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水流声
    当卫霄听到丁老师说大班有个孩子失踪时,他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昨天早晨换车那会儿,和自己打招呼的小男孩的笑脸。其实,当时那个小男孩好像要和自己说什么,但车内孩子的争执声吵得他只能先回转劝架,等平息了车内的纷争再看向窗外的时侯,小男孩已经不在原地了。他以为男孩坐到车上去了,所以没有在意。



    卫霄下意识地抿着嘴唇,蹙起眉峰。他的心底十分的不安,他不知道丁老师嘴里的庄胜是不是就是那个喜欢镔铁金刚的小男孩。假如确实是他,那么,小男孩的失踪会不会与自己有关?是不是因为自己让小男孩回去想想,结果对方真的想到的什么而卷入了危险?



    卫霄心下万分的懊恼,他根本没想到不过问两个问题,会让小男孩卷入这样的困境之中。如果对方有个万一,他心里能过得去吗?虽然,小男孩起初根本不是他找来的。



    别急,别急!卫霄安抚自己道,眼下还不知道失踪的人是不是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小男孩。卫霄握了握拳头,有些惧怕知道真相,又不得不逼迫着自己去寻找答案。他放下手里的碗勺,转朝姚融询问道:“小融,那个从小班升上来的小孩叫什么名字啊?就是小余送给他镔铁金刚的那个。”



    “咦——?”姚融闻声瞥向卫霄,这么一看竟呆住了。他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卫霄白嫩嫩的小脸,吃惊地张着小嘴道:“小小,你变好看了!”



    “真的耶!”



    “小小好漂亮哦!”



    “啊?”姚融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不说,反而讨论起他的长相。卫霄的眉峰越锁越紧,完全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沉声道:“别闹了,你们在说什么呢?”



    “我们没闹啊,真的有点不一样。”徐庆余一眨不眨地瞅着卫霄的脸,一边喝着白粥,仿佛卫霄便是他的下粥菜一样。“变好看了。”



    “嗯。”杨赞点头道:“好看!”



    脸变好看了?卫霄心头一凛,赶忙举手摸向自己的脸颊,指尖上的触感非常的柔嫩,好似比平日还要光滑一些。卫霄心道,难不成,和昨天晚上念了一夜佛经的事有关?卫霄此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他知道就算真的有变化,变化也不大。否则,姚融几个早就发现不对劲了。



    “好了,别说这个了。我刚才问你的,那个……”卫霄方欲把之前的问题重复一遍,转首间,恰巧看到老师们笑望着他们这边。卫霄的心猛然一提,他眼下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有让小男孩保密,没有叮嘱一句叫小男孩别把自己的问题说出去的话。而此刻大庭广众之下,很可能他的提问会被有心人听到。要是再出事的话,可怎么办?



    卫霄以为,如果自己不想再尝试提心吊胆的滋味的话,日后的行事一定要更小心,更谨慎。所以,他若是想问小男孩的事,最好还是避过方孝诚几个,单独询问姚融的好。



    既然这个问题先摆在一边不谈,卫霄自然要把徐庆余几个说自己变好看的事弄明白。卫霄看了看正喝粥粥,咬着馒头的方孝诚五人,站起身道:“你们慢慢吃,我去厕所一下。”



    “我也……”



    卫霄按下要跟着一同起座的贺荣几个,叮咛道:“我马上就回来,你们在这儿等我。”说罢,卫霄不等徐庆余等人点头,就转身跑出了饭堂。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大楼的底层与楼上的设置有些不同,主楼内面北的房间,都打通做了饭堂和厨房,饭堂的大门对着大楼的进出口。而其南面的房间,则是储藏间和办公室。东西翼楼两侧的四十个房间,作为大楼内各类员工的寝室。底楼的洗手间,在主楼与翼楼的交接处,沿途经过员工卧室的卫霄,看到厕所旁半掩着门的房间,不由自主地往内看去,除了两张大床外,还配置着桌椅、碗柜、和衣厨,窗户上也细心地挂上了窗帘。



    按这个年代的水准来看,待遇算不错了。卫霄心里嘀咕了一句,但他不是多好奇的人,瞧了一眼便进了隔壁的洗手间。卫霄步入厕所后,立即凑到洗手台前,端详着自己的脸。



    白净如玉的脸庞上,一对弯弯的淡眉、一个小巧的鼻子、一张精致的小嘴,两只可爱的耳朵,特别是那双黑黝黝的野葡萄似的大眼睛,晶莹剔透。一眨眼一转眸之间,眼瞳仿佛闪烁的星辰一般,格外的动人。



    脸还是这张脸,变化不大。只是,更细致了,好似有一股让人说不出的韵味,深深地埋在了他的骨子里。卫霄不知该高兴还是忧心,他不愿长得过于出色引人瞩目,惹来各种不必要的麻烦。但卫霄同样深知社会上大多都是以貌取人的人,比方找工作,长得好的人,要比相貌普通的人有优势得多。往往第一眼,别人就会开方便之门。卫霄摸着自己那张粉嫩嫩的小脸蛋,越看越是可爱,渐渐觉得好相貌会带给自己的好处,远胜过可能引发的祸事。



    检查完自己的变化后,卫霄扭身往外走。哪料,才刚走两步,便感觉肚子里泛起一股便意。因为大楼里来的都是小朋友,所以各个洗手间内都放着随手可取的草纸。卫霄赶紧在一旁墙壁上挂着的塑料袋里取了三张草纸,走到左手边最后一排较为干净的小间里蹲下。



    呼——!



    解决完生理问题的卫霄方要拉裤子起身,突然听到厕所门被猛地推开,几道凌乱的脚步伴着粗喘声闪入洗手间。



    啪嗒。



    听到厕所门被插销锁上的声音,未防万一,一开始没有起身的卫霄,只能继续躲在小间里。



    “老屈死掉的事是真哒?他真的被车撞死了?”



    “哎,问你呢!怎么回事啊你?问你什么也不说,你在想什么啊?”



    “好了,你别这样。小谢亲眼看到老屈被车撞死的,所以……”



    “有鬼。”



    “什么?”



    “有鬼!”



    “轻点声!你发什么疯呢?”



    “小谢,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有鬼啊?”



    “咯咯咯……咯咯……老屈,老屈不是被车撞死的,是被装着钢筋的车子翻下来压死的。咯咯咯……我们买好菜回来的路上,老屈让我停一停,说要买包烟。我就停在转角的地方,让老屈自己穿马路去买,咯咯咯……”



    卫霄虽然没有看到外侧的情形,却知道男人话中的咯咯咯的响声是那个叫小谢的人牙齿打颤的声音。显然,小谢很害怕。问题是,他为什么会说有鬼呢?卫霄一边思索着,边继续被迫偷听。



    “咯咯咯……咯咯……那时候刚好是红灯,车子都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停在十字路口。咯咯……老屈想从停着的车子和车子间的空挡里窜过去,不过,路当中那辆装着钢筋的车子很长,咯咯咯……咯……老屈就想从车尾绕过去。谁知道,他刚走到车后面装着钢筋的位置,车上扎着钢筋的绳子一下子断了,咯咯咯……结果,全压到老屈的身上,咯咯,咯咯……他的头都被压扁了,咯咯,咯咯咯……”



    “这和你说的鬼有什么关系啊?这只是不巧罢了!”



    “不对!不是不巧,是太巧了,太巧了!咯咯,咯咯……你们没看到,绳子明明绑得好好的,老屈走过的时侯,一下子几根绳子都断掉了。那个钢筋压下来的时侯,先是压在老屈的身上,把他的胸压塌了,血从他的眼睛里、嘴里喷出来。咯咯咯……咯咯,接下去……”



    咚咚咚,咚咚咚。



    众人一惊,话音戛然而止。



    “开门,开门!”



    “小小,小小!”



    喀嚓。



    不好!是徐庆余他们找来了。卫霄心觉要糟的时侯,外侧的男人把门拉开。



    “你们干什么?”



    “我们要找人。”



    “里面没你们要找的人。”



    “那我们要上厕所。”



    “这个厕所坏了。”



    “那你们在里面干什么?”



    问得好!卫霄为徐庆余的话翘了翘大拇指。



    “是老师让我们来这里上厕所的!”



    “就是,老师让我们来的。”



    “小融,你去把老师叫来。”



    “算了,我们出去吧。”



    “走,到我那边去说。”



    啪嗒啪嗒……



    卫霄听到男人的脚步声远去,紧接着乱七八糟的步伐冲入洗手间。



    “小小,小小?”



    “小小,你在吗?”



    嘘——!



    卫霄站起身做了个嘘的手势,并让走在最后的贺荣插上厕所门的插销。



    “小小,你怎么这么慢啊?”



    “我们都等你好久了,你也不来。”



    姚融几个低声地抱怨道。



    “好了,大家别说话,等我们去楼上再说。”卫霄边安抚着徐庆余等人,边弯腰迅速地拉上裤子,跳到洗手台前拧开水龙头洗手。方孝诚等人都自觉的闭紧了嘴巴,一时间,厕所里只听到哗啦啦的水流声。



    卫霄低头冲着小手,当他洗完手关上水龙头,抬头看向镜子的那一霎,一个倒映在镜面中的陌生男人,正没有表情地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