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那张脸却不见了
    卫霄挣扎着想要醒过来,可不管怎么使力,都没有进展。卫霄甚至不清楚此时自己是在梦里,还是被什么迷住了。在睡梦中面对的困境,让卫霄觉得比苏醒时遭遇的危机更可怕。慢慢的,那只若有似无的手好像不甘心只是按着歌曲的节奏打拍子,卫霄感到自己的脸蛋和伸在被子外面的小手都被轻轻抚摸着,令卫霄心里发毛。



    叫苦间,卫霄不由自主的暗思,为什么会这么巧呢?这本书分明是从许医生家的废墟里找到的,里面却有一首他在爱星幼儿园遇鬼时听到的儿歌。卫霄从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虽然,他无意中发现一封绝笔信,但也没有重视过夹着这封绝笔信的书籍。卫霄自问,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真的有干系?



    “窗外风雨飘,宝宝快睡觉。妈妈陪在你身边,做你的依靠。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宝宝啊宝宝,你可知道,妈妈爱你有多少——?有多少——?”



    忽然,女人的歌声由温情转为尖厉,特别是唱到‘妈妈爱你有多少’的时侯,非常的刺耳,刺得卫霄的耳膜生疼。因为转变过于突兀,卫霄根本没有防备,被吓得心脏噗通直跳。别无他法之下,卫霄下意识地念起了经文,放空思绪越念越快,不知过了多久,猛然间张开双眸。



    房内一片昏暗,但卫霄却看得很清楚。卧室里没有任何变化,就像他入睡前一样,那本让他做噩梦的书,也静静地置于床头柜上。卫霄不是大胆的人,他心里很害怕,但为了自己的安危不得不下定决心从被子里钻出来,下床把四周都仔细查一遍,最好连隔壁的洗手间也看一下。



    卫霄推开潮湿的棉被,抬手擦了擦额角上的冷汗,轻轻步下床榻。因为能在昏黑的环境下视物,卫霄没有开灯,他觉得置身于黑暗中反而对自己有利。卫霄的床下没有空隙,把空档做成了抽屉式的拉柜。整个房间内只有写字台下可以躲人,但书桌下方并非包厢式的封闭设计,而是普通的四条腿式样,所以就算藏着人仍可一目了然。



    卫霄查过窗帘后,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洗手间的房门。浴室内的窗户没有拉上窗帘,隐约比卧室里亮那么一些。卫霄屏住呼吸,捏着小拳头入内转了一圈,亦没有发觉任何的疑点。



    直至此时,卫霄才松了口气,返身往回走,想去卧室里重新取一套睡衣换□上被冷汗浸湿的衣裤。卫霄走到门边,正欲跨入卧室时,猝然间,外侧卧室的房门无声无息地开启了。



    卫霄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飞快地贴在门后,只露出小半个脑袋,死死地盯着逐渐张开的门缝。.缝隙由小变大,露出门后走廊内漆黑的空间。由于卫霄的卧室位于别墅二楼的正东侧,所以房门恰巧便是走廊的尽头,对着整条通道。门一开,午夜里显得格外狭长而幽深的通道一下子映入卫霄的眼底。



    走廊的东西两头,约摸有二十米的距离。西侧没有房间,设计着一扇大型的落地窗,窗户右边是唯一一条可以通往底楼的阶梯。沿着阶梯而上由西至东,左右两侧分别有三个房间,其中一间即是闻鼎虞、孔知心的主卧室。另有书房、客房、休息室、娱乐厅和梳洗间。行至卫霄的房门前,便没有路了,需转身往左,可以看到通往三楼的阶梯……



    平日晚间,走廊内的路灯会一直开到天亮。但眼下,照明灯不知道被谁关了,通道里一片昏暗,犹如通往地狱的入口。卫霄藏在室内洗手间的门后,很庆幸自己所站的位置正对着通道。当日回乌俞市,入住地震后翻建的别墅时,卫霄还不喜欢这间卧室,觉得西窗、走廊对着房门,卧房门又对着室内浴间的门,门门相对非常的不吉利。此时,却不由得庆幸错有错着。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屋外的雨似乎越下越大了,卫霄的耳边充斥着雨点拍打玻璃窗的声音,他握着拳紧绷着心悬,面对着伸手不见五指的走廊,极力控制住慌张的情绪,就怕突然看到什么骇然的事惊叫失声。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却什么都没发生。



    门口迟迟不见动静,若是换了一个人,可能会松一口气,以为对方临时退缩,危机已经过去了。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入门时,没有把房门关紧,以至于风一吹,把门吹开了。但遇过各种险境与陷进的卫霄,不仅没一丝一毫的松懈,反而更为警醒了。



    卫霄觉得不对劲,他每天回房都会仔细检查一遍卧室,就怕多了什么或少了什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今晚也是锁上门窗后才睡的。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以他听觉的灵敏度,就算有人拿钥匙开锁,也必会发出细微的响声,从而惊动自己。可事实上,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若非自己被噩梦惊醒,又刚好准备回卧室而走到这个角度,只怕就算房门敞开了,也不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如果假设成立,那么……卫霄的心重重地跳跃着,他不敢再想下去,之前覆于嘴上的手已经放下握成了拳。卫霄默默地吸了两口气,告诫自己不能急,眼下就是一个沉默的战场,谁先露出马脚谁就输了!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时已入冬,卫霄穿着因汗水的渗入而泛潮的睡衣,感觉非常的冷,但他的额角和背脊上却不停地出着冷汗。不知站了多久,卫霄的腿脚因长时间无法动弹而发麻之际,忽然,一道尖细的,如同用铁皮划玻璃的吱吱声,窜入卫霄的耳膜。



    谁?



    卫霄的心遽然一窒,声音并不是从门外传入的,源头在他的卧室内,说得更具体一些,是从床边传来的。卫霄的卧房与走廊的形状,大致是个倒置的‘t’型,当然,这一竖一横内的宽度不同。若再加上室内洗手间,便如一个‘士’字,但两横之间没有那一竖,是紧贴在一起的两个房间,即是浴间的房门是直接开在卧室东侧的墙面上的。



    此刻,卫霄正躲在洗手间里,不把头探出房门的话,是看不到卧室左右两侧的情形的。卫霄不愿坐以待毙,想去看个究竟,但出去的话,走廊上要是真的有什么存在,自己必然会落在对方的眼底。正当卫霄左右为难之时,门外的吱吱声延绵不绝地响起,那种尖厉又刺耳的音色,令卫霄本就因为受凉而失去血色的面孔,一下子转为煞白。



    是蛊,是虫子!两年前绑架他的人带回来的蛊,就发出这样令人寒噤又作呕的尖叫声。卫霄的手心*的,心道难怪自己没看到动静,他一直以为来的是人,因为要是鬼的话根本用不着开门,所以一心盯着门外,根本没往地上和墙壁上看。何况,房间里这么暗,只要虫子贴着墙角,或是不醒目的地方走,没刻意去寻找的话,实在很难发觉。



    卫霄迅速的环视着上下左右,就怕虫子已经到了脚边,而自己却一无所知。对蛊这种玩意儿卫霄是又惧又怕,又恶心又厌恶,胳膊上忍不住泛起鸡皮疙瘩。下一瞬,卫霄的小嘴一张一合地,下意识地念起经文。实则,经过和尚的那件事,卫霄对念经的场所把持的很严,他知道极可能操控虫子的人就在附近,但他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唵、苏、巴、哇、修、达、沙、哇、达、玛、苏、巴、哇、修、埵、航……”



    “吱吱——!吱吱吱——!唧唧,吱吱——!唧唧唧……”



    卫霄默念起净三业真言,门外左侧床位方传来的嘶鸣声似乎夹带着痛苦的低吟。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唧唧唧唧……呲呲呲呀——!唧唧唧,呲呀——!吱——吱……呲呀,呲呀,呲呀!”



    怎么回事?



    虫子突然间越叫越急,正合着双掌咏诵大悲咒的卫霄发现卧房内竟隐隐泛起金光,并随着自己默念经文的速度愈来愈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蛊虫为什么疯狂的鸣叫?是什么在发光?就在卫霄经不住诱惑想跨出门的一刹那,室内猛地扬起一片火光,须臾间,火花从卧室的左侧迅速的蔓延到房门口,一下子窜至走廊的另一头,赫然间,一张惨白的脸正贴在西窗的玻璃上,吓得念着佛经的卫霄险些忘了下一句经文。



    因为距离太远,玻璃窗上又有反光,卫霄没看清对方是谁。他正欲细看,那张脸却不见了,但对方没有离开,在火光的照映下,隐约能看到窗外的人影。黑影的手不停地舞动着,样子十分的古怪,好像身体各处的关节都不灵活,动起来像极了皮影戏中的纸人,惨然又诡异。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地藏经默念出口的同时,火焰高蹿而起,吱吱的嘶鸣声充满了整个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