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巧合的离谱
    如果,封侯没有出车祸,亦或是这场车祸只是普通的事故,那么他就能分出神来照顾卫霄。..卫霄便不会被冯耀春先斩后奏地偷回家,进而改变许多人的命运,但这些只是假设,现实生活中没有‘如果’。



    封侯没来得及告知卫霄练习册的神奇,卫霄为了证实两年的辛苦没有白费,负起小背包跟着冯耀春乘上了去潭石市的班机。说来可怜,这是卫霄有生以来第一次坐飞机,他看着窗外越来越小的建筑物,想到之前自己遇到的倒霉事,心里格外的忐忑。



    而坐在卫霄身畔的冯耀春也比他好不了多少,心是七上八下的乱蹦着。冯耀春知道封侯不会同意自己带宝宝离开,所以别墅内除了卫霄刻意通知的麦子,其他人都还蒙在鼓里呢!他找借口抱宝宝出门玩,说是晚饭才回家,观姨以为是在小区附近走动走动,也不好阻拦。谁知,等踏上飞机的前一刻,冯耀春才给焦急的观姨打了电话。冯耀春可以想像封侯的怒火,他在一时冲动下作出这样的选择,冷静下来之后确实有些后悔,可眼下都乘上飞机了,懊恼也已经没用了。



    “宝宝饿了吧?飞机还要开两个钟头,我们先吃点东西,等下了飞机叔叔再给你买好吃的。”冯耀春探身摸了摸卫霄的小肚皮,柔声询问道。



    卫霄笑着扫开冯耀春的手,点了点小脑袋。他们是下午两点坐上飞机的,时下已经傍晚五点正了。卫霄确实有些饿,心里也对飞机上的吃食有点好奇,冯耀春又有钱,便也不和他客气了。



    “有孩子吃的东西吗?”冯耀春举臂招过空服小姐。



    冯耀春买的是特等舱的舱位,空服小姐自然不敢怠慢,快步走到冯耀春座位旁附身听候吩咐。待听得冯耀春的提问后,列出了一堆吃食,未免乘客记不住,空服小姐还删选了其中几个格外受孩子欢迎的食物供冯耀春挑选。



    “宝宝要哪几个?”



    一时间,卫霄有些无法抉择,冯耀春见状敲击着椅把道:“把你刚才说的那些东西都来一份,再给我一杯咖啡。”



    “冯叔叔,我吃不下。”



    “没关系。”冯耀春揉了揉卫霄头顶的乌发,冲他笑了笑道:“宝宝吃不完,叔叔帮你吃。”



    空服小姐在冯耀春的示意下回到厨房,十分钟后,推着转轮小推车把满当当的吃食送到了冯耀春的座椅旁。冯耀春已经为卫霄翻下了贴于前座后的桌板,并接过空服小姐递上的三角巾围兜替宝宝系在颈下。等卫霄手里拿着小叉子坐好,空服小姐方把推车上的吃食一样样小心翼翼地端到卫霄面前的小桌板上。



    好香!



    空服小姐掀开餐盘上的盖子,一股鲜甜的香味从中溢出,让前后座位上的乘客都不自禁地向卫霄处张望。盘子里盛着一直挥舞着钳子的大龙虾,虾身被整个破开,晶莹的虾肉上浇灌着橘色的酱汁,引得人食指大动。



    “吃吃看,好吃吗?”冯耀春笑看着卫霄,下巴冲盘中的大龙虾点了点,示意卫霄先吃一口,不喜欢的话他来接手,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车上还有两道主食,可以任卫霄选择。



    爱吃虾蟹的卫霄,迫不及待地举起小叉子,往龙虾尾部的白肉上戳去,扎起一块粉嫩的胖乎乎的肉段,肉段上粘着稠浓的酱汁,使人垂涎欲滴。卫霄的胖胳膊翻转,一下子把虾肉送入了自己的小嘴里。一股又新鲜又甘甜的滋味从舌尖蔓延到口中的各个角落,卫霄眯着眼睛咀嚼,小脸上浮现幸福的微笑。



    “看来挺好吃的。”冯耀春取出干净的手绢,给卫霄擦了擦唇角处溢出的酱汁。并招手让空服小姐把熏鸽套餐放在他身前的桌板上,其余剩下的吃食打包,等下飞机的时侯带走。旁侧有几个自认身份体面的乘客,虽觉得冯耀春喊了东西不吃,吃不了还要打包带走的行为像暴发户,但仍经不住被认真吃着自己的大龙虾的卫霄吸引住了目光,纷纷举手表示要点龙虾套餐。



    看着一支支举起的手臂,空服小姐欣喜地推着小车子疾步窜入厨房。飞机上头等舱的水酒是免费供应的,乘客下飞机的时侯还会送礼物。但飞机上的主食,比方大龙虾套餐、熏鸽套餐之类的就要收费了。特别是大龙虾套餐,要二十五元一份,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半个月的工资了。而每卖出一个套餐她们这些服务人员都是有奖励的,难怪空服小姐笑得合不拢嘴。



    “妈妈,我也要吃,我也要吃!”



    “你不是一直在吃东西吗?我看你上飞机到现在嘴里就没停过,你吃得下吗?”



    “朦朦吃得下!”



    “不行!你肯定吃不下。每次都这样,开始说得蛮好的,叫了来又不吃了。”



    “不嘛,不嘛!朦朦要吃,朦朦要吃嘛!”



    “好了,别吵了!她要吃就给她点吧。”



    “慕钧,你总是这样顺着她,快把她宠坏了!”



    “臭妈妈,朦朦不要理你!爸爸也不要理她!”



    “你看她这样子!”



    “唐朦,你再吵,龙虾就没了!还不快跟妈妈说对不起?”



    “不必了!下了飞机,你带你女儿去姐姐家吧,我不舒服,就不去了。”



    “文芳,朦朦她还小,你何必跟她计较呢?”



    “她可是你的掌上明珠,我怎么敢跟她计较?”



    “文芳……”



    冯耀春听着后座传来的争执声,由于好奇心而悄悄侧过脸往后看。其实,除却小女孩尖细的嗓音,那对父母的说话声并不大,但因为双方离得很近,对方也没有刻意压低嗓门。所以,冯耀春仍是听了个大概。



    冯耀春是那种不喜欢小孩的男人,宝宝是特例,不仅救过他的命,还特别懂事乖巧,一点也没有孩子的任性。冯耀春喜欢宝宝,才会每个月都乘飞机来看他,飞机一来一去要飞十个小时,就算是亲生儿子,有些出差在外的父亲也未必能做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到这样的地步。因此,当冯耀春听到小姑娘吵着要吃龙虾,并引发了夫妻间的争吵时,免不了起了攀比的心思,瞥着旁座津津有味地吃着虾子的卫霄,心里非常得意。实则,是心儿偏的没了边。



    “不好意思,打搅了。”



    冯耀春贴着靠背,从座位的缝隙间朝后看,时不凑巧,后座的那个叫慕钧的男人刚好抬头,与冯耀春打了个照面。男人以为冯耀春是不满自家吵到他的休息,才回首想提醒他们几句,赶紧颔首道了歉意,并表示不会再影响对方。哪料,前座的男人看着自己久久无法回神,直到他再次提醒,才仿佛忽然想到什么般的一下子缩回了座位。



    “冯叔叔,你一直看我干嘛?到底怎么了?”卫霄虽然吃着最爱吃的大龙虾,但每每遇险的他已经学会一心二用了。卫霄瞥见冯耀春回头窥视,接着被当事人抓个正着,其后又脸色剧变地回身瘫坐在软座上,连熏鸽都不吃了,还不停地以眼角的余光打量自己。卫霄对这样的情形极为敏感,急忙询问道。



    冯耀春见卫霄想探过身凑到他身边,慌忙把他按住,自己侧身贴向卫霄,小声问道:“宝宝啊,叔叔问你。你还记得地震那天的事吗?”



    “嗯。”卫霄凝望着冯耀春紧锁的双眉,点头回应着,心却一沉,生怕冯耀春回头那会儿见到了什么古怪的事。



    冯耀春有些紧张,咽了口唾沫道:“那,那天抱着你的闻少爷是你的爸爸吗?”



    “是啊。”卫霄还以为冯耀春会说出什么吓人的话呢,结果对方问的却是这么一点小事。但他的脑中突然蹿过一个想法,神色猛地一窒道:“你看到我爸爸啦?”



    冯耀春听了卫霄的答复,脸色倒不那么难看了。他还真怕半路上遇到宝宝的亲人,让对方把宝宝抱走了,那他怎么给封侯、刘赫他们交待啊?冯耀春缓和了心神,却见眼前的宝宝紧张地望着自己,赶忙摆手道:“不是。是后面的那个人,刚才不是还和我说话吗?他长得和你很像。要不是我见过闻少,知道你们的关系,还真要以为你是他的儿子了!看来,天下相像的人还是挺多的。”



    一时间,卫霄没听懂冯耀春的话,反复咀嚼之后,才明白冯耀春话中的人是后面那对夫妻中的丈夫,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男人。卫霄无法克制自己那加速的心跳,他心底冒出了一个荒谬的猜想,虽然他觉得巧合的离谱。



    卫霄努力回想着不久前,后座那一家三口的对话。对了,他想起来了。后头的那个小姑娘好像叫唐门,还是唐蒙什么的,反正就是姓唐。凭对方的读音,不可能是汤姓。不过‘唐’这个姓,好像还有几个类似读音的冷僻姓氏,比如棠姓、塘姓,但此类姓氏在生活中卫霄并没有碰到过,是不是真的存在,卫霄不能肯定。



    而且,卫霄觉得自己没必要纠结在姓氏上。当初,他刚重生那会儿,那个在唐二少的吩咐下换子的妇产科医生也仅仅只是在口头上说,没有把姓名写出来。唐二少到底是不是姓‘唐’,他都无从得知。不过,由他往日的霉运看来。此刻,与他隔着一个椅背的男人,十有□□就是他的亲生父亲——唐二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