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吓人的事
    孟玉瑥兄妹脸皮再厚,在冯耀春的挤兑下也都变了嘴脸。孟玉瑥还好些,到底觉得自己对不住冯耀春在先,只得一言不发的压住火气。但在所有人的奉承下长大的孟丽音是越听越恼火,恨不得跳上去甩上十来个巴掌,打烂冯耀春的嘴巴。前天,冯耀春入门时说的那些话就得罪她了,只是被孟母压着不好发火。此时没有长辈在场,她哪里还忍得下这口气?



    当即,孟丽音插腰娇喝道:“你到底是按的什么心啊?我们都用五倍的天价买下房子了,居然还卖给我们一间鬼屋!你要是不帮我们解决,我就……”



    “你就怎么样?”冯耀春扬起眉毛,眯眼睨视着孟丽音。



    “耀春,你别听她胡说!”孟玉瑥面朝冯耀春赔笑了一声,又转头冲着孟丽音怒斥道:“什么都不知道就给我闭嘴!”他来的时侯孟丽音吵着一定要跟来,孟母也怕他拉不下脸,想着多一个人多个帮忙说项的,就同意了。



    结果呢?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一个劲儿地扯后腿。孟玉瑥又气又急,又不好当着冯耀春的面多说什么,腹中憋了一肚子的气,怎奈孟玉瑥不是孟父、孟母,在孟丽音心中没那么权威,所以仍是我行我素道:“你怕他干什么呀?他敢把房子卖的那么贵,你倒不敢说了?冯耀春,我爸要你去一趟,这间房子我们不要了!”



    孟丽音敢如此颠倒黑白和嚣张,正是因为当日看到冯家在自家人面前的妥协和退让,让她把冯家当作要依附于自家,并不停赔小心的人了。



    房内的卫霄听着孟丽音倒打一耙的说话声,摇头挂断了电话。



    “我就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才留了一手!”冯耀春冷嘲道:“你们要房子也好,不要也罢,跟我没关系。有事找我哥去,是我哥卖给你们的!”实则,冯耀春是不想见到孟家人才把卖房的事托给大哥去办的。然而此刻说出来,倒显得自己颇有慧眼,把孟家人的不可理喻看得非常透彻一样。



    “你……”



    “耀春,你别听丽音的!我们只是想找你问些事。你和我都是二十多年的交情了,何必……”



    “别找我,别和我扯什么关系,啊!我刚才说了,房子有什么问题,去找我大哥。”



    “不是房子的问题,是……”



    “先生,请问是您找我吗?”



    争执声中,忽然插入一道陌生的嗓音。冯耀春还未回头看,却见卫霄步出房间走向玄关处,对着门外点首道:“他们吵着宝宝了,请你让他们出去。”



    警卫朝卫霄欠了欠身后,面向孟家兄妹做了请离开的姿势。孟玉瑥、孟丽音的脸上红了白,白了青,想说什么却抖动着嘴唇半晌也说不出口。最终,在警卫要动手前,咬牙切齿地走出了房间。



    啪嗒。



    “宝宝好厉害呀!叔叔还没你聪明呢!”冯耀春见卫霄轻松把孟家兄妹解决了,一把抱起卫霄转了数圈。



    “叔叔是当局者迷。”



    “唉呀!我们宝宝连连词儿都会啦?”冯耀春惊叹道。



    卫霄摸着脑袋道:“封叔叔让老师教的宝宝。呵呵呵……”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卫霄被冯耀春抛上抛下地闹了许久,满室皆是笑声。玩了好半天,冯耀春才抱着卫霄卧倒在沙发上。卫霄看着沉默着喘气的冯耀春,有点替他不值。冯耀春是为了那个孟玉瑥的发小才冒着被封侯他们怒骂的危险把他带来的,谁知,孟玉瑥根本没把冯耀春当回事。一时好心,惹来一身臊臭。更让卫霄费解的是,孟丽音忽然从好声好气转为不可理喻。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个问题也正是狼狈地走出丽金饭店的孟氏兄妹争论的话题。



    “你刚才说话干什么这么冲啊?”孟玉瑥抱怨道。



    孟丽音猝然转过身面对着孟玉瑥喝道:“我说话冲?我说话有比他冲吗?还说他是你朋友呢,一点也不给你面子!现在我们让饭店的人赶出来了,我都没脸见人了!”



    冯耀春不给他面子,有眼睛的都看得到,但看到和提起是两码事。此时,这样丢脸的事,被亲妹妹明晃晃地说出来,简直就是在孟玉瑥的心伤上撒盐,气得他几乎想和孟丽音动手。好容易把握紧的拳头松开,嘴上却不饶人了。“你傻啊?你是不是想让小鬼一直跟着你啊?每天做恶梦还不够你受的啊?他态度再不好,也能让我们睡个好觉!妈让我们把人请回家,不是让你把人往死里得罪!”



    “我就是想睡个好觉才来的请人的,谁知道他说话那么难听啊?”



    “你忍一忍会死吗?”孟玉瑥瞪视着孟丽音,挑眉冷哼道:“待会儿回家,你自己去跟妈说。我可不帮你!”



    孟丽音闻言,不敢置信地指着孟玉瑥道:“你什么意思啊?好像冯耀春请不回来都是我害得一样!我要是不去,你就能把人请回来啦?骗谁呢!”



    “我至少不会让他更生气!这会儿,就是爸妈去请人,他也不会来了。”孟玉瑥昨晚又做了一次噩梦,就如大病初愈后,老疾立刻再度复发一样,愈发地让人受不了。因为,睡不好、吃不香、精神还时刻紧绷着,孟玉瑥难免有些心浮气躁。他感觉做什么都不舒服,看着妹妹请不来冯耀春,却不当一回事的脸,心下更是怒极。不由得冷斥道:“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我们要他说出房里少了什么东西!你刚才说那样的话,他心里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要是他不说了怎么办?”



    “怕什么呀?他要是不肯说,到时候再把他家里人叫来逼他说就是了呗!”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怪不得……”看着一脸天真,又满面傲气的妹妹,孟玉瑥真是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可不说,心里又难受,吐了好几口气才虎着脸怒叱道:“你以为冯家是什么人家啊?是我们能随便动的吗?要是冯家真的这么好欺负,为什么还要用高于市价五倍的钱去买房子啊?等着他们乖乖送上来不就好了!”



    “那他们为什么要听爸妈的话?还逼着冯耀春卖房,他不是不愿意吗?”孟丽音反驳道。



    孟玉瑥白了妹妹一眼道:“那是因为爸妈抬出了爷爷,爷爷在世的时侯和冯家老爷子关系好,只是卖一间房子的事情,我们又开出这么高的价钱,他们看在两家的交情上不好意思拒绝!明白吗?”



    孟丽音仿佛知道自己错了,但仍不愿认错,头一扭仰着下巴嘟起樱唇道:“既然我们家和他们家关系好,再让爸妈去说就是了。”



    “我说的是他们家老爷子和爷爷有交情,不是爸妈!如今,爷爷都没了几年了,关系早淡了。求他们一次,他们还能答应。次次去求,你以为冯家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人是爸妈啊?你想做什么人家就要答应你啊?”孟玉瑥讥讽道。



    “你……”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回家把你做得好事跟妈说,看她怎么办吧!”



    “你会说,我就不会说啦?走着瞧!”



    孟家兄妹俩气鼓鼓地回到别墅,七嘴八舌的把请人的事说了一遍。孟母看了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兄妹俩,心下暗生闷气的同时,开始思索起让冯耀春自动上门的各种手段。



    “都是你,说这个要换,那个要换。要不是把东西都丢掉了,根本不会这么麻烦!现在,都不知道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而且,有些东西都找不回来了!”



    “你不是也把房间里的东西换了吗?光说我一个人干什么?我好欺负啊!”



    “行了,行了!”孟母举臂一挥,拦住兄妹俩的争执,并朝孟玉瑥问道:“玉瑥。你说,会不会是冯耀春在屋里拿走了什么东西,才让咱家又闹鬼的?”



    孟玉瑥摆手道:“不可能。”



    “怎么说?”



    “耀春的脾气,我还是清楚的。他要是知道哪样东西这么灵验,早就借给我,让我滚蛋了。而且,就算不借给我,他会舍得丢掉吗?肯定前天就一块儿带走了。”孟玉瑥凝视着孟母道:“可是,他走的那天我们不是一直没事吗?是第二天换了东西之后,才……”



    孟母点头道:“你说得对,这样宝贝肯定在丢掉的东西里面。你们再想想,到底自己丢掉过什么东西?”



    孟丽音皱着脸道:“丢了那么多,哪里想得起来啊?不是已经追回来很多东西了吗?要不,今晚试试看再说?说不定已经拿回来了。”



    “家里就你一个做梦的时侯还能醒过来,晚上也没遇到吓人的事。所以,你就不上心了是吗?还试试呢!这事能试吗?”



    “我……妈,你看哥他……”



    “吵什么?还不够烦啊?”孟母方欲再说什么,却听到女佣说有人打来电话,请她接听。中年美妇瞪了兄妹俩一眼,警告他们不要再闹事后,才跟着女佣步入偏厅。



    啪嗒。



    “怎么了?谁打来的电话?”



    “建忠,你起来啦?”中年美妇刚挂上电话,就听到丈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赶忙回首,却不答反问道:“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孟建忠的脸色黄中带青,青里泛黑。特别是那双眼圈,黑的即使用粉去扑,怕也遮掩不住那份疲惫之色。孟建忠叹了口气,摇头道:“哪里敢睡着?唉——!那些和尚、道士用了国家多少的辅助款,结果呢?一点用也没有!对了,把冯耀春找来了吗?”



    “没。”美妇撇嘴道:“你以后可别再宠玉瑥和丽音了,少给他们点钱!他们兄妹两个去请人,请不来不说,还跟人吵起来了!特别是丽音,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早知道,我就自己跑一趟了。”



    “啊?和人吵起来了?那怎么办?”孟建忠眉峰虬结,阴沉着脸道:“我好不容易能睡一觉,现在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