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起踩怪手
    徐庆余小手一挥,扬眉道:“怕什么?她只是老师,又不是我们的妈妈。要是她敢骂我们,我们回去告诉妈妈,让妈妈来骂她!”



    “对,你们别怕!”姚融在一边帮腔,一时间,倒是安抚住了方孝诚三人。



    哆哆哆,哆哆哆。



    “杨赞,快开门!你妈妈来了,快开门让你妈妈进去。”



    “啊?我妈妈来啦?”杨赞吃惊地张开小嘴,紧盯着房门道:“我妈妈怎么会来啊?”



    “你妈妈来看你啊!还不快开门!”



    “我……”杨赞刚想说什么,被徐庆余拉着在耳边嘀咕了两句。杨赞一边听,一边点头,等徐庆余说完悄悄话,就冲着门外问道:“妈妈,你带我最喜欢吃的香蕉面包来了吗?”



    “当然带了,快开门啊!”



    “呸!你根本不是我妈妈!声音不像我妈妈不说,连我最不喜欢吃香蕉面包都不知道!你不是妈妈,你是鬼鬼!”



    “走开,你这个鬼鬼!再敢来,我打你哦!还不快走!”



    “啊,啊——!”



    哆哆哆,哆哆哆。



    “小余,开门啊!我是小小,我已经把鬼鬼赶走了,给我开门吧。”



    就在徐庆余朝杨赞翘大拇指的时侯,门外忽然响起卫霄的声音,好像是他在外面把鬼鬼打走之后,敲门让他们去开门。方孝诚、贺荣听见卫霄的声音,顿时仿若有了主心骨,一个个跳下床想去给卫霄开门。



    “别去!”



    徐庆余、姚融双臂一张,拦在贺荣、方孝诚道:“小过,他会自己开门进来的,不用我们去开门。要我们开门的,只有鬼鬼!”



    咦?



    敲门声不见了?



    是不是鬼鬼走了?



    徐、姚二人话音方落,其外的敲门声刹时隐去,还来一室的寂静。然而,孩子们并没有因为敲门声的消失而高兴,反而被一股无名的恐惧感所包围。



    嗞啦——!嗞啦——!



    “什么声音啊?”遽然间出现的声响,不在门外,而是在房间里,吓得徐庆余脸色剧变,大声惊呼道。



    “你看!”



    “什么?”



    杨赞颤巍巍地举起手,指着姚融、徐庆余两人身后门板下的缝隙处。只见,门缝下伸入十根惨白色的手指,正曲着指尖抠着房内的地板。



    嗞啦——!嗞啦——!



    “吓!”



    “哇啊!”



    徐庆余、姚融侧身转首,顺着杨赞指点的方向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从门缝底下伸入的那些苍白色的指头,两人被唬得一下子跳起身,哇哇大叫起来。冰@火!..



    “呜呜,赞赞要妈妈,唔哇——!赞赞怕怕啊,哇哇啊……”姚融和徐庆余小脸上浮现的惊恐之色,把本就强忍着惧怕的杨赞吓哭了。



    “别哭啊!”杨赞这么一嚎,倒把六神无主的徐庆余给叫醒了,他一边学着卫霄安慰杨赞时的样子拍着对方的肩膀,一边强作镇定道:“有,有什么好怕的?小过,只要我们拿着这个就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说着,摊开手心里写满经文的小纸片。



    通红着眼眶,忍着泪的方孝诚抬起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滴,忧心地瞅了瞅掌心中叠成一小块的折纸,咬着唇瓣道:“这张纸头真的有用吗?”



    姚融狠狠地点了点头道:“肯定有用啊!小小不会骗我们的。只要我们拿好这个,鬼鬼就捉不到我们了。”



    嗞啦——!嗞啦——!



    “她要是进来了怎么办?”贺荣躲在方孝诚、杨赞身后,盯着门缝下的用指甲划着地板的十指,紧紧捏着卫霄给他的经书,颤抖着嗓音提问道。



    “鬼鬼肯定进不来的,她要是能进来,就不要我们开门了。”徐庆余是小孩子里年纪最大的一个,也最聪明,当即反驳道。



    贺荣想移开目光不去看门缝下的十指,却又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依然不由自主地注视着那骇人的景象。加上那不绝于耳的刮地声,又惊又怕的贺荣不依不饶道:“明明她的手都伸进来了!要是再进来一点,她自己开门怎么办?”



    刚被安抚住的杨赞听了贺荣的话,又呜呜地啼哭起来。“妈妈啊,赞赞要妈妈!呜呜呜……”



    “呜呜……小小什么时侯回来啊?诚诚也怕,唔哇……”方孝诚终于在杨赞再次哭出声时,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好了,你们别吵!”徐庆余此刻心里不是不害怕的,但卫霄临走之前关照他的话,徐庆余时刻记在心里。徐庆余心道,要是小小回来一看,鬼鬼爬进了房间,捉走了小朋友,那小小一定就不喜欢他了,觉得自己没有用了。这么想着,徐庆余由惧生怒。他抿了抿唇瓣,瞪向门缝下的十指,暗道,这些手指头一定就是小的鬼鬼,那……徐庆余看了眼小手中的纸片,一把拉住姚融的手往门边走去。



    姚融被徐庆余吓了一跳,拉住他道:“小余,你干什么啊?”



    “他们不是怕鬼鬼吗?我们就把鬼鬼赶出去!”说着,徐庆余放开姚融,独自走到门后,看到脚尖前三尺处划拉着地板的十指,又心骇地退了一步。接着,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握的经书纸片猛地丢到门缝下的指头上去。



    “呀——!呀——!”



    徐庆余丢得挺准,一下子就扔到了门缝下伸入的指尖上,那只被经书纸页击中的手倏地缩了回去,于此同时门外响起凄厉的惨叫声。



    “你们看!小小没骗我们吧?”徐庆余投掷纸片前,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效果,一时喜笑颜开,转过头冲着身后的姚融等人说道。



    “当心!”



    右手收了回去,门缝中还留着五根左指。姚融猝然间看到因为门外的悲呼而静止不动的指头猛然抽动,竟连着整个手掌一起冲进了门缝,因为门板下的缝隙很狭窄,整只手伸入的结果,是手背上的皮肉都擦地鲜血淋漓。但对方好像不怕疼一样,拼命地扭动着指掌,朝站在门边的徐庆余的小脚上抓去。姚融赶忙扑到徐庆余身边,拉着他的胳膊退到一旁。



    “怎么办?她是不是要伸进来了?”贺荣瞅着地上那只掀起皮肉流着血的手,满目俱是惊慌。



    “丢它,用小小给的纸头丢它!”拍着小胸脯的徐庆余挥手冷喝着提醒道。



    方孝诚几个闻言,纷纷举起小手,把纸张抛向房门下不停地扭动着的左手处。可惜,他们人小离门边又远,纸片抛到半路就掉到地上了。



    “哎呀!你们站得这么远,怎么丢得到啊?”徐庆余白了众人一眼,刚要提步去捡,却见小纸片倏地扬起星星点点的火花,连同他方才抛在门缝旁的那张击退了怪手的纸张一起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熊熊燃烧起来。



    “啊——!”



    “哇啊!”



    孩子们呆呆地张着小嘴,望着纸张化为一团团的火焰,并在他们的惊呼声中飞向门缝下仍在用指尖抓抠着地板的左手。



    “呀——!呀——!”



    当火焰把扭动的左手包入金色的火花内时,房门外的惨叫声一次比一次凄厉。虽然门后的声音很吓人,但眼前奇异的景象,让孩子们散去了惧怕的神色。一个个紧盯着包裹着左手的火焰,惊讶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就连胆小的杨赞都忘记了哭泣,仰着带着泪珠的小脸,目瞪口呆地凝视着金光闪烁的火焰。



    “呀——!呀——!”



    门板下的左手剧烈地挣动着,把房门震得嘭嘭作响。但好似因为过于深入,或是火焰的阻挡,反正左手缩不回去了,只能留在门缝下不休的挣扎。约摸过了五分钟,光芒才逐渐淡去,徒留一只破烂的手掌一动不动地趴在门缝中。



    “怎么办?它不动了。”姚融侧首看向身边的徐庆余,指了指门下的怪手道。



    “它会不会死了吧?”杨赞锁着眉峰,哭丧着脸道:“老师会不会骂我们啊?”



    “老师为什么骂我们啊?”贺荣斜视着杨赞,翻了个白眼道:“又不是我们让它来的!”



    方孝诚颔首附和道:“就是!我们打鬼鬼,老师应该表扬我们的!”



    “可是……”



    “可是什么啊?”方孝诚不耐烦地瞪视着杨赞道。



    “我还是怕。呜……”



    “你真是麻烦,有什么好怕的?”徐庆余见杨赞动不动就哭,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拉着姚融走到门边,用脚去踢卡在门缝中的左手。



    姚融一把拉住徐庆余道:“你想干什么啊?”



    “我们把它踢出去吧。”徐庆余说着就提腿踢向皮开肉绽的手掌,原本耷拉在地板上的左手在徐庆余一击之下,竟又缓缓地动了动手指。



    “哎呀!它动了,它动了!”贺荣大声嚷道。



    徐庆余横了眼说话太大声,而害得自己心跳加速的罪魁祸首,边招手道:“你们站在那里干什么啊?一起过来把它踢出去啊!”说罢,拉着姚融一块儿踢腿,使劲往门边下的左手上招呼。



    “呀——!呀——!”



    “站在那儿干什么呀?还不快过来!”



    门外的声音听着吓人,但徐庆余、姚融踢了那么多下,那只手除了躲避外,也没什么其他的反应。看了好一会儿的方孝诚与贺荣倒是不那么怕了,见徐庆余发话,小心翼翼地凑上前,闭着眼睛踢向那只带血的手掌。



    “踩死你,踩死你!”



    “让我也踩一下,让我也踩一下!”



    “叫你吓我们,叫你吓我们!”



    “我也来,我也来!”



    开始,小孩子们踢起来还有点怕。但初生牛犊不惧虎,慢慢的,徐庆余等人你一脚,我一脚互相比拼起谁踩的多、谁踩的快、谁踩的狠了。其后,门外的惨呼声,怪手在孩子们脚下微微扭动着指尖的样子,都让越踩越高兴的孩子们感觉有意思,连胆小的杨赞都破涕为笑走上去,跟着大家一起踩怪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