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空口无凭啊!
    唐瑰还好些,唐慕文的面色阴的几乎能滴出水来。若是唐兰说的是事实,那么,而今唐家的小太子回来了,他上位的机会又少了一大半的可能性。本来,他想好了,唐慕钧已经三十五岁了,文芳年纪也不轻了。死掉了一个儿子之后,多年无所出。只要自己抓抓紧,快点生出个儿子来,放在老爷子身边养着,到头来,唐慕钧不过是替人做嫁衣,唐家所有的一切最终还是自己儿子的。谁知,变故来得这么突然!



    唐慕文万分的悔恨,后悔在孩子滚到唐老爷子面前的时侯,没有帮唐兰一把。甚至,当时只要他没有拉住唐兰的话,唐兰就会在老爷子认下孩子之前,爆出孩子是唐慕钧私生子的丑闻。唐慕钧即便有千百张嘴巴,也说不清楚,认不回孩子!



    唐慕文如今已经明白唐兰的意图了,她是分析出唐慕钧换子的事,才想先下手为强,反咬一口说孩子是唐慕钧的私生子。大庭广众之下,唐慕钧要认孩子就没名声,不认孩子就可能没有继承人,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自讨苦吃。可惜,却叫他给搞砸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唐慕钧见唐兰三人满面怒火,却哑口无言的样子,耸了耸肩膀道:“我不过开个玩笑,你们都当真啦?”



    噗通噗通噗通……



    “什么?”



    “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刚才那个孩子不是你的儿子?”



    唐慕文等人的心情简直就像在坐云霄飞车,忽上忽下,而且,自己还难以掌控。他们本已沉到海底的心,忽然被唐慕钧的一句话顶出海面,惊异之下纷纷开口追问。



    在唐慕钧没有答复之前,唐兰已经眯着眼,摇头冷喝道:“你又想骗我们上当,对不对?那孩子长得和你这么像,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儿子?再说了,我一直觉得奇怪的是,当年那场车祸,为什么只有孩子和保姆坐在车上?那天,明明你们也要下景鸣山的,为什么没在车里?那时候,孩子都还没有满月,你和文芳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噗通噗通噗通……



    “大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好像恨不得我和文芳就坐在那辆出事的车里一样。”唐慕钧斜视着唐兰,似笑非笑地说道:“其实,我还想问大姐呢!那辆车,我明明三天前才保养过,怎么会刹车失灵,出了这样的祸事呐?”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想把这件事推到我头上吗?你有什么证据?”唐兰最看不得唐慕钧这种仿若是讥笑,又是嘲讽的表情,双手下意识地拽着晚礼服的裙边,咬着下唇破口骂道:“你就和你那不要脸的妈一个样!脸上笑眯眯的,心里毒着呢!我妈好心请她来教我们功课,结果勾引老头子不说,居然还把我妈活生生给气死了。可惜,她机关算尽,却忘了人在做,天在看!坏事做多了遭了报应,不到二十五岁就病死了!她病死的时侯啊,瘦的都没个人样了,简直……”



    唐瑰见唐慕钧扫却了脸上的笑容,板起了脸,就知道不好。赶忙拉了拉唐兰的胳膊,劝阻道:“大姐,这些陈年旧事还提它做什么?二哥当年说过,车祸的事是个意外,跟我们都没关系的。都过了那么多年了,我相信,二哥是不会反口的。是吧,二哥?大姐这两天心情不好,一时说错话,二哥不会怪她吧?”



    “哈哈哈,大姐怎么会说错话呢?”唐慕钧低头哼笑道:“这世间的事,确实是人在做,天在看啊!难道,你们还没发觉吗?大姐的样子可有些不对劲啊!你我都知道,大姐算是我们唐家最聪明,最会算计的人了,遇事不骄不躁、运筹帷幄。怎么可能像眼下这样沉不住气,不过两句话,就让她恼羞成怒呢?你们说,以前你们看到她骂过人吗?”



    唐慕文、唐瑰面面相觑,不知唐慕钧话中的含义,倒是唐兰一下子变了脸色,惨白的像死人一般。她想阻止唐慕钧说下去,但却哪里阻得及?在唐兰欲开口打发唐慕文二人之时,唐慕钧的话已经窜出喉咙,传遍了整个休息室。



    “你们两个,比我还关心大姐。大姐这段日子以来,睡也睡不好,整天做恶梦,还遇到各种怪事的事我不信你们不知道。这事,都快闹了一年了吧?难怪,大姐情绪急躁,做事没了章程。你们想啊,一年,四百三十六天,每晚都不敢睡觉,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换了你们,你们能受得了吗?大姐的苦,我这个做弟弟的虽然无法体会,可自然是要体谅的。不过……”唐慕钧猝然间回首,直视着唐兰道:“听说在大姐家闹事的是个小鬼,大姐每天从梦里醒过来的时侯,头颈上都会留下小鬼的手印……”



    唐兰看到唐慕文等人疑惑的目光,心下恼恨非常,忍不住冲着唐慕钧怒斥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说,这个小鬼就是车祸里死掉的孩子吗?”



    “哦,大姐的意思是承认被鬼缠上了?”



    “你……”



    “大姐。”唐慕钧蹙了蹙眉峰,语重心长地劝说道:“你和姐夫好像已经请过不少和尚、道士了吧?如今看来,都没什么用。我觉得,你还是认真想一想,到底做了什么,才闹出这样的事吧。然后,诚心去上香忏悔,祈求宽恕。说不定……”



    唐兰气得浑身发颤,面朝唐慕钧啐了一口,喝道:“呸!你还有脸教训我呢!你自己做得好事怎么不说?当年死掉的孩子,肯定不是你的亲生儿子,是你偷换来的!所以,不是我们在车上动了手脚,而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吧?就是为了以孩子的死,让老爷子插手,把其他和你争夺家产的兄弟都压下去。你用一个假儿子的死,换来唐家几代的基业,真是好厉害的算计,好可怕的心机!”



    噗通噗通噗通……



    “姐,别说了!”好容易从唐兰与唐慕钧彼此的机锋中回过神来的唐瑰,拉了拉唐兰的衣角,劝说道。



    “为什么不让我说?就许他诬蔑我,许我说真话啊?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分明就是他杀了那个假儿子,到头来却让老头子以为是我们犯得错!他玩了这一手,偷到了唐家的掌家权,你们就没一点不甘心吗?”唐兰怒喝道。



    唐慕文当然不甘心!可是,如若事情真像唐兰说的那样,也已经于事无补了。他知道刚才孩子的事弄砸了,对唐兰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他不明白的是,唐兰这么通透的人,眼下何必和唐慕钧死磕呢?



    如今,唐慕钧成了家主,唐兰既便嫁出去了,始终还是要依附唐家的女儿,在明面上与唐慕钧作对,根本没任何的好处。说句不好听的,老爷子还能活几年呢?他在的时侯,或许还能帮他们一二,要是他撒手走了,他们这些人还不是都要看唐慕钧的脸色?就算深恨唐慕钧,想把他从掌家的位置上拉下来,也得从长计议。



    而且,唐兰是傻了吗?为什么一定要把突然出现的孩子算到唐慕钧头上?唐慕钧不承认,不是正合她的心意吗?为什么前后矛盾呢?难不成,真如唐慕钧和那个孩子说的那样,唐兰被鬼缠住了,所以做事都没了方寸不成?



    眼下的情形,真如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唐兰一直是扶助着唐慕文的得力帮手,唐慕文不愿唐兰这颗棋子被废了,只能帮忙周旋道:“姐,你胡说什么呐?二哥还会骗我们吗?他说孩子不是他的,就肯定不是他的。我们的侄子,多年前就已经去了,你再伤心,也不能看到一个长得像二哥的孩子就错认成侄儿啊?好了,大姐我们出去吧。”



    “好啊!你也以为我在胡说?唐慕钧是什么人,我看得清楚的很。从小不肯吃一点亏,要是死掉的孩子真是他的亲生儿子,他早就开始报复了!”唐兰一把甩开唐慕文伸向她的手,指着唐慕钧,一边环顾了唐瑰二人一眼,喝道:“你们还不明白吗?他才是杀人凶手!”



    噗通噗通噗通……



    三双眼睛纷纷扫向唐慕钧,唐慕钧的脸色丝毫未变,仿佛对唐兰的指控充耳不闻。从唐慕钧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线索,片刻之后,唐慕文、唐瑰又把目光移向一脸恨意唐兰,他们无法理解唐兰的意思,就算唐慕钧换了孩子,自导自演出一场车祸,那又怎么样呢?事情都已经过去五年了,还会留下什么线索呢?既便这些假设都是真的,可是,空口无凭啊!



    而且,唐慕钧也很奇怪。以往碰上这样事,他早就转身离开了。可是,今天不知怎么得,竟是好像和唐兰扛上了一样,非要分出个胜负似的,就是站在休息室里不走。唐慕文甚至想拉着唐瑰先离开了,但又怕事后唐兰会追究,一时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



    噗通噗通噗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