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一首很怪的歌
    小男孩失踪已经有两天了,真真是生死未卜。不用想也知道,庄胜的失踪与他有关,不,应该说和他问对方的那些问题有关。卫霄回来的路上思索了许久,觉得唯一可能让庄胜陷入这样困境的,是小男孩把自己问他的问题告诉别人了。或许也不是告诉别人,而是他想起了什么又不敢确定,有些想不通,所以去问兴许知道这件事的人。结果,问错了对象,当然,也可能不碰巧,刚好被有心人听到了。



    卫霄心里隐隐摸到些什么,但还不能肯定。而且,这件事里有很多的疑惑牵扯不清。卫霄暗叹了一声,眼下会发生这样的事,是谁都没有料到的。虽然这些事不能全怪在他头上,但要是庄胜死了,他必然也要担一份责任的……



    哆哆哆,咔嗒。



    “蒋老师,我不是说,叫你别让闻天傲出教室吗?怎么带他来睡觉了?”



    “我以为你只是说要看好他,让他别乱走。现在是小孩子午睡的时侯,总不好把他一个人留在教室里吧?”



    卫霄没有睡着,听到了敲门声过后,从开启的门缝中传来的汪老师低声的抱怨和蒋老师的赔笑声。



    蒋老师迅速地为卫霄套上衣裤,穿好鞋子后,抱给门外的汪老师。汪老师把卫霄带去了职员办公室,警察好声好气地问了卫霄几个问题。警察见卫霄不像小孩子说话那么颠三倒四,反而比□□岁的孩子说得更有条理,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一边把卫霄说的话记录在本子上。



    “爷爷、奶奶他们没回来?”傍晚,由司机送回别墅的卫霄一入门便感到四周冷清的气息,冲着迎上前的女佣挑眉道。.其实,卫霄仅是随口一问,虽然,这几天的经历,导致卫霄感觉过了半月之久。可事实上,冬游满打满算才三天,闻镶玉等人即便一转院病情立刻稳定了,起码也要观察个十天半月才能出院呢!



    果然,女佣笑着宽慰道:“是的,老爷、老夫人都还没出院。不过,小少爷放心,听小朱打电话回来说,老夫人他们的肚子疼是还在疼,可比转院的那天要好多了。想来,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回家了。”



    “嗯。”卫霄点着脑袋,把背包从肩上卸下了交给身边的女佣,示意她拿去清洗。女佣退下后,卫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然而,他的眼睛虽然盯着电视机,但屏幕里播放的剧情丁点都没有映入他的脑海里。实则,卫霄想多问些闻镶玉、孔知心的病情的,可惜,他年纪还小,平时和这两个名义上的爷爷、奶奶关系也不好,过份关心,反而显得刻意,让人起疑。



    闻镶玉、孔知心的事可以先放在一边,反正就算他不问,等对方回来了,以佣人们八卦的性子,也会把在医院期间发生的事当谈资反复的唠叨,那时候,只怕他不愿听都不行。而眼下,卫霄除了庄胜的事,什么都不愿去想。



    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被绑三天后,还有没有命在?但不管事情已经坏到什么样的地步了,作为始作俑者的他都必须做点什么。卫霄心道,凶手十有□□以为庄胜知道些什么,才绑架他的。但依那天姚融在大楼里说的话看来,庄胜根本与他们互不相识,只是碰巧让姚融听到庄胜和别的小孩子攀比的时侯,说自己是从小班升上来的,才有了之后的事。兴许,庄胜连姚融、徐庆余的名字和班级都不知道,凶手要是追问,小孩子说的清吗?



    绑架庄胜的凶手,应该是爱星幼儿园内,和死在柜子里的小女孩有关的人物。那是谁呢?园长、徐忆荣、马燕欢、张小倩……这些当年就在爱星幼托里工作的人都有可疑。等等!张小倩?她好像是教大班的,今天,园长口中的那个死掉的张老师,难道就是……



    不会这么巧吧?即便张小倩是庄胜的班主任,但她的性子可不像是会因为把孩子弄丢了,而愧疚的自杀的人。难不成,是他杀?谁杀的?为什么?总不会是庄胜说不出他们的名字,胡扯到张老师身上,让凶手铤而走险了吧?不可能,不可能!可是,对方不是自杀的话,为什么会死得如此巧合?卫霄摇着脑袋,思绪乱成一团,暗道这件事真是越来越复杂了。



    卫霄昂首靠在沙发上,闭上双眸长叹了一口气,方慢慢情理脑海中乱麻般的头绪。先不管庄胜的班主任张老师是怎么死的,反正,警方没有隐瞒她死亡的消息,而今爱星幼儿园里的人都知道了。即是说,绑匪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可能也得知了。这么一来,要是张老师确实是绑匪杀的,倒亦无话可说。如若不是的话,那岂非把庄胜往死里推?



    卫霄猛地张开眼睛,黑色的眼眸中充满了阴翳。凶手绑架庄胜,一开始兴许并没有存着杀人的心思,庄胜是小孩子,只要没让他看到脸,事后便是放了他,警察也未必能从庄胜口中挖出什么关键性的线索。但现在不一样了,事情的发展出乎绑架犯的预料,有人因为这件事死了。不管张老师是自杀、失足、还是被人害死的,警察、死者的家属都会把这件事算在绑匪的头上。至少,不是意外的话,在找到真凶前绑架犯便是疑凶了。就算庄胜安全归来,此事也不可能善罢甘休,警察一定会追查到底的。卫霄的心慢慢下沉,庄胜危险了。



    不,不对!卫霄突然想到什么般的摇头道,假如,绑架犯是爱星幼儿园里的人的话,为什么要绑架庄胜呐?若是有什么话要问庄胜,平日里小心些把孩子拉到没人的地方问两句,总比绑架他来的方便,也安全的多了。卫霄垂眸沉思,心道总不会是对方问了庄胜,庄胜却说不出什么,只好用绑架孩子的方式来逼出庄胜背后的人吧?



    卫霄模拟着凶犯与庄胜之间的对话,比如,凶手问,‘这些话是谁跟你说的?’



    庄胜极可能回答,‘几个小孩说的。’



    凶手能信吗?于是,他会接着问,‘几个小孩?他们叫什么名字?’



    ‘我不认识他们,不知道他们叫什么。’



    庄胜说的是实话,但怎么看都不可信,更像小孩子撒谎却不知该怎么撒谎时说的话。凶手必然接着追问,‘你们不认识,他们怎么会问你这些事呢?’



    ‘我不知道啊。’



    是的,庄胜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晓得有一天,有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以镔铁金刚引诱他到底楼的厕所,问了他几个问题,还让他回家好好想想,要是想起什么,可以换更大的镔铁金刚。



    天!要是事情确实如他臆想的这般,那还真是……卫霄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直到女佣请他去饭厅用晚膳,依旧沉着那张小脸。



    “小少爷,是不是不喜欢吃这些菜?”站在桌旁的女佣报告完了三天内家里发生的事后,轻声道:“小少爷想吃什么?我记下来,明天让张厨去买。”



    “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卫霄嚼着口中的鱼肉,挥手道。如今,就算给他龙胆凤髓,他也吃不出什么滋味来。卫霄心下烦躁,这次的事情棘手的很,实在不知道往哪处着手才好。特别是他的年纪摆在这儿,能像警察那样……



    警察?卫霄放下手中的碗筷站起身,刚抬起小屁股又猝然坐了回去,放在桌面上的手握成拳,手指松开收紧了好几次,才像下定了决心般的让女佣把饭桌上的饭菜收拾了,自己走到偏厅关上门拨起电话。



    “喂?是爸爸吗?对,我是天傲。”卫霄直奔主题道:“我们幼儿园里有个小朋友不见了,听老师、警察叔叔说,是被坏人捉去了。我觉得,这件事可能和我有点关系。爸爸,你也知道的,我可以看到鬼鬼,对么?在幼儿园里午睡的时侯,我总是看到一只鬼鬼在小床边走来走去,唱一首很怪的歌。我就问了那个不见了的小朋友,问他睡觉的时侯有没有听到过这首歌,他说好像听到过,又好像没有听到过。还说,他等会儿替我去问问别人。对!后来他就不见了。”



    卫霄坐在茶几旁的牛皮沙发上,眼眸无焦距地凝视着矮桌上的果盘,边冲着电话的另一头说道:“爸爸,你说这个小朋友会不会就是问了鬼鬼的事才不见的?那宝宝会不会也不见了?”



    听到电话中的安慰,猜到闻君耀会这么说的卫霄低头笑道:“嗯,我不怕。啊?你想多派几个人给我?几个啊?二十个?好吧,那他们能听我的话吗?都听我的?那就好。嗯,有事我会打电话的,拜拜。对了,我可以看到鬼鬼的事,爸爸不要说出去。”



    挂断电话后,卫霄与女佣们打了招呼,提醒对方早睡早起关紧门窗后,便回了二楼东侧的卧房,先是仔细检查了房内的各个角落,念了两遍经书,没发现什么问题,才转去梳洗间打理个人卫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