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难言之隐
    “是啊,一直在找。以闻家这样的势力,却没有找到。”卫霄忧闷的无以复加,但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年纪,实在不便再多说什么。



    慧莲到底是从小照顾卫霄的,瞧着他沉默的样子,就明白他心里正不得意,赶忙劝慰道:“小少爷放心。之前是因为没想到有人会生出这样的心思,才出了事。闻少爷已经吩咐下去,给小少爷准备好专门照顾小少爷的人了,不会再出那样的事了。”



    卫霄仰视着慧莲,嘟嘴道:“要是我回不来呢?”



    卫霄的一句话,便使慧莲无言以对。如今的结果是小少爷安全回来了,若是他没有再出现,那么……不管此时如何解释,听着都是一片虚无缥缈的空话。



    卫霄没有再和慧莲说什么,细听着对方给他讲述闻家这两年中的变化。卫霄的脑海中画出了一张闻家目前的大致形势图,闻家太上皇闻鼎虞彻底不管事了,闻家的权利都交到了闻君耀的手中。闻镶玉、孔知心借着他被绑架的事,在闻家轰轰烈烈闹了一场,直指闻君耀为夺闻家家产,唆使凶犯绑走弟弟的遗腹子。不得已,闻鼎虞给了儿子、儿媳一部分的产业,任他们去折腾挥霍,此事才算完。



    某些时间,你希望它停滞,它却过得飞快。而有些时间,你期盼眨眼即过,它却慢的好像打了瞌睡的蜗牛,缓慢地蠕动着。



    在慧莲的带领下到了机场的卫霄,祈求着狂风暴雨、飞雪交加的景象,这样的话有一定的可能性使航空公司取消航班。也许,老天看不得卫霄的逃避,反而让他极为顺畅的登上了飞机,一路没有碰上丁点意外的回到了乌俞市。



    乌俞市内自然没人来接机,但卫霄刚到闻镶玉、孔知心常住的别墅门口,就因为闻鼎虞的一通电话,由慧莲带着与闻镶玉等人一起去了市内的高级饭店,说是为他的归来庆祝。



    卫霄暗自撇了撇嘴,觉得闻家人根本是把他当猴耍。一个五岁的孩子,乘了一天的飞机,刚回到家不让休息一下,就要转道去饭店配合老人的询问,回答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卫霄并没有在闻鼎虞面前表现出任何的不满,认认真真的答复着对方提出的疑问,虽然只有卫霄明白,自己的回答有多敷衍。



    “好了,大家吃饭吧。”当服务员上完前菜,闻鼎虞握起筷子先夹了一口白斩鸡放入卫霄身前的小碗中。接着挥筷,示意大家开动。



    孔知心在闻鼎虞发话后,方握起木筷,并把打量着卫霄的目光移向对座的沈惠茹。当看到沈惠茹夹了一块辣子肠送入口中,便抿嘴笑道:“惠茹喜欢吃辣肠啊?那就多吃几块。有句俗话说,酸儿辣女。我就等着你明年给我生个大胖孙女了,正好跟天傲凑成一个好字。”



    沈惠茹正咀嚼着辣肠的银牙猛然一顿,心恨孔知心不说吉利话还要扯后腿。对方明明知道自己多想给闻君耀生个儿子,居然还当着众人的面咒她肚子里怀的是个女孩。沈惠茹恼怒孔知心的当儿,又悄悄瞪视坐于桌畔夹着菜肴的卫霄。



    卫霄被拐的两年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沈惠茹过得如鱼得水。当日,她得知灾星被人绑架,对方还没有要赎金的时侯,就暗暗欢喜。果然,之后闻家人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人。克着自己的祸头子一去,沈惠茹的病就彻底好了。她出院回家与闻君耀日夜相处,两人生疏的关系渐渐缓和,到今年三月,竟再一次怀上身孕。



    其后的日子里,沈惠茹好几次从闻君耀望着自己肚子的那一刹中,看到对方高兴的神采。沈惠茹很得意,也很欣喜,她终于抓住这个冷淡的男人的心了,既便对方只是因为孩子。但,孩子总归也是从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是自己给男人生的。就在沈惠茹以为老天终于眷顾自己,而她又将要顺利临盆的时侯,灾星又回来了!



    看吧,看吧!



    灾星一来,孔知心那个老婆子又开始找碴儿了。若不是因为要庆祝灾星回归,她原本不用和孔知心见面,进而被奚落的。沈惠茹越想越不是滋味,暗骂绑匪没用,竟让祸星有命逃回闻家。但不甘归不甘,她可不敢当面为难祸星,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克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想到这里,沈惠茹的心里头又泛起阵阵的甜蜜。觉得闻君耀心底果然还是有自己的,要不然,为什么不把灾星养在他们家里呢?明显,就是怕祸星克到自己和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才把他隔离开的。这么一想,沈惠茹便依着自己母亲的指点,不接孔知心的茬儿,任由对方自说自话去。



    孔知心见沈惠茹不说话,轻轻冷笑一声,故意转朝一边为卫霄夹菜的慧莲道:“慧莲啊,听说潭石市很冷吧?”



    “是有点冷。”慧莲用公筷为卫霄拆去鱼肉上毛刺,边回答着孔知心的话。



    孔知心瞥眼觑视着对座的沈惠茹,眼中充满了讥笑,一边向慧莲吩咐道:“你明天还要赶回潭石市吧?那今晚就留在家里睡吧。你现在是君耀的左右手,他身边没人照顾,你替我好好照顾他。天冷的话,就给他添件衣服,别让他病了。也不要忘了盯着他吃饭,他一忙起来,肯定自己就忘了。还有……”



    “行了,行了。”闻镶玉看着笑容愈来愈僵滞的儿媳妇,和渐渐沉下脸的闻鼎虞,打断孔知心的话头道:“有什么要关照她的话回家再说。”



    听到闻镶玉的叮嘱,孔知心把讽刺的眼神从沈惠茹身上收了回来,不再说什么,只是不停地给慧莲夹菜,仿佛慧莲才是她的儿媳妇一样。气得同桌的沈惠茹刚吃两口就胃胀气,再也咽不下任何东西。沈惠茹冷冷地睨视着打扮时髦的慧莲,心潮如海浪般翻滚,把先前回忆中的幸福泡沫全都戳破了。



    慧莲在给闻君耀当秘书的事,沈惠茹是知道的,但她根本不在意一个曾经让她呼来唤去的女佣。没想到的是,两年不见,这个女佣竟像脱胎换骨一般,漂亮了、苗条了、能干了、看着甚至还年轻了几岁!沈惠茹不自禁地咬着下唇,不住地自问孔知心究竟是为了给她添堵而瞎说,还是真有其事?



    不说怀孕中的女人会多虑多疑,光说沈惠茹的本性,原就喜欢胡思乱想。如今,被孔知心这么一提,哪里还能控制得住不去胡猜呢?沈惠茹的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心仿若在油锅中煎熬,既想知道底细,又怕追根究底,一时心海起伏,引动了肠胃的不适,猝然间反胃作呕起来。



    “还不快给你们少奶奶倒一杯开水漱口!”孔知心心下暗笑,面上却做出一副关心的神色。



    “不用了,我要去洗手间。”沈惠茹微微侧坐,招过一边的女仆把自己扶出座椅,又冲着慧莲说道:“慧莲,你也来帮我一把吧。”



    孔知心拉住要起身的慧莲,指着沈惠茹身后的女佣道:“这么多人跟着你,还用慧莲陪吗?”



    沈惠茹虚弱地笑了笑道:“我已经三个月没见到君耀了,想问问慧莲君耀的事。”



    不等孔知心再说什么,就见闻鼎虞转首询问道:“慧莲吃饱了吗?”在慧莲点头后,闻鼎虞摆了摆手,示意慧莲陪沈惠茹一起出去。



    在慧莲与沈惠茹离开后,房内的气氛更沉默了,卫霄胡乱扒拉了几口饭菜,就跳下椅子要求去找慧莲了。闻鼎虞倒也没有勉强卫霄,点头同意他出门走走。不过,让卫霄身后的女仆跟着,并且嘱咐他不能走出饭店。



    卫霄答应着走出包厢,由女仆引入对面的休息室。刚一入门,就听到沈惠茹激动地喝斥声。“你给我听好了,不管你们已经到了那一步,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入闻家的门!”



    “我从来没想过要进闻家的门。”



    “是啊,你不想进闻家,只是想缠着君耀!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



    开门声,惊动动房内的两人,沈惠茹、慧莲不约而同地往门边看去。只见一个小身影站在入口处,默默地凝视着她们。



    沈惠茹见来者是灾星,赶忙住了口,让门外的女仆入内扶自己出去。在经过卫霄身侧之时,沈惠茹转首面向房内的慧莲冷嘲道:“你一早就起了这样的心思了吧?所以,才对天傲那么好。全是做给君耀看的吧?心思藏的真深啊!”



    慧莲听到沈惠茹的话,俯视着卫霄那双黑黝黝的大眼睛,蠕动了嘴唇。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



    慧莲对自己的好,一直是卫霄疑惑的问题。.但对方究竟抱着有什么样的心思,和闻君耀是哪种关系,如今的卫霄并不关心。卫霄不喜欢插足于婚姻中的第三者,特别是他前世的家庭就是被这样拆散的。可是,就算沈惠茹说的是事实,这样的事也不能只怪慧莲一个。



    而且,慧莲看似有难言之隐。从不在明白真相之前发表意见的卫霄,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不是闻家的人,对闻家也没有归属感,不管闻君耀喜欢的是谁,都与他无关。卫霄更关心的是,而今闻君耀已经知道他不是闻家豪的儿子了,那么自己还能在闻家住到什么时候?唐家似乎要和闻家联手,他的出现会不会使两家的合作出现什么变故?他暂时逃出了唐慕钧的魔掌,对方会不会再次动手?唐老爷子,对这件事有什么想法?唐兰等人会有什么举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