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不是好骗的孩子
    后来,马燕欢来上班了,他们午睡时回到了小班的休息室,他就在当天听到了哪首儿歌、遇到了女鬼、手上还被印上了青色的手印。所以,马燕欢也很可疑。然而,卫霄要提醒自己的是,女鬼,那个死去的小女孩看起来已经有五六岁了,反正她死掉的时侯,肯定已经不上小班了。所以说,连大班、中班的老师也无法把此事撇干净,可以造成这起意外事故的人选太多了,谁都有可能。



    卫霄甚至想,那首儿歌会不会是小女孩的母亲常在她睡觉时唱给她听的。可惜,老教室被地震震塌了,否则让他再去房间里睡一觉,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咦,等等,不对!



    姚融、徐庆余不是说了吗?小班的人每逢星期六,在午睡的时侯就会哭闹。也就是说,他们睡的地方、或是带小班的徐忆荣她们真的有什么古怪,才让女鬼盯上了。他等会儿去踩点,看看小班现在到底在哪个教室睡午觉。另外,他是不是真的要偷偷去睡一觉试试?他手里拿着经书,应该不会有危险吧……



    “小蒋啊,你什么时侯请我吃喜糖啊?”



    “胡说什么啊?八字还没一撇呢!”



    “骗谁呐?每天晚上来接你的小伙子是谁?都摆在明面上了,还能说八字没一撇?他没带你回去过?你爸妈没见过他?”



    “好了,好了,别说了!等我结婚的时侯,肯定忘不了你的喜糖!”



    蒋老师在和谁说话?对方是什么时侯来的?自己怎么不知道?难不成,他刚才想着想着睡着了?卫霄心下暗惊,吓出了一身冷汗,耳朵却不由自主地听着旁侧之人的交谈声。



    “小蒋,你还是听我一句,早点把喜事给办了好。”



    “怎么?有人说闲话啦?”



    “你想到哪儿去了?”



    “那你……”



    “我跟你说啊,你可不要传出去!”



    “我是那种碎嘴的人吗?”



    “你还没转过来的时侯,我们幼儿园里也有个老师和小伙子处对象,那人天天来学校接她下班,听说家里还挺有钱的。我们看她谈了两年还没定下来,都劝她快点结婚,她还说不急。可惜哦!”



    “可惜什么?那个男的变心了?”



    “要是变心,还可惜什么啊?唉——!有些事,还真是天注定的。眼看她就要结婚了,谁想,偏偏遇到了大地震,那小伙子刚巧被压在房梁下面,头都被压扁了。你说,可不可惜?”



    “唉呦!就是两年前的那次地震吧?啧啧啧,真是作孽哦!那后来呢?”



    “什么后来啊?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后来?”



    “那个女老师是谁啊?”



    “诶,这个我可不能说。”



    “我又不会……”



    哆哆哆。



    “嘘——!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呀?”



    “是我。”



    早在敲门声响起之前,卫霄已经偷偷张开眼睛了。这会儿,正瞧见蒋老师对面的女老师冲她使了个别作声的眼色。随即,女老师起身打开房门,也许顾及正在睡觉的卫霄,只把门拉开了一条缝隙,与门外的人小声说着什么。讲了片刻后,女人回头对蒋老师打招呼道:“徐老师找我有事,我先去了,你中午过来一起吃饭。”



    “好,你去好了。”蒋老师挥了挥手,示意女老师随意离开便是,下一瞬听得房门合上的声音,转首间瞧见躺在一旁小床上的卫霄爬了起来,慌忙按住他道:“你才睡了两个钟头,再多睡一会儿吧。”



    卫霄昂起小脑袋,疑问道:“现在几点啊?”



    “刚刚敲过十点。”



    “不睡了,等会儿就要吃饭了,吃好饭还能睡觉的。”



    蒋老师想了想孩子说得也对,便不再坚持,起身走到床边帮卫霄穿好衣裤,又替他系上鞋带,并抱着他回了教室。



    “小小,小小!”



    方被蒋老师放下地,姚融和徐庆余就扑了过来,拉着他的手高兴地说道:“丁老师说,下个星期要带我们一起去冬游。中班和大班一起去,小班不去。”



    “冬游?”卫霄只听过春游和秋游,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幼儿园还有冬游一说。



    “小小没去过?”徐庆余诧异地瞅着卫霄道:“我和小融都去过一次了,要在外面住三天,可好玩了。我妈妈说过,从中班开始,每年都有冬游,等我再大一点,要在外面住一星期呢!”



    卫霄蹙眉道:“能不能不去啊?”倒不是卫霄不想出去走动,而是他怕自己前脚离开闻家,后脚卧室内就被人动手脚。



    “小小干嘛不去啊?”听了卫霄的话,姚融的小脸瞬间皱了起来,拉着卫霄的手臂摇晃道:“去吧,去吧!冬游很开心的,晚上我们还可以睡一起讲故事哦!”



    他哪有这个闲心啊!卫霄暗中抱怨,却没有把话说出口。旁侧的徐庆余、姚融看卫霄的脸色就知道他没有答应,只得扒住卫霄,拼命给他灌输去冬游的好处。一说就说了一下午,连午睡的时侯也没停嘴,直到被烦的头脑发胀的卫霄答应和他们一起去冬游,才住了口。



    傍晚,闻家豪宅。



    “小少爷,您回来啦?”



    卫霄跨入大门,刚走到客厅便察觉别墅内的气氛不对。怎么说呢?往常也很冷清,但从没像今天这么静默过。卫霄往周围环视了几眼,很快发现少了几个女仆,他侧首看向一旁的女佣,询问道:“奶奶和小绿她们到哪儿去了?今天人怎么这么少?”



    “这……”女佣欲言又止,仿佛不知道该怎么说。



    卫霄紧锁眉宇,瞪视着女佣道:“怎么?不能跟我说啊?”



    “不是,不是。”闻镶玉、孔知心虽对这个孙子漠不关心,但作为女仆的她可不敢对小少爷不敬,急忙摆手道:“今天不知怎么的,夫人、管家他们都叫着肚子疼,请来医生看了也没用,最后都送到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院里去了。现在家里只有我、文妈、张厨,和照顾少爷的人了。”女佣没有说的是孔知心等人疼得在床上打滚,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吓得她们险些打报警电话。



    不会是自己撒的纸灰应效了吧?



    女佣的话,让卫霄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还真被自己给猜中了,孔知心她们闹肚子,十有□□是中蛊了!卫霄心底一阵恶寒,一点也没为经书起效而高兴,咬牙问道:“爷爷呢?这件事他知道了吗?他怎么说?”



    俯视着沉着小脸的卫霄,女佣讪笑着扯了扯嘴角,喃喃道:“老爷也进医院了。”



    “什么?”



    “嗯,爷爷他们都住到医院里去了。.你已经知道了?让慧莲回来陪我?不用了,你请来照顾我的人没事。不过,明天要交钱,老师说要去冬游,冬游是去做什么的?喔,喔,是这样啊?我知道了。你让人把钱送来?好吧,我在家里等着。嗯,就这样,有事我再打给你,拜拜。”



    与闻君耀通完电话,卫霄挂上话筒,女佣刚好把晚饭从厨房里端出来摆到饭桌上。卫霄走到桌边,往台面上看去,与平日一般八菜一汤。卫霄忆起清早下楼时,厨师与买菜的张妈说的话,瞅着海碗里的鲫鱼汤,又扫了眼其他的菜色,侧脸斜视着女佣道:“家里不是买了只大白鸡吗?肉呢?”



    倒不是卫霄嘴馋,他不知道自己还会在闻家住多久,但总不能再像上辈子那样被人欺负却不吭声了。要是明明有好吃的,闻家的下人却因平日里闻镶玉、孔知心对他的忽视而起了怠慢之心,藏着不给他端出来。而遇到这样的事,他还不敢问一声,那重活一世还有什么意义?



    听到卫霄的质问,女佣神色一僵,赶忙解释道:“张妈早上是买了只乌骨鸡,不过,被它逃了。”



    “逃了?”



    女佣在卫霄狐疑的目光中,硬着头皮解释道:“今天太乱了,太太、小绿她们突然叫肚子疼,还一下子倒了六个。我和文妈她们又是打电话请医生,又要照顾太太,根本忙不过来,只好把张厨叫来帮忙。后来,我们几个陪着太太她们一起去医院,回来的时侯刚开门,那只鸡就蹿出来飞到外面去了,我们想抓都来不及。大概是绑脚的绳子松了……”



    女佣深知自家的小少爷不是好骗的孩子,加上又不是什么秘密,很干脆地讲了实话。女仆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得很详细。至于,五岁的孩子听不听得懂,那就不是她能管的了。女佣话毕,见卫霄没再吵着要鸡肉,微微松了口气,边赔笑道:“小少爷如果想吃鸡的话,明天叫张厨去买。等小少爷晚上回来,就能吃到鸡汤了。”



    卫霄自是不晓得张厨为了试毒,给鸡喂米汤的事。此时得知对方并没有看人下菜碟,而是大白鸡自个儿逃命去了,当下不置可否地挥了挥手,没有对女佣献殷勤的话有所表示。



    女佣见卫霄摆手示意自己离开,方欲提步,只见文妈提着个野餐篮子站到饭厅门口,催促道:“小朱,饭菜都装好了。你看……”



    没等小朱说话,卫霄瞥着门边的文妈道:“你们要给爷爷他们送晚饭啊?”



    “是啊。”女佣小朱颔首看向卫霄道:“小少爷是不是有什么话,要我捎给老爷、夫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