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嬉戏
    他们幼儿园有二十几个休息室,如果把眼前的孩子们打散了分到不同的房间里去睡午觉,肯定是睡得下的。蒋老师瞧了眼跟前耷拉着脑袋,一副犯困模样的孩子们,咬牙道,不管怎么样,先把今天对付过去再说吧。



    蒋老师吩咐脱了外套的孩子穿上衣服,便去办公室找人商量。其后,卫霄这一班的孩子被分散到各个休息室内午睡。就在蒋老师、汪老师等人在办公室内激烈的讨论,是谁在休息室里闹出这番恶作剧之时,卫霄已经躺在徐忆荣、马燕欢两人带的小班的睡床上,进入梦乡了。



    “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嘻嘻嘻,嘻嘻嘻。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嘻嘻嘻,嘻嘻嘻……”



    刻意进入这个房间睡下,卫霄便已经做了面对一切恐怖梦境的准备了,但此时耳畔传来的歌曲,仍使他的心七上八下地跳动起来。这首歌无论怎么唱,音调里总有些伤感,可混入了诡异的嘻嘻声后,显得不伦不类不说,还格外的荒诞怪异,听着就惨人,有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感。



    “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嘻嘻嘻,嘻嘻嘻。宝宝啊宝宝,你可知道,妈妈爱你有多少?嘻嘻嘻,嘻嘻嘻……刺啦,刺啦,沙沙沙……”



    令人心惊胆战的歌声,忽然好像老旧的唱机被卡住了一般停滞了,发出刺耳的沙沙声。周围犹如包裹着白雾的空间亦遽然一变,眨眼的功夫,一个堆满杂物的房间出现在卫霄的面前。



    卫霄扭头打量着塞满东西的仓库,仓库内积压着大量的陈旧桌椅,这些淘汰下来的旧东西堆得很高,把房间两旁的窗户都堵住了,只有微微的光线透过交叠的缝隙处洒入,星星点点的照在泛黄的墙壁上,显得室内格外的昏暗。桌椅旁有一架布满灰尘的旧钢琴,和两台破损的手风琴。琴架周围散着一地的破布,破布四周叠着数十个纸箱子……



    对于房里的杂物,卫霄几乎是转眼即过。但此刻,他却紧盯着内侧贴于墙面处的一排矮柜,其中某只柜子的柜门前压着个大纸箱。卫霄心道,两年前,他做的那个恶梦,梦到自己被关在一只狭窄的柜子里出不去。随后,碰到小女鬼,看到对方在眼前腐烂成一具爬满蝇蛆的尸首。卫霄以为,小女孩是出不了柜子,活活渴死或饿死的。而今,几步开外处,那只门前堵着纸箱子的矮柜,应该就是小女孩当年死亡的地点。



    “嘻嘻嘻,嘻嘻嘻……”



    是那个小女鬼?使人心颤的笑声再度响起,突而往前、忽而往后、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卫霄顺着声响扭头而望,却无法捕捉住发声的源头。



    “嘻嘻嘻,嘻嘻嘻……”



    就在卫霄一筹莫展而无意中转首之际,无声无息的,一张溃烂的脸猛地贴在卫霄的鼻尖前,*的脑袋上凝满了尸水,发丝间、眼眶中、口鼻内、脸颊上俱是蠕动的蛆虫和堆积的虫卵,更有不少的虫子在血肉中钻进钻出……



    卫霄有一霎间的愣神,眼看那张恶心的脸就要贴上前,只听嗞啦一声,卫霄周身冒出一层白光,不仅把女鬼死死地隔绝在外,甚至刺出道道光芒,一?br/>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孪碌卦谂淼纳砩希痰门硪煌嗽偻瞬2蛔〉丶饨小?.白光每刺一下,女鬼的样子就变一分,连击了十几下后,女鬼已转为生前的模样,正以惧怕的目光凝视着卫霄。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妈妈,我要妈妈!”



    “唔哇,哇哇啊……”



    “妈妈呀,宝宝怕怕呀……”



    压下呕吐感的卫霄刚要开口,却听到不远处矮柜中传来的哭闹声,霎时蹙起眉峰。



    “嘻嘻嘻,嘻嘻嘻……”



    女鬼好似看出了卫霄的犹豫,嘴角向两边一咧,裂口的弧度拉到耳际,下一刻从变形的巨口中窜出嘻嘻的尖笑,笑声扬起之时,小女鬼的手向柜门处一挥,贴于墙壁处的矮柜柜门嚓的一声齐刷刷地敞开,柜中的惨景猛地暴露在卫霄眼底,直击他的心海。



    眼前一共是五个矮柜,柜子是单层式样的,每个柜子里勉强可以容纳三个两岁的幼儿、两个三、四岁的小孩、或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然而,此时每个矮柜中起码塞了五个人,都是徐忆荣、马燕欢班中的孩子。由于人数太多,没有空隙,柜中的孩子无不扭曲着肢体,以古怪的姿势挤压在一处,有的手脚往关节的反方向折叠、有的脑袋翻转扭到了背脊处、有的腰部整个卷曲扭成麻花……



    比起看到鬼怪,卫霄更受不了这种仿佛被虐待般,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幼儿的怪诞躯体。他能感觉到矮柜中孩子们的痛苦与恐惧,那份从灵魂中透出的颤栗,使得卫霄心骇的同时,液再一次泛滥,作呕感涌上喉间。也许卫霄的表情过于难看,女鬼笑得更欢了。



    “嘻嘻嘻,嘻嘻嘻。”



    怪不得!怪不得每到星期六,这个小班里的孩子会哭。卫霄当然明白此刻看到的不是真人,而是孩子们的灵魂,但幼小的魂魄遭遇这般的折磨,与附加于*上的刑罚有什么分别?孩子这么小,最大的也才四岁,施与这样的凌虐可能使他们的神智奔溃!



    卫霄瞅着柜子里那些惨叫着的大头娃娃们,心下非常的不舒服。欲不看,却又移不开目光,就在无所适从之时,听到女鬼挑衅的讥笑声,不由得捏紧了拳头。这一捏,手心中的触感令卫霄微微一愣,下一瞬他猛地瞪向女鬼,在对方一惊之下停下嬉笑的当儿,高举右臂冲女鬼奋力一挥。



    只见一张小纸片从卫霄的手中掷出,仿若有意识般的向小女鬼飞去。卫霄没想到现实中抓着的纸片,竟会出现在梦中,但却恰好的解了他的燃眉之急。纸片一出手,卫霄的口中便诵出经文,女鬼拔腿欲逃,却哪里躲得开写满佛经纸片的追击?小小的纸片猝然间涨大,犹如一张巨型的报纸般扑上前,一下子把女鬼罩在其中。



    “呀——!呀呀呀……”



    报纸紧紧地缠着女鬼,纸面上的文字不停地闪烁、浮动、游移着,并随着卫霄的念经声,发出夺目的光芒。女鬼在包裹着她的纸张内拳打脚踢,挣扎的很厉害。一次次地把手脚刺向纸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面,企图划破纸张,怎奈纸片好似牛皮一般坚韧,无论对方如何的反抗都挣脱不了这份束缚。



    “呀——!呀呀——!”



    “把他们放出去,听到了吗?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把他们都放出去!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呀呀,呀呀呀——!”



    “放了他们,放了他们我就不念了,放了他们!南无、悉吉栗埵、伊蒙阿唎耶。听到了吗?放他们出去!婆卢吉帝、室佛啰楞驮婆……”



    随着佛吟中的冷喝声,柜子里的孩子们迅速的减少。当最后一个孩子消失在柜子里的时侯,卫霄停下诵经声,冷冷地凝视着裹于纸张内的女鬼道:“好了。现在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



    “呀,呀呀——!”



    “别叫!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卫霄走向女鬼,每走一步都带着诱惑性地说道:“你想出去吗?想报仇吗?还想见你爸爸、妈妈吗?想的话就跟我说,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的,快!”



    刺啦!



    卫霄的话音刚落,周边的事物陡然间转变。还是在爱星幼儿园里,不,应该说是幼儿园前身的爱星幼托内。却不是在先前的那个仓库里,而是在进出口处的铁门边,一个穿着白底蓝花色衬衫,配着灰色裤子,梳着两个辫子的小姑娘拉着年轻女人的手和幼儿园守门的大爷挥了挥手,蹦蹦跳跳地出了大门。



    未走多远,小姑娘摇了摇年轻女人的手,仿佛在央求什么。看两人相处的样子,年轻女人应当是小姑娘的妈妈,她被五岁的女儿缠的没办法,只好带她走进路边的糕饼店。店里店外都是人,好像吃食正在打折,许多人排队买糕点和饼干,小姑娘也是因为看到大家都在买吃的才吵着不肯走。



    年轻女人拉着小姑娘的手排队,也许糕点、饼干还没出炉,队伍根本没有前进的趋势。店里倒有不少小孩子,都是方从爱星幼托里出来,闹着要家长买吃的而入内的。这时爱星幼托的格局还小,只有六七个班级,家长们天天接送孩子,彼此间都打过照面,此时排着队没事做,三三两两地凑到一起闲谈,让孩子们聚在一边玩耍。



    小女孩挣开了年轻女人的手,跑到一旁的孩子群里嬉戏。年轻女人边与身畔的家长说话,边看着女儿在人堆里穿梭的小身影。渐渐的,兴许说到了年轻女人感兴趣的话题,她不再那么频繁地寻找女儿,与周围的家长们激动地说着什么,边说边笑。



    刺啦!



    镜头倏地一转,小女孩不知何时出了糕饼店,和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边打边闹着往回跑,一直跑到爱星幼托内的花园里。小男孩扯小姑娘的辫子,小姑娘反手推开小男孩,两人吵起来,被路过的女人拉开。女人应该是爱星幼托内的老师,小姑娘和小男孩都有些畏惧,被制止后便没敢再闹。女人为了避免两人再争吵,拉着小姑娘的手往楼内走,走到通道内侧尽头处的某一个教室,用钥匙打开房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