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景象消失
    卫霄稍一沉吟后,点首道:“让爷爷、奶奶不要担心我,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对了,等你回来,就过来跟我说一声,爷爷他们是不是好点了。”



    卫霄嘴上这么说,但心里想得自然不是这些。在他看来既然吃下经书烧成的灰有用,就该多吃点。蛊虫这种东西是很顽固的,不可能因为一碗粥就被打败了,要加大剂量才行。不过,今晚肯定是来不及了,明天再早点起来加料吧。对了,今早偷拿的小碗还在房间里,等会儿到厨房拿火折子,明儿一早先在房间里把经书烧了,再送到厨房去,这样做起手脚来就方便多了。



    女佣闻言,提醒道:“小少爷,我和文妈今晚不回来了,要在医院里守夜。”



    “那明天再跟我说好了。”卫霄表示晚上一时半刻,自己并不在意。



    待女佣小朱、文妈离开后,卫霄招过闻君耀请来照顾自己的女佣,让对方把早上发生的事从头说一遍。女佣的口述,便如小朱说的那样,十点钟的时侯,孔知心和别墅里的人就开始不舒服了,先是全身没力气,身上有点发烫,过了半小时后,肚子一阵阵疼起来。



    一开始,大家以为是张厨烧的东西出了问题,可接着看下去,又有点说不通。因为家里人是全吃了早饭的,除了闻镶玉、孔知心有加菜,其余的佣人吃得都差不多。孔知心、小绿等人闹肚子是不假,但小朱、文妈、张厨还有他们这些来照顾小少爷的人都没事,不是吗?说吃东西吃坏了,根本说不过去啊!



    一个电话打过去,医生很快到了别墅,为孔知心检查了一遍,并且去厨房看了剩下的早饭,没看出什么问题。医生回到房间,见孔知心几个疼得在床上打滚,就倒出几颗止疼药,让他们吃下去。谁知,一点效果都没有。最后,只能开车送病人去医院。照女佣话里的意思,孔知心等人在医院里折腾了大半天,结果仍没弄明白病情。至少,在她回来的时侯,还不清楚原因。



    孔知心几个不过疼了半天,就已满面蜡黄,连精神头都没了,看着十分的吓人。还是文妈老道,让小朱她们不用守着,叫医院里的看护先照顾一下,她们回来取衣服、拿日用品、再做点补食给孔知心等人捎去。回到别墅,她们才想起忘了通知闻镶玉,哪料打了电话才知道,闻镶玉也病倒入院了,只是与孔知心不是同一家医院。这会儿文妈和小朱去送饭,还要赶场呢!



    侧身汇报的女佣,比小朱说的详细,卫霄了解了大致情况后,放下竹筷道:“我房间里的东西换了吗?”



    “小少爷放心,你出门的时侯,我就去换了。枕头、枕套、床单全是新的,连被子也是我今天新钉的。衣服、裤子都让人重新买了,放在衣柜里。”



    卫霄点着小脑袋道:“那就好,谢谢你了。”虽然,昨夜的红莲之火灭了蛊虫,并销尽了长虫涎下的□□,但卧室里被这种恶心的玩意儿光顾过,卫霄实在没豁达到能继续用可能被蛊虫爬过的贴身物品。要不是在闻镶玉、孔知心的眼皮底下不方便,他真想连房间都一起换掉。



    女佣听卫霄向自己道谢,急忙欠身道:“小少爷说哪里的话?我是闻少爷找来照顾小少爷的,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少爷!”



    卫霄刚要再说什么,却见闻君耀请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看护自己的保镖步入客厅,把一个儿童式样的钱包放在饭桌上,推到自己面前。“小少爷,这是少爷叫人送来的。”



    “人呢?”



    “东西送到就走了。”



    “嗯。”卫霄悄悄把手插入衣兜内,握住写满经文的纸片,再把捏着佛经的手放在钱包上,稍稍等了一会儿,见手底下没什么动静,方抓住钱包站起身,边吩咐道:“我上楼睡觉了,你们累了一天,也早点休息吧。



    “是,小少爷。”女佣和保镖目送着卫霄的小身影,微微叹了口气。小少爷才五岁,却已经懂事的不像一个孩子了,有时候孩子老成并不意味着便是好事,为什么会这样,他们这些在旁边看着的人都明白。但这些事,不是他们可以置喙的。



    其后,卫霄一连十天,天天不落地把纸灰撒在粥品和菜肴里,闻镶玉、孔知心几个别说出院了,病情反而愈发加剧,疼得死去活来,仍看不出病因。在卫霄去冬游的前一天晚上,转院去了邻省有名的外科医院。对方临行前,卫霄虽没去送人,却让小朱带着他亲手泡的茶给闻镶玉等人喝,并叮嘱起码每个人都要喝上一杯,因为沏茶的时侯,他祈求菩萨保佑生病的人,所以茶里肯定有菩萨的赐福,只要孔知心几个喝了他的茶,病就会好了。



    小朱、文妈听了卫霄的贴心话,很是感动了一把,觉得闻镶玉、孔知心两个简直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才忽视了这么个有良心的宝贝疙瘩。她们满口承诺一定会让孔知心等人喝下他沏的茶,一滴都不浪费。



    卫霄有些可惜自己看不到闻镶玉几人一次性把整整五十张经书积攒的纸灰吃下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不过,等他回来之后听女佣的汇报也是一样的。



    “小小,你只带了这么小的一个包啊?万一饿了怎么办?”坐在卫霄后座的姚融跪坐在车椅上,扒着前方的椅背,瞅着放在卫霄腿上的小背包惊呼道。



    卫霄回头看了眼打断自己沉思的姚融,提起里侧贴着车壁处放置的塑料袋,晃了晃袋子里的东西道:“我还带了面包。”



    “哇——!是小星星家的蛋糕和面包啊?”



    “你怎么知道?”



    “你看袋子上的星星啊!”



    “这家店我知道,我妈妈带我去买过,可好吃了!”



    “我本来也想带的,不过我妈不肯给我买。”



    “很贵的,我妈妈说,一只小蛋糕要三块钱呢!”



    坐在卫霄周围的小朋友被塑料袋里的香味吸引过来,眼巴巴地盯着袋中的面包和蛋糕,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小星星家的蛋糕我也有,你们看!”前排的小姑娘昂着下巴,斜视着卫霄手中的塑料袋,挑着用眉笔画出的柳眉撅着嘴道:“我还带了巧克力呢!”



    卫霄觉得眼前的小姑娘好像有些和自己攀比的意思,但他可不想跟小孩子计较吃食的问题,很干脆的把塑料袋放下,扭头看向车外。



    位于旁座的徐庆余以为卫霄生气了,冲前座的小姑娘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板着小脸,帮腔道:“巧克力算什么?我也带了。你的是什么巧克力?我的是进口的酒心巧克力,你有吗?”



    “你……你欺负人!”小姑娘鼓起小脸,一双大眼狠狠地瞪视着徐庆余,骄哼道。



    “你才欺负人呢!”



    “老师——!”



    “只会告诉老师!”



    “就是,就是!”



    “羞羞脸,羞羞脸!”



    “噢——!王香香要哭了,王香香要哭了!”



    望着车外的卫霄看到左后方并排着的两辆客车内的小朋友正在往车下走,似乎是坐错车了,正在做交换。因为大班和小班去的地方不同,所以车子不能换乘,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搞错的。一辆客车内有五十四个座位,通常要坐上三到四个班级的孩子,为此场面乱糟糟的,连小班老师都被叫过来助阵,帮忙把孩子送上车。卫霄还在人群里看到那个从小班升上来的,喜欢镔铁金刚的小男孩,他好像也看见了卫霄,正笑着向他挥手,似乎嘴里还说着什么。



    就在卫霄想看清楚对方在说些什么的时侯,耳畔响起喧闹声,车内小孩们的哄叫,与小女孩的哭闹声震耳欲聋。卫霄赶紧扭过头拉住领头起哄的徐庆余、姚融两人,挥手劝解道:“好了,好了,别吵了。来,大家一起吃蛋糕。”卫霄从塑料袋里取出几个小蛋糕,塞到吵闹的小孩子手里。



    得了好处的刺头们都停了嘴,小心翼翼地捧着蛋糕却不敢吃,生怕卫霄还会要回去。



    “吃吧,蛋糕送给你们了。”



    听了卫霄的话,收到蛋糕的孩子一个个咧开了嘴,笑眯眯地看了眼卫霄后,把蛋糕放进背包里。



    “给。”徐庆余拉开背包的拉链,放入卫霄给的蛋糕,掏出酒心巧克力分给卫霄和姚融。



    “呜……老师——!”王香香见没人搭理自己,站起身跺着脚跑去老师身边。



    “怎么办?”有几个刚才闹得起劲的小男孩指着哭跑出座位的王香香,心里有些怕,纷纷瞥向徐庆余。



    徐庆余眉峰微锁道:“怕什么啊?我们又没骂她。”



    “就是!”



    “对啊!”



    “哎,你们以后别跟王香香吵了,她是女的。”卫霄用小孩子的口气劝说道。



    “谁叫她先欺负你啊!”徐庆余理所当然地说道。



    对于徐庆余的维护,卫霄确实挺感激的,但他那么大岁数的人怎么会去和一个五岁的小姑娘计较啊?卫霄又劝了两句,也不知道徐庆余、姚融有没有听进去。众人等了许久,不见前排的老师到后面来训斥他们,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再度活跃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说笑。卫霄亦摇着脑袋,再次看向窗外,下方乱成一团的景象已经消失了,孩子们都坐到了车子里,卫霄挑目往内张望,除了窗边的几张脸,什么也看不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