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杨赞喂鸡
    卫霄觉得拥有了驱鬼能力的自己,眼看着别人去死,非常自私。但他,从来都是这么自私的人。



    “小小,你干嘛骗人啊?”方孝诚早想这么问了,却怕在男人面前说的话,会让卫霄被揭穿,只能忍到电梯门关闭后才问。



    被打断思绪的卫霄严肃地凝视着杨赞几个,正色叮嘱道:“你们听好了,他们是坏人。你们要是再遇到他们,不管他们问你们什么,都不要跟他们说话,知道了吗?”



    “他们是坏人?小小怎么知道的?”



    “你们来找我之前,他们在厕所里说坏事,都被我听到了。所以说,你们不要说在厕所里找到我的。要是他们知道了,会把我捉去卖掉的。”



    徐庆余紧张地拉着卫霄的手道:“我肯定不说。”



    “我也不说。”贺荣保证道。



    “小小,我们去告诉老师吧。”杨赞满脸俱是惧怕的神情,再一次提议报告老师。



    卫霄摆手道:“没用的,大人最会骗人了。现在告诉老师,他们一定会说自己是好人的。”



    叮咚。



    “好了,我们别说这个了。”卫霄环视着众人道:“你们只要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六人边说边跨出电梯,走廊里到处是正要去下楼吃早饭的小孩。方孝诚等人走得稍快,卫霄刻意拉着姚融走在最后,贴向他的耳畔轻声询问道:“小融,你还记得那个从小班升上来的小孩吗?”



    “从小班升上来的?”姚融不解地望着卫霄。



    卫霄补充说明道:“就是你替我找来的那个大班的小孩,我们还在厕所里问过他问题的。小余不是还给过他一个镔铁金刚吗?”



    “噢——!是他啊!我记起来了。”说到镔铁金刚,姚融总于记起了对方。



    卫霄心头一喜,又有些惊慌地询问道:“他叫什么名字啊?”



    “我不知道啊。”



    “什么?”卫霄蹙眉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呐?那你怎么把人找来的?”



    姚融抓了抓自己脑勺后的发丝,不好意思地说道:“那天早上,我在花园里玩的时侯,听到他自己跟人说的,说他是从小班升上来的,所以他在幼儿园里最大,大家都要听他的话。我想起你说要找小班升上来的人,就叫他过来了。他看见小余手里的镔铁金刚,说要给他玩他才过来的。”



    也就是说,姚融把人找来的这件事,完全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卫霄简直不知道该说才什么好,正欲再问些什么时,前方的徐庆余转回自己身边,嘟起小嘴赌气地望着自己,追问道:“你们再说什么?”



    卫霄刚想说没什么,又怕徐庆余闹矛盾,只得胡乱说了点小事,边取出钥匙打开房门。进入寝室后,卫霄再次取出经书纸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片,烧化了丢在玻璃杯里泡上白开水,逼着杨赞等人喝下去。



    “从前,有一只大灰狼和一只狐狸都住在一座大山里。有一天,大灰狼捉到了两只鸡,想请狐狸吃饭……”



    “爱星幼儿园的小朋友,爱星幼儿园的小朋友,现在下楼到老师这边来……”



    方孝诚等人确实听话的吃下了泡着经书灰的白开水,但要求卫霄讲故事。卫霄一连讲了三个故事,杨赞几个仍是不依不饶地求着他说下去。幸亏广播及时响起,才救了变为保姆的卫霄。



    卫霄带着徐庆余等人下楼到花坛边集合,在孩子们的喧闹间,卫霄无意中抬头,一张吊死鬼的脸,贴在茶色的玻璃窗上,正冷冰冰地俯视着他。



    遽然间的视觉冲击,使得卫霄的心跳猛然一顿。.咖啡色的玻璃窗内,那张惨白中夹杂着铁青色的女人的脸孔上,嵌着一双暴突的眼珠子,舌头耷拉在唇外滴着垂涎,只消一眼,眼前的鬼脸就与卫霄昨天午后初到此地时,站在花坛边看到的那个乌黑色的脑袋重合到了一起。



    卫霄不知道的是,昨夜他在舒郁的光芒下诵经时,曾进入过玄妙的境界,使他的五感更为敏锐了。所以,他眼下才能把曾经窥不透的东西看得如此明白。然而,越是看得清楚,愈是让人骇然。黑色的眼瞳中映着吊死鬼的卫霄,倒抽了一口冷气,他能感到玻璃窗后的鬼脸上深藏的恶意。



    诶?不见了!



    鬼脸没有预料的出现,亦在突然中消失,其间仅只一个眨眼的功夫。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卫霄,依旧没能看清鬼影究竟出没于哪一个房间。他只知道那鬼东西在针对自己,前后两次显现在厕所内的玻璃镜上的影像,分明就是有意闹给他看的。第一次是吓唬自己,今天又来警告,卫霄不明白那只吊死鬼是什么意思。



    鬼东西让他不要多管闲事,可他多管什么闲事了?特别是第一次,在蔬果园中的洗手间里看到鬼影,对方为什么要吓他?那时侯他还什么都没有做吧?除了让徐庆余他们喝下混合了经书灰的桔子水,使鬼影想偷袭杨赞时被反弹回去……但这件事,不也是在鬼影出现之后才发生的么?



    等等,卫霄脑子里忽然浮出一个念头,回转思绪一想,刹时回忆起险些被自己遗忘的事情,不由得恍然大悟。



    鬼影对杨赞下手,却无功而返的原因,是他喝过佛经烧化后的烟灰。但自己为什么会给杨赞他们喝泡了纸灰的水呢?是因为他们去西翼楼的时侯,方孝诚险些着了‘鬼手’的道儿!想到此处,卫霄的心头一凛。怪不得!怪不得那只鬼一直针对自己,原来,它想对自己房间里的孩子下手。可是,这次来的孩子那么多,对方为什么偏偏就看中了他身边的人呐?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缘故?



    卫霄心底很烦躁,他如今差不多已经明白鬼影叫他不要多管闲事的原因了。那么,这个人他到底救不救呐?其实,只要他袖手旁观,离开姚融等人一会儿,鬼影就可以得逞,而自己十有*也就安全了。但是……卫霄转首环视着一边玩耍,一边冲他微笑的方孝诚几人,想到对方把面包、牛肉干分给自己吃的情意,并且无论什么事,总是乖乖照他的意思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做的乖模样。卫霄即便再自私,也做不出甩手不管,眼看着孩子们陷入危机的事。



    既然,他无法置身事外,那总要知道那个吊死鬼究竟要对他身边的哪个孩子下手吧?照先前发生的事看来,鬼怪想抓的应该是方孝诚,但卫霄没忘记洗手间里的鬼影对杨赞出手的事。因此,卫霄不敢确定,就怕弄错了人给鬼影可乘之机。不过,即便卫霄不知道女鬼相中的是谁,反正他已经打定主意,回大楼后要给徐庆余几个多喂几杯掺着经书灰的白开水了。



    啪啪啪!



    “好了,人都到齐了,现在大家牵好旁边的小朋友,跟着老师走。”



    这次不是去蔬果园,而是往不远处的村落去。走到村口,老师让孩子们停下,边同早就等在村头的村长打招呼。在老师说话间,村长不住地点头,待双方交流完毕,老师吩咐孩子们跟着村长走,每到一个农家,就分出七八个孩子,让孩子们帮着村里的老爷爷、老奶奶们做事。有的是打扫房子、有的是刨土豆、有的是搬东西、有的是洒撒菜籽……



    卫霄拉着徐庆余几个不愿分开,硬是让老师把他们六人一起分到同一户人家。这户农家里头人还不少,几个大妈、大婶对城里来的孩子特别的感兴趣,总是旁敲侧击地问着问题。屋里还有个大不了卫霄几岁的小姑娘,羡慕地瞅着徐庆余手里的酒心巧克力。一路上走过来,卫霄看到徐庆余吃了六颗巧克力,并有继续往下吃的趋势。他觉得小孩子不该多吃这种东西,便作主把徐庆余口袋里剩下的三颗巧克力送给了小姑娘。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小姑娘吃到甜滋滋的巧克力后,求得家人的同意,舀了两勺子玉米粒,并拌上大半盆的糠,带着卫霄几人去鸡舍喂鸡。



    咯咯咯,咯咯咯。



    “喏,要这样喂。”



    方孝诚、贺荣几个站在鸡舍里,学着小姑娘示范的姿势,往泥地上撒着拌着糟糠的玉米粒。三十几只鸡争先恐后的围上来,在姚融等人的脚边低头啄食。



    咯咯咯,咯咯咯。



    “哇……”



    杨赞觉得好玩,伸手去摸吃食的大公鸡,被公鸡扭头啄了一下小手。又惊又疼的杨赞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旁的小姑娘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卫霄上前拉过杨赞的手,看了看上面被公鸡啄到的伤口,只是破了个皮,没有大碍。卫霄揉了揉杨赞的伤口,摸了摸他的头安抚了几句,继续拉着杨赞喂鸡,转移他的注意力。



    杨赞感觉被卫霄抚过的伤口不那么疼了,举起小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滴,又开始笑眯眯地伸手,往塑料盆里抓了一把玉米粒撒到地上喂鸡。



    “唉呦!放下来,放下来,不用你们弄。你们坐在这里就好了,啊!”



    “老师让我来帮忙做事的,我不要坐在这里。”



    “对,我们要帮忙。”



    “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