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四四九号房
    关上房门后,众人坐到自己的床边休息,卫霄、徐庆余、姚融三个倒还好,另外三人却心底发毛,饿着肚子的方孝诚更是红着眼眶,连面包都吃不下了。



    沉默了片刻后,杨赞旧事重提道:“小小,我们还是把鬼鬼的事情跟老师说吧。”



    “唉呀!你怎么这么烦呐?”徐庆余瞪视着杨赞没好气道:“小小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鬼鬼走了,老师看不见,她会说我们骗人的。”



    “不会的,老师知道我不会骗人。”杨赞觉得徐庆余说得不对,反驳道。



    卫霄知道堵不如疏,便冲杨赞挥手道:“你要说,你就去说吧,我们可不陪你去。外面那只鬼鬼说不定还在等你出去呢!要是你一个人出去,让鬼鬼捉去了……”



    “哇——!呜……”方孝诚还没哭,胆小的杨赞反倒先哭了起来,边哭边哽咽道:“赞赞不要让鬼鬼捉去,呜……赞赞怕,赞赞要妈妈!呜,妈妈啊……”



    杨赞把众人给哭傻了,连卫霄都没想到居然有这么胆小的孩子。未免外头的老师听到房里的哭声入内询问,卫霄急忙走到杨赞的身边安抚道:“别哭了,再哭鬼鬼要来找你了啊!”



    “呜……”杨赞想哭又不敢哭,哆嗦着咬紧小嘴,流了一脸的泪水和鼻涕,看得有洁癖的卫霄很是难受。卫霄取过杨赞床边矮柜上的毛巾,让对方擦了把脸,随后挥手让房内的众人都聚集到一起。



    “你们听我说。”卫霄觉得跟小孩子一本正经的说话,对方未必听得懂,但目前没有法子,只好试试看了。“鬼鬼的事跟老师说没用的,不信的话,等会儿碰到老师的时侯,你们跟她说就是了。不过,你们想要鬼鬼不抓你们,我倒是有办法。”



    方孝诚猝然抬首道:“什么办法?”



    卫霄环视了众人一眼道:“这个办法要你们保证不说出去,我才说。”



    “我们保证不说出去。”



    “我也不说出去。”



    在徐庆余、姚融的领头下,方孝诚三人纷纷应声道。



    卫霄摇着脑袋,冷眼扫过杨赞、方孝诚、贺荣几个,目光中锐利刺人的光线,瞅的三人心惊胆颤。“你们记住,要是把这件事说出去,就是不守信用的坏宝宝,会让鬼鬼捉去吃掉,我也不会救你们了。知道吗?”



    “嗯。”



    别说贺荣等人,就是姚融和徐庆余都被卫霄吓住了,一个个点着小脑袋,不敢再作声。



    卫霄返身拿过自己的背包,从包里取出几张叠好的抄着经文的小纸片,并顺手掏出特地买来的打火机,让徐庆余几个拿着各自床头柜上喝水的玻璃杯,排队等他烧了经文把纸片抛入杯子里,待白纸化成烟灰后,倒入姚融带来的桔子水,接着晃一晃水杯把纸灰与桔子水摇混。



    在楼下花坛边,无意中看到窗内乌黑的脑袋时,卫霄就想过要不要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经书给徐庆余和姚融当护身符。之后,在西侧翼楼遇到的怪事,使卫霄打定要让方孝诚几个吃下经书纸灰的主意。此刻杨赞哭闹,正是个好借口,卫霄自然不会错过。卫霄知道,其实不一定要吃下去,拿着经书也有用的。但是,对方只是五岁的孩子,让他们拿着经书,根本不保险。掉了也还罢了,万一让有心人捡到,看到了纸上的内容,可怎么办?



    卫霄救人的前提,是不能伤害到自己!而且,卫霄也不仅仅因为好心才这么做的。他们在这里要住上三天,方孝诚可能是前世书上说的那种‘八字轻’的命格,反正他被不好的东西盯上过一次了,那就可能有第二次。要是有脏东西附在他身上进了房间,当午夜大家睡熟的时侯……卫霄不愿意去想这种可能性,他要把危险消灭在萌芽之中。



    “好了,你们把桔子水喝下去,鬼鬼就不会来捉你们了。”卫霄放好打火机,挑眉示意众人把桔子水喝了。



    方孝诚等人面面相觑了片刻,回首望着卫霄,踌躇道:“刚才你烧的是什么呀?这个真的能吃吗?”



    卫霄沉下脸道:“不吃的话,鬼鬼来找你们可别怪我啊!”



    咕嘟咕嘟!



    未等卫霄再说什么,徐庆余第一个举起杯子,闭着眼睛把桔子水喝下肚。姚融见状,也不甘示弱的把手里的桔子水一饮而尽。杨赞三人见徐庆余、姚融喝了没事,偷偷抿了一口,发觉桔子水的味道比往日的要好喝很多,便不再害怕,一口口的把桔子水喝光了。



    哆哆哆。



    “谁呀?”卫霄制止想去开门的贺荣,隔着房门扬声询问道。



    “是我,丁老师。”



    隔着门板,丁老师的声音清晰的从门外传来。卫霄手握着写满佛经的小纸片,贴上门把手,拉开房门。



    “你们还挺警惕的啊!”丁老师站在门口看着房间内的孩子们,柔声笑道:“现在是两点半,到三点的时侯,你们自己去楼下的大饭堂,就是刚刚你们坐在下面听这里的老师说话的地方。知道了吗?大家不要迟到啊,老师要带你们去摘菜,摘你们自己要吃的晚饭。”丁老师举臂指着墙上的挂钟,边交代着等会儿要做的事。



    徐庆余六人尽皆点首,表示听明白了。丁老师满目含笑地摸着卫霄的脑袋叮嘱道:“你是他们的小组长,要把人都带下来,知道么?老师要打分的,要是少一个人,你们就会少一朵小红花了。”



    “老师——!”眼看丁老师就要离开,犹豫不决的杨赞突然发声道。



    “有什么事?”丁老师闻言诧然止步,回身俯视着房内的杨赞。在她身侧的卫霄,亦扭身斜视着后方小心翼翼开口的小男孩,黑黝黝的大眼睛冷冷地睨视着对方。



    “没,没什么。”杨赞被卫霄的眼神吓得打了一个寒噤,视线移到地板上,不敢与之对视,更不敢再和老师说话。只能在心里呜咽道,呜,小小比鬼鬼还吓人喏!赞赞要妈妈……



    “丁老师,还有三十六个人没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到,你看?”



    “我们不等了,现在就出发。小蒋,那些没到的人就交给你了。你上去叫他们下来扫地,就扫这个庭院,扫到我们回来。”



    “丁姐,这些事交给我好了,你们放心去吧。”



    从老师的交谈声中,卫霄知道那些收到通知却没有准时下楼的小朋友接下去就要被罚扫地了。他觉得丰国的教育倒是不错,比较务实,做事不认真便要受罚,而且是从娃娃抓起。



    卫霄和徐庆余手拉手跟着老师往前走,从大楼围墙的正门口出去后放眼望,满目皆是种着大白菜的田地,不远处还有村落,一片黑压压的泥瓦屋中,三三两两地竖着几间红砖房,格外的醒目。此时,村口正站着几个人,见孩子们从大楼走出来,各个扭头望着他们这边,不知再说什么。



    时下正逢初冬,路边的野草半青不黄,河畔的芦苇还未现凋零之色。郊野乡间不像都市般高楼林立,四下空旷得很,大风一吹吹起一片片白色的芦花,纷纷扬扬地飞上天空,忽而往东忽而向西,随着风势打着卷,有粘到树梢上的、有落入草堆里的、有飘至水面上顺流而下的……卫霄抬手取下衣服上的芦花,把指尖凑到嘴边轻轻一吹,轻盈的小百花飞向天际。



    卫霄眺望着远处的山林,深深的吸了口气,满腹的清香。上辈子孩提时,他倒也在这样的田野间嬉戏过,但那段时间太短暂了,仿佛只是一眨眼,他们家就被划入拆迁的范围,住进了‘水泥森林’之中。然后,周围的田地都变成了一条条四通八达的柏油路,曾经钓虾的小河、散步的田垄、游戏的打谷场,转眼耸立起一座座摩天大厦。



    乡野化为都市,是时代的进步,但同时也消失了很多重要的东西。卫霄环顾四周明明没什么特色,却让孩子们欢快雀跃的土地,微微翘起嘴角,眼中充满了怀念之情。



    绕过大楼一路往北,走了约摸走了十分钟,就看到了一个用细密的铁丝网围起来的大型蔬果园,其中有成片的竹林、果树和一个个用塑料布遮起来的蔬菜大棚。老师命身后的孩子们停下,安静听她说话。



    “好,现在老师问你们几个问题,大家要好好想一想再回答老师,知道吗?刚刚,老师给你们分了房间,大家有没有记住刚才是和哪几个小朋友住在一起啊?还记得吗?”



    “记得——!”



    资历最老的丁老师边点头,边继续道:“出来的时侯,老师发给你们的塑料袋和小锄头还在吗?大家把手举起来给老师看看。”



    “在——!”孩子们一个个举起手里的袋子和小巧的锄头。



    “等会儿,老师会让大家分开去摘菜。到时候,老师就不跟着你们了啊,大家怕不怕啊?”



    小朋友们左右摇摆着小脑袋,异口同声地回答道:“不怕——!”



    “很好。”丁老师笑眯眯地颔首道:“老师刚才在大楼里的时侯,不是选过小组长吗?现在,每个房间的小组长举手,等老师发小卡片给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