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可思议
    其实,这种测试短时间内的记忆力的问题,自然是越早回答的人越有利。这不,王香香虽然还小,但为人很有点小聪明,抢在一点墨之前要求先说。



    “王学明。喏,拿好。”王香香抽出一张纸片交给身前的小男孩,又转向下一个。“唔,庞佳,是这张,喏。不对不对,我拿错了,应该是这张。”



    王香香发纸片发了十分钟,好几次给出了纸片又收回来,还在中途偷偷看向蒋老师和往日要好的小朋友,企图让他们提示自己。可惜,在卫霄的阻拦下没成功。最后,举棋不定的王香香在徐庆余等人不耐烦地催促声中,才阴着脸退了一步,示意卫霄自己分好了。卫霄请蒋老师做裁判为王香香打分,十个人名,王香香发对了五张。



    王香香得知成绩后,脸色难看地瞪向卫霄。卫霄哪管王香香怎么看自己,他再次上前收回纸张重新弄混,把纸头放到一点墨站立的桌面上。不用卫霄吩咐,一点墨就动了起来。它猛地抬腿,抓向最上方的那张纸,张开翅膀飞向被王香香挑选出来,排成一列横队中的某人。



    扑棱扑棱!



    “啊——!它飞了,飞了!还抓着纸头!”



    “它把纸头放到庞佳手里了。”



    “它好聪明啊,比王香香发得快多了!”



    “这么快,要是发错了怎么办?”



    “对呀!你发得慢一点,不要急。”



    “是呀,别急啊,我们会等你发完的。”



    王香香听着教室内小朋友们七嘴八舌的话,气得脸颊通红。这些人不帮着自己就算了,居然去帮一只‘鸡’,王香香觉得自己委屈极了,拼命地跺脚却没人搭理她。实则,倒不是方孝诚他们不喜欢王香香,主要是大家从没看见过眼前这么有趣的事,连蒋老师都看呆了。甚至,因为她对这个世界比孩子知道的多得多,所以更为‘一点墨’的聪慧而震惊,看得都呆住了。



    “咕咕。”



    不过两分钟,一点墨来回了十次,把纸张都送到了小朋友的手里。这回不用卫霄邀请,蒋老师主动上去为一点墨打分。她本以为一点墨只是学着王香香的动作比划而已,然而,王学明几个手中拿着的纸片却告诉她,没有那么简单。十个人,十张纸,竟一张都没有发错。蒋老师张着嘴瞥向卫霄,没有从卫霄的脸上看出任何端倪的蒋老师再一次把目光放到一点墨身上。



    动物表演,蒋老师不是没看过。如果今天换了一只狗、或是猫,做出这样的事,蒋老师未必会那么惊愕。可对方是一只鸡,一只平常在菜市场里就能买到的乌骨鸡,蒋老师怎么能不讶然呢?



    “老师——!大白鸡到底发对了没有啊?”



    “对啊,老师。大公鸡发对了没有呀?小梦想知道。”



    “我也想知道。”



    “我也想!”



    被小朋友们的喊声惊醒的蒋老师宣布结果道:“都发对了,一个都没错。”



    “哇——!大白鸡好厉害!”



    “小的是真的,白毛大鸡比王香香聪明!”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gt;

    “就是啊,王香香才发对了五张,大白鸡全发对了。”



    “王香香输了……”



    小朋友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与左右之人述说着自己的惊叹,听得站在一侧正不高兴的王香香双眼冒火,大声嚷道:“我才没有输,这个不算!肯定是你昨天就教它的。”说着说着,王香香怒视卫霄。



    “胡说!”徐庆余蹙着眉,冷眼睨视着王香香道:“庞佳他们明明是你选的。”



    “就是!”贺荣、杨赞几个帮腔道。



    “不管!反正这个不算。”王香香撅起嘴巴道:“要比,就比唱歌!”



    “比就比!”



    “大白鸡才不会输呢!”



    卫霄还未开口,好些小朋友已经自作主张地替一点墨答应下来了。



    “哼!”王香香白了卫霄一眼,抬起下巴扬声歌唱。“花园里满地都是花,我们来尽情玩耍。走过草地、飘过海洋、飞向蓝天,啦啦啦……”



    一曲歌毕,蒋老师为王香香打了八分,王香香得意地瞄着卫霄,看他怎么让一只鸡唱歌。谁知,刚移动视线,就看到站在讲台上的大白鸡扇动着翅膀,一扭一摆地摇晃着胖乎乎的身子跳起舞来,有力的脚爪还踩着舞步,看起来倒是似模似样的。末了,一点墨边跳边昂起脖子,琥珀色的喙一张一合,那些莫名其妙,却异常有节奏感的声音从它的声带中传出,飘扬在偌大的教室里。



    “咕咕咕,咕咕咕!喔喔——!咕咕,咕咕咕咕咕!喔喔——!”一点墨拍着翅膀越跳越欢,脚爪一抬翅膀一扬,整个身子飞起来在桌子上旋转一百八十度,一连三个翻转,看得小朋友们又笑又叫,不自禁地拍起手掌。到一点墨表演结束之时,两只掌心都拍红了。



    “咕咕。”一点墨歪着小脑袋,眼巴巴地瞅着蒋老师打分。



    此时,蒋老师已由震惊到麻木,但仍对一点墨那对亮晶晶的小豆眼没辙。刚要报个最高分,却见王香香带着哭脸凝视着自己,怕惹哭小孩子的蒋老师只好报了个八分,让两者打个平手。



    “咕咕,咕咕!”一点墨用屁股对着以不正当手段促使评委打低分的王香香,姚融、方孝诚等人也觉得蒋老师把大白鸡的分数打低了,在一旁声援一点墨。说这次虽然打平了,但第一次是一点墨赢,所以王香香还是输给了大白鸡。



    徐庆余甚至给王香香取了个‘不如鸡’的绰号。



    骄傲如王香香,怎么可能接受?她又一次发起挑战,在众多的提议中选了跑步。哪料,蒋老师方宣布开始,王香香才跑出了一步,一点墨已经拍拍翅膀飞过了终点线。



    “它怎么可以用飞的!”王香香扭曲着小脸,用食指指着正拍着翅膀犹如欢呼一般的大白鸡。



    “你刚刚也不是一样!明明知道大白鸡不会说话,还要比唱歌。”徐庆余不留情地揭露了王香香的阴谋。



    姚融点头附和道:“王香香,输就输了,别输不起嘛!”姚融学着家里打麻将的母亲常说的话。



    “我才没有输!你们都偏帮它,我才输的!呜呜呜,老师—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王香香擦着湿漉漉的大眼,转首望着蒋老师,示意老师为自己声张正义。



    “只会打小报告!只会告诉老师!”



    “就是,就是!”



    “自己输了还不承认!”



    “不如鸡,不如鸡!”



    “呜呜……老师!你看他们啊!”



    “明明是你……”



    “好了,好了。”蒋老师举臂挥了挥道:“大家别吵了,也不要给小朋友取绰号,知道吗?来,老师把画纸发给你们,大家一起来画大公鸡,好不好?”



    卫霄招过仍在显摆的一点墨,让它站在讲台上,给小朋友们做模特。卫霄看着昂首挺胸的白毛大鸡,微微轻叹了一声。他没想到一点墨的表现欲这么强,原本只是想让一点墨多与人接触接触,不要动不动啄人。毕竟,一点墨被元墨纹抓住了,或许日后还会跟着他见很多人,要是不听话的话,说不定会吃苦头。卫霄可不愿意看到白毛大鸡受伤。



    不过,这些只是浮于表面上的说辞,卫霄的心底里藏着个大胆的想法。他今早把一点墨带出来,是想让它脱离元墨纹逃走的。卫霄以为,做灵宠再好也比不上自由自在。当然,此刻一点墨是不可能离开的,等晚上去了沈宅,若是一点墨希望,他会闹出个乱子让一点墨趁机溜走。卫霄这么做,不仅为了一点墨,也为了自己。



    他与一点墨有缘,这只白毛大鸡很可能是吃了自己的经书才开窍的。所以,卫霄不想看到它受制于人。可卫霄知道如今的自己护不了一点墨,只能让它逃走。另外,自己给一点墨吃了那么多经书纸灰,眼下元墨纹未必发觉,但谁说得准日后会怎么样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卫霄觉得还是让一点墨这个可能导致暴露自己秘密的源头远离元墨纹才好。为此,卫霄把一点墨抱来了,就怕到时候情况有变,元墨纹不让一点墨跟去沈家。但自己是不是能把握住这个机会,一点墨想不想离开,卫霄实在吃不准。



    “小蒋,听说你们班里有人抱了只鸡来幼儿园,是不是真的啊?”



    “诶,我也听到了,那些小孩说这只鸡比人还聪明。..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



    “是啊,小蒋。快给我们说说。”



    爱星幼儿园这段时间万事不顺,先是孩子失踪,去冬游又遇上怪事,回来后还听到被拐小孩的班主任淹死在河里。不想事情还没完,几日前小班老师马燕欢昏倒在午睡的休息室里,警察居然从她家的柜子里找到了那个在冬游当天不见了的男孩,其中还牵扯到看门人老封……虽然这些事都是隐隐绰绰的,幼儿园内的老师们知道的也不多,但半知半解反而更让人忧心和惧怕。而今天难得有件趣事,自然不愿错过。



    蒋老师心里正憋得慌呢,刚巧有人瞌睡送枕,她赶忙组织了一下语言,把早上在教室里举行的那场别开生面的比赛生动地复述了一遍,听得左右的老师们不住地张嘴,每每发出惊叹,满面俱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真的啊?”



    “一只鸡会有这么聪明?”



    “我还能骗你们?”



    “那我等会儿倒要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