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越长越回去
    “你给他为什么不给我?我结婚的时侯,你怎么就没有这么大方过啊?你是不是忘了,他姓闻,我才姓沈!”



    “他姓闻也是我外孙!再说,给他给你还不是一样的?我真搞不懂你啊,要是换了别人,我把东西给她儿子,她还不开心地跳起来?怎么到了你这里,要跟儿子抢东西了?真是越长越回去了!”



    看来,方美玉母女俩把他不是沈惠茹亲生儿子的这件事瞒得死紧,沈万才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和沈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沈惠茹对自己,一点也没有母亲对儿子的亲密,反而态度非常的恶劣,沈万才真的没怀疑过其中的原因吗?



    但话又说回来,这是他第一次来沈家,也是沈万才第一次看到沈惠茹和自己相处的情形,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亦情有可原。何况,沈万才一定知道自己是跟闻镶玉、孔知心住的,一个和母亲分开两地,由爷爷、奶奶带大,加上母亲脾气又暴躁,在这样的前提下,儿子和母亲关系不好也说得过去。



    “怎么一样啊?你以为这些东西给了他,闻家的人还能让我插手啊?”



    “那是你没用!要是闻君耀对你有心,别说我给的这些东西,就是整个闻家,还不都是你的?你真应该跟你妈学学,把你这个臭脾气好好改改,再这样下去,就算哪天你跟君耀离婚,我都不奇怪!”



    “跟妈学?哈哈!跟妈学给你养私生子吗?跟妈学,被你打也不敢说出去么?刚刚吃饭的时侯,你说妈的脸是地震那天压坏的,真是好笑,她的脸根本就是叫你打破相的!因为你那个宝贝儿子死在地震里,就硬说妈没看好他他才死的,结果把妈打成这样。要是我,我早跟你拼命了!”



    方美玉的脸不是在地震的时侯压伤的,而是被沈万才打的?他们两个,究竟谁说的才是真话?贴在门缝处的卫霄不自禁地锁起眉峰,满心都是疑问。但从沈惠茹、沈万才的对话,可以确定一个消息,那就是沈万才的小儿子或许确实是死在地震里的。



    “你胡说什么啊,啊?你妈的脸明明是她自己弄伤的,谁跟你说是我打的?你一天到晚在乱想些什么啊?我打你妈打得再狠,会把她打得到现在还不能见人吗?你……”



    “哎哟!我就走开这么一歇歇,你们怎么就吵起来啦?好了,好了,都别说了!惠茹,不是叫你回房了吗?又出来做什么?”



    方美玉?她刚才去哪儿了?卫霄心下疑惑。不过,方美玉是女主人,有事走开一会儿也没什么奇怪的。卫霄抿唇暗思道,方美玉的脸虽然破相了,但照之前的情形看来,她在沈家的地位好像没有变动。



    “我还没吃饱,出来拿点东西吃。妈,你听到爸刚才说的话了吗?他……”



    “行了,有什么好吵的?你挺着个肚子不吃力啊?听妈的话,先回房,我待会儿让人给你送吃的过去。”



    “哼!你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要整天东想西想的,还是回家多教教天傲怎么写字吧。”



    “哎呀,你也少说两句!走走,到楼上去。老居,你扶小姐回房。”



    “是,夫人。”



    听到方美玉的话,卫霄赶忙合上房门按上门锁。沈家的别墅内到处都铺着厚厚的地毯,连阶梯上也不例外,走起路来根本听不到脚步声。况且,他所在的房间更在楼梯口,万一沈万才他们已经走上二楼,他还没关门,让对方抓个正着该怎么办?而他之所以吃这个亏,仅仅就是为了多听一会儿,卫霄觉得得不偿失。



    卫霄沉着脸走回桌边,坐到鼓凳上。



    “咕咕。”一点墨仿佛知道卫霄心烦,歪着脑袋蹭了蹭卫霄的额角,想要安慰他。



    “阿嚏!别闹,乖一点,我要想事情。”卫霄被一点墨的绒毛扫过鼻尖,打了个喷嚏,没奈何地抱过桌上的一点墨揉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



    卫霄觉得不对劲,方才沈万才父女的争执好像是刻意说给他听一样,否则,为什么要闹得这么大声呐?可是,对方为什么要他听这些话?卫霄愈想愈不明就里,心底焦燥极了。好半晌才压住烦乱的思绪,强迫自己从头开始想。



    沈惠茹和沈万才是为什么吵起来的?对了,是因为这份文件。卫霄转首看向那个自己放置在桌面上的纸盒子,伸手把它移到自己面前,翻开盒盖。卫霄捏着经书纸片,小心翼翼地托起纸张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文件上写着沈万才要把市内的两处房产、郊区的一座庄园、和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转让给他。



    怪不得沈惠茹要跳脚,沈万才赔偿他的东西确实多得令人起疑。沈万才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总不会是病傻了吧?卫霄转着眼珠思索道,沈万才把这么多东西无条件地送给自己,方美玉、沈俊文知道吗?他们要是知道的话,为什么不阻止?难不成,沈家人喜欢替人做嫁衣?



    算了,想不明白先放在一边。卫霄甩了甩头,继续回到之前的思路上。沈万才、沈惠茹由这份文件开始吵,扯出方美玉破相的问题。孰是孰非,卫霄一时间也弄不明白。苦思冥想的卫霄不经意间看到纸盒里躺着的孤伶伶的钢笔,猛然间,沈万才方才说的最后一句话,浮上卫霄的心头。沈万才叫沈惠茹回家教他写字,但沈万才分明知道他和沈惠茹不住在一起,而且沈惠茹马上就要生了。



    对,他想起来了!卫霄的黑眸紧紧地盯着盒中的钢笔,心道,这支钢笔与盒子不是一块儿拿来的,盒子是管家老居取来的,钢笔却是沈万才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来的。而且,让他把文件带回家是为了签字,把钢笔放在里面干什么?他们闻家会没有签字的笔吗?无况,这又不是特意买给他的新钢笔。这么说……



    卫霄脸色一窒,飞快地取过盒中的钢笔捻开笔杆,一张搓成烟卷似的小纸片从中掉出落在桌面上。卫霄放下钢笔拿起纸条,拉开一看,上面写着两个暗红色的大字——救命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血字?



    这个意外来得太突然了,好比一个到了贼窝的卧底,突然间发现被自己认定的穷凶极恶的嫌犯居然是个人质。..卫霄惊讶的连眼睛都瞪圆了,半晌说不出话来。许久才转动起小脑筋,心道,这张带血纸条的主人,除了能把纸头偷偷塞进笔杆内,又说些似是而非提醒人的话的沈万才不作第二人想。



    沈万才会出此下策,肯定是因为被人监视着。对方是养蛊人,还是其他凶犯先不谈,卫霄此刻最疑惑的是,沈万才为什么会认为自己能找出钢笔里的字条呢?难道,他知道自己比较聪明?这不可能啊?就算与自己交过手的饲蛊人在沈家,对方只怕也不清楚他的底细。因为,毕竟没有短兵相接。



    第一次遇蛊,下蛊人根本不在场,若非如此,自己不可能那么容易脱身。第二次蛊虫爬进卧室那会儿,既便西窗外站着的怪人便是养蛊人,可当时自己躲在梳洗室的门后,对方十有*看不到自己的动作,也就无从得知自己的能耐了。那么,连饲蛊人都不明白其中的究竟,沈万才是怎么知道的?还是说,沈万才虽然把这支钢笔交给自己,但并没有想过要自己来解开笔杆中的秘密,而是让自己带回去,期盼闻家人看出这里面的疑点?



    卫霄想不通啊,谁会没事把笔杆捻开来看?难不成,沈万才好不容易传出来的救命信,不过就是为了撞个可能性?



    诶?等等!刚才他想到什么?没事不会捻开笔杆,对了!想到这里,卫霄拿起钢笔,往内胆上套好笔杆捻牢,随后握着笔在文件的一角上划了两道线,痕迹倒是有,却没笔迹。果然!这支钢笔被沈万才做了手脚,写不出字了。



    如今丰国所处的年代,好比前世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水笔啊、油性笔啊、中性水笔什么的都没有,顶多就是圆珠笔,还是一写就漏油的那种。多数人都用廉价钢笔,说廉价其实也要三四块一支,已经属于奢侈消费了。用的人多了,大家自然都知道钢笔写不出字,首先要捻开笔杆看内胆里还有没有墨水。沈万才就是抓住了众人习惯性的心理,设下这个计谋的。



    卫霄回忆着上辈子的记忆,确实就如沈万才想的那样,只要钢笔写不出字,大家第一时间便转开笔杆捏一下内胆,看笔头上会不会出水,没有墨水溢出的话,就要重新吸墨汁了。当然,沈万才必然也想过,他的钢笔写不出字,若是碰上一般的人家肯定会去灌墨水,可闻家不缺笔啊,要是闻镶玉立刻从傍边递上一支笔,那他的筹划就白费了。



    所以,沈万才拟写的这份转让书才那么丰厚。他一定是希望闻家人在第一眼看到文件时,就觉得不可思议,从而起疑。但不管怎么样,不占便宜的是傻瓜,何况是闻镶玉、孔知心这般贪心的人。只要闻家人催着自己签名,必然会用近在咫尺间的钢笔,结果与文件放在一起的,为了方便他签名钢笔却写不出字,岂非奇怪?这时,就算很多人都没看出其中的疑窦也不要紧,一个,只要在场的人中有一个感觉不对劲,沈万才的计划就成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