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幼儿园
    “怎么能不说啊?”园长抿着嘴,瞥着汪老师道:“要是我们藏着掩着,等大班的人回来了,又实在找不到人才告诉他们,等事情传开了,还不知道要把我们幼儿园传成什么样子呢!一开始就告诉他们,至少也能叫别人看到我们没有推脱责任的意思。”



    “园长,那个庄胜的带班老师是谁啊?她怎么说?”



    “她?哼!”听到汪老师的问话,园长的脸色一沉,颇为咬牙切齿地说道:“是张小倩!明明已经带过两次队了,居然还出这样的事!跟她说要仔细,仔细,结果呢?唉——,我真是后悔啊!”



    汪老师知道张小倩是园长的外甥女,平日里掐尖要强,还有些虚荣,和老师们都不怎么处得来。不过,因为对方是园长的亲戚,大家看在园长的面子上,凡事都睁一眼,闭一眼罢了。如今看园长的神色,好像是真的后悔给张小倩开后门,把她弄进幼儿园来了。可惜,觉悟的晚了,这件事解决不好,幼儿园的名声可就坏了。有哪个家长肯把自家的宝贝送到弄丢孩子的幼儿园来啊?



    “张小倩现在人在哪儿?还在懋东吗?”未免园长难堪,汪老师扯开话头道:“她有没有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就叫她回来了。”园长板着脸,握拳的指尖松开,在桌面上敲击道:“张小倩说,庄胜那天早上确实是在的,她在车上点名的时侯还点到,反倒是还是一个孩子迟到了,记录表里的名字上也没打勾。本来,以为他家有事不来了,车队也等不起,还是当日八点准时的发车。没想到,那个孩子却在去懋东的车子里。”



    汪老师双眉一凝,轻声道:“这么说,是被人动了手脚?拿两个孩子换了一换?”



    “不知道啊。”园长咬着下唇,撇着嘴角道:“我实在想不通,要是有人针对庄胜这个孩子,偷偷抱走就好了,干嘛还弄出这么复杂的事来?”



    汪老师想了想,提问道:“园长,张老师的记录表里没有打勾,却到了懋东的那个小孩,在出发前,张老师有没有去门房间看一下签名表?那里有没有他进幼儿园的记录?”



    “这事我查过了。”说到这里,园长的面色更为阴沉了,她握着拳捶着桌面道:“张小倩说,她们班里少来了个孩子,到七点三刻还没到,她就去门房间看过签名表了。那时,签名表上的那个小孩的名字一样没打勾。她倒是想给对方的家长打电话的,但这个孩子的家里只留下了住址,没有电话号码。你也知道,现在装电话的人家可不多。有的厂里,也只有领导的办公室里才有电话。”



    “园长,你说‘那时’的意思,是不是后来张老师回来后,你们又一起去门房间看过了,看到签名表上的那个名字却是打勾的?”



    园长赞许地看了眼汪老师道:“对,就像你说得这样。张小倩回来之后,我拉着她去门房间又查了一遍,那个小孩的名字确实打勾的。不过,张小倩一口咬定,她那天看的时侯没有打勾。”



    “那看门的老封怎么说?张老师去查签名表的时侯,他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在啊?”



    园长扯了扯嘴,满面不愉地回道:“他可能怕担责任吧,说得有些含糊,说自己年纪大了,记不清了。”



    “他怎么能这样啊?”



    园长满目厉色地说道:“算了,他既然说自己年纪大了,这件事过了之后,就让他回去吧。给我们幼儿园看大门的人,别的还能马虎,记性和眼光却一定要好。”



    汪老师气得脸颊上的肉都在颤,赶忙移开话题道:“园长,这事报警了吗?”



    “已经报了。不过,现在知道的就这么点事,警察也说了,线索太少,找不到人啊。”



    “我觉得,这件事应该问问那个和庄胜调换的孩子的家长,也许可以查到些什么。”



    “警察早就问过了。”园长长叹了一声,靠在椅背上道:“两边的家长、幼儿园里的老师都问了好几遍,就连我都配合他们回过五、六次的问题了,都没问出什么。送那个孩子来幼儿园的家长说,和平常一样,一路上什么事都没有,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就走了。”



    “那有没有送到教室?”



    “这个家长上班有点急,每次都只把孩子送到门口,让他自己进去的。一直以来,都没出过什么事。警察倒是问过他,有没有看到老封在签名表上打勾,他说从来没注意过这个。唉——!”



    “是这样啊?”汪老师倒想在园长面前多表现一点,争取坐上年纪组长的位置,但实在没什么主意了。正心烦间,忽然想到当初他们在那幢闹鬼的大楼里说起此事,最终却只能不了了之的问题,赶忙道:“园长,你有庄胜的照片吗?”



    园长挑眉道:“怎么?”



    汪老师解释道:“出发那天,我们可能看见过庄胜。不过,我们都教中班的,不认识大班的人,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照片有,等等,我拿给你。”不必汪老师多说什么,园长已经明白了对方此举的意思。园长虽没抱以多大希望,但也想着死马当活马医,万一碰巧有人知道呢?



    叮铃铃叮铃铃……



    就在园长拉开抽屉,把照片取出来交给汪老师的当儿,写字台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园长这两天听到电话铃声就害怕,盯着电话看了好一会儿,深吸了两口气才拿起了话筒。“喂。”



    汪老师拿了照片本欲马上离开的,不想却见听着电话的园长猛然间脸色剧变,从握着话筒的指尖,乃至整个人都打起颤来。



    “怎么了?”等园长挂了电话,汪老师急忙追问道。



    园长扬起那张白中泛青的脸皮,愣愣地仰视着撑在桌前的汪老师,半晌后才如梦初醒般地说道:“张小倩死了。”



    “啊?”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警察说,可能是弄丢了孩子,她一时想不开跳河自杀的。九点钟的时侯,有人在湖边发现尸体报的案。现在,警察知道死的是谁了,打电话给我,叫我过去一趟。”园长说着说着,脸色愈发地难看了。



    汪老师不解道:“警察为什么传园长过去啊?她爸妈不在吗?”



    警察话里的意思是,张小倩的死因还有很多疑点,特别是失踪的孩子还没找到,很可能之中有什么关联,说不定张小倩不是自杀,而是知道了什么后,被灭口的。当然,警察说得没那么清楚,只是隐约透出这么个意思,甚至还问庄胜的父母是不是来了幼儿园,如果在的话,让他们一起去警局。看来,庄胜的父母被列为第一嫌疑人了。但这些话园长不能和汪老师说,只能吩咐他把庄胜的照片给老师们传看,并在她去警局的这段时间里把幼儿园内的孩子照顾好。



    “把我的儿子还给我!你们幼儿园是干什么吃的,啊?我把好好的孩子交给你们,你们弄丢了孩子,说一句不知道就好了吗?”



    “叫你们的园长出来!叫那个把我儿子弄丢了的臭女人出来!今天,你们要是再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让你们的幼儿园开不下去!我可怜的儿子啊……”



    “又来了!”园长不知道说什么好,双颊都木木地没了表情。她明白丢了孩子的家长着急,但对方却不知道,作为幼儿园负责人的她比家长更急啊!



    园长耷拉着肩膀出了办公室,下楼走到闹事的家长面前。未等她走近,庄胜的父母便抬起头,用布满血丝的通红色眼睛,狠狠地瞪视着她,仿佛恨不得把她身上的肉一块块剜下来才好。“怎么就你来?把我儿子弄丢的那个臭女人呢?她难道还在睡觉吗?她倒也睡得着?呸!她配当老师们?”



    “我听说,那个臭女人是走后门进来的。你这个……”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园长冷冷地注视着眼前骂骂咧咧的夫妻,吐了口气道:“警察刚刚来电话,说张老师死了,让我通知你们一起去警察局。”



    “张老师?那个臭女人?哈哈,死得好!报应啊!死得好……”



    “你闭嘴!”庄胜的父亲环视着周围老师们投来的不善的目光,冷喝了身旁的老婆一声,转首看向园长道:“什么意思?警察为什么叫我们去?”



    园长摇头道:“我不知道,反正他是这么说的。好了,我们走吧。你们放心,万一孩子有什么事,我们幼儿园肯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的。”



    “我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赔得起吗?你……”



    “好了,别说了!”庄胜的父亲一把拉住还要顶嘴的妻子,跟着园长出了幼儿园。



    闹剧落幕,走廊内的老师们尽皆唏嘘,不只是为幼儿园的未来担心,还是在叹息张小倩年纪轻轻就丧了命。卫霄在老师的催促声中回教室坐好,沉默着吃着小碗里的面条,心底不知在想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