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晃动的尸首
    哆哆哆。



    “进来吧。”刚洗完澡走出浴室的卫霄,听到卧室外传来的敲门声,他用干毛巾擦着头发,靠在写字台边的椅子上命人入内。“爸爸给你打电话了?”卫霄睨视着进门后,轻轻合上房门的保镖。



    “是的,少爷让我来听小少爷的吩咐。”



    卫霄颔首道:“我们幼儿园里有小朋友不见了,他不见之前跟我说了一点事,我有些怕,给爸爸打了电话。爸爸说,会多派几个人来照顾我。在他们来之前,我想让你去查一下那个不见了的小朋友跟我说的事,这些事都是我跟爸爸在电话里商量过的。第一件事是,我们的幼儿园里是不是以前也不见过小孩。第二件是,两年前所有在托儿所里做事的人的资料,他们的名字、住在哪里、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对了,资料上最好有照片,这样看起来比较清楚。”



    “爸爸说,害怕的事要自己解决,他不会帮我的。”卫霄挑目瞥向保镖道:“不过,你会帮我吧?”



    “小少爷放心,我一定尽力。”保镖欠身时悄悄看着卫霄漂亮的脸蛋,觉得对方说话的样子,简直不像个五岁的孩子,居然对于‘资料’这样生涩的名词都知道。不过,照小少爷的话看来,应该是少爷告诉他的,但小小年纪能记住这些,也已经非常难得了。



    卫霄窥视着保镖脸上的表情,一边从椅子上起身,招手把他叫到桌边,推过纸笔道:“这里还有一件事要你查,是一首歌,我唱出来,你把歌词写在上面。”



    “是。”保镖依着卫霄的意思坐下,提笔等待。



    卫霄清了清声,昂首唱道:“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宝宝啊宝宝,你可知道,妈妈爱你有多少?窗外风雨飘,宝宝快睡觉……”



    前一世,卫霄有个破嗓子,唱歌很难听,被卫母狠狠嘲笑过,示意他不要在人前唱歌,免得给她丢脸。而且,常在亲戚面前贬低他,说自己唱歌好听,却生出这样音盲的儿子,根本不像是亲生的。因为这件事,卫霄除了音乐课,从没在他人面前哼过歌,其实,他挺喜欢唱歌的。但即便是私下里唱几句,只要被卫母听见,亦非讥嘲一番不可。久而久之,卫霄便不再唱了。



    卫霄没想到的是,他这辈子的童声相当的清脆,很适合唱歌。卫霄照着梦中听到的音律,努力模仿着唱起这首凄美的儿歌,一旁的保镖听得毛骨悚然的同时,又仿佛如吸毒般的被深深吸引在其中。



    “你怎么不写啊?”唱到一半的卫霄见保镖拿着笔不动,愣愣地不知在想什么,赶忙止住歌声提醒道。



    “哦,我马上写。”如梦初醒的保镖猛地回过神,背脊上不知何时附上了一层冷汗。



    “我不管你怎么做,明天晚上吃饭的时侯,我想看到刚才让你去查的三件事的报告。”卫霄说完,张大了眼笑眯眯地看着站起身,手里捏着歌词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保镖道:“叔叔,我这么说,像不像爸爸呀?”



    保镖俯视着身前装的像个小大人似的卫霄,脸上却充满希冀地望着自己,希望自己能说出他像爸爸的话来,想到小少爷平日里爹不疼娘不爱,老是孤伶伶的模样,心头酸软觉得小少爷既可怜可爱,又聪慧懂事,不由得莞尔一笑道:“很像。小少爷好好休息,你想知道的事,我立刻去办。”



    “谢谢叔叔了。”卫霄举手做出拜拜的手势,目送着保镖走出房间后,快步上前按下了门锁。卫霄回到书桌边,弯腰拉开最底下的抽屉,从一堆笔记本中翻出那本藏有‘绝笔信’的书籍《摇篮》,躺在床上默默翻看起来。



    当当当……



    挂钟敲过九点,趴在床上的卫霄钻入被窝,靠在床头继续翻页。



    ‘乌地地处西南方,是个美丽富饶之乡。乌地境内有条沅江,江水的源头在远处杜峰的山顶上,清澈的江水一年四季流淌从不结冰。



    话说,沅江边有个赵家村,村里有户人家住着孤儿寡母,由于孩子的爹死得早,寡母每日起早摸黑的干活,不管多苦多累咬着牙把儿子拉扯大。十多年过去,儿子总于长大成人,迎娶了邻村的一个姑娘。姑娘长得漂亮,但性子却十分泼辣,为人亦不孝,常常和寡母拌嘴,暗指她人老没用,活着便是浪费家里的吃食。



    一开始,儿子还劝媳妇几句。然一年四百三十六天,媳妇每天都要说几遍,久而久之,儿子也觉得寡母无用,确实只是白吃白住,就像媳妇说的那样浪费自己辛苦买来的粮食。



    渐渐的,儿子也开始给寡母脸色看,嘴里常说出伤人的话。寡母没有计较,儿子给什么吃什么。可是,人心是无法满足的。最初,儿子只是给寡母少盛一口饭,渐渐的,由饭变为粥,最后成了一碗清汤。



    一年后,媳妇给儿子生了个大胖小子。月子里,儿子让寡母照顾媳妇,带孩子。寡母白天伺候媳妇,夜里守着孩子,还要烧饭做菜,半个月下来累极了,加上吃得又少,有一天总于支持不住,病倒了。



    不想,儿子上班回来见饭桌上没菜,又听媳妇说寡母好吃懒做,不管她和孩子,自己吃饱了躺在床上休息。儿子气急了,解下腰带跑到角屋里,对着躺在木板上的寡母就是一顿狠抽,抽的寡母从病痛中醒来,却没力气开口,只能任由儿子抽了个痛快。



    打完后,儿子看着倒在床上呆呆的看着他的寡母,心虚地丢下裤腰带。当天夜里,角屋内传出沙哑又悲伤的歌谣声,媳妇推着丈夫去看,儿子却不敢,让媳妇抱着孩子堵住耳朵睡觉。歌声响了一夜,第二天清早,儿子跑出门一看,桌上还是什么吃的都没有,心里又冒起火的儿子冲到角屋里想骂人,却看到一双悬在半空中的脚。



    儿子一惊一吓之下,仰躺跌了一跤,头正磕在门槛上,就这么咚的一声,儿子的眼睛定定的望着吊在屋顶上的寡母,从此再也没有起来。赵家村,又多了一对孤儿寡母。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由此之后,赵家村的村人,常常在寂静的午夜听到一首歌:“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宝宝啊宝宝,你可知道,妈妈爱你有多少?窗外风雨飘,宝宝快睡觉。妈妈陪在你身边,做你的依靠。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宝宝啊宝宝,你可知道,妈妈爱你有多少?”’



    这真是个悲伤,又令人不愉快的故事。不过,他终于找到这首歌了。现在,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这首歌曲的音色这么凄哀,又伤感了。这首儿歌,肯定是故事里的寡母在儿子小时候哄他睡觉时唱的,其中饱含了说不尽的疼爱之意。然而,被寡母辛苦养大的儿子却没有记住这份深切的关爱,把对自己有恩的母亲逼上了绝路。母亲在自尽之时,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唱这首歌的?她是不是怨、是不是悔、是不是恨、或是心已成灰……



    当当当……



    “妈妈,我要听歌,我要听歌!”



    “好,妈妈唱给你听,你边听边睡觉啊!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



    “妈妈,你怎么总是唱这首歌?我都会唱了!”



    梦中的女人但笑不语。是的,卫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侯睡着,又做起梦来。梦到一对母女,母亲坐在床边为女儿唱床头曲。无论是母亲还是女儿,卫霄都没见过,只是在小女孩稚嫩的脸上,好似依稀有谁的影子。可惜,却想不起来。



    “妈妈呢?妈妈呐?妈妈怎么不见了?”



    “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呜呜呜,妈妈……”



    小女孩的妈妈好像出了意外,天地间只留下她一个人。小女孩静静地坐在床边,嘴里不知不觉地唱了起来。“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



    一滴两滴,小女孩唱着歌,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一点一滴地掉落在书本上。《摇篮》?啊,就是这本书,就是这本书!卫霄的心激动地砰砰直跳。心道,难不成这个小姑娘就是这本书的主人?那她究竟是谁?为什么他会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呢?他的记性不应该这么差的呀?



    刺啦!



    小女孩唱歌的影像忽地一变,卫霄的眼前整个暗下来,他正想定睛细观之际,一条悬在空中左右晃动的尸首,遽然间映入卫霄的眸底。未及心骇,尸首仿佛在镜头中跳跃一般,几个起落飞快地凑近,下一瞬,一张眼珠暴突、耷拉着舌头的死相猛地贴在他的鼻尖前。



    “啊——!”



    卫霄从床上一下子坐起来,满身都是冷汗。他虽然是被吓醒的,但对最后的,那张至关重要的恶心的脸却没能记住一分半点,但他可以肯定,对方不是慧妞。卫霄心下懊恼,但无计可施,错了就是错过,何况是无法掌控的梦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