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欺善怕恶的人
    孔知心是那种只敢欺善怕恶的人,见闻镶玉气成这样,一时间哪敢顶嘴?只能抿了抿唇,勉强咽下腹中的怒意,低下头移开话题道:“不说就不说,行了吧?现在的问题是,沈家都不肯来,我们怎么办?”



    “沈惠茹下个月就要生了,不来也说得过去。我们总不能非叫她挺着肚子过来吧?要是出了什么事,让老头子知道了怎么办?”闻镶玉垂眸思索了片刻道:“再等两天,她就要住院了,等她住院的时侯,我带元天师去看一看。医院人多,她肯定不会注意的。”



    “要是她不住院,在家里生呢?”



    “你说她敢吗?”闻镶玉虽没和大儿子一家住在一起,但从沈惠茹嫁入闻家后的表现来看,她就是一个娇惯的女人,这样的人哪里受不住疼,更比别人怕死。



    孔知心有一下没一下地咬着上唇,提醒道:“万一,她跑到老宅去怎么办?老宅那儿可是有手术室的。”



    “她不会去的。”闻镶玉拉着被子躺下道:“要是你没跟她说慧莲的事,说不定她还可能去。你一说,她怎么还敢去啊?她肯定会想,要是君耀真的不喜欢她了,只要儿子不要她,让她死在手术台上怎么办?好了,睡吧,明天有很多事要做呢。”



    孔知心还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闻镶玉显然不愿给她这个机会,啪嗒一声关了电灯,房间陷入了黑暗之中。孔知心冲身边隆起的身影瞪了两眼后,不甘心地钻入了被窝。



    在孔知心睡下的当儿,与他们的房间相隔了二十来米的东厢房内,卫霄正打开窗户,把吃得几乎走不动的白毛大鸡送出了房间。卫霄凝望着在黑夜中扇动的翅膀,回想着这些天来一点墨报告给自己的消息,心中掀起了一丝疑惑。



    动物肯定比人要灵敏,但元墨纹难道连白毛大鸡十分之一的敏锐感都没有吗?居然到现在还没发现白毛大鸡因为吃经书而聪明了许多,也没有察觉他口袋里装着的经书纸片。要不是一点墨爱吃,卫霄都要怀疑,他的经书失去灵力了。元墨纹没发觉经书的事和大白鸡的变化,卫霄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庆幸,还是沮丧。



    庆幸自己不会被对方发现异样,而抓去当丹药吃。沮丧的,则是蛊虫的事,或许还得靠自己解决。卫霄不由得在心中问道,这元墨纹到底是真有本事,还是个半吊子啊?



    哆哆哆。



    “谁啊?”卫霄听到敲门声不由得蹙起眉峰,昂首发问间,顺势瞥了眼墙上的挂钟,九点五十五分。



    “是我。”门外传来闻镶玉的声音,与持续的敲门声。“天傲,开一开门,我有话跟你说。”



    闻镶玉?这么晚了他要和自己说什么?



    卫霄低头暗思,傍晚他回来的时侯,闻镶玉、孔知心都不在,听女佣说,他们同元墨纹一起出门了。卫霄猜测,元墨纹提议的聚会应该就是在今晚举行。闻镶玉等人没有叫他去,晚上他一个人孤伶伶地坐在饭桌上吃饭,女佣和保镖们看向他的目光有些不落忍。那些怜悯的神色,卫霄都看在眼底,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佣他们应该知道闻镶玉今天举办宴会,还请了不少的人,结果他自己的孙子没有带去不说,甚至,都没知会一声。



    闻君耀找来照顾他的保镖、女佣是在可怜、同情他,但卫霄并没有觉得委屈,他不是闻家的小孩,无论闻家人对他是什么态度,他都不会,也不该太过在意。



    卫霄放下手中的书籍,把它搁在床头柜上。一边翻开被子爬下床,走去开门。从床边到门口才二十来步,但也够他的小脑袋转动两圈了。方才,他躺在床上看书,隐约听到楼下有汽车驶入的声音,就在想应该是闻镶玉他们回来了。谁知,刚过了五分钟,闻镶玉便来敲他的房门,难道晚会上出了什么事,这事还跟他有关不成?总不会是来跟他说,元墨纹想收他为徒的事吧?



    啪嗒。



    “爷爷,你回来啦。”卫霄把门拉开,仰头看向门外的闻镶玉。闻镶玉穿着一身黑色的隽装,身后还跟着穿着同样款式的咖啡色晚礼服的元墨纹。



    “嗯,我们进去说吧。”闻镶玉朝着卫霄点了点头,侧身请元墨纹先进门,他这么一让,露出了元墨纹环抱着的大白鸡,一下子把元墨纹因身穿隽装而散发出的儒雅之风破坏殆尽,并显得格外的不伦不类。



    闻镶玉合上门时,卫霄返身从书桌前用力拉过红木椅,想要拖到元墨纹身边,让他坐下。



    “不用了,我们站着说话。天气冷,你回床上去坐着听。”元墨纹环顾着眼前的卧室,看到房内只有一把椅子,自己若是坐下,作为主人的闻镶玉便要站着。元墨纹虽是修道之人,但亦通人情世故,干脆不坐了,站在床边不动声色地压制着看见卫霄就开始不安分,拍起翅膀扑腾的一点墨,边吩咐卫霄回被窝。



    “是啊,天傲。听你元伯伯的话,到床上去坐着听吧。”闻镶玉闻言愣了一愣,赶忙附和着,心里却道这元天师看来是真的喜欢自己这个孙子,把他当自家的小辈照顾着。原本,他还以为元墨纹只是口头上客气客气,开开玩笑罢了。没想到,元墨纹还真有这个心思。这样闻镶玉倒放心了,要是元墨纹真想收闻天傲为徒,那他便是看在天傲的头上,也必定会对下蛊之事尽心尽力的。



    卫霄听话的钻入了被窝,装作好奇地询问道:“爷爷,你找我有什么事呀?我都快睡着了。”



    “咳咳。”闻镶玉在元墨纹瞥向他的目光下有些尴尬,他上楼找人的时侯根本没想过闻天傲会不会已经睡了。闻镶玉提醒自己,以后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至少在元墨纹面前,要对闻天傲这个孙子好点。



    闻镶玉轻咳了两声假作清喉,待扫却了些许的难堪后,方凝视着床上的卫霄道:“今天晚上我碰到了你的舅舅,他想带你去看看你外公,你外公病了。”



    “舅舅?外公?”卫霄张开小嘴,惊讶地仰望着站在床尾处的闻镶玉,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歪着小脑袋疑问道:“他们是谁呀?”



    “咳。”闻镶玉轻咳了一声,舔了舔干涩的下唇道:“舅舅就是你妈妈的哥哥,你妈妈的爸爸,你就要叫他外公。”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未等卫霄说什么,立于一旁的元墨纹道:“他不认识沈家的人?”



    “前两年出了点事,我们两家就有点疏远了。那时候,天傲还小,其实他是见过他舅舅和外公的。”闻镶玉避重就轻地解释着,边冲卫霄道:“你小时候,你外公、舅舅常来看你的。这次,你外公病了,怎么说你都该去看看他。”



    骗人!



    卫霄在心底怒斥道,自己根本没见过那个名义上的便宜舅舅,对方应该是沈惠茹口中的,被她爸爸带回家的私生子。卫霄虽然不清楚沈惠茹的父亲沈万才一共在外面生了几个儿子,但两年多前用剪刀刺伤他的小男孩,怎么看都不像是沈惠茹的哥哥。可沈万才的私生子,他也就见过这一个。难不成,为了逼他去沈家,闻镶玉就这么骗自己啊?



    另外,沈万才也只在自己周岁那天见过一次。沈万才好像和沈惠茹这个女儿的关系并不亲密,吃过宴席就走了,后来再也没上过门。卫霄觉得沈万才有些奇怪,从方美玉、沈惠茹母女的对话中可以得知,沈万才是个生意人。这样的话,为什么不和这么有钱有势的女婿家打好关系呐?



    卫霄想不明白,但此时也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侯,他抬起蹙着眉尖的小脸,嘟起嘴道:“爷爷,我不去行吗?你说外公、舅舅来看过我,可是我都不记得了啊!”



    “那怎么行!”闻镶玉刚想喝斥,却看到身旁皱起眉峰的元墨纹,赶紧咽了口唾沫,隐去脸上的阴沉之色,挤出一丝笑容道:“天傲,你是乖孩子,对不对?爷爷要是生病了,让你来看我,你肯定会来的对吧?现在,你外公也和爷爷这个年纪了,你再不去看他,以后说不定就见不到了。天傲,听话,明天晚上我让人送你去外公家,就住一晚上,后天就回来了。好吗?”



    卫霄为难地瞅着闻镶玉,把对方看得不自在地移开了眼神,才说道:“爷爷,我一个人去会怕怕。”



    “不要怕。”闻镶玉摊手道:“有什么好怕的?他们还能打你骂你啊?”



    卫霄辩驳道:“可是,他们家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啊!”



    闻镶玉扬了扬眉,提示道:“怎么不认识?你外婆,你总还记得吧?”



    卫霄摇了摇头。



    “不记得也不要紧。”闻镶玉摆手道:“你舅舅说了,这两天你妈妈就住在你外婆家,让她陪你一晚好了。要是你还怕,我明天多叫几个人跟你去,这样总行了吧?”



    “那好吧。”看闻镶玉说不动他便一副不罢休的样子,卫霄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非去不可,只能咬牙答应下来。但在闻镶玉眉开眼笑想夸赞他的时侯,提出要求道:“能让元伯伯把一点墨借给我带去吗?那我晚上就可以抱着一点墨睡了。”



    卫霄边说边看向元墨纹,只见闻镶玉与元墨纹对视两眼,互相交换着眼神,随后点了点头,由元墨纹笑着把一点墨放到床边。



    “咕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