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若有所思
    “还能是什么?”卫霄冷眼睨视着火海对面的方美玉母女俩,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沈惠茹凸起的小腹上。“伯母,你的肚子越来越痛了吧?我来的时候,听元墨纹说,已经长成,却还没出生的胎儿,蛊虫最喜欢吃,也最补蛊虫的身体。你一直在摸肚子,而且脸色这么难看,我想,有人不仅私害死外孙女,只怕连女儿都不愿意放过了!”胎儿的事,卫霄是按前世看的上的逻辑说的,虽是猜测,却也未必不靠谱。



    听到卫霄的话,沈惠茹惊呆了。一愣过后,猛地瞪向方美玉,摸着小腹的手不住地发抖。如果,之前沈惠茹的脸用灰败来形容的话,那此刻便已是惨无人色了。



    方美玉吊着人偶般僵硬的身子上前道:“你别信他的话!你忘了自己和他是什么关系了吗?他怎么会帮你啊?”



    “你别过来!”方美玉说的不错,沈惠茹确实不信闻天傲会帮自己,但此刻,她怕方美玉更胜闻天傲。沈万才的下场就不必说了,但一个连自己的外孙女都能眼睛不眨一下地弄死,并且始终把做女儿的蒙在鼓里的人,她便是想信,又敢吗?稍一犹豫,沈惠茹就看到方美玉逼近自己,赶忙出口喝斥。



    卫霄出声指点道:“伯母,想要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其实很简单,你走到火里去就行了……”



    “不——!”方美玉猝然间打断卫霄的话,鼓起眼珠奋力地移向沈惠茹,举起硬邦邦的,被蛊虫的涌动而绷直了的右臂,朝对方抓去。因为蛊虫在体内暴动的缘故,方美玉的动作十分的迟钝,沈惠茹即便肚子生疼,微一偏身也就躲开了。



    方美玉一击不成,抖动着满是褶皱的脸皮道:“别听他的话,这火会烧死你的!你,唔……”方美玉说到一半,激动的情绪令她体内的蛊虫又开始拼命的折腾,为了压下蛊虫的翻涌,不能一心二用的方美玉只能住口。



    卫霄眯眼睨视着肌肤下窜过一**‘青筋’的方美玉,随即眼神瞥向沈惠茹道:“我想,伯母也看出来了,这些火是不烧蛊虫之外的东西的。另外,这间房子里到处都是蛊虫,特别是地毯下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按理说,只要是活物,它们都会扑杀。之所以不攻击我,是因为我全身上下都贴着佛经。沈万才没事,是因为他身上已经有蛊虫了。可它们为什么不打伯母你的主意呢?”



    其实,不用卫霄再说下去了。沈惠茹就算是傻子,此时也已经醒悟过来了。然而,卫霄并没有停嘴,继续往下说道:“伯母身上有蛊虫,而且还是只蛊王,所以地上的蛊虫没有咬你,也不敢咬。照外婆的意思,她生来就有一只母蛊,那只母蛊已经在偷袭我的时侯死掉了。就是这样,外婆的身体才会亏损到这个地步。而外婆之所以没跟着去,是因为有蛊王替她撑着。这只蛊王,是外婆在二十多年前,想给沈万才下蛊的时侯养出来和母蛊□□用的。”



    卫霄紧盯着忍着剧痛,眼中充满了绝望的沈惠茹道:“外婆两次对我下手,还把蛊虫放在闻镶玉、孔知心身上。结果,闻家人没事,反倒把她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还让闻家请来了天师元墨纹。看闻家一副不找出养蛊人不罢休的架势,外婆怕了,她如今的身体已经没办法和高人对战了。即使想逃,以她现在的体力,也逃不过闻家人的追捕。何况,依外婆的性子,恐怕也不甘心吧?”



    “所以,外婆就趁闻家人还摸不清底细的今天,把我这个她最想除掉的人请了过来。她想用我的血和肉,去养她越来越不听话的蛊虫。如果我被蛊虫吃了,外婆以为她的身体肯定会好转。之后,她就可以逼沈万才把沈家的东西都给她,再往别墅里放几把火,把被蛊虫吃到只剩骨头架子的知情人都烧成灰。到那时,谁还知道究竟发生过什么呐?至于她,十有□□也会被人当作死者之一,而躲过追捕。”



    卫霄看着沈惠茹若有所思的表情,接着说道:“外婆把你叫来,一是不想让闻家人起疑,二是她想把蛊王放在你身上,因为,只有你对她是最没有戒心的。那么,她下蛊取蛊就会容易得多。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你是外婆的女儿,多少有一些她的血脉,不会让蛊虫一上身就想着喝血吃肉不听话。”



    说到这里,卫霄斜视着被蛊虫折腾的说不出话来的方美玉,搂着一点墨的双臂不自禁地收紧。“外婆把蛊王放在你身上,就好比把身上的蛊虫洒在外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林子里一样,目的是想让我们防不胜防。也怕我和元墨纹联手,一上来就对付她。要是蛊虫被打死的话,她就死定了。但只要蛊虫不伤不死,说不定还是有一线生机的。你肚子里的那个胎儿,就是为防她被打成重伤,送给蛊虫的补品。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外婆还指不定要让蛊虫帮自己疗伤呢。”



    沈惠茹一边警惕着因体内蛊虫的骚动而无法动弹的方美玉,一边隔着火海,俯视着角落处的卫霄喝问道:“世上没有出世的小孩那么多,她为什么偏偏要选我的?一个朵朵还不够,连现在在我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弄死,他们可都要叫她外婆的,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沈惠茹不理解,也无法理解方美玉的想法,眼前的方美玉变得她都不认识了,亦或者,作为母亲的方美玉一直是这个样子,只是掩藏的太好了,所以她才没有发觉。沈惠茹一下下抽痛的肚子疼得她几乎站不住脚,但比起她眼下心底的彷徨和无措,根本不值一提。



    “本来,倒是可以的。”卫霄冷眼望着咬牙切齿的沈惠茹道:“朵朵的事是意外,加上你和孔知心吵架,医生又说朵朵的脑子可能傻掉,让方美玉觉得不吃白不吃。对于让闻家和沈家彻底恶交的沈天宝,外婆是故意借地震的时侯吃掉的。后来,她又想来吃我,结果倒害了她自己。你看,她这样的脸,这样的身体,敢出门么?敢弄出什么大动静吗?就像她说的,这世上还是有能人的,要是一个不小心让别人发现她是养蛊人,肯定要被围剿的。她惜命的很!”



    “你不是说她出去下蛊害你了吗?怎么不敢出去,不敢闹出大动静了?”看方美玉几次三番阻止自己碰到火焰的样子,沈惠茹知道一定被闻天傲说中了,她身体里只怕真的有蛊虫。但方美玉的话,也确实让她不敢踏入金色的火海之中,就怕火焰炙烧蛊虫的同时,把自己也烧死了。若非如此,肚子疼成这样,沈惠茹一定会去打电话叫救护车了。可而今,却被方美玉逼得进退不得。沈惠茹按着肚子满眼都是怒意,她心道既然走不了,孩子和性命都可能保不住了,那就干脆把事情好好弄个明白!就算死,也不能做个糊涂鬼!



    “是去了啊。伯母应该知道的比我清楚吧?这栋别墅看起来很新,只怕是两年前地震之后建的。那是外婆第一次冲我下手,却让派出来害我的蛊虫死光了,她自己闹成内伤之后。为了治伤,她就在树林里盖了这栋别墅,继续遮着脸……”



    “为什么要重新盖一间房子?本来的那间不能用啊?”沈惠茹认为闻天傲在胡诌,她还真不相信连房子都能和这些事扯上关系,便故意插口询问,想听闻天傲怎么解释。



    卫霄抿了抿唇道:“因为位置啊!你没看出来吗?这间房子盖在树林里,周围阴森森的,光线很少。蛊虫出去活动起来就方便多了,根本没人会注意。方美玉是来养伤的,她一开始肯定不想把事情闹大,让沈万才他们知道蛊虫的事。可她每天都要取活血养蛊,林子里有很多东西供蛊虫吃吧?鸟啊,老鼠啊什么的。”



    “那也不用盖房子吧?她每天到林子里走一次不就行了?”沈惠茹反驳道。



    “我不是说过,方美玉受伤了吗?说不定当时她都走不动路了。”卫霄凝视着沈惠茹道:“我被绑架后,外婆还有没有到医院去看你?再说,随时随地出入,能跟每天只到树林里一两个小时一样吗?”



    难道,真被他说中了?因闻天傲的话,沈惠茹一下子想起当年方美玉在医院里赔了她几天后,就托病没有再去看自己的事。而且,后来过了一年半,方美玉才打电话和她联系。之中,她好几次找方美玉,却听沈家的管家说方美玉去了二姐家,她和二姐关系不好,加上二姐嫁去了国外,她连对方的地址和联系电话都不知道,所以也就没再找。



    如今想来,她母亲方美玉对这个二女儿比对大女儿还冷淡,怎么可能去找她呐?还一住就是一年半载的?沈惠茹咬着下唇,心惊于闻天傲的聪慧,暗道,方美玉说闻天傲被人调换了,那究竟是跟谁调换的呐?为什么闻天傲这么聪明,还能记得两年前的事?那他还记不记得自己冷待他的事呢?沈惠茹越想越怕,打定主意如果能活着回闻家,就跟闻鼎虞打电话,告诉他闻天傲是假的,还是个怪胎。这么一来,她就等于帮了闻家一次,说不准对方看在她报讯的份上,能不追究她把肚子里的孩子弄掉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