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意图
    “外婆为了养伤建了这栋别墅,可惜,伤还没养好,你却告诉她我回来了。她也许怕我知道些什么,也可能觉得我的血比较有营养,这回,她亲自出马对付我了。结果必不我说,你看她的脸就知道答案了。”卫霄阴着脸,勾起唇角道:“第二次失利,让她伤上加伤,大概就要油灯枯竭了,现在她能控制住身上的蛊虫已经够难了,怎么还会去抓什么小孩,孕妇?再说,有你这个现成的摆在眼前,何必舍近求远?”



    沈惠茹皱眉驳斥道:“那些被她下蛊的人可以帮她抓啊!”



    卫霄闻言,哼声道:“那些人,她根本不敢放出去。之前我不是说了么,她能控蛊,却不能操纵被下蛊的人的想法。要是被下蛊的人离了她的左右,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跑到警察局去报案也未必没有可能。而且,我以为方美玉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她是不会相信任何人的,就算被她控制住的也一样。”



    “所以,又轮到我肚子里的孩子去给她填命了?”沈惠茹的目光犹如一把把出鞘的利剑,狠狠地刺向正与体内的蛊虫较劲,而无法开口的方美玉。可惜,这只是虚幻的眼神化作的利刃,若非如此,方美玉已经死了上百次了。



    此刻,沈惠茹的肚子已经疼到麻木,不用去医院检查,她也知道腹中的孩子肯定保不住了。其实,沈惠茹没有多喜欢肚子里这个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但她爱闻君耀爱得快疯了,对于这个唯一可以牵制住闻君耀的筹谋看得极重。沈惠茹无法想像,当自己活着回去,闻君耀得知孩子没保住的消息时,会对她说什么做什么……



    沈惠茹恨啊,恨不得把眼前身体一胀一缩个不停的方美玉撕碎了。她原本抚摸着肚子的手紧捏成拳,冷冷地望着方美玉怒喝道:“给闻家人下咒的事,你问过我了吗?是我求你这么做的么?你一开始可能是为我好,可是之后呢?杀了我一个女儿不算,现在还要把我肚子里的这个一起弄死,竟还口口声声说为我好,你怎么说得出口啊?”



    方美玉心里越是急,愈是想解释,反而引得蛊虫在体内四处乱窜,更加说不出话来。而隔离于火海另一头的卫霄则观察着沈惠茹的神色,与方美玉的动作,看准时机道:“伯母不觉得奇怪吗?地上都是被烧死的蛊虫,可想而知,方美玉又输了。那她为什么不逃呐?难道,等着闻家来报复么?”



    卫霄的话,使方美玉僵滞的脸颊不住地抽动,从她的眸子里可以看出她心中的焦燥。而她静不下心,就意味着压不住身上的蛊虫。方美玉知道闻天傲是故意的,但此刻她稍有一点细微的情绪波动,便无法克制蛊虫的骚乱,一张嘴,喉咙里就会爬出虫子。只要一条虫子爬出去,后面的蛊虫也就挡不住了。但蛊虫出壳后会怎么样?定然是乱钻乱蹿地往火海里扑,就如飞蛾扑火一般。



    方美玉不知道自己的蛊虫为什么会这么做,但她从母蛊的死亡中得出的结论是,闻天傲写的,或是他求得的经书上有着灵气,吸引蛊虫又克制着蛊虫。蛊虫闻到那股气味会忍不住爬上去,然而无一例外地让火焰缠上,等蛊虫被烧伤后,才知道逃,但这时候已经太晚了,它们想甩也甩不掉身上的火花了,只能尖叫着被烧成灰烬。



    卫霄无视方美玉吃人的眼光,趁她不能张嘴,接着说道:“其实,方美玉的计划很好,恐怕连沈万才暗中在钢笔里做手脚的事都知道,而且也计算在里面了。她一边用放在树林里的蛊虫杀了元墨纹他们,一面让沈万才来对付我,眼看就要赢了,哪里想到,一点墨竟然扑过来,帮我挡下了要命的一刀。”



    “只要沈万才的那一刀刺中了,我就不可能站在这里,而是应该倒在地上,让这些被烧死的蛊虫反过来吃我的肉,喝我的血。我没想过沈万才会对我出手,所以,根本躲不开他刺过来的刀。可惜,明明已经十拿九稳的事,却因为一个环节出错,兵败如山倒,输了个彻底。”卫霄收回射向方美玉的鄙弃的目光,低头看了眼怀中的一点墨,轻轻地抚摸着它的绒毛。



    “方美玉没想过自己会输。不过,她也留了后手,就是那条放在你肚子里的蛊虫。”看到沈惠茹恍然大悟的表情,卫霄颔首道:“对,就像你想的那样,方美玉不是不想逃,而是逃之前她要收回你身体里的蛊王。但是,事情到了这里,又出了一个致命的意外。钻到你肚子里的那条蛊虫不肯出来,方美玉失策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卫霄凝注着因为肚子疼,脸色由白转青的沈惠茹。刚才,卫霄就一直在想,两年前地震那天,沈惠茹一路上贴在闻君耀身边不停的怪叫。当时,沈惠茹没有受伤都闹成那样,而今天,蛊虫都钻到她肚子里去了,沈惠茹竟还不吵不闹,站得住脚,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难不成,沈惠茹还心存侥幸,以为方美玉会念母女之情,对她网开一面吗?可是,蛊虫都下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已经保不住了,她怎么可能还有这样天真的想法?朵朵的事,沈惠茹就一点都不记恨吗?



    卫霄不想让先前说得那些话都白费,才决定再加一把火。“你看方美玉的样子也知道,她的体内已经没有养分了。而你,不仅和她血脉相连,又这么年轻,不管是肉还是血,都比方美玉有营养多了,至少蛊虫很满意。所以,它不愿意再回方美玉身上。方美玉原本收了你肚子里的蛊虫就可以跑了,可是,她在外面叫来叫去,蛊虫就是不肯离开你的身体。没办法,这只蛊王等于她的命,为了把它取回去,方美玉只好到这里来见你。”



    “你这么说不对吧?”沈惠茹捂着肚子,龇牙咧嘴地忍着疼痛反驳道。



    卫霄挑眉道:“怎么不对?”



    “难道你忘了?她一进来,就逼着我到你身边去,叫你不要念经了。要是我身上真的有蛊王,她怎么敢让我冲到火海里去啊?”沈惠茹说着说着又感觉自己说错了,拧眉道:“好像也不对啊。她后来一直想拉住我,不让我碰到火星,应该是我的肚子里真的有她藏的那条蛊虫,所以,她才不敢冒这个险。可是,之前她为什么要我去拦住你,不让你念经呐?说不通啊!”



    “不知道你听没听过一个词,叫欲擒故纵。”卫霄瞅着肚子胀成水桶般的方美玉,边帮着沈惠茹分析道:“你身体里有蛊王,和方美玉不想让你碰到佛经燃起的火,这两件事是肯定的。她之所以一进门就让你找我的麻烦,是因为方美玉很清楚你的性子,就算她说了,你也不一定会去做。何况,你肚子里还有孩子,怎么可能会照着她的意思走到火海里去啊?”



    卫霄望着又疑惑,又愕然的沈惠茹说道:“这样一来,她就有借口和你吵架了。事实上,你们也真的打起来了,她的手碰到你身上,表面看来是打打闹闹,暗地里是在操控蛊虫,让蛊王从你身上钻出去,回到她身体里去。我想,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就是那个时侯,开始肚子疼的吧?”



    从沈惠茹惊讶的神色看来,卫霄知道自己猜对了,便接着没说完的话头继续道:“方美玉没料到,即使把手放在你的身上驱动蛊虫,蛊王竟还是不听她的话。她既要瞒着你,不让你知道她是养蛊人的事,好方便她在你没有戒备的时侯取蛊虫。又要防着你碰到房间里的火苗,把她保命的蛊王给烧死了。加上她体内的蛊虫因为吸不到养分,又没有母蛊压制,开始暴动起来,她就急了。”



    “急了?”沈惠茹咬着破裂的嘴唇,拧着眉头道:“我怎么没看出来?她要是急了,为什么还跟我说这么多话?而且,我弄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要承认对我和朵朵下蛊的事?”



    卫霄抬起脸,淡淡地凝视着沈惠茹道:“别墅里到处是经书化成的火,方美玉带着你根本走不出去,你也不会同意的。所以,她只能站在门边,等着机会多试几次,把蛊王从你身体里招出去。因为这个意图,她先要稳住你,当然你问什么她就回答什么。你应该还记得,你逼方美玉说朵朵是不是她害死的时侯,被逼急的方美玉没说话,嘴里发出嘘嘘嘘的声音。她不是在生气,而是在引蛊。可蛊虫就是不出去,不愿意发誓的方美玉才没办法只好告诉你真相。”



    沈惠茹好似没有知觉般的紧握着拳头,指甲深深地抠入掌心,感觉眼下的事越听越糊涂,但仍不自觉地发问道:“你还是没说,她为什么要承认啊!”



    “你还不明白吗?”卫霄指着沈惠茹身旁不远处,一直变幻着身形,被体内蛊虫的翻涌闹得无法开口的方美玉,扬眉道:“好声好气地叫的,蛊王不出来,那就只有强行把它弄出来了。”



    “什么意思?”沈惠茹张着大眼,抖动着身子喝问道。



    “死人。只有死人,蛊虫才不愿意寄生。”卫霄冷眼看着沈惠茹道:“对于一个马上要死的女儿,再狠心的妈也会让她做个明白鬼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