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憔悴的脸色
    “去去去,看电视去,这里没你的事!”



    在卫霄的注视下,忍不住想开口说什么的孟家小儿,被中年美妇赶走。



    “怎么了?干嘛让小逊走开啊?我还挺喜欢听小逊说话的。”冯母见中年美妇把小儿子赶走,好奇地问了一句。



    中年美妇笑看着冯母,挥手道:“哪里啊,根本是个烦人精!什么事都要插嘴,有他在,我们说话都不方便。唉呀,这孩子长得可真漂亮啊!谁家的啊?”



    卫霄感到对方的视线虽似看着冯母,却又仿佛落在自己身上一般,那种被紧盯着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



    “不知道啊?”冯母摇头叹道:“看到这个孩子,我还真想看看他爸妈长什么样呢!你说,要长得多好看,才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孩子啊!”



    一直站在中年美妇身后的年轻女子走到卫霄身前,拉住他的小手问道:“宝宝啊,你今年几岁啊?”



    卫霄把小胖手一缩,避开年轻女子的手,扭头扑入冯母怀里,来了个拒不理睬。年轻女子见状脸色有些难看,冯母拍了卫霄的小背脊,解围道:“孩子还小,怕生呢!”



    “也不知道他爸妈做什么的,怎么把小孩子交给别人带啊?他们家难道连个保姆都请不起啊?这样的小孩都能送幼儿园了,难道不能……”



    冯母听着年轻女人的话心里暗怒,心道按对方的说法,不就是把自己的儿子当佣人看嘛?但又不好说破,只能冷着脸不再与之说话。中年美妇倒看出冯母的不悦了,刚想说什么,却听得一阵急窜的脚步声由上而下,奔到大厅中央。冯母等人都不由自主地往发声处张望,中年美妇张了好几次口,都因无人关注而没有发出声。



    “你们围着宝宝说什么呐?”背着旅行包的冯耀春踏入客厅,便瞅见好些人围着宝宝,都把宝宝吓得藏在自家老娘臂腕里了。当即锁眉,没好气地发问道。



    “叔叔——!”卫霄扭着小胖腰,转身要抱。



    冯耀春手一甩,把房产证抛入哥哥的怀里,上前一把搂住卫霄的小身子,冷眼扫视着孟家人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啊?”



    啪!



    冯母轻拍了小儿子一下,嗔怪道:“胡说什么呢!”



    “切,不说就不说。对了,我跟你们说一声,房子里的东西我都不要了。送人也好,丢掉也罢,随便你们怎么弄!爸妈,那我走了啊!”冯耀春打过招呼后,提脚就走。被担忧的冯母拦住追问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就是啊!”中年美妇劝说道:“耀春啊,今天是我们不好,难怪你生气。不过,你的房间我们都没有进去过。不如,你今晚就住下来吧?”



    说得好听,谁知道有没有进去过。虽说他的卧室门是锁着的,但世上会开锁的人多着呢!幸亏他把重要的文件都藏在保险箱里,这会儿全塞在包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拿下来了,要不然,说不准自己还真会吃亏呢!冯耀春不愿再多说什么,嘴里咕哝了一句‘总有地方住的’,边快步拉开大门,抱着卫霄蹿入了夜色之中。那动作快得叫人阻之不及,让想再劝一劝的中年美妇和冯母都只能望门兴叹。



    冯耀春不知道他走后,孟家人还会和自家老爹、老娘说些什么,但他已经不想管了。冯耀春抱着卫霄打车上了潭石市最有名的丽金饭点,并订了顶楼的高级套房。进门后,冯耀春先替宝宝洗了澡,并把他送入柔软的被窝。随即回到客厅里,绕着茶几转了数圈,才按下胆颤的心,拿起电话往祥田市拨号。



    “喂,是小刘吗?我也不想弄得这么晚的,你不知道,我一到家……现在在哪儿?在丽金饭点啊!我们这里最好的就是这家了,放心,我不会让宝宝受委屈的……宝宝?宝宝已经洗澡睡觉了。明天让我把宝宝送回去?宝宝身体受得住吗?要等几天?怎么说,也得三天吧?好,好……嗯,嗯。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宝宝的……好,就这样,每天给你电话,好!我挂了啊!”



    通完电话,虚脱的冯耀春倒在沙发上,但提心吊胆的心已经平静下来。他在电话和刘赫商定,三天后送宝宝回封侯的别墅。然而,冯耀春没想到的是,在他要动身的前一天,孟家人又找上门来。



    “你来干什么?”冯耀春拉开房门,还以为是客房服务。.哪料,竟看到自己而今最不想见的孟玉瑥皮笑肉不笑地站在门口。冯耀春下意识地把门一摔,却被孟玉瑥举臂挡住,冯耀春腹中勉强压抑着的怒火一下子喧嚣而起,瞪目冷喝道。



    虽说是高级饭店的顶楼,但也有走出走进的人流,孟玉瑥看了看一旁的过客,和打扫楼层的清洁工,苦着脸小声道:“耀春,让我进去说吧!”



    冯耀春抱臂堵在门前,嗤笑了一声道:“想想我们,也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了。你说家里闹鬼不敢住,我好心收留你。我是真把你当成朋友,才敢自己出门办事,把你留在家的。谁知道,我前脚走,你后脚就把全家都请到我的别墅里,把我家当成宾馆,做什么都没顾忌,你还真把我当自己人呢!想必,在你孟大少眼里,我的东西就是你的吧?”



    “耀春……”



    冯耀春哪容得孟玉瑥打断自己的话头,厉声喝道:“是谁让我连个落脚处都没有,只能住到饭店里来的?事到如今,我怎么还敢让孟大少爷进门啊?你一进来,房间里还有我的立足之地吗?”



    冯耀春的话一停,早已想辩驳的孟玉瑥迫不及待地开口道:“对,这事是我不对。但你听我解释啊!自从去了你家,我就再也没做恶梦,也没再遇到那些怪事。但我爸妈他们还在受罪呀!要是我光顾着自己,不管家里人的死活,那我还是个人吗?而且,你走的时侯也不说会走多久,什么时侯回来,我就……”



    孟玉瑥没有再说下去,但之后的意思两者都明白,孟玉瑥为了自己的亲人,便只能对不住朋友了。再者,在孟玉瑥看来,冯耀春也没什么损失,家里已经用高于市价五倍的钱买下那间地段不怎么好的别墅了。何况,孟玉瑥认为找来冯耀春的父母商议,便是代替冯耀春到场了,不算私下乱来。为此,孟玉瑥虽知冯耀春知道卖房的事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后心里肯定不舒服,但亦没料到对方会这么生气。



    冯耀春此刻是压根不想和孟玉瑥分辨谁对谁错了,他听到孟玉瑥的话,就知道对方分明不觉得自己有错,反倒暗指他为人太过小气,对一个为了父母的安危不得已亏待一下朋友的孝子不依不饶。但他是为了卖房的事吗?他是恨孟家人鸠占鹊巢,明明房子还没转户,对方就已经大模大样的住到里面,用着他买的东西还一副自己是主人的模样,居然看不出半点的心虚。



    若是自己离开十天半月联系不到,孟玉瑥再找上他的父母恳求让孟家人住进去,冯耀春就是一开始心里头有气,但也会体谅对方的难处的。可实际上,他才走了一天,更为了发小匆匆把宝宝接来了。结果,对方竟送给他这么一份大礼!孟玉瑥嘴里说和冯父、冯母商量,在冯耀春眼里便是孟家人怕他不肯卖房子,要挟天子以令诸侯呢!这不,最终他只能妥协。



    对冯耀春而言,孟玉瑥今天能捅他一刀,日后自然也会,这样的人当然不能深交。既然如此,冯耀春哪还会给孟玉瑥好脸色,猛地飞起一脚踢上孟玉瑥的小腿,踢得对方险些跌在地上。孟玉瑥一个趔趄歪倒,撑着门的胳膊也拐到了一边,忙着扶住旁侧的墙壁了,冯耀春正欲借机把门合上,不想,一条不知何时躲在门墙边的窈窕身影,竟猛地一低头从冯耀春的咯吱窝下滑入房中。



    “你……”冯耀春回头睨视着窜入客房内的女人,却不是前天在别墅里见到的孟家的小女儿是谁?冯耀春张口欲骂,对方却早已趁他转首回视的空档抢先说话了。“耀春哥,这次的事儿是我哥不好。他一直觉得对不起你……”



    “所以,他今天是来道歉的?”冯耀春喝断女人的话头道。



    年轻女子到底还没有她母亲这么圆滑,脸上红了红,又怕自己不说话,让冯耀春赶出去,慌忙继续道:“我爸妈他们想请你去别墅吃顿饭……”



    “免了!”冯耀春再次打断女人的话,手一伸拉着她往门外推。情急之下,年轻女子脱口而出说道:“你的房子又闹鬼了!昨天晚上……”



    “丽音!”刚站稳脚的孟玉瑥未等妹妹再说些什么,高声喝止道:“你胡说些什么呢?”



    年轻女子一连两次被冯耀春阻断话头,心中正恼。如今,见亲哥也跟着训斥自己,当下狠狠地瞪了孟玉瑥一眼,恨他还念旧情。孟丽音觉得自己没做错,她把闹鬼的事栽在新买的别墅上,还不是为了让冯耀春不得不回去为他们解决这事儿啊?难道,她这个好哥哥还没让小鬼折腾够么?



    孟丽音心底暗恼,哪里知道孟玉瑥之所以不让她胡扯,就是因为了解冯耀春吃软不吃硬,最不喜欢被人威胁,才一来就唱哀兵之调。可惜,逼迫卖房的事隔得太近,冯耀春还在气头上,才没能成功。



    果然,冯耀春听了孟玉瑥的话愣了愣神之后,一边打量着孟氏兄妹憔悴的脸色,一边咧开嘴讥嘲道:“原来又闹鬼了,怪不得——!我就说嘛?孟大少、孟小姐这样的人物都已经达成心愿了,又怎么会来看我这个灰溜溜被赶出家门的人呐?原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