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留情
    “谢谢元伯伯。”一点墨迫不及待地想跳上卫霄的床,被卫霄弯身一把按住,吩咐道:“不要动,等会儿我给你擦过爪子在上来。”



    一点墨听话的站好,收起翅膀,乖得就像个站在幼儿园老师面前的小孩儿。



    元墨纹俯视着安静地贴在床边的一点墨,笑看着卫霄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它这么听话。”



    “它要是不听话,我就不陪它玩了,是不是啊?一点墨。”卫霄的眼睛透着笑意,乌黑的大眼弯成两道月牙儿,抚摸着一点墨背上的绒毛。



    一点墨听到卫霄的话,急忙点了两下脑袋,看得元墨纹又好气又好笑,觉得自己对一点墨够好了,哪料一点墨更喜欢陪它玩耍的小孩子。看来,今后要多花些时间,和一点墨玩闹才好。



    闻镶玉此行的目的达到了,很快便说了几句体己话离开,元墨纹也转身跟着出了房间,把一点墨留在卫霄身边没有带走。待元墨纹带上房门,卫霄下床把门锁上,并从柜子里取出一床棉被,铺在床边的地板上,又到梳洗间内拿了毛巾,把一点墨的爪子擦干净,才让它睡到床畔叠得四四方方的棉被上。



    “肚子饿吗?”卫霄摸了摸一点墨的脖子询问。



    “咕咕。”一点墨点头。



    卫霄苦着脸,叹气道:“可是,今天我没让人送夜宵啊。我还以为,你在饭店里吃饱了回来呢!”



    “咕咕,咕咕!”一点墨激动地扇起翅膀,一副‘我没有吃,我忍着饿回来’的表情,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看得卫霄笑出声来。



    “行了,行了,别扇了。”卫霄走到书桌边拉开抽屉,从中端出一碗扣着盖子的鱼香螺丝饭放到地板上,掀起玻璃盖让一点墨吃。“喏,我都给你拌好了,快吃吧。”



    一点墨双眼放光,先用脑袋蹭了蹭卫霄的裤腿,随即拍着翅膀飞到海碗前,把脑袋埋入鱼香螺丝饭中奋斗。



    卫霄坐在床沿看着大白鸡吃食,心里思索着闻镶玉带来的问题。今天的事不用问一点墨,卫霄也知道闻镶玉、元墨纹等人没有在宴会上找到下蛊的人。若不然,闻镶玉不会强求自己去沈家见什么沈万才的。



    可能闻镶玉确实在宴会中遇到了沈万才的儿子,但究竟是对方客气客气假意叫自己去玩,而闻镶玉赶忙借机答应下来的。还是,沈家真的要让他去见沈万才呐?



    卫霄心道,沈家确实有对闻家下蛊的动机,只要闻家的人死光了,而沈惠茹又生下孩子的话,沈家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了。可是,假如下蛊的真是沈家人,对方难道会不知道自己给孔知心、闻镶玉等人下蛊的事情失败了?要是知道的话,他们能傻到以为闻镶玉会对此事不闻不问?按闻家的势力,必定会请来能人查下蛊的事,沈家会在这个风头上不避反迎吗?



    但,如果真是沈家人开口让自己去见沈万才的,那到底是为什么呐?卫霄猜不透其中的缘故。



    “咕咕。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吃好了?”一点墨的叫声,唤醒了沉思中的卫霄,他拿起毛巾给凑到脚边的大白鸡擦了擦嘴,并在吃得干干净净的海碗里倒了点水,让一点墨解渴。卫霄瞧着脑袋一点一扬地喝着水的大白鸡,问道:“一点墨,明天你真的和我一起去吗?”



    一点墨扭头,冲着卫霄轻点了一下脑袋。



    “万一有坏人怎么办?”



    一点墨瞪着小豆眼,掀起翅膀拍了拍胸脯,示意自己会帮忙,卫霄不用担心。



    卫霄冷冰冰的脸颊浮起微笑,他刚才之所以要求去沈家的时侯带上一点墨,不过是一种试探。卫霄深知元墨纹紧张一点墨,到哪里都带着它,所以才这么说的。元墨纹之所以答应,一定是想让一点墨跟去探一探,看看沈家内究竟有没有藏着下蛊之人。卫霄本不愿让一点墨跟自己去冒险,一点墨毕竟只是一只大白鸡,要是有什么危险,或许自保都是问题。但瞧着眼前拍着胸脯的大白鸡,卫霄说不出让它留下的话,暗道,或许,会有点用吧?



    “管家,你看到一点墨了吗?”元墨纹昨夜睡得晚,今早比平日晚了一小时起床,等他梳洗完毕出门,却没发现一点墨的踪迹。..元墨纹下楼步入客厅内,也未见自己灵宠的身影,赶忙招过管家询问。



    一点墨?管家想片刻,才想起元墨纹说的应该是他抱来的那只乌骨鸡。别墅里的女佣也好,保镖也罢,都觉得元墨纹把一只肉鸡作为宠物的行为十分的怪异,但对方是闻镶玉请来的贵客,谁也不敢说闲话。作为管家的老易当然更会看主人的脸色,见闻镶玉对元墨纹恭敬,自是不敢怠慢,当下欠身回道:“元先生,您的宠物被小少爷抱去幼儿园了。小少爷说,是您同意的。”



    这……这事确实是自己点了头的,但昨晚答应孩子的时侯,元墨纹还以为闻天傲借一点墨,只是在晚上闻镶玉命人去幼儿园接他的时才顺道带去沈家的。哪知道,一大早的就让闻天傲抱走了,还是带到人多嘴杂的幼儿园去。老实说,元墨纹心里有些不快,怕一点墨被识货的人抓走。但随即想到图元星上的能人,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而丰国内就更少了,哪可能出现在一家小小的幼儿园里?



    再者,一点墨和闻家的小孙子处得好,现在自己赶着去接它回来,肯定不乐意。加上闻天傲也并非旁人,而是自己想过几年收入门的弟子,若是如今为这点事闹得不愉快,不仅小孩子的心里会落下疙瘩,只怕连一点墨都要生出异心,逃离他身边了。古书上写,一点墨这般的灵物除非自己愿意,否则宁折不弯,元墨纹当初捉它的时侯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这会儿还真怕一点墨拍拍翅膀,头也不回地飞走。那他才真要哭呢!



    不提之后元墨纹是如何纠结的,单说与此同时,下了房车抱着白毛大鸡进入爱星幼儿园的卫霄,正被一群小朋友围在中间,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



    “小小,你抱的是什么呀?”比卫霄早到教室的杨赞张着小嘴,惊讶地凝视着坐在卫霄怀里东张西望的白毛大鸡。



    贺荣白了杨赞一眼道:“这你都不知道?冬游的时侯我们不是喂它们吃过饭的吗?那个小姐姐说,这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种东西叫鸡,会生蛋蛋的。蛋蛋知道么?”



    “我当然知道咯!”杨赞撅着小嘴,不服气地瞪视着贺荣道:“可是,小小为什么抱着一只鸡来呢?”



    “唔……”贺荣被杨赞问住了,目光掠过脸带疑问的杨赞,看向卫霄,随即又把视线移向卫霄怀内的大白鸡,看了好一会儿,才举臂抓了抓后脑勺道:“大概是小小没吃早饭,饿了。”



    肚子饿,就抱只鸡来?生吃鸡肉么?卫霄无奈地瞧着异想天开的贺荣,摇着小脑袋坐上椅子,顺势把大白鸡放在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一点墨在卫霄小手的抚摸下,舒服地闭上了小豆眼,脖子轻靠于卫霄的胸前,十分人性化地做出个闭目养神的姿势。



    “小小,你来啦?”杨赞刚要说什么,却被跨入教室的徐庆余占了先机。只见徐庆余睁大眼打量着躺在卫霄腿上的白毛大鸡,好半晌才合拢惊讶的小嘴,问道:“小小,这是你养的啊?”



    卫霄低头笑看了一眼懒洋洋的大白鸡,摆手道:“这是来我家作客的客人借给我玩的,它叫一点墨,可听话了。”



    “是么?”徐庆余见卫霄摸着毛茸茸的绒毛,似乎很舒服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向一点墨背上的白毛。



    “咕咕!”一点墨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徐庆余的小手方要摸上它的白毛,就被狠狠啄了一口。一点墨的脖子一探一缩,徐庆余的手背上多了一个红印,皮都破了,但这还是一点墨口下留情的结果。



    卫霄看着还未反应过来的徐庆余,赶忙拉过他的小手放到一点墨的身上,任他摸个够,才险险转移了徐庆余因为破皮之痛而产生的怒气。



    “咕咕!”徐庆余高兴了,一点墨却不满意了,觉得卫霄厚此薄彼。一点墨猛地张开翅膀,扫开徐庆余摸着自己绒毛的手,扑棱了两下羽翼,从卫霄的腿上飞到了不远处的桌面上,歪着小脑袋仰起嘴,一脸‘我不跟你好了’的别扭表情。



    未等卫霄说话,小朋友们呼啦啦地围上前,端详着扇动着翅膀挺着胸脯,一副傲然模样的大白鸡。



    “这是什么呀?”



    “贺荣不是说了吗?这是鸡。”



    “鸡是什么啊?”



    “你问这么多干嘛?”



    “它长得好好看喏!”



    “嗯,你看它的毛好白,好软啊!”



    “好想摸摸看呀!”



    “不要摸,它很凶的。刚刚它还咬了徐庆余一口。”



    “那我去找小小,让小小带我过去摸一下。小小在,它就不咬人了。”



    “等等,我也去。”



    “哼!有什么了不起!我家的狗才好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