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静默
    星期天很快就过去了,虽说这一日间,卫霄几乎度日如年。他找过保镖头子好几次,对方都不在。卫霄又不愿太引人瞩目,也就没有再找其他人问。好容易等到晚上,保镖头子回来报告,先是夸赞他料事如神,说果然是他抽出的两份资料中的人抓走了叫那个叫庄胜的小孩子。对方把人堵住嘴藏在衣柜里,他们施了些手段才终于把绑匪骗出去,溜进房间的。



    保镖让卫霄不要担心,庄胜没事,只是被吓怕了,看着有点呆,人也有些脱力。他已经命三个人藏在犯人的房子里,只要凶手伤人,随时可以把庄胜救出来了。



    听了保镖头子的话,虽知对方可能是避重就轻安慰自己,但卫霄的心到底是定了,想到明天要做的事更是早早就睡下休息,并在脑海里一遍遍的推敲着,该怎么说怎么做,才能消却这件事长久以来带给他的困扰。



    次日午时,办公室。



    “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宝宝啊宝宝,你可知道,妈妈爱你有多少……”吃完午饭的蒋老师,喝了口枸杞茶,靠在椅背上哼着儿歌,柳眉微凝。



    “小蒋,唱什么歌呀?过来,说会儿话。”



    “算啦!小蒋肯定在想男朋友呢,你们就让她多想一会儿好了。”



    与蒋老师交好的同事正坐在一起闲谈,见她没有像平日般上前凑趣,于旁侧招手道。



    “哪儿啊?”蒋老师羞涩地白了眼打趣自己的同事,推开椅子起身凑向人群,解释道:“我们班上有个小孩,一直问我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可是,我连听都没听过。”



    “什么歌啊?”坐在一边看报纸的中年老师问道。



    “对啊,小蒋。你问问庄老师好了,你们都是教音乐的,庄老师年纪比你大,说不定听过。”



    蒋老师在众人的催促下,唱起了不知名的儿歌。“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



    砰啪!噼里啪啦……



    蒋老师唱到结尾处时,只听门口处传来玻璃杯打碎的声音,办公室内的人转首望去,未见人影只看到一个破瓷杯四分五裂地趴在门口,深棕色的茶叶、茶水溅了一地,甚至有几块碎瓷片弹到了走廊里。



    “怎么回事啊?人哪?”



    “谁的水杯啊?”



    离门口最近的老师走到门边,小心避开地上的污渍贴到门框边,探身朝外张望,却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人啊!打碎了东西也不知道来扫掉。”



    “这不是上面发下来的杯子吗?去隔壁几个办公室里看看哪个台子上没有,就知道是谁了。”



    “你去看啊?”



    这可是得罪人的事,谁肯去?大家互相推脱着,还是资历最浅的蒋老师主动拿起扫帚,把门边的茶渍、瓷片都扫进畚箕里,边说道:“算了算了,我来扫吧。你们别说了,摔了杯子的人可能已经去拿拖把了。”



    然而,直到蒋老师扫完地,去洗手间里取来拖把擦干净地面,始作俑者之人仍未出现。



    “小蒋辛苦了,来,喝茶。”庄老师替洗了手回来的蒋老师泡了杯枸杞茶,坐在椅子上笑道:“你刚才唱的那首歌,我好像听过。”



    蒋老师喝了口枸杞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扬起双眉道:“真的?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庄老师,你不知道,我都快被那个孩子烦死了,现在好了,我等会儿就过去跟他说。庄老师……”



    庄老师讪笑着摇手,止住对方的话头道:“唉,我只是说好像听过,歌名我可记不起来。应该是我小时候听到的,只有一点印象了。你要是想知道,就去翻以前的老歌,要么问问你家的老人,他们大概还记得。”



    “唉——!”听庄老师说完,蒋老师长长地叹了口气道:“看来,下午还要被那个孩子追着问呢!”



    旁边的老师闻言,挑眉道:“小蒋,你就是脾气太好了。回头,你凶他两声,跟他说不知道,看他还敢不敢问你。”



    倒有两个从蒋老师为难的神色中看出端倪的老师,疑问道:“是哪个小孩问的啊?”



    “你们也认识的,就是那个闻天傲。”蒋老师抿唇回道。



    “原来是他啊?怪不得……”有人想说难怪蒋老师这么有耐心,原来因为对方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不过,想想要是换了自己,只怕也会像蒋老师这样不敢对小孩子说重话,毕竟,拿人手短,他们可都是收过闻家的重礼的。



    “你问过他没有?这首歌他是在哪里听到的?”



    “这我倒没问,待会儿我问问他。”



    “我回去帮你查查看吧。”



    “那就谢谢庄老师了。”



    “有钱人家的孩子怪事多。”



    “就是,现在的小孩子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哈哈。好了,不说了。到午睡的时间了,我先走了。”不愿和他人说抱怨话的蒋老师抽身离去,回教室带着孩子们去睡午觉。



    哆哆哆。



    孩子们刚睡下,蒋老师听到有人敲门,轻声打开房门,看到教小班的徐忆荣徐老师站在门外,忙问来由。



    “我们那边床上的被子、棉花毯都湿了,想分两个孩子到你们这边睡。”



    “怎么又出这样的事了?”



    对于徐忆荣的请求,蒋老师当然不可能不应,赶忙让她把孩子抱来。.卫霄闭着眼躺在被窝里,听着门口传来的对话,以及徐忆荣离开又回来的脚步声。



    “来啦?进来吧。嘘嘘,小点声啊。”



    蒋老师边叮嘱着,边合上房门,接着是一阵悉悉索索的脱衣与翻被的声音。



    “谢啦。”



    “诶呀,你客气什么啊?上个星期六还麻烦过你们呢!”



    “你说谁这么缺德呐?干嘛总往小孩子的床上洒水啊?对了,后来你碰到过什么事吗?”



    “没啊。”



    “那他这么做到底干什么?总不会就是为了欺负小孩子吧?”



    “谁知道呢?我看,这事要跟园长说一声,不能再把钥匙随便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了。要不然谁都能拿,出了这样的事根本说不清。”



    “也是。不过,这两天还是算了,别去麻烦园长了,她正烦呢。小孩子没找到,张老师又出了事……”



    “我知道,所以上星期的事才没跟园长提。要是说了,园长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定会让你们把休息室的钥匙带在身边,说不定今天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应该是老师做的吧?”



    “啊?”



    “你想啊,除了老师在办公室里走出走进,其他人进去肯定会叫人多看几眼的,别说开抽屉拿钥匙了。”



    “要是那些水是昨天晚上洒的呐?”



    “倒也是,可……”



    哆哆哆。



    又闻敲门声的卫霄竖起耳朵,听到蒋老师拉开门后,轻微地道谢声。“你特意去买的?这么客气干什么?进来吧。”



    卫霄听到有人跨入休息室,蒋老师关门的时侯,对方好像把什么东西从塑料袋中取出来,递给徐、蒋二人。



    “你去对面买咖啡了?这家店里的东西贵的要命,这杯东西怕要七八块吧?谢了啊,我就占一次便宜了啊!”



    “这是咖啡吧?我还是第一次吃呢!听说,味道挺苦的。好,我趁热吃。”



    咕嘟咕嘟。



    喝咖啡的声音过后,蒋老师咂了咂嘴道:“许老师她们还真没说错,真是好苦啊,像吃药一样。也不知道有谁要吃,卖的这么贵!”



    “这个咖啡,我们这边没的,只有花莲有,从那边开飞机过来,要几天几夜呢。我们吃就吃个新鲜,什么都要试试看吗。你要是不喜欢吃……”



    “唉!我不是这个意思……”



    “嘘——!嘘——!”



    “行了,我们轻点,别吵醒小孩子。”



    沉默稍息后,蒋老师开口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什么?”



    “我们幼儿园里好像有一个老师,每天放学的时侯男朋友总是来接她,后来……”



    蒋老师的声音顿住了,偷听的卫霄倒是明白蒋老师为什么没话找话,偏偏说到一半又不说了。蒋老师刚才说的太直了,明显把请她吃咖啡的人给得罪了。至少,在徐忆荣提醒后,蒋老师有了这种觉悟。所以,她想聊些其他的事冲散这份不愉快。但她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话题,忽然响起前些日子某个老师在这件休息室里,和她说起的故事,没怎么思索便脱口而出。说出来之后,才发现话中的主角应该是两年前就在幼儿园里上班的女老师,而此刻听她讲故事的人,也符合这个要求。



    “后来怎么啦?”徐忆荣疑问道:“怎么不说了?”



    “啊?我有些忘了。”



    “这事谁跟你说哒?”



    “没人,我只是偶尔听到的。”蒋老师打了个哈欠道:“昨夜睡得不好头有点昏,我趴一会儿。”



    “外头在下雨,床单什么的也不好晒,反正没事,我也眯一下。你……”



    “嘘——!”



    “行了,不多说了。我睡一会儿啊,你有事去做好了。啊——!”徐忆荣伸了个懒腰后,休息室内归为静默。卫霄却知道,重头戏现在才刚开始。果然,五分钟后,卫霄感觉有人提起自己下巴处的被子往上拉,把他从头到脚都包进了被子。随即身子一浮,被人轻轻抱了起来,连同卷着他的被子一块儿带出了休息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