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庄胜的事
    “蒋老师。.”



    “汪老师?有什么事?”



    卫霄他们这一班的班主任丁老师进了医院,眼下只能让教音乐的蒋老师暂作代班主任了。此刻,蒋老师正提点着吃完午饭的孩子们把自己的碗筷放入塑料桶里,转首间刚巧看到汪老师在教室门口招手,赶忙凑上前询问。



    “园长走之前,让我把这张照片给大家认认,看看去冬游那天早上有没有人见过庄胜。老师们现在都看过了,可惜谁都没印象。我就想着,不如让孩子们也来看一看,说不定还真有小孩看到呐?”



    听明汪老师的来意,蒋老师转身拍了拍手,示意孩子们坐在位置上听汪老师说话。



    “大家还记得前天早上的事吗?”汪老师瞅着跟前一张张懵懂的小脸,解释道:“就是在外面的花园里乘车去冬游的时侯,大家有没有看见过这个人?”汪老师举起庄胜的照片,绕着排成一列的长条桌慢慢转圈,每经过一个孩子身畔,便把手里的照片送到坐于座位上的孩子面前,邀其细观。



    很快,有个女孩举手道:“老师,我好像看见过这个人。”



    “哦?”汪老师急忙让女孩细述当日的情形。



    怎奈,女孩没说出什么重要的线索,只是看到庄胜上了巴士。



    “你真的看见照片里的这个人上车了?”



    “嗯,真的。”对于汪老师再一次的追问,小女孩很肯定的点头。



    汪老师打量着女孩认真的目光,点了点头摆手示意孩子坐下。心下思量着,不知道是不是该把这个发现告诉警察。其实,如今放在众人面前的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庄胜当日有没有乘上巴士离开。他到底是在懋东,或去懋东的路上不见的,还是根本就没上车?以警方的看法,极可能是在发车前,孩子就已经不见了。但也没什么决定性的证据,表明庄胜没有乘上巴士。虽然小女孩说得问题很重要,但警察未必会相信一个五岁孩子说的话。



    “咦?呀——!”



    正当汪老师犹豫不决间,习惯性地把照片送到姚融眼前,姚融的大眼睛望着照片上的男孩,一时惊讶万分,眼看就要张口叫出声来,被旁边的卫霄狠狠踩了一脚,才让他把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汪老师被姚融的叫声从沉思中唤醒,瞥向身侧皱着张小脸的男孩,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



    唯恐姚融说出自己认识庄胜的话,卫霄急忙接口道:“老师,照片里的这个人,我前天看见过。”



    “喔?”就如卫霄猜到那般,汪老师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把视线从姚融身上移了过来,笑眯眯地问道:“那你能告诉老师吗?”汪老师没想过卫霄能说出什么有用的头绪来,但眼下任何一点线索,或许都有可能成为突破口。所以,即便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句未知真假的小孩子说的话也不可错过。



    “嗯。”卫霄乖巧地点了点脑袋,装作大人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背着手道:“我看到照片上的人从车上下来了……”



    “从车上下来?”汪老师惊愕地打断了卫霄的话头,与旁侧的蒋老师对视了一眼,急切地追问道:“什么时侯的事?他一个人下来的吗?”



    卫霄摇头道:“不是,有很多小朋友一起下来的。他们好像坐错车了,从这边的车上下来,到那边的车上去。”卫霄边说,边用小指头比划着。



    “坐错车?”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蒋老师咬了咬上唇苦思冥想,眼珠子转了几圈,才仿若想到什么般地附和道:“我想起来了,是老师把两辆车子搞错了,大班坐了中班的车子,中班坐了大班的车子,后来知道弄错了,让小孩下车换过来的。”



    汪老师锁起眉宇道:“这件事你们跟警察提过吗?”



    蒋老师耸了耸肩,摊开双臂道:“大概没有吧,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没说过。要不是现在说起这件事,我都已经忘了。带大班的老师都去冬游了,你们也刚回来,等于说当天换车的人这两天里都不在。那天早上又那么乱,我想留在幼儿园里的老师没几个还记住这件事的。再说,班级那么多,就算还记得换车的事,也不会想到不见了的小孩就在换车的人里面。”



    做错车,换过来,其实是一件很寻常的事。以前幼儿园出游,也不是没碰到过这样的差错。就像蒋老师说的那样,一般不会有人想到这个问题的。汪老师沉吟片刻后蹲□,与卫霄平视着问道:“你真的看到了照片里的小哥哥吗?为什么会记住他呢?”



    庄胜这个孩子长得普通,在一群小孩子里并不起眼,汪老师不明白卫霄会记住对方的原因。刚才那个小女孩之所以能记住庄胜,是因为她走得快,和庄胜撞在了一起,两人吵了几句嘴才分开,小姑娘是瞪着眼睛目送着庄胜走上巴士的。



    那么闻天傲呢?在一大群孩子里面,记住一个长得没有丝毫特色的孩子,甚至两天后还没忘。就算大人遇到这种事,只要没刻意去记,现在拿了照片去问,也不一定能回答出来。汪老师知道世上肯定有聪明的孩子,但万一是小孩子看错了,自己却当了真去报给警察听,那就闹笑话了。所以,在这之前,一定要弄明白事情的真实性。



    卫霄自然明白汪老师的顾虑,不慌不忙地解说道:“这个小哥哥下车以后,一直在笑,还朝我这边招手,好像在跟谁说话。”



    汪老师心头一喜,焦急的询问道:“你知道他在跟谁说话吗?”



    “不知道。”



    看着摇头的卫霄,汪老师脸上的喜色一下子消去了大半,但仍不甘心地问道:“怎么会不知道呢?”



    “那个时侯正好小余给我酒心巧克力吃,我就转过头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跟他说话了。后来,我再看的时侯,外面的小朋友都已经走到车子上去了,小哥哥也不在了。”



    听完卫霄的话,汪老师摸着下巴边想边走,又举着照片问了一路,之后的小朋友却都摇头说没见过照片里的人,汪老师原以为会有那么一两个看到卫霄说的事,眼下的结果令他很失望。汪老师只得回头又问了卫霄一遍,卫霄的对答与前番无异,汪老师才让蒋老师看好卫霄不要叫他随便走动,他马上去给警察打电话,对方可能会来问讯。



    等汪老师离开后,蒋老师耐不住好奇心又问了卫霄几句,随即领着一群揉着眼睛打呵欠的小朋友往休息室午睡去了。途中,卫霄拉过徐庆余、姚融二人,小声叮嘱道:“刚才照片上的人你们看到了对吗?就是那个从小班升上来的,上次我们在厕所里问问题的小孩,小余还给过他一个镔铁金刚。你们记住,不管谁问你们,你们都不要说自己认识他。就算爸爸妈妈问起来,也一定要说没印象,知道么?”



    “为什么不能说啊?刚刚你还踩我一脚!”姚融可把方才卫霄踩自己一脚的事记在心里呢,此时嘟着小嘴,一脸委屈地瞅着他。



    “谁叫你笨呀?老师都说了,照片上的人不见了,要是你说认识他,万一老师以为是我们把他弄不见的怎么办?”未等卫霄说什么,徐庆余已冲姚融翻了个白眼,狠狠地数落道。



    徐庆余确实聪明,虽然作为小孩子想得多了些,但不得不说,都想到了点子上。卫霄上下打量了徐庆余两眼,不吝啬地夸赞道:“小余真聪明,说得很对。”



    姚融见徐庆余被卫霄表扬,自己却被说笨,心下更酸涩了。但他没有哭,为了不让卫霄觉得自己傻,慌忙保证道:“我也不说。要是有人问,我就说不认识他。”



    “嗯,这就好。”卫霄抬手摸了摸姚融的脑袋,看着他从沮丧转为喜滋滋的表情,怕姚融把自己的承诺忘了,只得又叮咛了一句。“记住了,不要说认识他。万一有人问你以前有没有见过这个小哥哥,你就说,想不起来。可能在爸爸妈妈晚上来接你回家的时侯看见过,不过不记得了,知道吗?”



    “嗯。”姚融答应着跨入休息室,开始像小朋友们一样脱了外套爬上小床睡觉。蒋老师把窗帘遮上,休息室内陷入一片昏暗之中,卫霄趴在床头闭着双眸,想着庄胜的事,眉角渐渐地拧了起来。



    其实,当日在大楼内,丁老师接到园长的电话回来那么一说,卫霄就有预感,对方话中不见了的小男孩,极可能就是那个自己让他带着问题回去想想的小孩子。可那时自己打听不到对方的名字,又没有照片,至少还期盼着万分之一中那么一点的侥幸。但今日吃午饭的时侯,他见到了在花园里闹腾的庄胜父母,看着他们与小男孩相似的眉目,心底所有的希望都如冬风里的树叶般被吹去,只留下各种的懊恼与烦躁。



    “好了,不说这些。你给闻天傲穿好衣服,把他抱出来,警察来了,想再问一遍。”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