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蛊虫
    看完外侧的走廊,卫霄扭身回视他今晚要住的卧房。寝室呈长方形,南面的墙角处放着衣柜和木箱。一张五尺宽的大床摆在中间,两边是床头柜。床尾后半米处,靠墙面的地方贴放着一米宽三尺半高的四斗矮橱,橱面上搁着一台二十寸的电视机。床的右面,亦是正对着进门处的地方,摆着一张圆木桌,桌底下倚着五只雕花鼓凳。而大床左侧的墙面上则开了扇门,若是推开房门,另一边应该是梳洗间。



    卫霄合上房门步入寝室,先是把手里拿的纸盒子放到圆桌上,然后从衣兜里掏出默写着经书的纸片压在掌心下,并把附着佛经的手掌贴到桌面上,来来回回地扫了一圈,把圆桌的上上下下,乃至几只鼓凳都检查了一遍,才把怀中的一点墨轻轻地放上圆桌。



    “你坐在这里不要动,我先去检查一下。”卫霄摸着一点墨的绒毛,悄声吩咐道。



    “咕咕。”一点墨缩着脖子,听话地点了点头。



    卫霄沿着墙壁从西到东走了一圈,一双灵动的大眼把房内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底。一直走到洗手间外才站定,用捏着经书纸片的手握住门把,小心推开。



    咔嗒。



    卫霄朝梳洗室内环顾了片刻,才打开电灯。洗手间内铺着雪白的大理石,白色的抽水马桶、乳白色的浴缸和洗手台,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无论是颜色还是布置,都非常的简洁和干净。卫霄走进卫浴室观察了片刻,没发现什么疑点,便踱步至窗台边,踮起脚尖把窗户锁上。



    哆哆哆。



    老居来了?卫霄三步并两步地跨出梳洗间,冲到桌边抱起一点墨,推至房门的斜角处,方开口道:“进来吧。”



    “小少爷,我来给你换被子。”管家老居推开门,抬眼冲房内环视了一圈,待找到了卫霄的身影后,方颔首一笑,边说边举起手向后招了招。下一瞬,捧着棉被、被单的女佣们鱼贯而入,一个个分工合作,先把原来的被子枕头拿开,掀起被单连其下的棉花毯一块儿抱走,随即摆上新的垫被,套上洗干净的床单,最后女佣放下没用过的被子、枕头,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不过五分钟,女佣们便在老居满意的点头下离开房间。



    “小少爷,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说得这么文绉绉的,如果真是个五岁的孩子的话,说不定都听不懂吧?卫霄暗中腹诽着,边显露出疑惑的表情道:“你是问我要什么吗?”



    “是的。您今晚好像没吃多少东西,等会儿会不会肚子饿想吃宵夜?喝的开水我已经为您备好了。”管家老居指了指桌上的水壶和茶杯,补充道:“这是洗脸和擦澡用的毛巾,还有牙刷、香皂、木梳、新拖鞋。您看,还缺些什么?”



    卫霄看了眼管家送来的东西,摇了摇脑袋道:“我想不出来。”



    管家笑着说道:“小少爷一时间想不起来不要紧,您有什么事可以按铃叫我。”管家向前两步行至床边,拉起床头柜旁连着电线的按铃按了一下,示意卫霄到时候就这么做。



    “嗯,我知道了。”卫霄把一点墨放到桌上,抬起左腕看了看手表,随后朝管家挥了挥手道:“八点四十分了,我要洗澡睡觉了,你也去休息吧。”



    “好的,我就不耽误小少爷休息了。”说罢,管家欠了欠身退出房间,顺势带上了房门。



    管家一出门,卫霄立刻上前锁住了房门。虽然未必有用,因为要是沈家人有恶意的话,钥匙就在对方手中。但这么做,好歹也有些心理安慰作用。



    “咕咕。”站在桌上的一点墨忽然朝卫霄叫了两声。



    “怎么了?”难道,一点墨发现什么了吗?卫霄跑到桌边望着一点墨,对于元墨纹说的,一点墨是灵宠,遇到蛊虫、或与蛊虫有关的东西就会有反应的话,卫霄还是寄予厚望的。



    “咕咕,咕咕。”一点墨低下头,啄向卫霄的衣兜。



    卫霄吓了一跳,还以为蛊虫钻到自己身上来了。哪料,一点墨啄了几口竟带出了上衣口袋内的佛经纸片,纸片上有几个小豁口,仔细看,其中撕下的另一半分明就叼在一点墨的尖嘴里。原来,今天一点墨等来等去没吃到每晚可以享用的美味夜宵,居然自力救济起来。刹那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间,骇然与震惊的情绪,一下子转为哭笑不得,卫霄心绪起伏翻腾,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挥手拍向一点墨的脑袋,骂道:“你个吃货!”



    “咕咕,咕咕。冰@火!..”平常这个时侯,好人儿都会喂给自己吃好吃的东西,今天忘记了不说,自己啄两口纸片还被打骂。一点墨有些委屈,小脑袋耷拉下来,湿漉漉的小豆眼可怜兮兮地望着卫霄,嘴里发出轻微的,带着低落情绪的咕咕声。



    “行了,别闹。”卫霄让白毛大鸡在桌上站好,一边取过管家送来的玻璃杯,从背包里翻出备用的手绢,把杯子的里里外外都擦了个干净,并抽出藏在包里的玻璃瓶,瓶子里装着掺了经书纸灰的白开水。卫霄捻开盖子自己喝了半瓶,接着把瓶内剩下的水倒入玻璃杯中,举着杯子凑到一点墨嘴边微微倾斜,示意它把水喝下去。



    在一点墨喝水之时,卫霄回忆着来到沈家后发生的事。其中两件事,让他格外的在意。第一件是方美玉头戴纱巾,和遮着脸的人相处,任谁都会起疑心,更何况是如今这般危机四伏的情形下。沈万才说方美玉的脸在地震的时侯受了伤,但在自己没有见过对方面纱后的模样之前,卫霄依旧保持怀疑的态度。



    另一件事是,沈万才叫他来面见的时机太巧合了。就在闻家请来元墨纹要策划着找出养蛊人的当下,沈家用这么个牵强的借口让他来偏僻的别墅,无论怎么看其中都有鬼。真那么想补偿他的话,早就把文件送去闻家了,还怕他不肯签字吗?卫霄不信沈万才真的想赔偿自己,那么对方真正的用意是什么呐?总不会是想用糖衣炮弹麻痹自己,等自己松懈时再给上致命一击吧?



    卫霄摇着头思索,沈万才应该不会拿自己儿子的死开玩笑的,听当初方美玉的说法,沈万才挺宝贝这个小儿子的。卫霄相信沈万才的小儿子确实死在地震那会儿,但究竟怎么死的,是不是死在地震里就难说了。卫霄心道,自己是在地震后被人绑架的,绑匪更死在蛊虫的手上。若是沈万才小儿子的死和自己有关,沈万才想报复自己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他既有条件亦有能力。



    他被绑匪塞在小木箱里,听到绑匪说绑架自己是为了钱,而沈家有得是钱。再者,当初因为乌俞市内的房子都被地震震塌了,他和闻家人都去了香芫市的别墅,他在别墅里住了没几天就被绑架了。即是说,这个幕后黑手不仅在几天内得知了自己的落脚处,还弄清了别墅内所有人的情况,甚至拿住了对方的弱点,威胁利诱地收买了绑匪。除了内贼之外,卫霄想不出谁有这样的能力。



    沈惠茹!是的,沈惠茹!



    当时,他们从新峰大厦逃生后,沈惠茹和他们一起被送到了香芫市中的别墅。虽然,沈惠茹很快便因为精神状态不好住院了,但别墅在哪里她是知道的,卫霄以为,有可能沈惠茹曾经和闻君耀一起到这栋别墅里住过。毕竟,香芫市离乌俞市不算太远,附近风景也不错,有山有水,是只有二三天休假的人的好去处。



    绑架也好,下蛊也罢,沈惠茹未必参与其中,但可能无意中透入过有心人想探知的,而她恰巧知道的消息。



    “咕咕,咕咕。”



    一点墨喝完水,晃了晃脑袋,把喙尖上的水滴洒在卫霄的手上。卫霄拿起方才随手放在圆桌上的手绢,给一点墨擦了擦嘴角四周的水渍。擦完后,卫霄把手帕塞入背包时,忽然碰到一个硬东西。狐疑的卫霄拉开背包一看,原来是沈俊文送给自己的礼物。



    这是个用锦缎包裹的小匣子,不到半个手掌大,四四方方的。当时沈俊文送了礼就起身离开,在场的沈家人也没叫自己拆礼物,在沈万才的催促下,他便把小匣子放进了背包,想着包里都是自己默写的经书,就算里面藏着蛊虫,怕亦是焚烧殆尽的下场。所以,倒也没有怕沈俊文做什么手脚。



    卫霄边想边伸手掏出匣子,暗道,要不是刚才塞手绢时碰到匣子,他都快把这个东西忘了。不过,匣子放在包里这么久都没动静,应该没什么问题。卫霄左手拿着小匣子,右手拆起包裹在外的绸缎。



    “什么?你给他那么多东西?爸,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怎么?你有意见?”



    是沈惠茹和沈万才的声音,从楼下传上来的。卫霄眉峰一凝,顺手把匣子塞进口袋,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举手握上门把,并用指头按住门锁小心的转动,无声无息地拉开房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