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恶毒的眼神
    一、二、三……三十五。



    听到房门的闭合声后,卫霄在抱着他的人的怀里默默地数着数,才数到三十五,就听得钥匙插入门锁的轻响,紧接着房门开启,他被抱入房间,身后锁舌的交扣声告诉卫霄,他与外界隔绝了。但卫霄没有丝毫担心,他从数数中可以得出,眼下的地点与方才那个休息室之间的距离非常的近。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自己现在就在那个被人动手脚弄湿了床单的小班的休息室内,也即是上个星期六那天,他千方百计混进来午睡的卧房。



    卫霄感到自己又被放回了床上,随后,遮在脑袋上的被子被拉了下去。下一瞬,卫霄觉得脸颊上有丝巾拂过,接着他的头被抬了起来,把他抱来的人似乎想给他蒙上眼睛。



    “不用系了,马老师。”卫霄不想再等了,一把拉开脸上的丝巾,瞅着眼前的女人道:“你把我抱过来做什么呀?”是的,马燕欢。刚才在休息室里,马燕欢一句话都没说过,可能就是不想让可能还没睡着的小孩子听到她的声音。因为,她还想把自己捉来遮住眼睛问话呢!虽然,她必然会压着嗓门提问,但还是要以防万一的。



    卫霄的突然苏醒,令马燕欢的面色刹间惨白,她冷冷地俯视着卫霄道:“你在装睡?”



    “不是啊,我在等人来问我问题。没想到,等来的是马老师。”



    卫霄的话,使得马燕欢的眼瞳遽然收缩。



    趁马燕欢因冲击而松懈心防的霎那间,卫霄一骨碌地从小被子里钻了出来,手脚并用地爬到了床的另一头,并在马燕欢没反应过来之时,跳到了对面的床上,与马燕欢隔床相望。“唉!你别过来啊,再走一步,我可要叫了!”



    “你到底是谁?”马燕欢瞪视着卫霄,低声冷喝道:“谁让你这么做的?”



    卫霄耸了耸肩道:“没人让我这么做,我只是想把一样东西还给它的主人。但我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只好到处问人。诶!你别动啊,我可是小孩子,小孩都是不经吓的。要是我一害怕大叫起来,你可别怪我啊!”



    “你……”



    马燕欢根本不信卫霄的话,她奋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气,眯起眼掩饰着眼眸中的凶光。卫霄却仿若没看到一般,笑着继续说道:“这件事,我问过一个读大班的小孩子,他说不知道。问过蒋老师,蒋老师也说不记得了。那个小孩子叫什么?对了,他叫庄胜,这次冬游回来我才知道他的名字的。汪老师还给我看他的照片,说庄胜被坏人捉去了。老师,你知道那个坏人是谁吗?”



    马燕欢没有说话,卫霄也不在意,自说自话道:“冬游去的那天早上,我看见后面两辆车上的小朋友走下车,他们坐错车了,要换过来,庄胜也在那些人里面。他好像要跟我说什么,还在冲我招手。可惜,那时候我没在意。马老师,我猜出来了,庄胜就是那个时侯被拐走的。你听下去,看我说的对不对。”



    “嘶,好冷啊!”卫霄搓了搓胳膊,站在床上蹦跳起来,想以运动增加热量,边跳边说道:“想要抓庄胜的人,决定在冬游的这天下手。先选定一个和庄胜长得差不多高的同班的小孩子,给他吃一点吃了会想睡觉的东西,等他睡着了,把人藏起来。然后,把庄胜他们坐的车子上的牌子,和中班驾驶座前的牌子换了一换,故意让大班和中班坐错车。等庄胜的班主任张小倩在车上点好人数,坏人就把张老师骗走了。比如无意中说一句,你的包呢?”



    卫霄端详着马燕欢变幻莫测的表情,接着说道:“坏人偷偷拿了张老师的包,就想在这个时侯让她去教室里找。时间已经不多了,车子再过一会儿就要开了,张老师肯定很急,马上就冲回了办公室里。接下去,坏人就跟司机说话,让司机知道小朋友坐错车了。等庄胜换车的时侯,坏人把他骗到大楼里,可能就是用张老师在找他这样的借口。坏人是有准备的,所以,肯定一下子就把庄胜弄昏了。”



    “坏人抓住庄胜以后,把之前睡着了的小朋友抱到原本由庄胜坐的位置上。小朋友还在睡,张老师也在找包,谁也没有注意,坏人已经把庄胜和小朋友换过来了。等张老师找到包跑回车上,车子都要开了。张老师既不知道换车的事,点了点座位上的人数也没变,所以,一直到懋东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张老师都不知道庄胜已经不见了。”卫霄说完定定地看着马燕欢道:“马老师,你说我说的对吗?”



    眼前有条不紊地分析着案情的孩子,简直不像个五岁的小孩,让马燕欢既吃惊又惧怕,忍不住反驳道:“你不要忘了,门口是有签到的。张老师只要去门房间一看,就知道班级里的人有没有来了。就算有人把小孩子藏起来,也根本骗不了老师的。”



    “马老师骗人!还有,马老师为什么要替坏人说话呢?”卫霄越跳越欢,身上也不觉得冷了。



    马燕欢觑视着卫霄,却不再有半分看轻他的意思。马燕欢仍然不相信小孩子说的话是自己想出来的,但就算是有人教他的,也已经是了不得了。因此,马燕欢跟卫霄说话时,不自禁地摆出和成年人辩驳的口吻。“我怎么骗人了?你每天来幼儿园,不是要等看门的老封在名字上扎勾了才进来吗?我告诉你吧,你刚才那些都是瞎猜的,人有没有来,一看门房间那本签名簿就行了。冬游那天,老封一直坐在门房间里没有走开过,哪个人能去做手脚啊?所以,根本没可能像你说的那样去换人。”



    “为什么不可能啊?”卫霄挥舞着胳膊,踢着腿道:“只要看门的老封也是坏人不就行了吗?”



    卫霄瞅着马燕欢剧变的脸色,故意当她听不懂,详细说明道:“只要那个小朋友进来的时侯,老封不打勾。等张老师找人找不到,去门房间看签名簿,看到小朋友的名字下面没有扎勾,张老师就会以为小朋友有事没来幼儿园,不去冬游了。等我们走了以后,老封再打上勾,到时候出了事,说张老师看错就好了。”



    “那天早上那么急,那么乱,这么复杂的事,真的做得成吗?”马燕欢撇嘴笑道:“你以为这是玩过家家呐?你知不知道,如果真的照你说的话去做,里面只要有一个地方出错,就根本行不通了!既然这样,为什么弄那么麻烦啊?干脆直接拐走庄胜不就好了?”不知不觉间,马燕欢已经把卫霄当作势均力敌的对手了,口中蹿出的言辞也不再像是对一个孩子说的话了。



    “马老师,到现在你还不承认呀?唉——!”卫霄脸上流露出与孩子不相称的悲天悯人的目光,边跳边摇头道:“第一,你是老师,冬游那天还要上课不能走。你的同谋老封要看守幼儿园的大门,自然更无法离开。所以,根本没办法直接拐人。即是说,你们要争取时间,至少在晚上下班,把庄胜从幼儿园里转移出去之前,不能让人发觉孩子不见了。”



    未等马燕欢反驳,卫霄接着道:“你绑架孩子的目的,可不是想惹祸上身。本来,小孩子早上来幼儿园,晚上回家,你根本想不出什么把庄胜拐走,又不让人怀疑到你头上的法子。但冬游,却给了你这个机会。你设计把两个孩子换了一换,不仅争取了一天的时间,而且,孩子究竟在哪里失踪的这个问题也模糊了。正和你所料的一样,到今天为止,警察都没想到要从你身上着手,去查这个绑架案。”



    马燕欢哼声道:“我刚才说的你没听到吗?弄出这么多麻烦事,就为了抓一个孩子,你以为是说故事啊?万一……”



    卫霄摆手踢腿,插口道:“没有万一。做这件事的时侯,你并不是非要成功,不行就收手,反正庄胜就在你眼皮底下,机会肯定还会有的。”



    “呵呵呵……”马燕欢凝视着卫霄,满眼俱是讥嘲,她边笑边说道:“你好像认定我就是抓走庄胜的人了,根据呢?难道,只要你说是就是了吗?”



    卫霄张大了小嘴,惊讶地瞧着马燕欢道:“找根据不是警察叔叔们的事吗?老师怎么问我呢?等会儿我跟警察叔叔说,叫他来告诉你吧。”



    “你……”



    卫霄活动着筋骨,跳着跳着便舞动起来,像跳舞般地扭着身子,怎奈人太小还没张开,举手抬足间怎么看都没有一丝的美感,反而像跳大神一样。蹦跳中的他无视马燕欢那恶毒的眼神,小脸一板正色道:“马老师,我现在不在中班的小床上睡觉,而是站在这里,就是我认定你绑走庄胜的凭据!你觉得,这个理由充不充分呢?”



    马燕欢脸上的神色一窒,张口想说什么,嘴唇一开一合蠕动了好几次,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你到底想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