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牵强的结论
    卫霄暗道,难怪转让书里给他的东西有那么多,原来不是给他的补偿,而是沈万才的买命钱!说到底,比起这些身外之物,当然是自己的命重要得多。沈万才怕给少了,闻家人看不上眼吧?



    可是,卫霄不自禁地咬着下唇嘀咕道,刚才吃饭的时侯,沈万才把这支写不出字的钢笔递给自己,若是自己真的拿过笔签名了,沈万才就不怕凶犯看出端倪吗?沈万才被逼到只能用这种极可能失败的法子来联络外界的地步了,那凶犯一定是随时随地看守着他的。即使犯人便是养蛊人,把别墅里的人都控制住了,平时让他们监视沈万才,但卫霄相信,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对方再托大亦不敢放任沈万才与自己接触的,必定要亲自盯着才行。



    思及此处,卫霄觉得自己想左了,看沈万才的样子应该已经被控制住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会儿难得能与他见面,定然是准备背水一战了。而且,万一那时自己从沈万才手中取过钢笔,也不要紧。一写写不出字,沈万才只要推说笔坏掉了,让管家再换一支笔就好了。



    因为他在场的缘故,凶犯既便起疑,也不会当场发难。而沈万才只要抓住时机,随意一点,在管家找笔的时侯悄悄把钢笔放进兜里,单手转开笔杆取出纸条,趁众人不注意时送到嘴里当作晚饭般的吞下去就行了。这么一来,就算事后凶犯追究,也查不出问题了。



    卫霄紧锁的眉宇一直没有松开,自问既然这样,那沈万才与沈惠茹争吵时说的那番话,会是说给他听的吗?沈万才会把期望寄托在一个五岁小孩的身上么?大人一般都觉得小孩子靠不住,听过的话转眼即忘,沈万才怎么可能拼着被凶犯发现的危险,冒险来提醒自己?那对方不是跟他说的,是跟谁说的呢?



    不会……卫霄的心猝然一跳,暗道,不会是他的那些保镖吧?难不成,他们偷偷跟到这边来了?



    卫霄猛地站起身,抱起一点墨走到门边关上灯,其后三步并两步地走到窗边,朝下俯视。玻璃窗外便是树林,今晚的舒郁被云层遮住了,除了别墅内洒出的灯光,竟一丝光线也没有,加上树木枝繁叶茂,此时更是黑压压地混成一片,什么都看不分明。不过,这些都没难住能在暗中视物的卫霄。然而,他一连观察了十来分钟,底下却没一点动静。



    就在卫霄以为自己料错了,想放弃的时侯,一道焰火从林中蹿出直冲云霄,在高空中炸出璀璨的礼花。金黄色的礼花在夜空中非常的醒目,闪烁着刺目的光芒,其间的星星点点也未有平日的烟花那般易逝,整整持续了三分钟,才如开到盛极的花朵般慢慢地凋零。



    出事了!



    卫霄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不知道保镖是否带了信号弹,但眼前的烟花一定不会是沈家人放给自己看的。到底出了什么事,严重到不得不让保镖点燃信号弹呐?心思急转中的卫霄骤然间想到之前沈万才与女儿沈惠茹吵架,方美玉姗姗来迟的事。在方美玉阻止两人争执前,沈万才父女俩已经说了很多话了,他们说得那么大声,底楼的人就不用说了,就是在二楼、三楼的人,只要住得离楼梯口近一些,只怕也能听到。那方美玉为什么没有立刻阻止呢?



    卫霄以为有两种可能,一是方美玉也像沈万才那样,被凶犯控制住了,她来得慢,是因为她亦想借机放水。另一种可能,是方美玉就是令沈万才惧怕,千方百计求救,恨不得立刻逃离对方身边的凶手!卫霄倾向于第二种说法,方美玉蒙着面纱使他起疑不说,沈家父女吵架那会儿她若是在场,无论如何,即使做样子总要出言劝说的。若不然,势必令凶犯恼怒。可当时没有她的声音,因此可以断定,方美玉那时不在场。那她到哪里去了?



    思考这个问题时,还得和沈万才的举动联系在一起。沈万才为什么敢大声说话,不怕引来凶犯马上被阻止吗?这样的话,徒劳无用不说,他甚至还会让凶犯责打。能想到用钢笔寄信的沈万才,会如此疏忽大意么?显然不可能!



    所以,卫霄做了个大胆的猜测,就是那时候凶犯不在别墅里,她出门了!反过来说,没有在第一时间劝说沈惠茹、沈万才争吵的方美玉有重大的嫌疑!



    他之前提过,晚上吃饭让他签署文件时,凶手必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定是在场的。也就是说,除了沈万才和他自己,沈惠茹、方美玉、管家都有可能是凶犯。把这个条件,联系以上的问题,谜底就呼之欲出了!



    卫霄沉着脸思索着,一个人蒙住脸,会让人以为她被调包了。但卫霄的听力很好,可以听出方美玉的声音没变,仍是两年前的音色。方美玉还是不是原来的她,先且不论,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摆在卫霄的面前。方美玉一个女人,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作为丈夫的沈万才必须求救呢?她又是用什么手法,控制住别墅里的佣人的?要是佣人还能自主,肯定会帮着沈万才的,眼下的情形分明是作为主人的沈万才被关押起来了。沈惠茹口中全职太太的方美玉,真有这样的能耐么?



    卫霄思来想去只有一个答案,方美玉就是那个两次三番想置他于死地的饲蛊人!



    假如真是这样,一切就都说得通了。闻镶玉、孔知心身上的蛊虫僵死,体内有着母蛊的方美玉是能感觉到的,这让她产生了危机感。果然,闻镶玉等人出院,带来了元墨纹,甚至不顾惜自己刚出院的身体,举办了大型的宴会招待来客。一直关注着闻宅动向的方美玉认为不能再坐以待毙,便让沈万才找借口把他叫来沈家。



    沈万才正好将计就计,欲利用他送出自己的危在旦夕的情报。当然,沈万才知道方美玉找他来肯定有事,他这个外孙死在沈家的可能性也很大。但沈万才如今已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一定觉得闻家能救他是最好。如果不能救,让闻家长孙给自己陪葬也不错。再者,要是自己真的死在沈家,闻家必然会找上门指名要见沈万才,说不定便是沈万才得生的机会。



    这些,沈万才不可能想不到。所以,他很干脆的写了转让文书,积极配合方美玉的行动。为了麻痹闻家人和元墨纹,还让沈惠茹这个女儿陪同前来,做出一副接外孙探访生病外公的样子。



    真是好算计!卫霄心中叹息,但他其实很明白,不是对方的手段多么高明,而是身边没有一个为他着想的人。闻镶玉、孔知心难道不知道他此行危险吗?可他们不在乎!卫霄长长地叹了口气,一点墨仿佛知道卫霄的伤心般的,歪着脑袋不停地蹭着卫霄的下巴。稍息之后,卫霄腹中的涩意消散了一些,抬手摸了摸一点墨的小脑勺,一边继续推敲,心却不由得慢慢下沉。因为他想到方才方美玉出门,很有可能是去解决躲在树林里,悄悄来确定自己安全的保镖了。



    *凡胎的保镖怎么能躲得过蛊虫的袭击?何况,在黑暗的树林里?难怪保镖拉响了信号弹,可能是临死前拼了命才成功的,死的时候,身上可能被蛊虫钻得千疮百孔。卫霄的心被狠狠地揪了起来,疼得厉害。那些保镖可以说是为自己死的,卫霄闭上眼沉默了良久,方按下激荡起伏的情绪,握紧拳张开黝黑的眸子,冷眼望着窗户外的黑夜,自问,养蛊人为什么一次次地针对自己?



    卫霄越想越不明白饲蛊人要除掉自己的目的,难道,杀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能让她有成就感?对方首次发难,收买厨娘绑架他时,他还不到三岁。<#..关键是他那时候,除了闻家人,认识的人极少,只到过医院和托儿所,在托儿所里没上几天课就遇到了地震……



    如果说,方美玉被调包的话,依眼下的情形看来,只可能是地震后被调得包。那么,从真人被换走,到他被绑架,之间不过才短短的几天时间而已,他与对方根本没碰面,一无怨二无仇的,养蛊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除非,对方一开始就是为了报复他来的。但当时才两岁的自己会结下这样的死敌吗?至少,在卫霄的记忆里从未有过。当然,卫霄不排除闻家人,比如闻鼎虞、闻君耀在外面得罪了人,对方要报复在他头上的可能性。可是,饲蛊人既然有杀人于无形的能力,为什么还要假扮成方美玉?这样反而容易暴露自己吧?所以,比起这个牵强的结论,卫霄更倾向于方美玉没有被调包。



    那么,方美玉为什么要杀自己呐?总不会是因为沈惠茹不喜欢他,身为母亲的方美玉要帮女儿除掉他这个碍眼的存在吧?卫霄摇头道,她要是想这么做,早可以在沈惠茹的女儿朵朵死的时侯就下手了。反正下蛊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她完全不必怕被怀疑。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方美玉在地震后才迫不及待地冲自己下手的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