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唐家小太子
    倒是唐慕文已经明白了唐兰的意思,面色非常的难看,双拳都在颤抖。不光是唐慕文,连躲在窗帘之后,偷听着众人交谈的卫霄的心亦是噗通噗通直跳。若非其紧咬着牙关,只怕会因为抽气声而露出马脚。



    “你还不明白吗?”唐兰直视着唐瑰道:“我的意思是当初死掉的那个孩子不是唐慕钧的儿子,而是被他不知道从哪里调包来的野种!他用一个假儿子的死,换来唐家几代的基业,把我们都玩弄在股掌之中!”



    “这……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啊?”唐瑰摇头,说什么都不信,或者说是不敢置信。



    “怎么不可能?”唐兰激动地挥起胳膊,疾言厉色地分辨道:“那辆车拉上来的时侯,已经烧成破铜烂铁了,里面的孩子也早就烧焦了,连脸都看不清。当时,文芳哭昏过去,不是说不相信死掉的人是她的儿子吗?还要唐慕钧把孩子的尸身弄去检验,唐慕钧劝文芳不要查了,在心里留个想念。还跟老爷子说,唐家已经因为兄弟挣家产的事被外人说三道四,不愿在这个风口上把事闹大,要是唐家在这个时候传出丧事,很可能谣言更甚,外人都会说唐家兄弟不和,甚至闹出人命案,叫人白看笑话。”



    噗通噗通噗通……



    唐瑰听着唐兰的分析,虽然还在摇头,但眼底的疑惑之色愈来愈深。车祸的事,她是从头看到尾的。当时,她觉得自家的二哥为了得到老爷子的好感,连死去的儿子都能利用,不仅冷情狠心,还令人不齿。她还为二嫂文芳不值,同情了对方很久。如今,依唐兰的话说来,完全翻了个样。难道,唐慕钧的心思真的藏得这么深?竟是机关算尽,骗了所有的人吗?那么,老爷子是不是也让他给骗了呢?



    “没过几天,唐慕钧就收养了一个女儿?就是现在养在文芳身边的唐朦,说是从孤儿院抱来安慰她的丧子之痛的。老爷子还因为这件事说唐慕钧明白事理,有手足之情呢!”唐兰边说,边讥嘲道:“那个孩子没满月就出了事,连酒席都没有请过,根本没人知道他生得是女儿还是儿子。唐慕钧后来一直很低调,孩子的满月酒推了,小姑娘周岁的时侯也没请人吃饭。我以为是唐慕钧怕文芳伤心,因为要讨好老爷子,显出自己的宽宏大量,连儿子的丧事都弄得偷偷摸摸的,怎么敢给养女大操大办,给老婆添堵呢?”



    噗通噗通噗通……



    唐兰苦笑了两声,不知在讽刺为了继承权而甘冒大不韪的唐慕钧,还是嘲笑被蒙在鼓里的自己。“我们都是傻子,被唐慕钧骗得团团转!死的人根本不是他的儿子,他当然不愿意办丧事过明路。他不给养女添彩,根本就是为了模糊外界的眼光,让他们不知道唐慕钧到底生了个儿子还是女儿。何况,当初还传出哪家先生儿子,让老头子抱上乖孙,就让哪个人掌管唐家的话。你们看,刚才会场上所有的人都以为小鬼就是唐慕钧的儿子,唐家名正言顺的小太子,就知道唐慕钧做得有多成功了!他设了一个局,把我们都当成了棋子,可笑的是,我居然到现在才明白,还帮了他一把!”



    啪啪啪……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谁!”



    “大姐,分析的不错啊。要不要去说给爸听听?”



    “唐慕钧!”



    “二哥!”



    噗通噗通噗通……



    “你怎么进来的?”唐兰怒喝的嗓音中,藏着一丝颤抖。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的卫霄,没等拍手的人开口,便已知来者是唐慕钧了。刚才那个叫田磊的男人是唐慕钧派来的,因为唐慕文等人突然地闯入,使男人无法完成任务,只能回头向唐慕钧汇报。而怕唐兰几个发现他,更怕他胡乱说话的唐慕钧,自然会尽快赶来。这步,正巧赶上这场好戏!



    卫霄回忆之前陌生男子出门时听到的响声,分明只有一次啪嗒声。当时,他以为是田磊离开的时侯顺便把门关上了。可是,其后再也没听到锁门的声音,但唐慕文他们在休息室里说这样私密的话,会忘记锁门吗?显然不可能!卫霄的眼前遮着厚实的窗帘,看不到房内的情形,他不知道唐瑰去锁过门,而且发觉门锁已经锁上了。不过,即使没看到这些,也不妨碍卫霄得出田磊在离开休息室时,对门锁做下手脚的结论。



    田磊都能用铅丝来开锁了,而且动作还很快,明摆着对门锁很有研究。比如,先站在门边挡住门锁,田磊出去的那会儿,也确实在门口站了稍息,还说了几句话才走出门的。随即,转动门把,让锁舌缩入凹槽之中,并用纸片、手绢什么的卡住锁舌部分,让它不会再反弹出来。最后,先是自己跨出门,手掌依旧留在室内那一侧的门把上,紧接着猝然按下门锁,飞快地拉上房门。只要行动快一点,看起来上锁的啪嗒声就像关门的闭合声一样了。



    当然,卫霄根本不懂这方面的问题,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很多的漏洞。实际上,田磊究竟是怎么操作的,他完全不了解。但唐慕钧而今确实在没引起唐兰三人注意的情况下推开了房门,并且没有传出丝毫的响声。甚至,仿佛偷听了许久房内之人的谈话。如此一来,唐慕钧肯定不是拿钥匙开得门,田磊做了手脚是毋庸置疑。然而,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重要的是,唐慕钧来了,他的目标是自己!



    噗通噗通噗通……



    这一方卫霄的心脏狂跳着,那一头唐瑰等人的心亦是七上八下。他们不知道唐慕钧到底听了多久,光是想到先前交谈的内容,三人便已沉下了脸色,表情都十分的难看。



    “哈哈,二哥是来休息的吧?坐啊!”沉默了片刻之后,却是唐瑰率先开口道:“大姐,我们也歇了好一会儿了,是该去前场帮爸招呼一下客人了。”



    唐兰此时的心底是又怒又怕,怒的是自己刚才说的话可能都被唐慕钧听到了,她的本意是想说出这番猜测后,和唐慕文策划一下该怎么走下一步棋,就算不能从中得利,也要让唐慕钧讨不到好。哪里知道,计策都还没定下,就被当事人听到了。怕的是,唐慕钧根本是只恶狼,阴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狠又毒辣,别人不去找他麻烦麻烦也会自动找上门。眼下,让唐慕钧知道了自己对他的算计,今后的日子只怕要防不胜防了!



    唐兰一时间惧骇交迸,气不打一处来。她甩开唐瑰拉着自己胳膊的手,怒视着勾唇浅笑的唐慕钧,当下就想闹个玉石俱焚。“凭什么是我们给他让位子啊?就算他成了唐家的掌家人,可我还是他姐姐呢!”



    啪嗒,啪哒!



    在唐兰开口前,唐慕钧侧身转动了一下门把,门锁弹出时,把锁舌也带了出来。两声轻响,房门再次合拢。



    “你关什么门啊?是怕别人知道你做下的‘好事’吧?”唐兰挑目瞪视着唐慕钧,一边讥嘲道。



    唐慕钧仿若没听到唐兰的嘲弄一般,脸颊上浮起淡淡的笑容,不疾不徐地回道:“大姐,外头正在开宴会呢,有什么事不能回家说?要是今天前来的贵客让你吵到了,不说别人会怎么看我们唐家。爸,他就一定会生气。我分明是为大姐好,可惜,大姐总是误会我啊!”



    “我误会?”唐慕钧说得冠冕堂皇,唐兰听得是咬牙切齿,她一手指着唐慕钧,脸却转向唐慕文与唐瑰,似乎想唤起二人内心中同样对唐慕钧虚伪做派的蔑视。“你们看,这就是你们的好二哥!明明怕外面的人听到他的丑事,偏偏还要说成是帮我遮掩!唐慕钧,你敢说今天到场的那个孩子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吗?你敢说死掉的那个孩子,是你生的吗?你敢么,你敢发誓吗?”



    “大姐在说什么啊?”唐慕钧一脸莫名其妙地打量着唐兰,双臂环胸道:“我的儿子不就是刚刚顽皮,跑到出去找他爷爷,结果害你以为要被拐子拐走的臭小子吗?就算你不喜欢弟弟,也不能咒骂自己的侄儿去死吧?”



    “二哥!”



    “你怎么……”



    “唐慕钧,你……”



    唐瑰、唐慕文皆是一脸不敢置信地望着唐慕钧,他们没想到唐兰说得那些话,这么快便应验了,唐慕钧真的认下了孩子。那么,唐兰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咯?唐慕钧确实把亲生儿子换了,当年死掉的孩子不是他的亲骨肉。不给孩子办丧事,也是因为有一天,他的亲生儿子会回来,要给他保留着唐家小太子的位置?



    方才听唐兰的分析,唐慕文感觉有些匪夷所思。但此刻想来,却是非常的合理。当时,他们挣家产挣得水深火热,老爷子怕他们闹出个好歹,就开出了谁先让他抱上孙子,谁才能继承家业的条件。在众人的扼腕间,唐慕钧首先有了儿子。他们怕唐慕钧作假,孩子一出生,就让人验过的。所以,唐慕钧有儿子这一点错不了。



    因为,怕老爷子真的实现诺言,别说大哥、二哥几个,就是他,也对唐慕钧和刚出生的孩子下过手。这样的话,唐慕钧为了保护亲生儿子,把孩子送走抱个陌生人顶替,也不是不可能的。而结果,也表明了唐慕钧这么做的正确性!可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