无声无息地崩溃了。沈惠茹昂起下巴张开嘴,疯狂的讥笑声从她的口中蹿出来。“哈哈哈哈哈……你承认了,承认想弄死我了?我知道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他想弄死我不奇怪,可你是我妈妈啊!为了你自己,弄死了我的两个孩子,现在居然还想要我的命!”



    “你也知道我是你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妈啊?那你就该知道,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给的,包括你的命!嘘嘘,嘘嘘嘘,嘘嘘……”



    沈惠茹见方美玉不停地发出嘘嘘声,知道对方在引动自己体内的蛊虫,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沈惠茹,心骇地要往两步开外的火焰中跳,但她的脚却仿若不是自己的那般背道而驰,往没火的地方走。无论她怎么使劲,那双长在自己身上的脚,就是不听自己的话。



    砰啪砰啪……



    深深的恐惧下,沈惠茹使出吃奶的劲儿,举着手臂一左一右地往方美玉的脸上砸拳,边呵斥道:“你在做什么?闭嘴!别叫了!叫你别叫了,你听不懂啊?你这个……”



    就在沈惠茹低头张嘴喝叱的霎那间,方美玉一踮脚,猛地把脸贴向沈惠茹,用自己流着血的唇堵住了沈惠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呜呜呜……”沈惠茹吓得眼珠都瞪出来了,她把脖子往后仰,用力扯着方美玉的头发、耳朵往后拉,可就是挣不脱方美玉那张好像吸盘一样的嘴巴。



    这个姿势,卫霄并不陌生,在前世遇到的那个恐怖的山洞里,沈绎就是以嘴贴嘴,状若亲吻的方法把体内的蛊虫,渡到男友贺盛曜的嘴里的。卫霄冷眼旁观着,并没有看到方美玉的嘴巴鼓起来,想来对方没有把肚子里的蛊虫送到沈惠茹身上的打算。



    就在卫霄思索方美玉想干什么的时侯,猛然中瞧见方美玉放在沈惠茹背后的左手正五指并拢,指尖贴在一处,捏成了一个鸟嘴似的形状,并不停地扬起手,朝沈惠茹的后心处挥下。方美玉一连比划了几次,却没有真正的碰触到沈惠茹的后背。



    原来如此!卫霄看了三次,终于明白了。方美玉是想以手为刃刺入沈惠茹的后心,那时,沈惠茹的喉咙里必然会涌出心头血,这可是人身上最宝



    沈惠茹见方美玉不停地发出嘘嘘声,知道对方在引动自己体内的蛊虫,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沈惠茹,心骇地要往两步开外的火焰中跳,但她的脚却仿若不是自己的那般背道而驰,往没火的地方走。无论她怎么使劲,那双长在自己身上的脚,就是不听自己的贵的生气,躲在沈惠茹体内的那条蛊王必然会爬出来吃。方美玉的嘴和沈惠茹紧贴在一起,血液从心田里涌出来的时侯,当然也流进了方美玉的嘴里,蛊虫吃着吃着,就自己爬回方美玉身上去了。



    卫霄思虑之际,方美玉骤然间高高举起右手,却没有一下子就往下挥,卫霄知道,方美玉在蓄力,准备一击刺破沈惠茹的血肉。卫霄趁方美玉要按住沈惠茹的挣扎、又得压制身体里的蛊虫、还要贴住沈慧茹的嘴、并把全部的力气凝聚到左手上而无暇分神的当儿,把怀中的一点墨放到地上,举起匕首冲向火海的另一头。



    在卫霄跑到沈惠茹身侧之时,他的身影才落入方美玉的眼帘。一惊之下,方美玉立刻挥下左臂,直取沈惠茹的后心。说时迟,那时快!卫霄一蹬腿,猛地跳起身高举着利刃,用尽全力当空刺下,只听噗嗤一下,刀刃从沈惠茹的脑门刺入,直没入脑海之中。



    亦就在卫霄下手的电光火石间,方美玉的左手像铁锥似的插入沈惠茹的后背,抓着噗通直跳的心脏狠狠地一捏。一腔热血汹涌而出,灌入方美玉等待着的唇舌之中。随即,方美玉感觉一条滑溜溜的东西从沈惠茹的口中蹿入自己的喉间,浑浊的眼眸中透出一股狂喜之色。



    然而,下一瞬,方美玉的神色剧变,她看到两道金色的火焰冒出沈惠茹的双眼。接着,沈惠茹头顶心上,只留下个手把的匕首映入方美玉的眼底。“你做了什么?”方美玉丢开在刹间丧命而瘫软的沈惠茹,俯视着一下子从沈惠茹体内蹿出来的火焰,扭过僵滞的脑袋瞪向卫霄喝问道。



    “就像你想的那样。”卫霄睨视着方美玉,扭身冲入火海抱起地板上的一点墨席地坐于血红色的红莲中,把白毛大鸡放在自己的腿间,双手合的十咏诵起净三业真言。



    “唵…”



    “不,不——!”方美玉尖叫着掐住自己的颈项,弯下腰不停地往外呕,似乎想把刚才吞入腹中的蛊虫吐出来。怎奈,不管她怎么做,都没吐出一点东西。而且,随着卫霄的念经声,她的体内仿佛成了战场,蛊虫到处乱窜,别说压制了,她整个人已经烧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