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小姑娘的名字
    马燕欢很后悔,不是后悔绑架庄胜,而是后悔不相信他说的话。庄胜没有骗她,更没有说错,那些令她心悸的问题,确实是一个小孩子问他的。而这个小孩,此刻就站在她面前。



    一直到今天中午,既便听过蒋云在办公室里唱那首熟悉的儿歌,牵出闻天傲这个小孩,她仍以为是那个针对着她的幕后黑手利用孩子闹出的事。可眼下看来,就算闻天傲的背后还有指使人,这个小孩也一定是知情人。



    马燕欢注视着在对面的小床上手舞足蹈的卫霄,一时间心乱如麻,她不知道世上为什么会有这样如妖孽般的孩子,更不明白为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会牵扯到这件事里来。马燕欢不知晓想对付她的人究竟是谁,但假使闻天傲便是其中之一的话,她根本就没有与之一敌的能力。现在她没把闻天傲绑起来,还在和他说话的原因,不是她不想那么做,拦住她的不仅因为闻天傲的威胁,还有对方的身份!



    “想怎么样?”卫霄跳起眉梢,颇为无辜地看着马燕欢道:“我什么都没想啊,不是马老师你把我抱到这里来的吗?”



    “你……”如今,主动权在对方手上,马燕欢只能忍下这口气,沉声道:“你最好别打嘴仗,我……”马燕欢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什么般的惊呼起来。“是不是有人要来?你在拖延时间!”说着便冲向窗户边,掀起窗帘的一角,悄悄往外望去。



    “没有人要来。谁会想到马老师会把我抱到这里来呢?”卫霄蹬着腿,迅速地转了个圈,摇头道:“马老师找我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想问我?正好,我也有点事要和马老师说。”



    马燕欢下意识地握紧拳,咬着唇瓣回过头道:“你要跟我说什么?”而今形势比人强,马燕欢已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不得不与卫霄虚与委蛇。



    “马老师,你现在肯定有很多地方不明白,对吧?那我就从头说起吧。”卫霄挥动起臂膀,摆着腿道:“你还记得吗?两年前,你销假回爱星幼托的那天,有个小孩子午睡起来胳膊上多了个青色的手印,那个小孩就是我。其实,在睡觉的时侯,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被关在一个小柜子里面,怎么也走不出去。小柜子的门上有个小洞,我凑到洞口朝外面看,什么都看不出来。把头一转,柜子里突然多出了一个小姐姐。”



    卫霄边晃动着身子,一边观察着马燕欢惊骇的神情,接着说道:“小姐姐穿着白衬衫,衬衫上有一朵朵的小蓝花,下面是一条灰色的裤子。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辫子上还拴着连根红头绳。我刚想问小姐姐要怎么出去,她什么也没说,反倒是脸上的皮开始烂掉,先是眼睛、鼻子、嘴巴,后来手啊、脚啊、身上啊,全部都烂了,上面都是虫。我很怕,可没有地方逃呀,一下子就被那只钻满了虫的手抓住了,留下了那只青手印。”



    “两年前,你才两三岁吧?就能记得这么多事?连一个梦都记得这么牢,到今天还记得?呵呵,想骗人,还是编个好点的故事吧!”马燕欢不信,或者说是不敢置信。



    卫霄扭着小身板道:“马老师,话说到现在,你还觉得我是个普通的小孩么?普通的小孩子能见鬼吗?”卫霄斜视着马燕欢铁青的脸,翘起嘴角。“老师,你现在不信没关系,听下去或许就信了。本来,这件事我差不多已经忘了,但巧合的是,我再次回到爱星幼儿园的当天,听到隔壁有很多小孩在哭。有人说,每到周末,教小班的徐老师、马老师班上的小朋友午睡起来都会哭得很凶,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不等马燕欢表示什么,卫霄继续说道:“当然,小班的孩子大多才三岁,只有少数几个四岁了,甚至还有两岁的孩子在内,小孩子爱哭,每个星期哭一次,确实没什么稀奇的。说到底,你们又不是他们的爸爸妈妈。”



    卫霄嘲讽的视线,令马燕欢非常的不舒服,但还未弄清对方的底细之前,马燕欢只能隐忍。



    “上个星期六,我睡在这个房间里的时侯,又做恶梦了。还是那个小姐姐,她把你们班上所有的小朋友都捉到梦里面,塞在那几个柜子里。马老师,你也知道的,小柜子里根本塞不下那么多人。许多小朋友的手脚都被拧断了折起来,头颈也被扭断压在背脊上,再用力的塞进去。小朋友很疼啊,在柜子里一直哭,一直哭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别说了!”马燕欢低声冷喝道。



    卫霄却没如她的愿,一蹬一跳地往下说。“我问小姐姐,为什么把小朋友塞到小柜子里。这次她没吓我,还给我看了一场电影。电影一开场,有个小姑娘牵着妈妈的手走出幼儿园,还跟看门的大爷打了招呼。半路上,小姑娘的妈妈去买吃的,小姑娘贪玩和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打打闹闹地回到了幼儿园,可惜,小姑娘的妈妈和看门的大爷都不知道。”



    “小姑娘和小朋友吵起来,被路过的女老师拉走。女老师正巧有事,开了库门拉开矮柜拿毛巾,送到楼上去。库房的门也没关,因为有人要把纸箱子放到仓库里。”卫霄换了口气道:“女老师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后,小姑娘和小朋友玩起了捉迷藏,小姑娘想起仓库里的柜子,觉得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就偷偷躲到了柜子里。这么一躲,就再也没有出来。”



    “是她自己不好!”马燕欢忍不住道。



    卫霄颔首道:“我没说别人有错,这件事有太多的巧合在里面,谁都不想的,但也是这些偶然,造成了这个悲剧。我猜,那个女老师,也就是马老师你,后来又回过仓库关门。小姑娘把你当成了来找她的小朋友,所以没有出声。那个仓库里很黑,可能你不小心踢到了刚搬进去的纸箱,脚很疼,你一气之下想发泄,对着纸箱又推又踢,就这么踢到了矮柜边,正好堵住了小姑娘的出路。”



    听卫霄说着自己的猜想的马燕欢,露出诧异之色。



    “这么一来,你恰好看到自己刚刚打开的柜门不知道为什么合上了,你觉得搬纸箱的人连纸箱都放得乱七八糟的,一定不会做些事。感到奇怪的你,想要上前查看。没想到,这时候外面有人叫你,说你的男朋友来接你了,让你快点过去。”卫霄叹了口气,舞动着胳膊摇首道:“如果,纸箱子没有把柜子堵住,你肯定会上去看一下的。但箱子挺重的,要把它推走再打开柜门查探实在太麻烦了,男朋友又在门口等着你去约会,你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很干脆的关上门离开了。”



    越听表情越是古怪的马燕欢,咬牙问道:“这些事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是跟你说了,是猜的么?”卫霄微微一笑道:“我还猜,你和男朋友走出幼儿园的时侯,问过看门的大爷,说那个小姑娘走了没有。大爷没有看到去而复返跑回幼儿园的小姑娘,自然以为小姑娘已经跟她妈妈回家了。你听到看门大爷的回答,整颗心就放下了。因为正巧是暑假前的最后一天,所以,被关在柜子里的小姑娘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小姑娘的妈妈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想起女儿可能回到了幼儿园,等来幼儿园找人,小姑娘已经昏倒在矮柜里了。”



    卫霄拧起眉峰道:“库房或许打开,或许没打开,反正大家在幼儿园里反复叫着小姑娘的名字,都没听到她的声音。加上看门的大爷说,看到小姑娘和她妈妈走出幼儿园的。小姑娘的班主任也表示,那天傍晚,确实把小姑娘送到她妈妈走中的。没有任何线索的小姑娘的母亲,当然不能一口咬定小姑娘在学校里不见的。你不是小姑娘的班主任,也不是她们班上的老师,这件事你肯定是后来才知道的。知道了这件事后,你开始坐立不安了。可是,你却不敢回头去看。”



    马燕欢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卫霄也不管她,依然边跳边说道:“小姑娘一直没找到,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在小姑娘的妈妈买东西的时侯,小姑娘被坏人拐走了。这件事过去后,你趁幼儿园开学前到仓库一探究竟。当时看到的情形,可能让你做一辈子的恶梦。你吓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你很清楚,小姑娘的尸体不能留在柜子里。要做的事很多,一个人完不成,而且也容易被发现。所以,你找上看门的大爷。”



    “我傻了吗?我为什么这么做?她的死根本是个意外,我要是这么做,反倒是坐实了自己心虚吧?”马燕欢瞪视着卫霄反驳道:“再说,我为什么要跟看门的大爷说?我跟他又没什么关系,要是他报警怎么办?你简直是在说笑话!”



    “是不是笑话,你听完再说嘛。”卫霄弯了弯唇角道:“看门的大爷虽然和你没交情,但只怕和小姑娘的死有点关系。你只要跟他说两点,就能牵着他的鼻子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