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挣家产的事
    “大姑姑,宝宝怕怕,你的脸脸,好像鬼鬼喏!宝宝只是不想大姑姑生宝宝的气!”卫霄哭丧着脸,戳着手指头,一脸的无辜样,看得一众宾客都在肚中暗骂唐兰没气量。



    “你……”唐兰看着众人的,就知道对方肯定在心里说她的不是。一时气得太过,唐兰的脸无意识的抽动了几下,哆嗦着嘴唇,竟说不出话来。



    “大姑姑,别生气了。爷爷一直跟宝宝说,做错事要说对不起,才是好宝宝。”唐老爷子已经向前走了,也引开了一部分人的关注。卫霄趁众人的眼神还没有完全离开时,无视唐兰黑沉沉的面色,拍了拍小胸脯,笑眯眯地说道:“大姑姑,你放心啦!宝宝没有跟人说你和姑父每天晚上做噩梦,睡觉也不敢睡,还遇到鬼鬼的事情啦!”



    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唐兰要抢孩子,一定是发觉和别人说话的时侯不小心被孩子听到了。这不,怕孩子乱说话么!就像现在这样,把她藏着掩着的事当众说出来,可不得羞死人了?宾客中有不少人听到过孟家这些日子又请道士,又请和尚作法的风言风语,被孩子这么一透露,全对上了!



    正在客人们暗中嘀咕着孟家人做了什么孽被鬼缠上的时侯,唐老爷子心中亦是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该谢孩子,还是该恨孩子。说谢,是因为孩子把话说开了,宾客们心中必然去了大半的疑虑,不会再想到私生子的问题上去了,唐家的名声算是保住了。但作为唐家姻亲的孟家却被孩子的一句话,按入了泥沼。每天晚上不敢睡觉,被鬼缠上,这得做了多大的孽才会这样啊?



    唐老爷子摇了摇头,丰国人多信鬼神之说,有钱人愈发如此,这事还不知道会让眼前这些名流做多久的谈资呢!别以为上流人士不八卦,实则,因为要在人前保持自己的形象,暗地里反而比市井小民更喜欢说道。唐老爷子看了看铁青着脸色,缩着肩膀,即颓败又憔悴的唐兰,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唐老爷子有点后悔没在第一时间让儿媳妇把孩子抱下去,只是,当时怕立刻抱孩子回房,会使狐疑的宾客们愈发的胡乱猜测。没想到,这小孩子还是个人精,一点也不肯吃亏,任是把大女儿弄得下不来台。唐老爷子想到唐慕钧放心冲孩子问话的事,都有点怀疑自己之前想法的准确性了。不会真是二儿子找来的帮手吧?唐老爷子暗自嘀咕着,又腹诽起大女儿唐兰,觉得对方不该这么沉不住气啊?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再胡说,爸爸可要打了啊!”唐慕钧瞪了卫霄一眼,让文芳抱着卫霄去偏厅,一边又朝唐兰歉意地笑了笑道:“大姐,你别生气。小孩子不懂事,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他。”



    骗谁啊!这根本是故意的吧?如果有歉意,为什么不阻止孩子说话,要教训刚才早教训了!唐兰气得肝疼肺疼,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但知道眼下说什么都已经无用了,只能勉强勾了勾嘴角,露出难看的笑容,算是回应唐慕钧的好意。



    唐兰暗骂唐慕钧虚伪,左右的来客倒没这么认为。当年,唐家小一辈挣家产的事,在场众人也多有耳闻,所以对唐慕钧的马后炮倒没什么鄙弃的。说到底,就是双方关系不好,各自下黑手后,说句场面话而已。这么看来,方才孩子隐隐针对唐兰,也能说得通了。别以为孩子小,大人做的事他们都看在眼里。唐慕钧的儿子又是个聪明的,正帮爸爸出气呢!



    文芳把卫霄抱走后,这一段小插曲转眼即过,众人又在唐老爷子的举杯中说说笑笑起来。美妙的旋律从扩音器中播放出来,流转至大厅的每一处。唐老爷子拉着闻君耀,为前来的宾客们做介绍。说双方一直闻名不见面,可惜了好多年,直到今天才有意向合作,想要共同发展,希望当地的名流人士鼎力支持家乡的事业。客人们纷纷冲闻君耀、唐老爷子敬酒,口中一力应承到时候一定帮忙,暗中猜测着闻君耀的来历和身价,同一旁的唐慕钧做着对比。



    会场内一派和谐,只有闹剧中的几个当事人,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阴郁的目光。



    啪嗒。



    文芳反手一送,把偏厅的房门合上,并按下了门锁。其实,与其说偏厅,不如说是会场后头的休息室,让站累了的宾客们坐一坐,休息一下的场所。转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过会场往后绕,其后廊内设有八间供宾客们选择的休息室。文芳抱着卫霄一脸的沉重之色,从大厅往休息室去的沿路上,那两片抹着口红的嘴唇不停地蠕动着,似乎有什么话要讲,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来了!



    卫霄看到文芳把门锁上,知道对方是未免有客人进门撞见房内的情形。这是要逼问的前奏,卫霄赶忙用小胖手揉了揉脸蛋,整了整严肃的表情,换上宝宝该有的天真模样。



    文芳夺步至沙发前,一屁股坐下,并把怀里的卫霄放在身畔的座位上,低头端详着孩子的容貌,越看越像自己的丈夫,她想为唐慕钧推脱,却骗不了自己的眼睛。这孩子多大了,起码也有四五岁了吧?如果,眼前的孩子真是唐慕钧所出的话,岂不是和她的儿子一样的年纪?也就是说,当年她生儿子的时侯,唐慕钧在外头的情妇也已经挺起大肚子,说不定临盆的时间,只和她差了前后脚的功夫。



    文芳愈想愈是气恼,整个身子都开始哆嗦,好半晌才咬牙稳住身形,缓了缓悲愤欲绝的神色,瞥向卫霄,努力挤出个比哭好不了多少的笑容,轻声询问道:“宝宝,你爸爸是谁啊?叫什么名字呐?”



    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说唐慕钧、或是闻君耀都不行。若是说父亲是唐慕钧,眼前的女人恨丈夫的同时,或许会先把他给撕烂了。可要是讲爸爸是闻君耀的话,叫人莫名其妙不说,女人又惊、又奇、又喜、又疑之下,必然会把他说的告诉唐家人,更可能当着闻君耀的面说出来,要是对方不认怎么办?若是认了,闻家的孙子长得和自家的儿子一个样,唐家难道不会有什么想法?那么,被迫认下他的闻君耀,会不会觉得他是个麻烦呐?



    卫霄摇了摇头,这些问题他都不愿意掺和,自然便不能和闻君耀、唐慕钧扯到一起。卫霄想了想,扬起笑脸奶声奶气地回道:“宝宝的爸爸刚才不见啦,宝宝一直在找他。阿姨,你现在能把宝宝送下楼,让宝宝去找爸爸吗?”卫霄不愿放过任何一点可以溜走的机会,即便是无用功的努力,他也得试一试。



    “那个跟你长得很像的叔叔不是你的爸爸吗?”文芳既怕卫霄回答,又怕卫霄不说。此时,见卫霄不答反问,而且意思里自己的丈夫唐慕钧不像是他口中的爸爸。那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还是丈夫把私生子养在了别处,使得孩子不知旧情呢?对了,这孩子不是喊公公‘爷爷’吗?如果他真不晓得自己是唐慕钧的儿子,为什么会这么叫呐?是不是唐慕钧让他这么骗自己的?



    刚才发生的插曲,叫文芳深知面前的孩子是个小人精,比同年龄的孩子要聪明得多。文芳以为孩子又在骗人,当即板下脸道:“你是不是骗阿姨啊?会骗人的孩子不是好孩子,会被拐子拐去卖掉的!所以,你得和阿姨说实话。外头那个长得和你一样的叔叔就是你的爸爸,对不对?要不然,你为什么叫叔叔的爸爸‘爷爷’呐?”



    “不是所有的老爷爷,宝宝看见了都应该喊爷爷吗?”卫霄故作不解反问,并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定定地望着文芳。



    文芳的心里头一堵,讪笑着不知怎么回答。文芳回忆了一下之前的场面,孩子确实把公公冠上了爷爷的称呼,但却没冲丈夫叫过爸爸,对自己抱他时自称的那声妈妈,孩子也没答应。可是……对了!文芳想到了什么般的,遽然轻启红唇道:“可你不是喊那个穿青莲衣服的,就是和好心的叔叔抢你的人叫大姑姑吗?”



    “那是后来啊!宝宝看你们都认错人了,把宝宝当成你们家的孩子了,就先假装应下来。”卫霄的大眼睛弯成月牙儿,笑眯眯地说道:“爸爸说过,在外头的时侯要随机应变,宝宝被这么多叔叔、阿姨看着心里害怕。要是,这些人里面有人知道宝宝找不到爸爸了,来捉宝宝去卖掉怎么办?叫那个老阿姨大姑姑,是宝宝被摔疼了,想气气她啦!爸爸跟宝宝讲过,家里的大人都要让着比自己小的人。宝宝叫她大姑姑,不管宝宝说什么,她都不可以为难宝宝了。阿姨,宝宝没叫错吧?她看上去年纪挺大了,所以宝宝才喊她大姑姑的。”



    “不对啊?”文芳盯着卫霄的小脸,左右观察着他的神色,疑问道:“你为什么不叫她大姨、婶婶,一口咬定她是姑姑呢?你怎么知道她和我们家有关系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