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动手
    卫霄低头瞅着怀中因为剧烈疼痛而颤抖着身子的一点墨,从那飞溅着热血的伤口处看到那把想置他于死地的凶刃,沿着握住刀柄的手腕往上追溯,沈万才狰狞的面目落入卫霄的眼帘。.



    沈万才!为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卫霄整个人都懵了。方才,沈万才找他一起下楼的时侯,卫霄心底确实有所怀疑的。因为他和沈万才的关系与陌生人没什么差别,在这样的危急关头沈万才不想着自己逃跑,反而上楼找他,卫霄觉得有些说不过去。



    可是,沈万才之前用血字求救,使卫霄本能的把沈万才与方美玉放在对立的,对自己无害的一面。加上,沈万才在下楼时,问自己闻镶玉、孔知心的病情,更让卫霄以为沈万才在为藏于体内的蛊虫担心,等瞧见沈万才因为自己的回答而松了口气的模样,他的防范心就更低了。



    最后,沈惠茹的出现,愈发的蒙蔽了他的理智。在卫霄看来,沈惠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沈万才要害他的话,说什么都不会叫上沈惠茹的。此刻,沈万才通知沈惠茹离开,应该真的想带着女儿、外孙一起逃跑,以救出他这个闻家长孙和沈惠茹肚子里的孩子的大功,向闻家要求为他除去腹中的蛊虫。而且,无论是下楼途中,还是开门之时,沈万才自始自终都走在他前面,才令卫霄麻痹大意了。



    他轻信了自己的判断,害了一点墨的命,自作聪明的不是元墨纹,而是他自己!他凭什么以为沈万才用钢笔求救的事不是故布迷阵?就算这事是真的,但也不能断定沈万才不会在方美玉的威胁利诱下倒戈啊!这一刻,卫霄非常的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愚蠢,恨不得死的是他自己!



    然而,既便他再悔恨,事实也无法改变。眼下手中温热的触感,使卫霄的心尖锐的刺痛着,虽然那把匕首没有扎入他的心脏,却比挖他的心更疼。卫霄知道,沈万才把匕首刺来的那一霎间,被自己抱在怀中的一点墨是可以躲开的,因为刀尖并不是冲它扎过去的。但一点墨就是明白了这一点,才替他挡刀的。一点墨只是只白毛大鸡,什么也不懂,每天只会开开心心的吃经书拌饭。可是,就是这样一只大白鸡,为了救他,用胖乎乎的身子挡住了锋利的刀刃……



    一点墨是受过他的恩惠,但经书是他主动给大白鸡吃的,根本用不着它用命来偿还。虽说,他每次都嘀咕白毛大鸡带来的情报不怎么样,但在冰冷的没有一丝人气的闻家里,每夜听到大白鸡地扣窗声,就会让他觉得很开心……一点一滴,卫霄的眼泪不自觉地滴落在一点墨身上。



    “咕咕,喔——!”



    在卫霄由于一点墨的重伤而混沌的须臾间,沈万才猛地拔出刺入一点墨体内的匕首,因他粗鲁的动作撕裂了一点墨的伤口,使为了不让卫霄担心,而忍疼不叫的一点墨疼得扯开了嗓门。



    “一点墨!”



    卫霄把手捂在一点墨喷着鲜血的伤口上往后急退,并以充满恨意的目光瞪视着沈万才。沈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才因为卫霄那深入骨髓的恨意顿了一下脚步,但想到先前方美玉和自己说的话,又抛却了仅存的一点人性,挥舞着匕首提步追向卫霄。



    “爸!你这是干什么啊?”沈惠茹早在沈万才把刀子刺向卫霄时便惊呆了,此时,才在卫霄的躲闪,与沈万才的追击中醒过神来。她见卫霄马上就要被沈万才追上,急忙快步拦在沈万才身前质问道。沈惠茹这么做,自然不是担心卫霄,她只是怕卫霄有什么万一,回到闻家不好交代而已。不过,她这一挡,倒给卫霄节省出了逃命的时间。



    “滚开!”沈万才伸手去推沈惠茹,沈惠茹挺着肚子躲不开,为了避免跌倒,她一把拽住沈万才的胳膊,冷喝道:“爸,你是在发什么疯啊?”



    沈万才眼看着卫霄逃离玄关,自己却被沈惠茹拉着不能动弹,急得恨不得也给沈惠茹来上两刀。但又顾忌着沈惠茹是方美玉的女儿,怕自己对她下手,会引起方美玉的怒火,投鼠忌器之下,只得一边使力掰开沈惠茹的手,边呵斥道:“是你妈叫我做的,还不快放手!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你妈!”



    “你用这么大力干什么?想打死我啊?”不理解沈万才的做法,又对今晚别墅内外的一切都充满了疑惑的沈惠茹闻言,更是紧紧地抓住了沈万才的手不放,势要问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是什么声音?妈为什么叫你杀闻天傲?你知不知道他死了,我回去不好交代啊?”



    “我叫你去问你妈,你听不懂啊?”就如卫霄想的那样,沈万才找来沈惠茹,不过是为了使卫霄松懈心防,而他也成功了。可惜,关键时刻却被一只鸡破坏了筹谋,闹得前功尽弃。但当时他虽失了手,事情却还没有脱离他的掌控,一个小孩子能跑得比他快吗?何况,对方手里还抱着一只鸡。谁知,就在他要抓住闻天傲的时侯,竟被沈惠茹拦住了,原来的助力一下子转为他的败笔。



    沈惠茹怒视着掐疼了自己的沈万才道:“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去问妈?你就在这里,为什么不能说啊?”



    “我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一时间说不清!你想知道什么,我等会儿跟你说。现在再说下去,就要让他跑了!”沈万才知道和自己这个固执的女儿说不清,干脆想拉着她一起追,但沈惠茹大腹便便的样子,哪里是被蛊虫掏空了身子的他能拖得动的?



    如果,此刻沈惠茹拉着的是方美玉,她或许会放手。但她而今面对的是从小让她又恨又怨的沈万才,自然不信他的说辞。沈惠茹甚至怕自己的母亲方美玉已经遭到沈万才的毒手了。



    “还不快放手!再拉着我,我可要不客气了!”气急败坏的沈万才挥手抽了沈惠茹一耳光,心道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了这么个没脑子的女儿。



    吃了一记耳光的沈惠茹没有松手,反而缠的更紧了。她冷冷地睨视着沈万才道:“我妈呢?你是不是把我妈也杀了?”



    “你胡说什么呐?”沈万才没想到沈惠茹会胡思乱想到这个地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胡说?”沈惠茹冷笑道:“那你告诉我,我妈在哪儿啊?为什么把我和闻天傲叫到这里来?干嘛要杀他,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闻天傲!”



    就在沈家父女互相拉扯间,忽然,一条小身影飞速地从内侧的走廊冲向玄关处。沈万才定睛一看,却不是去而复返的闻天傲是谁?他为什么回来?心骇的沈万才想推开沈惠茹,但对方不配合,只能继续胶着在一起。



    快,太快了!当沈万才欲不顾一切推开沈惠茹之时,卫霄的身影已至眼前,接着只见他举臂一挥,一道在灯火下泛出的耀眼的光芒刺啦一声隐入沈万才的腰间。



    “啊——!哇啊——!啊……”



    卫霄灵活地转动着身子,右臂无休止地抽出与刺入,面无表情地躲避着沈万才扎向他的尖刀。卫霄每一次挥手,沈万才的腰间就多出一个血洞,引得沈万才哀声痛呼。到最后,沈万才疼得刀都握不住了,手贴着血口处,一屁股跌倒在地。而缠着沈万才的沈惠茹,却早在沈万才发出第一声惨呼时,便松开手躲到一旁去了。



    想到一点墨那沉重的伤势,卫霄的心就忍不住颤栗发沉。刚才逃离玄关时,他不敢走得太远,因为他一跑动,便会牵动一点墨的伤口,加重它的伤势。一点墨的血不停地往外流,堵也堵不住,每一滴都仿佛是滚烫的热油般地落在他的心口上,疼得好似在炙烤一样。



    卫霄深知沈万才只是要对付自己,他抱着一点墨逃窜,不仅使一点墨的伤势恶化,而且会把一点墨扯入危险之中。没有办法的卫霄来到客厅内,用力拉开一角的地毯,抬腿踢开其下扭动的蛊虫,抽出背包内的经书丢到地板上摊开,把一点墨轻轻地放在写满佛经的笔记本上。接着,卫霄又取出一本经书,撕下其内的纸页洒在一点墨的周围,并把手中的笔记本盖在一点墨的伤口上。



    卫霄以为,就是方美玉亲自来,也奈何不了经书堆里的一点墨。当然,卫霄知道这么做有风险,但眼下的情形,让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你在这里等我。”



    “咕咕。”



    “别动,听话!我马上就回来。”卫霄眼中的泪水滴在一点墨的脸上,正在失去光泽的一点墨的小豆眼亮了亮,微微地点了点脑袋。



    “嗯。听话。”卫霄摸了摸一点墨的小脑袋,转过头站起身,当背对着一点墨时,眼眶中的泪水汹涌而出。卫霄掏出插在腰间的,向d 保镖借来的军用匕首,撕开牛皮套子,回首看了眼一点墨后,冷着脸冲出了客厅……



    卫霄抬起腿,狠狠地踹向沈万才的脸,看着沈万才一下子肿起的脸颊和带血的额角,笑问道:“外公,这泡过佛经水的匕首的滋味好吗?想不想再来几下?”说着,卫霄蹲□,胳膊一扬一落之下,猛地把沈万才之前握着匕首的右掌刺了个对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