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孔知心
    说到歌词,卫霄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知道里面有妈妈、宝宝、拍手、风雨等等的词汇。可是,再往深处想的话,又什么都想不起来。卫霄只能摆手道:“不管什么歌,马老师、徐老师有没有在你睡觉的时侯唱过?”



    男孩抓了抓脑袋上的黄毛,犹犹豫豫地说道:“好像有,又好像没有。我有点记不清了。”



    未待卫霄说什么,徐庆余已拉住了对方的衣袖道:“啊?你都记不清了,还敢要我的镔铁金刚啊?”



    “你自己说给我的!”男孩挣开徐庆余的手,把镔铁金刚藏到了身后。



    “你……”



    “算了,别吵了。”卫霄按住生气的徐庆余,边朝男孩说道:“你回去再好好想想,想到什么过来告诉我。你不是喜欢镔铁金刚吗?要是你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再送你一个更大的镔铁金刚。”



    男孩瞪大眼注视着开口许诺的卫霄道:“真的?不会骗我吧?”



    卫霄笑了笑道:“到时候可以先把金刚给你,你再说。”



    “那好吧,我回去想想。你刚才问我的时侯,我好像想起来什么了,不过,一下子又忘了。”男孩叹气道。



    “你怎么这么笨啊?”



    “就是。”



    卫霄未免徐庆余、姚融再和男孩吵起来,急忙插口把男孩的注意力引向了另一头。“你在幼儿园午睡的时侯,有没有做过什么怪梦?”



    “怪梦?没有啊。”男孩摇头。



    “以前幼儿园里,有没有一个梳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姑娘,穿着白颜色的上面有小蓝花的衬衫,下面是一条灰色的裤子。”卫霄知道这个问题太笼统了,肯定得不到答案,但他还是提了出来。



    果然,男孩咬着下唇再次摇头道:“梳着两条辫子的人很多啊,今天我们教室里就有两个。她们穿什么衣服,我记不住。”



    其实,重点不是小女孩的穿着和打扮,而是她不见了。卫霄心道,他当年做梦时感受到的一切,兴许就是小女孩死前遭遇的情形,就是被关在柜子里出不去。那么,极可能小女孩昨日还在上课,第二天却不见了。想及此处,卫霄追问道:“那有没有昨天还来上课,后来却没有再来幼儿园的小姑娘?”



    男孩依旧没有给出答案。



    卫霄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就让他回去好好回想,想到什么再来找他。问这样的孩子,得不到回答也在情理之中。卫霄并没有意外,倒是姚融、徐庆余格外的沮丧,仿佛在他面前丢了面子,很是无精打采了一段时间。卫霄不愿占便宜,回家便命女佣买了两个大型的镔铁金刚送给两人,徐庆余、姚融是又惊又喜,一开始不肯收,被卫霄劝了许久,才不好意思的抱着金刚笑开了。



    “你在干什么?”刚又渡过一日的喧闹,从幼儿园回到闻宅的卫霄觑视着女佣手里半拖半拽着的小箱子,沉声道:“这好像是我的东西吧?”



    “小少爷!”女佣被卫霄吓了一跳,赶忙放下箱子,欠了欠身道:“是夫人吩咐我做的,说是……说这些东西不吉利,让我丢出去。<#..”



    女佣说话的时侯,孔知心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冷冷地俯视着门前的卫霄道:“这是我家,家里能放什么东西,不能放什么东西都由我作主!还不快把东西丢出去!等着干什么呢?想让我把人一块儿丢出去啊?”



    再次回到闻家,闻镶玉、孔知心一直把他当作隐形人,卫霄也乐得如此。没想到,才相安无事几天,孔知心便又开始闹起来。她命女仆丢出去的东西,是慧莲让人给他送来的许医生的遗物。两年前乌俞市地震,闻家逃难到香芫市的别墅,当日便因为许医生的遗物发生过争执,孔知心被闻鼎虞赶出了家门。



    卫霄以为时过境迁,孔知心已经把事情忘了。哪料,不是不报,对方在这里等着自己呢!当下,卫霄便觉得没什么好跟孔知心说的,对方根本就是想教训、为难自己。何况,和孔知心这样的人也说不清。卫霄示意女佣按孔知心的吩咐,把箱子拿到别墅的铁门外,并悄声让女仆把自己房里的东西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取出来堆在大门口。



    孔知心满眼得意地目送着卫霄垂着肩膀入门,挥手让女佣动作快点,把卫霄房间里的脏东西都扔掉。指使了一通,过足了嘴瘾后,才挎着橘红色的高档皮包,蹬着近年来流行的高跟鞋乘上轿车出门参加宴会去了。孔知心哪里知道,此刻的卫霄正在偏厅里打电话,第一通打给闻君耀,这个电话号码是卫霄特意问慧莲要的。第二通,发给在老宅颐养天年的闻鼎虞。



    两通电话的侧重点不同,前者说了孔知心不待见,甚至嫌弃自己的情况。并要求换一个住所,最好是自己一个人住。以防闻君耀头疼病发作,一个疏忽大意,把自己交到沈惠茹手里。后者,就回答了一个当日他回乌俞市时,闻鼎虞在饭店里问过他的问题。卫霄表示他想起来一点事,按照太爷爷的吩咐,立刻报告给他。即是他不知道绑匪是谁,但在他迷迷糊糊睡着前,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要带他去见老夫人什么的。



    卫霄打完电话,挂上话筒转出别墅,默默地坐在大门外的小箱子上。别墅里好些个女佣交头接耳地往外看,瞧着卫霄在越来越淡的夕阳下的孤独身影,暗暗摇头说着作孽。



    闻君耀的效率很高,等女仆把卫霄房里的东西收拾出来,送到大门口时,保镖已经开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中型面包车,停在卫霄的跟前了。卫霄站起身,指挥保镖和女仆把东西搬入车厢。不巧的是,女仆、保镖刚欲动手之际,一辆黑色的房车呼啸着从转角处急速驶来,嘎呲一声停在面包车旁,满脸不愉的闻镶玉从车内疾步而下,冲到卫霄身边。



    闻镶玉方要说什么,瞥眼看到女仆竟还在把东西往面包车里搬,猛然劈手夺过她手里拿着的盒子。事出突然,女佣吓了一跳手微微一倾,闻镶玉也因为下手过快而失之沉稳,盒子砰然摔落,其内的书本哗啦啦地散了一地。



    卫霄见状,弯腰拾起书籍,方才捡了一本,闻镶玉却一把拉住他的手腕,质问道:“住的好好的,这是做什么呢?”



    卫霄仰视着闻镶玉阴沉的脸色,心里为之前做的一切化为泡沫而哀叹,只差那么一点,他就能离开闻家一个人住了。可惜,晚了一步。但经历过许多波折的卫霄明白,世事常不如人意,往往想怎么样,老天必要来个颠倒,轻则让人不顺心一天,重则使人闹心一辈子。而且,在他给闻鼎虞挂电话的时侯,就猜到了这个可能性,所以,并没有多懊恼。



    事已至此,卫霄深知不能在闻镶玉面前闹着要搬出去,在他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前,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想脱离闻家。否则,刚才他根本不用通过闻君耀,直接喊来搬家的车子,让人开车送他去用地震时房险赔偿金新买下的套房处就行了。卫霄压下心头的无奈与沮丧,故意噘嘴小嘴巴告状道:“宝宝要走了,奶奶不喜欢宝宝!奶奶叫人把宝宝的东西都丢出来,说宝宝的东西都是脏东西,不能放在奶奶家里。”



    闻镶玉听了卫霄的话,胸中织起片片怒火,恨不得把没脑子,又喜欢没事找事的老婆吊起来狠狠打上一顿。闻镶玉知道由于很多缘故,使得孔知心对闻天傲这个孙子极其疏远和厌恶,加上对方不是在孔知心身边养大的,又离开了两年,孔知心对这个孙子更不上心了。



    孔知心的事,闻镶玉不想管,也不愿管。反正,左右闻天傲是孔知心的亲孙子,她总会看在儿子的份上对孙子留些情面的。哪晓得,孔知心年岁越长越没了分寸,竟和一个小孩子计较起来。而且,对方还是个不肯吃亏的孩子……



    闻镶玉看着身前的卫霄,想到十分钟前闻鼎虞打给自己的电话,回忆起小儿子冲动的个性,心下有些感慨。他仔细端详起卫霄的小脸,却没能从中找出些闻家豪的影子,不由得叹了口气。



    闻镶玉挥了挥手,命女仆把东西搬回原来的房间,边拉着卫霄的手宽慰道:“奶奶是和你开玩笑,你可别当真,啊!以后,再有这种事,你给爷爷打电话,爷爷给你出头!喏,这里有几张票子可以买好吃的蛋糕和面包,你去上学的时侯,和回家的路上叫人开你去买,你自己挑来吃。还有两百块钱,你想买什么就买,以后爷爷每个月都给你这个数。”



    卫霄知道闻镶玉对他示好,是想息事宁人。而自己既然无法离开,只能选择再住下去,就不能再同房主顶撞。卫霄捏住被闻镶玉强行塞到手里的蛋糕券和二十张新纸币,扁了扁小嘴道过谢后,由着闻镶玉拉他进了别墅,并在对方的提示下,给闻君耀去了电话,说是不用换地方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