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血淋淋
    “三狗子他娘,给他们一盆冬笋,让他们坐在一边剥皮好了。”



    “哎呀,当心啊!烫到没有?好了好了,你们都到外面去玩吧,啊?”



    “不要,老师让我们……”



    “小妹她嗲,拿几个苞米出来,叫他们搓苞米棒……”



    卫霄听到风中传来的周围几户农家内的叫喊声,心下苦笑着摇头。这些孩子才五岁,而且,还是大城市里被家长宝贝着长大的孩子,哪里做过什么家事啊?别帮倒忙就不错了。卫霄以为,老师们把孩子带到村里来,幼儿园肯定是给了村里人不少好处的。所以,对方才肯让小孩子这么瞎折腾。当然,剥冬笋也好,搓苞米棒子也罢,就是喂鸡,对孩子而言,也必然有一定的教育作用的。但对村里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了。



    “好了,鸡喂好了,我们回去吧。”卫霄推着意犹未尽地盯着鸡群的徐庆余几人出了鸡舍,等小姑娘锁上篱笆门后,手拉手地回到了前院的老屋里。



    “鸡喂好啦?”三十岁左右的大婶见卫霄几个入内,赶忙指了指堆在屋角处的几把高梁杆子扎成的扫帚,示意姚融等人去前院把水门汀上的灰尘扫掉,铺上塑料布后,把堆在仓房里的稻谷粒倒在上面翻晒。



    卫霄、徐庆余几人依言而行,取了扫帚到前院扫地。正打扫间,有个面色惊惶的女人冲入院子直奔正屋,觉得奇怪的卫霄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下一刻大门合上了,屋内却传出阵阵地哭闹声。



    “什么?村里的老屈死了?”



    “你胡说吧?今早我还看见他跟你家小谢开车到镇上去呢!”



    “这事,我咋能胡说啊?村里都传开了。”



    “唉呦,作孽哦!”



    “可不是吗?老屈比咱家刚子还小一岁吧?就这么去啦?”



    “诶?二弟妹,你哭什么呀?你家小谢也出事啦?”



    “呸,坏的不灵好的灵!你胡扯什么呢?闺女,到底咋回事啊?有什么难事只管说,咱还能不帮着你?”



    “春花,该不会是你家小谢开车的时侯跟人撞上了吧?”



    “不是!军辉说,这事有鬼。”



    “啊?你说什么?”



    “妹夫说这话是啥意思啊?”



    “军辉说,老屈走到卡车边,那部车上本来好好地绑着钢筋的绳子一下子都断了,刚巧压下来,把老屈压在下面。你们说巧不巧啊?要是没鬼,怎么会这么巧啊?”



    “这事不好说,天下巧的事情多着呢!”



    “春花啊,让你家的别乱想。要是有鬼,是哪个鬼啊?他为什么要害老屈呀?”



    “妈!你不记得慧妞啦?”



    “你什么意思?”



    这是主屋内那个笑得一脸和善的老太的质问声,对方仿佛是动了气了。方才,听到老屈的名字时,卫霄便已经竖起了耳朵。此刻,连慧妞都被扯出来了,正因被鬼威胁,而想了解情况的卫霄不知道该说自己运气好,每次还没动手,想知道的事情就会传到自己的耳内,还是该叹自己走霉运,总被扯进无妄之灾里。



    “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慧妞?警察不是说慧妞自己上吊死的吗?妹夫到底在怕什么啊?”



    刚才他在窗户上看到的那个吊死鬼,就是她们嘴里的慧妞吗?卫霄边听,边思索道。



    “春花,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妈?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你可不要忘了,三楞子还在查慧妞的事呢!”



    “我……”



    “难怪,难怪!我就说嘛,好好的,老屈、小万这两个光棍怎么不住在大楼里了。明明他们两家的房子就是个草棚,在大楼里住着要舒服多了!对了,我记的真真的,他们就是在慧妞去了以后,才回村里住的。看来,是做贼心虚!”



    “弟妹,慧妞真的像三楞子话里说的那样,不是自己上吊哒?那……妹夫在这事里,该不会也……”



    “没有!这……军辉只是看到了一点事,没说出来。”



    “什么事啊?”



    “啧,啧……就是,你也知道的,小万他们这几不要脸的,不是喜欢占小姑娘便宜吗?慧妞长这么漂亮……”



    “作孽哦!老屈跟三楞子还是把兄弟呢!慧妞也算他妹子,他也下得去手?”



    “我听说,慧妞死的时侯肚子里都怀娃了,该不会不是虎子的吧?哎哟!怪不得她想不开!”



    “你家小谢没做什么吧?”



    “没,他哪有这个胆子啊?他就是没敢说。”



    “为什么不说?和别人不敢说,私底下跟三楞子说一句都不敢啊?”



    “他们知道军辉看到了,就跟军辉说,要是他把事说出去,就要他好看,连大楼里的班都不让他去上了。妈,你们也知道的,军辉家都被他那个妈拖累了,到现在还欠着一屁股的债。在大楼里上班,一个月怎么也有五十块,要是不给他做了,咱们这一家人可怎么活哦?”



    “事都闹成这样了,你跑来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妈,你不是认识个能人吗?你请她过来驱驱鬼吧!”



    “都不知道有没有鬼呢,就赶着请人,我咋生了你这么个没脑子的?”



    “妈,军辉刚回来就倒在床上抽筋,现在都吓得不敢出门了。我看着不是个事儿,就算不请人来做法,好歹给你女婿求个护身符吧?”



    “哼!当初要是他把慧妞的事说出来,今天会有这样的事吗?”



    “妈,军辉他再不好,也是你女婿。你看在我面子上……”



    “呸!有事了想到我,没事的时侯都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你们两个要是肯听老婆子我一句话,哪会出这样的事?当初我就说了,大楼里招工不要去,你们就是不听!那幢楼造在什么上面你们知道吗?乱葬岗!知不知道啊?”



    乱葬岗?偷听的卫霄蹙起眉峰道,难怪区区一只才死了半年的鬼,居然能在半夜里驱动那么多小孩为她办事。看来,她死后吸收了许多的怨气啊!



    “这话说来就长,都有三十五年了吧?我那时候才刚嫁到这个村里,那块坟地闹鬼,夜里都没人敢走。我记得很清楚,后来请了法师做了四十九天的法事,把坟地里的死人骨头都掘掉送到火葬场烧了,才算太平下来。不过,还是没人敢在晚上往那块地方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那,那个地方怎么造房子让小孩子住啊?他们就不怕出事啊?”



    “造房子的时侯,村里人去说过。来的人说是请人看过的,就是要让小孩子压着这块地方的煞气。这都二十多年了,也没出过什么事。不过,我还是不想让家里人去大楼里做工,想想脚下踩的地本来是乱葬岗,心里就不踏实。”



    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自己住在乱葬岗上面,就该轮到他睡不踏实了!卫霄抿着小嘴巴,满脸的不高兴。刚欲再侧耳细听,忽然有人从院门前狂奔而过,跑到斜对面的人家门口高声嚷道:“万爷,田叔,你们快出来啊!”



    “叫魂呢?这么大声。说吧,啥事啊?”屋里走出个中年男子,冲着来人没好气地问道。



    “田叔,你家小万在前面出事了,你们快去看看啊!”



    “啥?”



    “哎,你去凑什么热闹啊?你肚子里怀了个娃子呢,这种事能看吗?去去去,回家去!要是出了什么事,当心你家三狗子回来抽你。”



    “幸亏你还没去,唉呦喂,吓死个人了!我看了一眼,就不敢看第二眼。你知道什么呀?一根树杈杈从他的头后面,喏,就是这里头刺进去,再朝他的嘴巴里伸出来,啧啧啧,脸上都是血,那个吓人哦!”



    “村长到大楼里去借电话了,说是打到局子里去的,要叫什么,啧……对了!要叫警察来看。”



    “这是干啥呀?为啥还要叫警察呐?不就是小万自己不当心,从石桥上跌下去的吗?”



    “又没人看见,谁说的清呀?”



    “唉,你们听到老屈的事了吗?”



    小万的死在万家村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闲着没事的村人都跑到不远处的桥头往下看,堤岸下的垂柳枝上戳着死透了的小万,其面目狰狞的死相很是让从事发现场回来的婆娘、老爷儿们好好唠叨了一回。



    实则,老屈死的比小万还惨,但村里人毕竟没有亲眼看到,所以说的人不多。但如今又出了小万的事,一上午村里连着死了两个人,很是叫村里的老娘儿们心惶了一番。特别是来娘家求助的小谢家的婆娘,听到小万的死讯后,求着、缠着、变着法儿地让老娘请人来做法。



    卫霄倒是非常想见见女人口中的能人,看看对方是怎样做法的,也好依样画葫芦的学一学,在危机时刻救自己的命。但又怕她们请来的人与曾经在火车上遇到的和尚一个德性,会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心里正摇摆不定间,老师为他做了决定。



    村里出了祸事,而且大部分的村人看了死者后,回到村里当着孩子们的面讨论在事发现场看到的血淋淋的场景,老师们怕这些话对小孩子有坏影响,很干脆的把人集合起来带回了大楼。不过,由于小朋友们都分散在各家各户,所以等凑齐人数回到大楼时,已是中午十二点了。



    早就饥肠辘辘的姚融,刚跨入大门,就深深地吸了口气,一边摸着咕咕叫的小肚子,眼巴巴朝着飘出香味的饭堂张望,边嘀咕道:“好香喔!是肉肉的味道。”



    不仅是姚融,闻到肉味的小朋友纷纷喊饿,老师们看了下手表,正是吃中饭的时间,干脆也不让孩子上楼去整理仪容了,直接把人带入大饭堂坐好,分批去厕所洗手,回来后排队打饭。



    “这是什么菜?如果回答出来,你们一个小组的人都有菜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